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356】

102年2月推薦選登--D先生的死神紀錄簿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零二年二月份推薦作品
平鎮高中 2012第十一屆 鶴鳴文藝創作獎
小說組 第三名
一年四班  陳兪安

D先生的死神紀錄簿


第一章

第一章

  狂風拍打著窗戶,彷彿想撞破玻璃吞噬屋內的人。阿茂正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他有著一頭棕髮,灰濛的眼睛和纖瘦的體型,外表看似帥氣的成熟男人,其實他是位口直心快的幼稚男。

  砰!大門被用力地踹開,站在門口的是一位高大魁梧的男人。

       「哇塞!你怎麼右手的食指都是血啊?」

  「托某人的福……」阿茂一手捏著鼻子,另一手抽了幾張衛生紙,他將衛生紙的一角捲起塞進鼻孔,隨後擦拭著充滿腥味的手指。 

   「拜託,這哪是我的錯啊?自己沒事在別人家裡挖鼻孔……」站在門口的男子不耐煩的說,他再度踹起門,但這次是把它關上,以免寒氣冰冷整間屋子。

    「哼!干你屁事啊,死豬。」這句話,說的可重了。

    「請叫我D先生。為什麼你總是不懂『D』的含意?它代表著dark及danger,黑暗中夾帶著重重危險啊 〜」說完,D先生還不停的擺起姿勢來。

    「噗!什麼黑暗和危險啊!說來說去『D』就是『豬』嘛!」

     突如其來的黑暗籠罩整間屋內,黑暗中閃過刺眼的白光,隨後,阿茂感覺左臉被刮了一道血痕。不久,客廳又恢復了明亮,此時的他才看清楚,那如弦月般的鐮刀正離自己的脖子不到一公分的距離。鼻血又染紅潔白的衛生紙,左臉的疼痛讓他知道,他踩到了「既黑暗又危險」的地雷。

    宛如按了的暫停鍵,兩個男人四目相交,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叩叩叩!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劃破了沉默。
    門悄悄被打開,進來的是一位藍髮的年輕男子,男子開口道:「D大哥、阿茂你們好啊!噢〜D哥,你也該換手槍了吧!現在死神都用手槍呢!」
    「用鐮刀才是正統的死神好嗎?蒼和。」D將鐮刀收起,阿茂像野鹿般逃離獵人的手中。
    「我帶了藍莓餅一起吃吧!對了,D哥,聽說你最近收到的『案子』很特別。」日向蒼和說。
   
     阿茂繼續躺在沙發上,蒼和咬了口酥脆的藍莓餅,D拿了一本黑色的簿子緩緩坐下,三位死神各來自台灣、英國和日本,正討論著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案子—0541。

第二章
    雨水嘩啦啦地下著,我望著窗外,想起早上忘了帶傘,可惡。國文老師站在講台上,正在提醒同學們下週四要交一篇作文,真……煩啊!
    「寫得好的同學,將有資格參加比賽,請務必全班交齊,沒交的同學記警告一支,下課。」我私下對著老師比中指,還好她沒看到。什麼作文啊!反正網路上好文章一大堆,只要複製、貼上,改改幾個字就行了,耶!
    我叫梁宇齊,今年剛上國二,最討厭做的事就是讀書,但班上有位叫徐晏安的女生老是喜歡拿成績嘲笑我,她算哪根蔥啊?成績好就了不起嗎?我打算用這次的作文打敗你。(以往的我都是看心情交作業的)我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搜尋、觀看、複製、貼上和改點字,哈哈,相信我這天才的腦袋一定能打出一篇字字珠璣的文章來。

    「梁宇齊,你這次乖乖交作業啦!老師很感動喔。不過……你該不會是用『抄』的吧?」
    「老師,你怎麼這麼說!我這可是絞盡腦汁的鉅作呢!」我裝出無辜的表情。
    「好好好,老師相信你。」我看見老師眼尾濕濕的,天啊!她還真的好騙!
    我遲遲不敢轉頭,因為我的第三隻眼睛告訴我:「全班的同學眼睛爆凸、下巴因脫臼閉不起來。」這時,我猜徐晏安表情一定很滑稽,於是我轉頭過去瞧,她怒目切齒的瞪著我。
    今天真爽,我躺在床上回想起徐晏安憤憤不平的表情。當時老師收到她的作文後就當場改,說她文筆有明顯退步……聽了超痛快。我躲進被窩,向夜晚的星星說晚安。

第三章
    「宇齊……宇……齊……」這聲音像蚊子般在耳邊飛來飛去,使得你不得不起來。 我揉著充滿血絲的眼睛,現在大約是凌晨一點,到底是誰在吵我起來?
    「每個人心中都有秘密,不想被人挖掘,想保有秘密的空間,然而,人又喜歡探索,探索他人內心最深處的……」這是女孩子的聲音,然而我聽不出是媽還是姊。
    「吵死了!不要唸啦!」我按下電燈開關,想看清楚是誰,在黑暗與光明轉換的瞬間,我愣了,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
    嘶吼,我在嘶吼,喉嚨像是要被撕裂了,但我聽不見自己任何一絲吼叫。長髮遮蓋那女孩半邊的臉,哀怨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慄,我往她的裙襬看—沒 有 腳。
   
    「小偷……」
    「什……什什麼?」
    「你,偷了我的文章,你,要付出代價……」
    
    我停止喊叫,因為沒人聽的到,沒有人可以幫我,沒 有 人……

    「這次的作文,都寫得不錯呢!」淑芬埋頭苦幹的批改作文,她的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淑芬,辛苦啦!」一位男老師遞了杯咖啡給她。
     淑芬道謝後接過咖啡,手裡仍忙著寫評語,在旁的男老師也靜靜的瀏覽著……辦公室飄滿的陣陣咖啡香,熱熱的咖啡溫暖了手,也溫暖了心。
    「每個人心中都有秘密,不想被人挖掘,想保有秘密的空間,然而,人又喜歡探索,探索他人內心最深處的黑暗。」男老師唸出了其中一篇文章的片段。
    「很棒的開頭對吧!這是十班的『搗蛋王』寫的,原來他一直深藏不露呢!」淑芬春風滿面道。
    「好像……」男老師皺著眉頭思索著。
    「信弘,怎麼了?」
    「不知道為什麼看了這篇文章,讓我想起二十年前,我們學校的一位女學生,她的文筆頗佳,拿過不少獎……她叫什麼彤的……只是,她在二十年前失蹤了,從此再也沒有回來過……」

第四章
    班上同學竊竊私語,全班都很驚訝,就在國文老師宣布要把梁宇齊的作文拿去參賽的隔天,宇齊請了一週的事假,據說是因為他的家人欣喜若狂,決定帶他去日本玩透透—想當然這理由很荒唐。

    我坐在一位老太太旁邊,將笨重的行李夾在兩腿間,揮著手向爸媽及老姊告別,空隆空隆—窗外的景色迅速的移動,家人的身影也逐漸縮小,然後消失,取代的是如幻燈片般迅速的風景。剛剛的感覺,好像在「送行」喔!空隆空隆—火車繼續行駛著,開往未知的下一站。
   「找我的屍體……找到的話……我就放過你……」那句話在腦海中揮之不去。想不到世界上真的有鬼,我抄襲她的文章,得罪了她,因此我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找出遺體。這是宿命,要是不答應,我就要被送上西天了。說也奇怪,我編出「因為這次的寫作使我找到人生目標,想去一趟『激發靈感之旅』」的爛理由,原以為爸媽不會答應,想不到他們居然大力支持……

   到了,荒涼的末班站,我不禁打了個寒顫,下了車,天色已昏暗。
   「往東南方走。」
   「啊!你什麼時候……出出……現的?」
   「我一直……都在你身邊……走吧,去找我的屍體……呵呵……」女鬼在我背後竊笑。
   天啊,我真的好後悔,後悔當初為什麼不自己寫作文?

   咕嚕—我的肚子發出了緊急訊號,「那個……我受不了了!可不可以讓我吃些東西?」
   「你不怕……找到我的屍體時……吐吧?」女鬼飄到我面前,瞪大眼睛說。
   「對對……不起!」我耐著寒冷,挨著咕嚕咕嚕叫的肚子,在詭異的深山中,默默尋找著。
   手電筒照著陰森的森林,冷風吹著葉子發出沙沙的聲響,貓頭鷹站在枝頭上,彷彿在監視著我,我全身冰冷,快凍死了,我想逃,但我根本就逃不了……溫熱的淚水滑過臉頰,啜泣聲隨之而來。
  「哭什麼?你已經找到了。」那一夜,是沒有月光的夜,沒有溫度的夜。

第五章
    「你……你說什……麼?」我早已止不住淚水,我想吃飯,我想要溫暖,我想回家。
    「你已經……找到我的屍體了。」
     我抹去雙痕的淚水問:「在哪?」
    「你已經到山頂了,往那懸崖底下照。」
    手電筒掃過幽暗的深谷,我看見了,是……是白骨!我不停的深呼吸,吐氣,然後大喊:「我找到啦!」尖叫聲劃破寧靜的夜,眾鳥紛紛飛上天空亂串,我高興地轉向女鬼說:「那我明天早上幫妳報案,希望妳早日升天去,不,早日安息。」
    那女鬼靜靜的注視我,一動也不動,嘴角微微揚起。

   「哇靠!這也太噁了吧!」蒼和放下照片,嘔出混雜藍紫色和米黃的不明物體。
   「D……你真了不起。」阿茂這次的話出自真心。
   「哼!上級太過分了,叫我半夜十二點十三分在南投的什麼山執行工作,看著那小子的眼球被挖出、鮮血飛濺、手臂的肉被扯咬一大塊……噢,好想吐,然後那女鬼滿口是血啃咬著骨頭,還有用手一絲絲剝著那男孩的腿肉……總之,看完身為死神的我都感到怵目驚心的過程後,我才完成收復第0541號靈魂。」D的表情十分凝重。
   「那麼人間是怎麼處理這件案子的?」
   「嗯……好像判決那小子是意外跌死在懸崖,不過,對我們來說並非如此對吧?」
   「可憐的小鬼啊〜對了,那女鬼到底是什麼東西?她的案子還沒有人接嗎?」
   「這不在我的調查範圍內,我沒有必要查。」D已不想管那女鬼的事了,他做完這件案子後已經好幾天不敢吃肉了。

   此時的客廳充滿著詭異的氣氛和嘔吐味,三位死神都沉默不語。
   「咦?我手機響了。」蒼和把手伸進口袋拿出手機。
   「蒼和,你……怎麼了?」阿茂把臉湊近正在看手機的蒼和。
   「正統死神是不用手機的,別一味跟著流行走好嗎?」D不太高興的說。
   「先別管正統不正統了,我……這次頭大了。」蒼和額上冒出許多汗珠。
   「怎樣?」
   「D,他接到那女鬼的案子了……不過上級還算寬容,派了我和你做為助手」阿茂答。

    人間,存在著七情六慾,既是美味的調味料但同時也是致命的毒藥。
收復靈魂需要三位死神還真是頭一遭,蒼和補充彈夾,D先生擦拭著鐮刀,阿茂穿上死神之袍,一場腥風血雨的真相等著他們去揭密。(完)


錢如意老師評語:
這是一篇精采有趣的短篇小說!
    作者透過三位死神討論紀錄簿上0541的案子,帶出一國二學生梁宇齊因誤抄到一死去女孩的作業而被亡魂脅迫前去尋找她二十年前失蹤的屍體,作後竟被女鬼慘忍所噬的驚怖案件。雖為一恐怖事件,作者卻以相當生動風趣的文字描寫,將三位死神與女鬼的形象塑造得相當具現代感,顛覆一般人對他們陰沉黑暗的想像,文字雖不夠精鍊,但讀來卻頗具親切感。作者雖聰明的利用章節區分快速地推動情節,但仍有許多勉強不順或交代不清的地方。然就整體而言,對初嘗小說創作的學生而言,已屬一清新可嘉的嘗試了。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