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625】

生命一角,邂逅Formosa(高雄中學 蕭凱元)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3年12月份推薦作品

作品類別:一般習作
推薦老師:高雄中學 陳育萱老師
學生姓名:蕭凱元
學校全名:高雄中學
就讀班級:314班
作品正文:

Formosa!我看見……  


452期-2013年03月號《明道文藝》


    臺灣, 我們身處的這片土地, 曾讓葡萄牙水手發出由衷讚嘆:「Formosa!」。四百年光陰流轉,昔時的美麗之島,是否依然停棲在我們眷戀的眼底?當世事變幻,澄藍的河川與海洋不再,目光競逐於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還有什麼,能讓心頭一暖,綻開撥雲見日的微笑?請隨青春的步履,一同走逛臺灣大街小鎮,在食物香氛之間,在裊繞的祈禱聲中,置身蓊鬱林間、遼闊茶園,傾聽,屬於臺灣的心跳聲……

生命一角,邂逅Formosa

◎ 高雄中學314班蕭凱元
(原刊於明道文藝452期-2013-03月號-Formosa!我看見......)


  我每日穿梭在一座結著工業碩果的黑森林──高雄市。一般建築多半平板單調,只有高矮胖瘦之分,就如同日復一日的生活。桌上的灰塵總積了厚厚一層,空氣中也常飄散一股刺鼻的惡臭。因此Formosa,這個葡萄牙人驚呼連連的美麗詞彙,我總以為她已過時,或者只存在於鮮為人知,尚未被破壞的深山,與我的生活壓根兒沾不上邊。
   也許,是因為我對於景觀的變化幾近無感吧!母親總揶揄我是神經大條。當她談起某間新開的小店,或是她到附近的哪間「寺」、「宮」拜拜,我總是一臉狐疑,彷彿母親在敘述一個遠古時代,或是一顆遙遠的星球,不屬於我熟悉的世界。
   我原本以為,那次也是。
 有次與歷史老師閒聊,忽聞:「……我昨天經過鳳山龍山寺的時候……」「鳳山」這二字,重重的打入我的心坎裡,正好一個當問號,另一個作驚嘆號。我曾看過艋舺龍山寺的新聞,可這鳳山龍山寺就在高雄,我倒是頭一次聽到,恐怕又是我孤陋寡聞,想想還是別問的好。
  不料回家禁不住好奇心,詢問母親,竟也得到相同的反應!我的同學如此,住在高雄的外祖父母也不曾聽聞!
  於是我邀了兩位好友,一同探個究竟。
  出捷運大東站,步行幾分鐘後,空氣漸添一種古早味。單調的柏油路成了由各色磚塊拼貼而成的斑斕步道──那是家具街與佛具街,鳳山的特色街道。木頭的香氣薰得我們暈陶陶的,各式佛具亦陳列在眼前,對鳳山龍山寺不禁有千百種美麗的幻想……  
倏忽,一條橫向的大馬路切斷了各種想像。
是的,我們即將抵達鳳山龍山寺。
 有三百年歷史的她,不偏不倚的坐落於大馬路旁,樸素而低調的融入其中,散發著清幽而典雅的氣息。
   步入鳳山龍山寺的殿堂,忘卻方才的車水馬龍,氣氛頓時變的靜謐而安詳。寺內除了有觀音等佛教神祇,也有道教的註生娘娘,以及儒家的關聖帝君,包容了多元的信仰。寺內擺設如同家中祠堂,人們與神明之間沒有距離,十分平易近人。裡頭已有香客手握炷香,闔上雙眼,虔誠的膜拜了。香煙繚繞,伴隨著信眾的心願,飄散四方,傳入眾神耳裡。
  俯仰之間,我注意到一名中年婦女雙腳跪地,臉色凝重且汗如雨出的擲著筊,不時從籤筒抽出長長的籤。不知怎的,她總是擲不到夠多的聖筊,於是不斷重複相同的動作,卻不曾停下來拭去汗水。是何等重要的事情或是人們,令她有這般毅力?
     我想起母親也常在附近的廟宇拜拜、問事,祈求神明保佑全家,或是尋求神明指引。有時她擔憂我,卻不知從何下手,她也會透過問事或求籤詩,了解我可能出了什麼狀況,再跟我談談,給予支持與肯定。母親想必也是這麼誠懇而慎重的,與神明搭起溝通的橋梁吧!
  也許生活週遭,都藏著這麼一個穩定人心的空間,讓芸芸眾生為自己的愛人,與愛自己的人祈求。那裡沒有誰高誰低,只有為了生命奮鬥的每一位勇士,謙卑的尋求信仰。
  所以這些廟宇,如鳳山龍山寺,才能不著痕跡的融入當地。鳳山龍山寺本只是間小草堂,後因林爽文事變,縣治從左營遷至鳳山,加上東門溪的水利之便與開港通商,香火才鼎盛起來。漸漸的,家具店與佛具店林立,形成了今日的家具街與佛具街。以前是商業帶來人潮,如今則是香火造就商業。許多不起眼的小角落,就這樣串起了生活的網絡。  
  後來偶遇一位管理委員,談笑風生之間,她還熱情的沏了壺茶,分享寺內的糕點。甚至旁邊有位阿姨問道:「你們是來申請獎學金的嗎?」
  原來鳳山龍山寺也投入社會福利之推動,包含獎學金、急難救助、災後重建,更捐款給西方的紅十字會,對其他宗教無存芥蒂!
    這就是觀音的慈悲寬容及利他精神吧?從追求一己心靈之安定、人生的幸福,到散播關懷與大愛,人們的精神在此得到了昇華。
駐足鳳山龍山寺,我邂逅了台灣的Formosa──堅忍不拔、熱情親切、兼容並蓄……。而且這種美,就在生活中的小地方,只是我們現代人太不細心,太常忽略了。
  現代人往往疾駛於壓力與焦慮之中,讓太多雜物堵塞了感受的大門,令心靈的快步調鎖緊欣賞的窗。好不容易偷得幾分鐘的閒暇時光,卻又將自己封閉在狹小的虛擬空間。於是連橫的「汝為台灣人,不可不知台灣事」,現在倒應「與時俱進」,改為「神魔事」。新科技的誘惑,就如天邊夢幻的雲彩,令我們忽視了腳邊踏踏實實的玫瑰。
  我們都該讓指尖暫時脫離那一方渺小而冰冷的世界,觸摸真實的溫熱實在。至少當你又於同時同地搭上了捷運、公車,或疾行於某個平凡的街道,請按捺住拿出手機的衝動,抬起頭,濾淨心中雜事,去感受你眼前與耳畔發生的一切。你說,這些乘客與行人每日不都這樣往來復去?是的。但看似單調乏味的一景,如遙想當年或拌嘴一番的老夫老妻,及仰望嶄新藍天,振翅欲飛的青少年,還有睜大雙眼,舞動小手,比任何人都熱情而好奇的嬰孩,卻都在在展現出台灣的生命力。
  太陽確實只能不斷東昇西落,車廂也僅是不停的南來北往,但在這看似不變的運行規則,卻滿載著豐富而精采的生命故事。有些會令你心頭一熱,令你動容,有的則趣味橫生,使你會心一笑。當你讓感官自由,不一定要深隱山林,便能感受這座島嶼呈現的美。
  然後你也許會於生命的一角,與我,還有當年的葡萄牙人,在穿越時空的甬道相會,邂逅千姿百態的Formosa,於心底暗自驚呼她的芳名。   

  
  
(原刊於明道文藝452期-2013-03月號-Formosa!我看見......)

評語:透過質樸但充盈好奇的心,開始走入日常生活場景。透過鳳山龍山寺,以小見大,見證人情及感動,也提醒了自己要重新看見Formosa之美。生命角落的交會,或許正如文中所說,不僅僅於當代,甚至是能穿越古今的高亢之音。(高雄中學 陳育萱老師)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