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326】

102年5月推薦選登------ 在清醒前裸奔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2年五月份推薦作品

101學年度萬芳文學獎 散文組 第二名
何睿平
臺北市立萬芳高中 三年五班

在清醒前裸奔


        我常常渴望奔跑,那種沒有束縛、恣意地奔跑。
  上一刻還好端端地在218巷閒晃,下一秒卻發現自己身在紅色大橋下的河濱公園。接著身旁的景物又換成地下停車場、超市、後校門、公共廁所……,最後回到218巷。
  我知道這裡是218巷,但是我又不是很確定,因為它少了一點專屬這裡的油煙味。然後我又發現少了不只是味道,我身上的衣服也離奇消失,包括姐姐送給我那件嚴重褪色的內衣以及有吉娃娃圖案的內褲。
  我嚇得差點罵出髒話來。
  更荒謬的是,出現在腦中第一個念頭不是尋找遮蔽物,而是詫異自己皮膚怎麼這麼白,好像能發光似的。聽說有女性在街頭基進的遊行方式是上空,那全裸的我如果在身上貼個「抵制物化女性!!」的海報,一定能引起熱烈迴響。不過完全沒有一個路人轉頭看我這個一絲不掛的傢伙,好像光溜溜地出現在街頭是一件極為普通的事情。可惜他們的反應並沒使我減少劇烈的胃痛,我遮住上面和下面(就是那些該遮的地方)狼狽地往人較少的地方跑去,怨恨著為何人類不能像狗啊貓啊一樣,沒穿衣服也能大剌剌到處亂竄。
  「到底該不該去搶路人的衣服……」我苦思著。
  沒有人會教你如果衣服突然消失,應該要怎麼做怎麼做,反倒一堆人教我如何安分守己、乖乖地考個大學然後去做穩定的工作。好吧,現在我得靠自己想想辦法。我用力吸了一口氣,同時迅速站了起來,我拿出我這生最大的勇氣(第二大的是去玩自由落體)──開始往前衝。
  我在裸奔!
  這種時候,你完全不會想到媽媽跟爸爸不久前大吵一架,或是某某同學前幾天嘲笑你的新髮型這類重要的事。
  我!在!裸奔!!
  你只會專注於自己,甚至能感覺到腎上腺素以及血液在大聲咆哮,就像個將要大展身手的選手。
  裸奔!!!
  往前跑就對了。這是我能想到的辦法。好像在電玩裡一樣,我這麼一衝,馬上跌入另一個世界。
  眨眼的下個瞬間,暗褐色的建築物出現在我面前,熟悉的制服在我身旁來來去去。
  臉熱剌剌的,然而我並不打算躲起來,我把手放在背後,用很緩慢、很緩慢的速度穿越人群,認識的臉與不認識的臉一一竄過。大家都很忙碌的往前走,所以才沒發現到我身上的變化吧?我總算稍微放心下來,但同時卻覺得有一些些沮喪。我摸了摸自己的腰部,那裡有一塊小小的疤,其實,我蠻希望有多點人能發現它的,它代表像我這樣平安長大的人,也經歷過皮膚被劃開的劇痛。
  我想起C,那個總愛開我玩笑的C。對,笑我髮型很醜的也是他。
  雖然C很白痴,但我很喜歡他。有次無意間,我的疤痕被他瞧見了,他是這麼跟我說的:
  「那個,很痛吧?」
  他總是能說出這樣令人感動的話,真好。
  地板的低溫把我拉回現實。
  是神在捉弄我嗎?連雙襪子都不留給我。即便如此,周遭的學生依然沒看見我似的晃過去。
  突然間,地板迸裂,把我往黑暗中拋去。
  什麼都看不見。屁股周圍涼涼的物質大概是水,而我正快速地往下滑──「噗唰!」當我意識到自己位在滑水道內部時,我便撲進淺藍色的光芒中。冰冷的觸感刺激我的大腦,我仍全身光溜溜。待在母親的羊水中是這種感覺嗎?又或者水溫應該要再熱一些。
  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剛游完泳,母親便領著還穿著泳衣的我回飯店。「沒有人會覺得你很奇怪啦,衣服回去再換就好了。」即便母親這麼說,我仍邊走邊低頭,下巴都快跟胸口融為一體。跟別人不一樣像是一種罪過。
  口中的氣體變成泡泡一個個往上方飄走,我試著吸一口氣,結果吸入的不是水,而是乾燥的空調味。
身旁的水消失了,餘留在我身上的則滴到光滑的大理石地板,然後瞬間蒸發。
  「小妹妹需要幫忙嗎?」輕快的音樂在四周迴響,服裝店員拉著我的手,帶我穿越一排排光鮮亮麗的尼龍布、棉、或是絲。很快的,我回到安全又溫暖的布匹裡。店員給我一個的完美微笑:「真是太好了。」是的,真是太好了,一切都恢復原來的樣貌,而我,依然是一個平凡又普通的窩囊廢。
  偶爾會渴望裸奔的窩囊廢。

林子弘、劉玉瑞、林佳樺、吳慧貞老師評語:
意象深遠,具象徵意義。建議文字密度再濃些,且精鍊些。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