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命題 寫作命題

【點閱數:1,893】

107年六月份國寫測驗命題與佳作講評-情意題(竹科實中 吳佩玹老師)

內容

  高中畢業典禮前夕,校園突然出現難以解釋的現象,周遭的同學紛紛跑去染髮,非法的髮色大肆空降在一群臨界高中末端與大學前沿、身分暫時真空的少男少女身上。這約莫是一種樹立跨越成年、紀律的里程碑,以髮色為界址,染髮之前,染髮之後。
  我也告別我的黑髮,開始了新的生活。開始練習讓生活時尚。
  除了護理,我鎮日照鏡。觀詳每一根染色的頭髮,不曉得是因為顏色變淡而顯得根根分明;還是我太過注意,像放在顯微鏡下,無端放大髮絲;還是,其實都不是,是我太小心翼翼呵護鍍上的華麗,那華麗彷彿一則謊言、一副假面,遮掩內心晦暗底層。當我選擇覆蓋原初本色,便得為了新鍍的顏色竭盡心力維護。
  最難防的就是不斷冒出的黑髮,那些被掩蓋的,往往趁人不注意時,鋪天蓋地襲來,揭穿華麗假面,真真切切,幾乎是那段被自我遮掩的不在場證明。
  直到醫生宣告我患了皮膚炎,必須暫時中止染髮。那陣子,我看著黑髮漸長,煙霧般不斷擴散、擴散……,一如我的不安。橘黃的髮絲敵不了黑髮對峙而慢慢下降,兩種飽和卻截然對立的髮色,拼貼出詭異的造型,毫無美感的衝突,簡直是壞掉的布丁頭。沉著地黑,沉著地壓在那些營構出來的輕盈上。突梯滑稽。
「頭髮好好的,幹嘛染哪!染成黃色有比較好看嗎?」
  大人皺眉,匪夷所思,怎麼會有人寧願損害健康,也要換一顆不中不西的頭。往往,大人疏漏了孩子們身上不經人世的浪漫,孩子是願意不惜一切代價換取一點浪漫,即便知道浪漫很短暫。而短暫在孩子眼裡可以是永恆。
  「你們不懂啦!」
  其實,年輕人有許多連自己也無法理解的舉動,沒來由地,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活在當下。實則,也不全然是勇敢,更多是因為無知,所以衝動;因為懵懂,所以模仿那些自己不曾擁有、卻渴望擁有的總總。
  髮色倏忽拉開兩個世代的距離。無關乎文化,像是認知的斷層。髮色也橋牽我所擁有與我渴望擁有的兩樣東西,那多半衝突,多半並置理想與挫傷。(改寫自徐禎苓〈染髮〉)


請閱讀上列文章,分項回答以下問題。

問題(一):作者為何要在高中畢業前夕去染髮?又為何寧願冒著皮膚炎的危險也要維護髮色?髮色對作者而言,有何重要性?文長限120字以內(至多6行)。(占 7分)



問題(二):請以「成長中的理想與挫傷」為題,寫一篇文章,以自己成長過程的代表性事件為例,書寫其中曾懷抱的理想,與追求理想時被挫傷的經驗,最後抒發你的感受與領會。(占18分)





測驗目標:情意的感受抒發能力

命題用意:

  第一小題的部分,讓學生從文本中解讀髮色對作者成長中的象徵意義。首先學生須先注意作者染髮的特殊時間,以及作者以「告別我的黑髮」作為跨越某個人生階段的象徵意義。其次作者對髮色的堅持招來與大人的衝突,同時亦開啟自我內心的省思。文末尤其是解讀髮色象徵意義的關鍵:「髮色倏忽拉開兩個世代的距離」,故髮色有著專屬作者這一世代的浪漫與理想,所以即便此堅持無謂且矛盾,作者仍甘願冒著皮膚炎的危險,繼續染髮。最後,學生在答題時尤須注意作者談髮色的複雜性,不純粹是美好的,同時也有遮掩真正自我的意味。
  第二小題要求學生以個人經驗為例,故學生寫作時毋須刻意引用名人事例,僅從自身生命經驗出發即可。題目要求「書寫理想,故可以描繪理想作為開頭,其次以「追求理想時遇見的挫傷經驗」為轉折,並抒發一己的感受與領會。



評分原則:
  第一小題學生須具體點出髮色的象徵意義,以及回答作者堅持的理由,並點出髮色的矛盾面向。第二小題宜以自我成長經驗出發,寫出理想與追求理想中所遇到的挫折,文末扣合成長的主題,談從此事件中所得到的體悟與省思。
  解讀文本精妙,能夠有深刻體悟,且對事件的敘寫細膩,篇章結構嚴謹,文辭優美者,得A+級(22~25分)。
  解讀文本正確,能夠切合題意,對事件的感思尚屬有味,結構井然,文辭流暢者得A級(18~21分)。
  解讀文本尚稱正確,對事件描述平實,尚有體悟,結構合宜,文辭平順者,得B+級(14~17分)。
  解讀文本不盡然正確,結構大致適當,體悟雖平淡,文辭大致通順者得B級(10~13分)。
  未能正確點出象徵意涵,事件敘寫不具體,體悟流於老生常談,結構較鬆散,文辭未盡通順者,得C+級(5~9分)。
  對意象解讀有誤,欠缺體悟,結構鬆散,內容貧乏甚至僅寫一段者,得C級(1~5分)。
  其餘視標點符號之使用與錯別字之多寡斟酌扣分。


佳作共賞

【第一小題】

(一)國立科園實中 高二5班 林享辰
  作者認為染髮是一種象徵成長的里程碑,那是類似於一種脫去自我舊殼的意念,驅使作者無畏皮膚炎仍要保持有別於黑色的髮色。在他人眼中可能是荒唐可笑的舉動,但對於作者卻是不經人世的浪漫;多半是一種衝突與無知的表現,但卻也因此擦撞出壯烈的青春。

  評語:能明確點出髮色的象徵意涵,並點出維持髮色之於作者的矛盾性。


(二)國立科園實中 高二5班 李允恩
  作者心中保有對成年及未來的嚮往,所以才藉著染髮宣告自己早已有別於青少年被規訓的立場。在作者心中,擁有一頭金髮的價值不僅止於自賞或吸引目光,更是一種對自己的人生宣示主權的方法,表達自己敢衝敢闖,即使面對異樣眼光仍毫不動搖的堅定信念,這份向常軌挑戰的勇氣使作者寧願犧牲健康也在所不惜。

  評語:能明確點出作者堅持維持髮色的意義,且明確點出作者意欲藉髮色宣示人生主權的積極目的。





【第二小題】

(一)國立科園實中 高二5班 王允凡
    成長中的理想與挫傷
  高中時,我曾經留過一頭長髮。理由其實很滑稽,因為曾經被前座女生的馬尾揮到眼睛,所以憤恨不平,懷著報復的心態,於是留了長髮。
  那是一頭自然捲的長髮,當長度足夠時,我不忘初衷地綁起馬尾。對於將頭髮留長所帶來的不便,除了洗頭費時外,其餘尚可接受。但我身邊的人卻不這麼認為,大部分的同學面對不習慣的事物總有自己的詮釋。不巧我的座號是男生第一號,排在女生後面,所以就被理所當然地視為女生!還有些愛開玩笑的同學時不時就拉我的馬尾,但我不知為何,依然堅持讓頭髮自然生長。
  不習慣的人們包括我的父母,看了十幾年短髮的兒子,那條馬尾好像無時無刻都甩過他們的眼睛、弄疼了他們的眼球,無數次或明示或暗示我該去理髮。但我堅決反對,視他們的威脅利誘於無物。
  某天我失去生活費的一個星期,投降的我悲壯地把那段馬尾留在理髮店。當剪刀剪下的那一刻,一段成長期中的控訴與叛逆便暫時結束了。
  我的馬尾終究沒有讓任何人的眼睛紅腫,事到如今,我也不那麼在乎了,真正讓我惋惜的也許是一種無法掌握自己人生的感慨吧!雖然這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的頭髮也繼續生長著,但我知道,那一刀,剪斷的不只是頭髮。

評語:
  這篇作文有著獨樹一格的敘事調性和語氣,以頭髮為喻,寫出成長過程中的不平和控訴。且文中不乏幽默語句,看似調侃自己,時事對某些價值觀與刻板印象的無奈。
  結尾寫到頭髮並未給任何人帶來傷害,固然如此,但男生「長髮」的存在卻可刺痛常規、挑戰既定刻版印象,亦是某些人眼中難容的一粒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