寫作命題 寫作命題

【點閱數:2,124】

108年二月份國寫測驗命題與佳作講評-情意題(桃園高中 徐邑芬老師)

內容

(甲)

  每天換藥時,醫生總是沒把前一天的藥清理乾淨,就把新的藥抹上來,我終於忍不住開口問。沒想到醫生竟回答:「反正你又沒有繳醫藥費。」

  實在籌不出錢的爸爸,只好一狀告到法院,和雇我的老闆打起官司來。奇怪的是,口口聲聲說沒錢賠償的老闆卻有錢請來律師幫他推卸責任。在被告律師強力的辯護下,法官對我的處境似乎沒有任何的同情,無奈之餘,爸爸只好把我背到法院去。自知理虧的老闆後來以負擔醫藥費、義肢和輪椅費用來換取和解,孰料簽了和解書後,老闆又是一番討價還價,最後只願賠償十萬元了事。

  受傷之前,一拳打出去就有一百五十磅的我,現在卻只能躺在病床上動彈不得。手沒了,腳也少了,變成爸、媽永遠的負擔,面對如此殘缺的身體,我不斷暗暗地自問,我到底還能做什麼?

  曾聽有人說過,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條路。假使你是獅子,就得飛快追逐;若是羚羊,那就需要躲避獅子的撲殺,這是無從的宿命。

  一向樂觀的我,即使肢體不全,也還是不甘當一頭被雄獅獵捕的羚羊。我以堅強的願力一再激勵自己,我有強盛的生命力,絕不輕易的消失在叢林裡。(改寫謝坤山〈驚悚的轉捩〉)

(乙)

  四十四歲搬出老家,把家讓給了他與那個來路不明的女人。我仍不敢住得太遠,那時覺得父親仍需要我,沒有意識到其實是我更需要他。母親已經過世,而與我年紀相差十歲的唯一手足,從來也算不上親近,我賴在父親身邊,怕離太遠,會失去自己跟「家」這件事情的最後聯結。

  以前我從不過問父親的財務,怕讓已有心結的父子之間,徒增更多的不信任。但我發現父親名下已經沒有任何定存的錢了,那女人一直在盜領父親的存款。我還發現,她把失智症與高血壓的藥藏了起來,有兩個月沒給父親服用了。

  決定跟那女人開戰。

  這回父親完全不像失智,吼得雷霆萬鈞:「這就是我要的生活。你是什麼人?敢來干涉我的生活?」

  他並非失智到認不得我是誰,但我恍然驚覺,親情與家人對他而言,會不會只是他人生中曾經走岔的一段路?也許,要求每個人都心甘情願被親情綁縛一輩子,那也是不人性的?(改寫郭強生〈何不認真來悲傷〉)

 

閱讀甲、乙二文,分項回答下列問題。

 

問題(一):請依據甲、乙二文,分別說明文中呈現哪些不同面向的傷痕?文長限120字以內(至多6行)。(占7分)

 

問題(二):生命在各種磕磕碰碰中成長,受傷與療傷不斷拉扯著身體與心靈,傷口或許有痊癒的時候,但疤痕總會提醒我們曾經的痛楚,時時憶起受傷的歷程。請以「那道傷痕」為題,寫一篇文章,描述你的受傷療傷經驗,以及面對傷痕的種種體會,文長不限。

 

測驗目標:情意的感受抒發能力

命題用意:

  每個人在成長中都會遇到不同形式的傷害,有些是身軀遭遇了磨難,有些是心靈嚐盡了煎熬。從受傷到恢復的過程,往往需要時間才能平復。只是,因為傷害而留下的疤痕,也許會淡化,但不會消失,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曾經歷練過的經驗與淬煉後的成長。本文命題立意為期盼高中生在成長的過程中,能具體書寫「那道傷痕」的經驗、體會以及感受,正向看待自己所經歷的受傷經驗,並在恢復的過程中,檢視、強化自我欠缺的能力,在每一次療癒後能勇敢地接受生命中下一次的風雨。

 

評分標準:

(一)

1.能以三個角度以上分析甲、乙二文的傷痕面向,條理清晰,文辭優美者,可得5-7分。

2.能以二個角度分析甲、乙二文的傷痕面向,條理尚可,文辭通順者,可得3~4分;

3.僅就一個角度分析甲、乙二文的傷痕面向,文辭淺疏者,可得1-2分。

4.抄襲或空白卷者,得0分。          

 

(二)

1.能具體寫出個人對於「那道傷痕」的體會及經驗,並抒發心中的感受與領會。敘寫真切動人,體悟深刻,層次井然,結構謹嚴,文辭優美流暢者,評A+級,16~18分。

2.能具體寫出個人對於「那道傷痕」的體會及經驗,並抒發心中的感受與領會。敘寫真情流露,層次分明,結構完整,文辭暢達者,評A級,13~15分。

3.能具體寫出個人對於「那道傷痕」的體會及經驗,並抒發心中的感受與領會。內容大致得宜,結構尚稱完整,條理清楚,文辭通順者,評B+級,10~12分。

4.未能具體寫出個人對於「那道傷痕」的經驗,或未能抒發心中的感受與領會。內容大致切題,但體會平淺、感受一般。結構不甚完整,文詞尚稱通順者,評B級,7~9分。

5.未能具體寫出個人對於「那道傷痕」的經驗,或未能抒發心中的感受與領會,且文章經驗及體會或偏離焦點。文意前後矛盾,敘寫浮泛,結構凌亂,條理散漫,文詞欠通順者,評C+級,4~6分。

6.任意羅列材料拼湊成篇,僅以一二零碎詞語關聯到題目,立場含糊,論述雜亂,文句不通者,評C級,1~3分。

7.抄襲或空白卷者,得0分。

 

佳作共賞

 

桃園高中209林家丞

 

(一)

  依據上文可分為三種不同傷痕書寫。第一、傷痕的來源:甲文來自外在社會人情,乙文來自內部親情。第二、面對傷痕的反應:甲文作者雖痛苦卻積極面對,乙文卻在痛苦中迷網失落。第三、傷痕的慰藉:甲文作者有家人的陪伴,乙文作者卻與家人對立。

(二)

  那道傷痕

  這次依然是無人的深夜,從睡夢中驚醒不知是第幾次,獨自坐在漆黑寒涼的客廳中,我低下了頭,讓周遭的黑暗一點一點的啃蝕著我的身體,掏空了我的內臟,我在最漆黑的回憶中慢慢被蝕……

  在多年前的夏日,本應是平凡的一天,但卻朝向另一個極端的不祥的事件發展:在一場交通意外中,我成為人們口中「奇蹟生還者」,除了左大腿的大片割傷外與些微扭傷,我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的傷疤。但自著火的公車逃出後,一切皆不同了,每一晚那刺耳的尖叫充斥著我的腦海,人類斷裂的肢體浮在半空中,烈火如草苗般四處橫生,焦臭味瀰漫在鼻腔中,火光伴隨著爆炸聲燃燒我的夜空,而後驚醒、坐立,而後失眠……

  自此,我無有一日好眠,隨著時間的增長,我變得越來越孤僻,開始認為自己是不幸的人,儘管被喻做「奇蹟」,但每當自己想改變我的負能量之時,腿上的蜈蚣便一次次的向上攀爬,無名的恐懼從腳跟蔓延,血肉模糊的畫面從腦海上岸,被夾攻的我毫無辦法,這便是我的命運嗎?我想起歷史的長流中,或一個錯誤的決定造成國家覆滅,如晉朝開國的分封美意卻導致後來的八王之亂;或文人在政治中屢遭不幸,如蘇軾因文才而名滿天下,卻也因文才遭遇烏臺詩案,不斷被貶謫。在日與夜的交替中,我的命運是否也漸漸走向了黃昏?我不知道!我唯一清楚聽見的是我腿上險惡蜈蚣告訴我的細語,以及血與肉交錯的記憶在我的每夜每晚……似乎,某些事情是註定好的,人的力量是否能影響命運?我努力復健,希望能用「能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積極態度面對倖存的生命,希望做到人定勝天,反轉人生!

  我不知道發呆了多久,東方的黎明給了斗室一縷金光,我瞇著雙眼,走道窗前。我想,我是應該努力起身的時候了!走出室外,面對人群,讓陽光曬一曬我快要發霉的心,也許,有人語及鳥語在旁的復健,蜈蚣般的傷痕會因此快速地消失……

 

【評語】

(一)評分:7分

  講評:能列舉三點分析甲、乙兩文傷痕書寫的相異點,並逐項具體說明其中的差異處。綱舉目張,條理清晰,文辭練達,寫作字數控制得宜。

 

(二)評分:17分

  講評:作者藉由一次驚醒的深夜,回憶曾經在公車上遭遇祝融紋身的經驗所留下的傷痕,除了描寫對此一經驗的驚恐、痛苦的感受以及自身心理、身體的變化外,並藉由兩個歷史的事例闡述自己對「命運」與「努力」的看法,在「命運」與「努力」兩者之間的叩問中,逐漸剝開自己的迷霧,終篇以積極的態度面對身體與心裡的傷痕作結。首尾呼應,情理兼具,詞語凝練,結構完整,堪為佳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