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412】

102年5月推薦選登------ 想為你寫一首詩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2年五月份推薦作品

作品類別:一般習作
推薦老師:林子弘老師
學生姓名:涂家瑜
學校全名:臺北市立萬芳高中
就讀班級:三年五班

想為你寫一首詩

  我想為你寫一首詩,一首關於「感覺」的詩。說是為你好像也不太對。想描述的隻字片語好像從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存在了,現在能做的,也只不過是描述出來而已。
  聽說,一篇好的文章必須有個吸引人的開始,像是雙城記的開頭一樣,「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本該是像這樣這麼聳動的,但事實卻不盡然;老實說,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在我意識到這首詩正以自己的節拍,緩緩在我生活中舞動時,它就已經存在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平時生活的步調早已與其樂章同步,我們一起跳著愉悅奔放的華爾滋,在破舊卻寧靜地緊鄰著小池塘的木屋裡,輕盈的腳步伴著老舊木板的聲音,「咿哎──」,就這樣依著三拍子旋轉著。金黃色的光線,穿透上了年紀的玻璃,經過那歲月拂過的痕跡,直直的線反倒成了光點,點在你微笑的嘴角上。
  那一刻我發現了,這就是開始,如果硬要為這首詩起個頭的話,你的樣子就這麼不經意地映在我每一吋的心頭上,這就是一首關於感覺的詩,的開始。


  我最不會做手工藝了。在忍住不拍桌大叫「老娘不幹了」這種情緒之下,我勉強做了一個沒有腮紅的麵包超人吊飾。接著我想到了喜歡巴斯光年的你。我把它塞進橫式信封裡,慌亂之中連寄件人與收件人地址都寫反了。
  最後我又想到,你喜歡巴斯光年。
  「我寫反了,郵局阿姨特地幫我寫了大大的『TO』和『FROM』,就怕寄回自己家裡。」
  「妳好好笑喔。」
  「欸,你願意為了我喜歡一下麵包超人嗎?」說實話,它沒有腮紅,所以它連麵包超人都不算。
  「為什麼?它哪裡帥?」
  「你要收到禮物以後我再告訴你還是現在說?」我不太會說謊。
  「其實我覺得麵包超人滿帥的。」
  為什麼是想到你呢?這一切像是月亮特別亮的那晚會漲潮一樣的自然,但又不經意想問,為什麼是月亮呢?太陽不行嗎?為什麼是漲潮呢?為什麼,是你呢?
  如果可以,我想為了你傾倒自己所僅有的,逗你開心。我想為你做盡所有蠢事,只要你笑,那麼這就值得。只要你知道我在想你,不管是麵包超人還是巴斯光年,都沒有關係。

  這首詩,將會是一首令人很匪夷所思的詩。因為內容雜亂,毫無架構可言。你可以上一秒在宇宙的邊際,下一秒掉到乾涸的池子裡,與瀕臨死亡的魚乾瞪眼。有時候人的心情就是如此,上一秒,派對裡重低音喇叭的轟隆聲在腦中迴盪,下一秒,便掉進自己內心的池子裡,到那時候,即使身邊再多人,也只會更顯寂寞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這樣,但我認為大家心中都有一間自己打造的房子,而我的那幢木屋就是緊依著小池子而建的,那幢我心裡的木屋。我為那池子而傾心。我不在乎附近的是否杳無人煙,就這樣隨意的在我心裡築起一幢木屋,那裡原是只有我一個人的。我可以恣意將池子裡頭的魚取名字,它們很多,五彩繽紛,它們有著自己的意志,自己的生命,那是它們的事。我喜歡這樣,就跟這幢木屋一樣,沒有人打擾彼此的生活,我們只是稍微介入,再不留痕跡地淡出。
  「那條魚叫什麼?」你指著一條深藍色的底上頭帶有靛藍色鱗片的魚,問道。
  「秋刀。」我不假思索,好似這一切本該如此。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那天晚上我想吃秋刀魚,所以它是秋刀。」
  沒有,為什麼。在這首詩裡,沒有為什麼,只不過是一個感覺,一個心情。或許未來的某天我會將這首詩再讀一遍,發現裡頭的規則,不過我並不期盼著那天。它沒有規則,也沒有個算是開頭的開頭,甚至沒有一段類似內容的東西,都無所謂,只要我讀到,會笑,會不經意的笑,那就夠了。因為這首詩只不過是一個感覺,一個心情,還有很多很多的,故事。


  「欸,你要睡了吧?」
  「嗯,想睡了。」
  「我想刺青。」一次,看完不知道什麼購物網站,女模特兒滿身刺青的樣子以後,我想買的不是她身上的衣服,是她的手。
  「不,不好。」
  「給我十個理由。」深怕一個理由太少,想太快。
  「不行就是不行。」
  「刺了你會不愛我嗎?」
  「不,不會不愛,可是不行。」我悄悄沉默,表達不悅。不敢相信你竟然一句話就斬斷我的慾望。
  「不要這樣好嗎?乖,我愛你。」
  那一刻我滿足了。沒什麼規則可言,反正就是足夠了。像是烤得香香的秋刀魚,只不過多了一點點鹽,就夠了,香氣十足的樣子,說窮酸也好,說單調也好,反正就是,足夠了。

  有好幾次,我總想著這首詩需要一個結尾。有人建議我,結尾要首尾呼應,或是轟轟烈烈,該矯揉造作的地方不能少,最好來個振奮人心的大結局。但,我寫不出來。
  我老覺得,小木屋只夠住一個人。小木屋老舊了,兩個人有時站太近,地板承受不了重量便會壞掉,兩個人行動起來也太擠了,我也不太習慣一抬頭視線裡多一個人的感覺。這裡不該住兩個人的,太擁擠了。我向你說道。我想離開,恢復成一個人的生活,比較……,怎麼說,無拘無束嗎?你瞪大了眼睛,看著我,一語不發。我心頭上突然冒出一把火,突然出現的人,是你吧?如今我要走了,還一臉不捨的樣子……。我老覺得,這就是結局了,我不耐煩,我離開,恢復成原來的生活,尋找另一個不一樣的池塘,然後再蓋一間小木屋,再重新寫其他的詩……。
  想到最後,我還是留下來了。至於結尾,我想就空著吧。時間到了,自然就會寫出來了。

  「嘿,妳文章打出來了嗎?」
  「沒有,我快死掉了,什麼都打不出來。」
  「妳一定行的。這次要打什麼?」我看著你的眼睛,透露出了一天的疲累,仍輕聲的問道我的近況,我笑了。
  我想為了你,寫一首詩,一首,關於喜歡的詩。

林子弘老師賞析:
  這篇文章,同時運用了意象的複沓和意識的跳躍,以「為你寫一首詩」這象徵「喜歡你」的行為貫串,完成了一篇具有相當寫作難度的作品。
  在意象的複沓這點,當作全文主軸的「我想為你寫一首詩,一首關於 感覺/喜歡 的詩」的首尾之間,從詩的開頭、詩的雜亂、詩的單調到詩的結尾,「寫一首詩」這行為本身就形成了一個反覆的意象(雖然在這象徵中,對「開頭」和「結尾」的「世俗觀點」其實都不像是一般對詩創作會有的觀點,由此可看出作者並沒有太多創作詩的經驗)。而「臨著池塘的小木屋」這個意象,在三處分別大段出現,從開始的美好,到中間的經過,到最後的想退開卻又不捨地留戀,巧妙地和主軸結合而成為另一個成功的愛情象徵。
在意識的跳躍上,穿插在這兩個反覆出現的抽象行為(寫詩)和具體物事(池塘木屋)的象徵之間,有著許多其他出人意表的插入。突如其來地想做個玩偶送他,興之所至地想吃烤秋刀魚,一時興起地想要刺青卻被否絕,三者乍看之下是無關的三件事,但共通點卻是都「突如其來」──突如其來,就好像愛情。明明比較喜歡巴斯光年,但偏偏愛情來了是麵包超人,該怎麼辦?想要刺青但是喜歡的人不允,隨愛情而來的必然羈伴,又要怎麼面對?秋刀魚的象徵出現在刺青事件的前與後,因為是想要的所以該是美好的,但是就該這樣滿足嗎?在明白這些事件所各自象徵的意義之後,就會讓人驚嘆於作者在主題意識的經營之細膩。
但大概也是因為作者自己仍陷在最後的為難之中吧,所以最後也只能用介於妥協和順其自然之間的方式,成為一個「留白」的開放式結尾。在不願意親自當下結束它的前提下,這段感情的未來結局目前當然仍是未知的,但是,這篇文章卻需要一個結尾。作者在最後只能回到最原始的象徵主軸「為你寫一首詩」上頭,卻不免留下了一個略略蒼白的結束。
總體而論,這篇文章是頗具勇氣的嘗試。青少年在寫自己的情感時,愛情總是最強烈而直接的一種,但要用這種複雜的方式去書寫自己當下的強烈情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本文實已堪稱一次成功的情感寫作。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