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359】

102年2月推薦選登--像我這樣的女孩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零二年二月份推薦作品

作品類別:一般習作
推薦老師:張竹貞老師
學生姓名:楊凱帆
學校全名:桃園縣立平鎮高級中學
就讀班級:二年七班

    
像我這樣的女孩

        秋初,一個酒紅般的季節——含蓄、神秘,離開樹枝片片墜落的抹抹艷紅如風中女俠,總燦爛在凋零時——秋天,似乎是我唯一能懂的季節。
        公園藤椅上,小女孩愁眉苦臉的吃著草莓蛋糕。好奇的我蹲下身與她平視,她告訴我,她不愛草莓蛋糕可是每個小孩都喜歡吃,所以她央求媽媽買了一塊給自己。我輕聲笑著:也許她還沒學會當個特別的人,總在忠於自我和混跡於常人之中徘徊,真是個矛盾的女孩!然而,就在這樣的當下,我猛然意識到自己其實也不愛草莓蛋糕的。
        狂暴的秋風將落葉與塵土迎面颳起,我連忙舉起手來遮住雙眸,慌亂中卻意外刮傷了手心。女孩問我為什麼不哭,是呀!為何鮮血淌出、疼痛難耐,還不見淚水湧出呢?許是總在父母「不許哭,要勇敢」的耳提面命下,我早就忘了何時該讓淚水洗淨內心的傷口了?望著那躺在泥地上靜默不動的落葉,心裡彷彿體會到了些什麼,我告訴女孩:「人生的生、離、死、別就在沉睡與凋零之間。」女孩只是一直追問我為何不哭,我卻無法回答。也許像我這樣在成長過程中逐漸變得堅強的女孩,早已學會了用微笑替代哭泣面對一切;也或許是喜歡沉浸在書香世界的自己,總相信著作家古龍曾說過的一句話:「愛笑的女孩運氣不會太差。」執著的堅持著某些信念,我ㄧ向如此。
       橙紅的夕陽映照出一雙交疊的手,我與小女孩手牽著手漫步在恍若酒紅畫布的天空下,一路上我思索著:也許我該學會坦白,也或許我該接受不坦白的自己。我想在天地間大哭大笑咆哮吶喊,也想恣意漫步遊戲人間;可又想只做原本的自己,不喜形於色、自在安逸的沉浸在無止盡的笑容中。
       像我這樣矛盾的女孩,難道只能在初秋時節踽踽獨行?秋聲在耳際喧鬧著,還是把這些惱人的問題留給天邊的未來吧!


張竹貞老師評語:
    經由《自剖》、《再剖》,徐志摩毫不掩飾思想上的苦悶、矛盾、疑惑,大膽地向讀者敞開心扉;透過深入的剖析自我,真實地表露內心的一切和理想破滅後痛苦的心靈。相較之下,要高中階段的孩子寫好「像我這樣的(男)女孩」這類自剖性的文章,則顯得有一定的難度。儘管如此,我仍然希望青春期的孩子能提筆記錄當下的自己——寫作無他,唯記錄自我與世界而已。
    凱帆的文章跳過自剖式寫作中最難處理的部分:要真誠面對自我卻不能過度袒裎於讀者的尷尬。文中的小女孩是作者的另一個自我,時而映照出對自我的疑惑及處境的困頓;時而烘托出內在的脆弱與無奈。藉由這個虛擬角色的出現,作者透過兩者間的言談互動,可以比較坦然的勾勒自我的形象,提出困擾自我的課題——這不正是賦體「主客問答」的變通做法?再者,首末兩段以景切入以景淡出,不露痕跡的將情感融入其間,也技巧性的處理了對自我形象不確定性的矛盾,將持續中的生命未來的開展性丟給遠處天邊,算是對自己對讀者都能有所交代的結尾。最後,是作者善用了秋天這個季節予人的多重甚至相反的聯想:古代文人悲秋頌秋原是各有角度,作者也有自己獨對秋天的詠嘆。不管是嚮往俠義精神的生命價值或是無言的承認沉睡凋零本在一線之間,作者都以酒紅般的秋季蒼穹、秋風、秋聲為背景,賦予嚴肅命題的多層次象徵與美感呈現,寓情於景,意在言外,頗有可觀。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