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命題 寫作命題

【點閱數:1,678】

107年七月份國寫測驗命題與佳作講評-情意題(新港藝術高中 蔡志偉老師)

內容

  在我的印象中,詩人總是在旅行,無論是出於自願或非自願的理由,他們總是親切地接觸了大地,帶著雨後的心情或披著風雪的簑衣走過人群也走過死蔭的幽谷,將綠色的山崖水湄、藍色的晴天怒濤都化為隱喻的文字,留給後人解讀那依約的客途心事。於是我們在春天便有了依依的楊柳,在秋天便有了寒山寺的夜鐘。有時這些行旅的痕跡讓我們回首生命,產生哲學性的思考;有時則使我們變得抒情,進而重新定義了身邊的一草一木,以及任何一段無聊的日子。
 

——節選自徐國能〈詩人的旅行〉



請閱讀上列文章,分項回答以下問題。
問題(一):作者說「詩人總是在旅行」,「旅行」對作家們的生命有何啟發?請就文本加以闡發敘述。文長限 150字以內。(占7分)



問題(二):美國作家米莉安.畢爾德:「很明顯的,旅行不只是看風景,而是不歇止地改變我們對於生活的想法,深刻又長久。」閱讀完上述文章資料後,請以「旅行」為題,敘寫個人的經驗,並抒發心中的感受與領會。(占18分)




測驗目標:情意的感受抒發能力
命題用意:
建築大師安藤忠雄說:「旅行造就了人,一個人迷失在異地:孤獨、掙扎、喘息、吶喊,並且能夠在一瞬間做出判斷存活下來,便是生為一個人所特有的潛能。」本題著眼於學生們的人生歷程中有過無數次的旅行,試圖引導學生在一次次的旅行中找到自己,與自己進行深度對話。


評分原則:
第一題:
1.能深度闡釋旅行對作家生命的意義及啟發,文辭優美者,評A級,可得5-7分。
2.能擷取文本訊息,延伸闡發表層,文辭通順者,評B級,可得3~4分;
3.能依文本解釋,但內容空泛,文辭淺疏者,評C級,可得1-2分。
4.抄襲或空白卷者,得0分。



第二題:
1.深度敘寫旅行經驗,提出自己感受與領會,文辭優美者,評A+級,16~18分。
2.能據旅行之所見所學延伸感思,文辭流暢者,評A級,13~15分。
3.能敘寫旅行所見,結構平穩,文辭通順者,評B+級,10~12分。
4.敘寫旅行內容不足,流於表層,文辭平淡者,評B級,7~9分。
5.敘寫旅行所見空疏,取材不足,文辭欠通者,評C+級,4~6分。
6.文未切題,立意與取材皆貧乏,文辭不通者,評C級,1~3分。




佳作共賞
國立新港藝術高中  三年二班  溫容萱


【第一小題】
  透過空間的變換,詩人在旅行中不停地遇見,因而在不同景觀的刺激下有了新的靈感。藉由語言的變形與重構,抒發自己的思想,重新思索與定義自己的記憶與情感。這是對自己的生命尋找一種解釋,詩人遇見外物後,不僅訴諸文字供後人細繹尋思,更走入了詩人的內在心靈之旅,在舉目回首之中,真正面對了自己。

評語:
A。高度掌握文意,行筆流暢,闡釋了旅行對作家生命的意義及啟發。





【第二小題】:旅行
  我一直相信:旅行可以帶給人們在追尋生命時最佳的動力,讓失落的人找到安慰,讓困乏的人得以歇息,讓乾涸的生命得到滋潤。
  在遼袤世間旅行,可泯除狹隘成見,闢拓廣遠視野。作家胡晴舫曾說:「旅行不是關於認識世界,而是關於認識自己。」誠然,旅行常強烈感受既有認知受到衝擊,因而,在旅途中我們學會以澄澈的眼眸細覽萬物,以有情的感官為心靈灌注活水。非洲女作家阿迪切筆下真實的家鄉卻被批虛偽、作假,只因人們心中只存有著單一故事,認為非洲是貧窮、內亂、饑荒的代名詞,不願選擇以走訪當地、交流文化去建立更多真實印象。但深究之下,阿迪切的文字實深具力量,才是來自非洲內部發出的問候。台灣作家顧玉玲以《回家》敘寫東南亞移工面臨的資方剝削和歧視,以實地的採訪溝通去重新認識這群生活在同一片土地的族群,她敞開胸懷,讓溝通的河流貫穿彼此的心思。越小的聲音越要去傾聽,越暗的角落愈要去凝睇,如此,ㄔ亍大千巨帙,方能成就無垠的美善胸襟。
  在心靈深處旅行,可依循所愛築夢,無畏闖蕩前路。我們在時間的沙漠移動,尋找遠方未竟的夢為甘霖,在那難以辨認路徑的行旅,自我的理想即是高掛浩天的星辰,燁燁引領邁步。有時走出群體之外,在孤獨賦予的靜謐裡任思想恣意喧譁,脫去了眾聲紛沓,反倒能有效地溝通自我,專注索思築夢之行。竹林七賢中的阮籍,在內在行旅中確知自己不願皈依禮教世俗,活得任誕愜意。大文豪托爾斯泰歷數十年和群體溝通,爭取階級平等無效,於老年時他轉向自我探尋、向自我革命。他放棄貴族身份與財富,儘管晚景孤獨,卻能與自我的溝通協議出了驚人的美夢,冀盼的烏托邦亦悄然成形。選擇臻於心聲,一次次與自我溝通並堅定前行,踏響生命的跫音,才能步入瑰麗的精神殿堂。
  去年暑假,我佇立壯秀的南國山色與浩瀚太平洋海景之間,俯看旭海的千變萬化。山林的綠意,以及眼前的那一片蔚藍,揉和成一呼一吸間的靜謐。樂山樂水者,皆有所得。這回,我不累積景點,只是沿著木棧步道前行,感受每個轉角被太平洋的風吹拂的美感。微風徐徐似欲留客般,若置之不理未免無情,東方人說流水不腐,西方人說滾石無苔,都是因為一直在動的關係。我拿起隨時繫身的素描本,習豪放不羈的文人,信手拈來便成詩成畫,將有稜有角的山線,洶湧奔騰的海勢,一筆一畫,盡收於紙。旭海,顧名思義,旭日東升於海,筆觸深淺,濃淡於紙,皆由我所定奪。一如生命是一匹素絹,我們都是織者,每一次的行旅,都為生命綉上七彩圖樣,西方那一輪火紅欲沉之際,我完成了我的旭海,我心裡的那一份安定。我在尋找自己的同時,真切地認識了自己。
  我在旅行途中,感悟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恰如人生,一念一清淨,一笑一塵緣。在旅行中蛻變,生命將如浴火鳳凰般,逆風,且騰達!

評語:
A+。文章先以「在遼袤世間旅行」、「在心靈深處旅行」為引,架構出自己對旅行意義的詮解,繼之以自身旅行的經驗,深度地帶出過程中的所見、所思、所感,用字精確,行文暢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