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242】

102年4月推薦選登----奔跑的豹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2年4月份推薦作品
復興商工
「真善美新」復興校刊第50期
 廣告設計科三年級和班 丁相豪

奔跑的豹

        下午兩點。下完雨的天空灑出一片湛藍,太陽的熱情包覆了在它底下的每一個人。不久,彩虹劃過天際,留下一道美麗的蹤跡。空氣中,充滿青草的苦澀和泥土味,對於純真的小孩子,那才是活潑的催化劑。
        金黃色灑在大學內歷史悠久的建築物上,更是散發出古典高雅的風格,令人美不勝收,一切都像是高雅的韻律,不斷的放送著,不會間斷,相信任誰感受都會很舒服愉悅。大學校內。「欸,金鋼狼,要不要去吃冰?」一群人問這他們口中的”金鋼狼”。「不了,你們去吧。」那位〝金鋼狼〞懶散的從桌子上爬了起來,伸了懶腰。「喔。」一群人就哼哼的走去吃冰了。
         「金鋼狼」的本名叫做雷煌鈞,腦袋上頂著一頭捲毛隨興而散發出一種令人不討厭的英氣,前一陣子,X戰警裡面飾演金鋼狼的男主角──休傑克曼,就是頂著一頭捲毛,朋友們看到煌鈞的頭與金鋼狼有幾分相似就這麼叫他,實際上煌鈞身材不錯,但是朋友們可沒看到這點,就金鋼狼、金剛狼的叫著。
煌鈞走出教室,腳步略帶隨性,慢慢的走到操場上去。慢慢的走到操場,陽光瞬間轟碎了煌鈞身上的懶蟲,讓煌鈞全身細胞復甦、活絡、熱血了起來。陽光揮灑在操場上,青草被蓋上溫暖的金黃,嬉鬧的孩子,運動的大人們,也不例外,很適合運動的天氣。走到PU跑道上,煌鈞看著天空,比了個大姆指:「好天氣,不錯喔!」原地跳了幾下舒開筋骨,拿出口袋的I Pod插上耳機,按下了播放。
        步伐輕盈的邁開,輕盈兩個字煌鈞已經做出了最好的詮釋,即使是煌鈞的身材結實厚重也不成為這詞彙的拖油瓶。
        煌鈞享受慢跑的每一刻,身體有節奏的一上一下律動著,像是一隻如得水般的魚,悠悠自在的在水中划動,微風帶著淡淡青草苦澀迎面而來,貼在煌鈞的臉上細細的汗珠被吹動著,全身舒暢,一點也不覺得累。幾圈下來,算是暖身完畢。
        煌鈞開始在步伐間,漸漸的拉長自己的呼吸,開始將步伐加大加快,雖然是這樣消耗更多的氧氣,但是煌鈞仍然不覺得吃力,全身的細胞沸騰起來,讓煌鈞跑起來更加的有感覺,很巧的,i Pod上的音樂播放到的音樂就是LinKin Park的 Breaking The Habit,鼓手的快速節奏加上貝斯的搭配,產生強大的律動節奏,從耳機放送出來,讓煌鈞全身的運動細胞更加的沸騰,欲罷不能。
'Cuz inside I realize that I'm the one confused
I don't know what's worth fighting for
Or why I have to scream
I don't know why I instigate
And say what I don't mean
I don't know how I got this way
I know It's not alright
So I'm breaking the habit
I'm breaking the habit tonight….
        只要一首音樂、一雙腿,煌鈞就可以跑一個下午,跑步對於很多人來說相當乏味,相較於籃球足球那些,缺少了團隊和競爭趣味性,可對於煌鈞來說,跑步是最好的運動,因為他懂得享受跑步,而不是為了純粹運動健身然後減個肥什麼的而跑步,他喜愛微風吹拂被汗水灑滿的臉,和被汗水渲染的身體,很舒服。
        艷陽慢慢變成火紅的夕陽,紅色的光暈從一端渲染到另一端,為了夜晚開了場序,很快的,夕陽慢慢的西下,黑夜開始墨染天空。
        球場上的人漸漸離去,原本歡樂的嘻笑只剩下一片的蕭瑟,帶著陪襯的蟲鳴,像是盛典過後的景色,還留有一點溫存,給夜晚還有煌鈞偷嘗了不少。「差不多了。」煌均。跑道上,一尾清幽的魚,慢慢的變成一隻野獸。「還不夠快。」野獸-煌均,對自己說。煌均的雙腿的步伐越來越大,不斷的邁開,此時的煌均身行如幻化成一隻兇猛的豹,眼裡含著狂野,不斷的飛奔,   兇猛的豹在PU跑道上像是眼前有個鮮嫩的獵物,內心澎派著奔馳的快感。
        「再快!」煌均對於這樣的速度還不夠滿意,應該是說這並非他的底線。
        步伐又更大了,此時跑道上的塵土沙灰飛揚,每個腳步都重踏在大地上,飛揚的塵土似乎是在幫煌均擂戰鼓。塵鼓飛揚,獸的狂風在夜晚中疾馳,一圈又一圈,每吸一口空氣,氧氣就會被源源不絕的動力給熔進去,發揮得淋漓盡致。
        野獸,是這個世界上確實存在的東西,狼、豹、野山豬,不外乎兇狠暴力,野性的衝刺、撲殺、撕鬥,非洲的大草原上,兇猛的豹以高速撲殺獵物就是最狂暴的例子。
        對於煌均,若雷若風的他,煌均不同意,應該說,煌均身體最潛在的本質,不同意他是荒嶺草原那樣一般般的野獸。煌均的腳尖點踮起,減少與地面的接觸,衝刺的力道更加狂猛,疾步後揚起的已經不是沙塵擂鼓,而是超越言喻的呼嘯,疾如閃雷,獸黑已經斑駁褪去,消失在拖曳的殘影中,一掃而過的景象已經被強力的壓縮,成馬尾般的線狀,煌均的身形,又如幻化成一隻狂傲的雷麒麟,步踏雷風呼嘯穿梭在步伐之間,此時煌均的身體早已放任,讓雙腿發揮他的極致,雖然這幾乎到達他的極限了。幾乎,就是還沒。夜色,月光銀茫。跑道,疾雷奔放。
        豪氣一圈又一圈的迴盪。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