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457】

102年1月推薦選登--那些年,我們交錯的青春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2年元月份推薦作品
華僑高中100學年度花城文藝獎
小說組佳作
一年博班  黃芊瑜
  
那些年,我們交錯的青春


你抓住了一個不屬於你的東西

你可以自己選擇是否要讓它有不同的結局

我們讓時光倒帶一些些

只要,還不算太遲

青春是夾雜憂傷和甜蜜的回憶

反正,青春就是這樣,不是嗎?

讓愛在心中

微笑讓愛轉動


第一章:相遇,是我上輩子為愛留下的伏筆

    詹姆那年十六歲。
    阿不思和蜜莉恩的事情劃上一個很不圓滿的句點。
    其實,詹姆真的只將她看做朋友,沒有要晉升為情人的打算。
    詹姆在保護蜜莉恩!至少他自己這麼認為!
    如果詹姆真的跟蜜莉恩在一起,詹姆的愛也不會屬於她,那何必給她希望再將她打入地獄呢?
    他也沒料到阿不思和蜜莉恩會發生這種事,詹姆一直覺得阿不思應該跟蜜莉恩是一對。
    蜜莉恩就這樣離開了。
…………………………………………………………………………………
    阿不思(註一)一身麻瓜(註二)裝扮,走進一家溫暖的咖啡廳。再過幾天就是聖誕節了,外頭的天氣非常寒冷。
    阿不思今天來參加霍格華茲(註三)同學會,許多好久不見的同學上前歡迎他的到來。
    一陣寒暄後,阿不思走向一個靠窗的座位,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阿不思。」小圓桌的另一旁,坐著先抵達的哥哥詹姆(註四)。
    「鄧不利多(註五)是一名很優秀的巫師。」阿不思笑著說,「這點我早就知道了!」
    「外面很冷吧!」詹姆說。
    「是啊!冷的不得了!」阿不思依舊笑容滿面,「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我們剛剛還在家裡一起吃午餐!而且還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好嗎?」詹姆也笑了出來。
    「嗨!小思!」有個男生這麼叫阿不思,並朝他們走來。
    「小思?鎧丞!他都已經是大思了!」詹姆說。
    「小詹!我知道!」鎧丞笑著說。
    「小詹?他已經是老詹了!」阿不思也回酸哥哥。
    「你們兩兄弟都沒變!」鎧丞坐在他們中間。
    詹姆和鎧丞同年,以前在學校裡是無人能敵的搞怪天王組合。
    「哥哥!」有個聲音甜甜地喚著。
    「怎麼了?」詹姆和阿不思同時轉頭回應。
    莉莉(註六)站在鎧丞旁,突然不知道要看哪一個哥哥。
    鎧丞幫莉莉拉了張椅子,坐在他和阿不思旁邊。
    「莉莉!妳的兩個哥哥都沒變!」鎧丞跟莉莉聊著。
    「沒錯!還是一樣很幼稚!」莉莉笑著說。
    「哪有!」兩人同時轉向妹妹。
    「你看!連這點也沒變!」莉莉笑著。
    阿不思從外套內袋中取出一本老舊的日記本,小心地放在桌上。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用懷念的目光盯著日記本。
    距離鎧丞和詹姆從霍格華茲畢業,已經五年過去了。
    其實也不算久,但或許記憶太過深刻,再次翻動它,有種懷念,再帶點傷……
    阿不思翻開它,第一頁寫著: 相遇,是我上輩子為愛留下的伏筆
………………………………………………………………………………… 
    詹姆十五歲時,曾經遇過一位學姊,和她有過短暫的相遇。
    他趕著去上黑魔法防禦術(註七)時,因為外頭的雨從窗子跑了進來,讓走廊變的溼滑難行。詹姆不慎滑了一跤,手上的東西散落一地。
    這時,有個黑髮披肩的女孩,伸手拉起他,詹姆後悔將他的手伸出來,因為兩人的手掌一碰觸到,就有一股好強的電流竄進體內。
    他恍神地站著,眼前的女孩將他的東西全部撿起,並施咒將它們弄乾淨。然後,再笑容滿面地還給呆呆站立的詹姆。
    詹姆想說句謝謝,但他的喉嚨好像已經被堵住。只能看著女孩轉過身,並在下一個轉角消失蹤影。
    詹姆上完課後,立即回到葛來分多塔(註八),將這件事告訴阿不思。
    「你那時候一定很蠢!」阿不思笑著說。
    之後,阿不思就按住流血的鼻子,去醫院廂房(註九)。
    這件事一直煩惱著詹姆,他用盡所有方法,調查那個女孩。發現她是
雷文克勞(註十)的學生,而且比他大一歲。
    之後的一整年,詹姆一直念念不忘那位學姊。
   
    讓他們都無法忘卻的事,就發生在詹姆十六歲。
    葛來分多有個跟阿不思同樣是十五歲的女孩:蜜莉恩。常常幫助阿不思,也跟他處得不錯。
    因為蜜莉恩跟阿不思走得近,所以,她和詹姆、莉莉、鎧丞也變成一組。
    在別人的眼中,阿不思跟詹姆比起來,真的是乖很多!大家也都把蜜莉恩和阿不思湊成一對。但是,兩人沒有承認,沒有反駁,這讓阿不思開始覺得尷尬。
    這天,大家在餐廳吃早餐。
    「早安!」蜜莉恩對阿不思微笑,阿不思可以感覺到蜜莉恩靠得很近,近到髮香竄進他的鼻子。
    阿不思感覺到自己的臉在發燙。趕緊藉著要找教授討論功課為由,默默起身離開。
    他有種很奇怪的感覺,難道,大家的話已經成真了嗎?
    阿不思正在上黑魔法防禦術,他雙眼渙散地盯著自己的爸爸。
    不知道自己沉思多久,直到背後有人用羽毛筆輕搔著阿不思的脖子,癢到他回過頭來,卻發現蜜莉恩一臉擔心地看著他。
    阿不思這時才驚覺大家都盯著他看。
    「阿不思?你怎麼了?」哈利問。
    「沒事!抱歉!教授。」阿不思趕緊道歉。
    哈利對他笑了笑,然後繼續上課。
    接下來的魔藥學(註十一)可沒有如此幸運,阿不思心神不寧,藥水亂加。
    「不是這樣!」蜜莉恩走到阿不思身旁,拿走他手上的藥水,然後又加入另外一瓶。
    「蜜莉恩小姐!我有說可以幫同學做嗎?」石內卜教授問。
    「沒…沒有…」蜜莉恩說。
    「阿不思先生!星期六!勞動服務!」石內卜冷冷地說。
    「可是…教…」蜜莉恩想幫他求情。
    阿不思趕緊握著蜜莉恩的手,要她安靜。
    「是!教授!我知道了。」阿不思說。
    石內卜教授一臉得意地走掉。
    「可是!阿不思!星期六要去活米村(註十一)!」蜜莉恩小聲地對她說。
    「沒關係!我下次再去就好!」阿不思說,「還有!剛剛謝謝妳!」
    「我害你被罰勞動服務!你卻跟我道謝?」
    「那不是妳的錯!」阿不思說。
    此刻,他很慶幸這堂課在燈光昏暗的地牢裡,因為他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臉又在發燙。而緊握著蜜莉恩的手,他沒有放開。
    結果,只有阿不思不能去活米村,他必須幫石內卜整理一大堆魔藥瓶,使他一整天都悶悶不樂。
    石內卜終於在下午六點放他走,阿不思一個人在校園裡散步,然後,坐在一張椅子上。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阿不思沒有回葛來分多塔的想法。
    直到聽見腳步聲,他轉頭看見蜜莉恩。
    「還好嗎?阿不思?」
    「嗯!沒甚麼事!」阿不思的臉又在發燙,幸好天色已晚,蜜莉恩應該不會注意到。
    「聽說,今天會有流星雨喔!」蜜莉恩笑得很甜。
    他們靜靜地坐著,等待流星雨,照亮沉靜的夜空,照亮阿不思的單戀。

    那天晚上,真的有流星雨,一顆顆流星劃過天際。
    蜜莉恩臉上寫滿幸福,她抬起頭仰望著。
    對阿不思而言,最閃亮的星星,現在就在他身旁。
    他們沉浸在幸福裡,阿不思想開口,他覺得以後可能再也沒有這種機會了。
    「蜜莉恩。」他輕聲喚道。
    蜜莉恩收回停留在流星雨的目光,轉向阿不思。
    他們對望著,滿天流星雨照亮兩人的臉,彷彿過了好幾世紀。
    「我…」阿不思發現好難開口,又將自己的目光轉回流星雨。
    「妳怎麼會知道今天有流星雨?」他隨口問道。
    阿不思眼角的餘光看見蜜莉恩也轉回去看流星雨。
    「嗯…天文學教授有說。」
    阿不思盯著流星雨,緩緩開口,「我…我喜歡妳!」
    他不知道蜜莉恩有沒有聽見,顯然是沒有,蜜莉恩的目光還是在流星雨上。阿不思覺得很懊惱,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
    於是,他決定豁出去了!
    「蜜莉恩!」他又看著她。
    蜜莉恩看著流星雨,說:「我在聽!」
    「我…」阿不思還沒來得及說完,一聲響徹雲霄的煙火聲轉移了他們的注意力。
    詹姆和鎧丞騎著飛天掃帚,在劃滿流星雨的夜空施放煙火。許多學生湧出,驚呼連連。
    之後,阿不思沒有再開口。
…………………………………………………………………………………
    「弟弟!討厭我嗎?」詹姆笑著問。
    阿不思看著詹姆,臉上寫著:那還要問嗎?
    鎧丞和莉莉笑著聽接下來的故事…
…………………………………………………………………………………
本章註解:
註一:阿不思為哈利波特與金妮的第二個兒子。
註二:麻瓜為不會魔法的人。
註三:一所魔法學校,位在英國,共有葛來分多、雷文克勞、赫夫帕夫與史萊哲林四個學院。
註四:詹姆為哈利波特與金妮的第一個兒子。
註五:阿不思.鄧不利多是歷代霍格華茲校長之ㄧ,對魔法世界具有很大的貢獻。
註六:莉莉為哈利波特與金妮的小女兒。
註七:黑魔法防禦術是由哈利波特教授教導學生如何抵抗黑魔法。
註八:同為葛來分多學院的學生會集中在葛來分多塔中。葛來分多學院象徵勇敢。
註九:醫院廂房為霍格華茲的健康中心。
註十:雷文克勞學院象徵智慧聰敏。
註十一:魔藥學在霍格華茲的地牢上課,教導學生各種調配魔藥的方式。
註十二:活米村為一個魔法村落,霍格華茲的學生只要有同意書,就能定期前往。

第二章:遇見你,是個沒好的錯誤

    經過那件事,阿不思不再對蜜莉恩提起自己的感情。只是,他越來越關心蜜莉恩。
    星期六早上,詹姆起了一個大早,下樓坐在空無一人的餐桌椅上。
    「哈囉!」詹姆的聲音傳遍整間餐廳,還響起一陣回音。
    詹姆還再想著他的學姊。他抽出一張羊皮紙和一隻羽毛筆,無聊地在上面寫著:你甚麼時候才能愛我呢?我等了你好久!----J
    詹姆看著這張紙,覺得自己怎麼會寫出這種東西?他將羊皮紙揉成一團,隨手丟在一旁後,便等著其他人來吃早餐。
    「哥哥!你今天怎麼這麼早起?」和阿不思一起走進來的莉莉問到。
    「因為我很想念可愛的妹妹!」詹姆笑著說。
    阿不思拿起一條麵包,往詹姆的大嘴巴塞進去。
    「你還是趕快吃早餐吧!」阿不思說。
    兄妹三人相處得非常融洽…餐廳裡的學生也越來越多。
    用完早餐後,三人走在走廊上。
    「鎧丞!你今天怎麼這麼晚起來?」阿不思問。
    「這麼晚!拜託!是你們太早起床了!」
    「我們都吃飽了!」詹姆說。
    「沒關係,我自己去就好!」鎧丞走進餐廳裡。
    「那我們就…去練習魁地奇(註十三)!」詹姆說。
    他們花了一整個早上,都在球場裡廝殺。哈利也忍不住跨上飛天掃帚,傳授幾招必殺技。
    阿不思往觀眾席瞄了一眼,母親金妮正驕傲的望著大家。身旁站的是…他突然倒抽一口氣,蜜莉恩不知何時也到場觀賞。
    阿不思裝做甚麼人都沒看見,想辦法專心練習。
    下午一點,一行人到餐廳時,大部分的同學已經用完餐。
    詹姆坐在早上坐的位子,興奮地討論著哈利傳授的技巧。
    「好了!好了!快吃!」金妮耐心地說。
    詹姆突然瞄了身旁一眼,發現今天早上丟在一旁的羊皮紙被胡椒罐壓著。他趕緊將它塞進長袍口袋裡,低著頭繼續吃。
    用完午飯後,他馬上回到葛來分多塔!確認四周都沒有人,詹姆拿出那張羊皮紙,上面多了一些字:雖然不知道你在等誰,但我覺得,我們是命中注定要相遇!----K
    「K?是誰?」詹姆歪著頭。
    那個學姊,叫做…凱薩琳…難道,真的是她!
    詹姆興高采烈地再寫上一些字:我現在也有這種感覺!我覺得我們真是天生一對!---J
    然後,高高興興地回到餐廳,將羊皮紙折好,放在原本的位子。
    他根本沒有注意到紙條是否會被偷看!現在他的心已經高興地要飛上天!
    晚餐時,他走回放羊皮紙的地方,很驚訝地發現,真的還在這!會不會是她施了魔法?
    詹姆將羊皮紙塞進口袋,愉快地吃晚餐。
    「甚麼事情這麼開心?」阿不思看著春風滿面的詹姆。
    「哈哈哈!」詹姆忍不住笑出聲,他實在太過開心!
    「我今天早上在羊皮紙亂寫一些東西,結果有人回我!屬名是K!」
    「K?會是誰呢?」莉莉問。
    「我懷疑!那就是我暗戀的學姊!」詹姆又是一陣傻笑。
    「哪有可能這麼巧?」阿不思說。
    「反正!我感覺她跟我的小拇指用紅線綁著!」
    阿不思注意到身後有個女生奔出餐廳,「蜜莉恩?」
    莉莉好像也察覺到,「可能是回去拿東西!」

    接下來的幾天,詹姆都沉浸在幻想裡!而那個他自認為是學姊的人,繼續用這種方式跟他談天。
    「我覺得她就是我這輩子要一起走、一起生活、共度一生的人!」詹姆依舊沉醉不已。
    阿不思和莉莉直搖頭。
    「你為甚麼不把她約出來呢?」阿不思終於受不了。
    詹姆的笑容全部消失。
    「如果不是她…我的夢想就會破滅…」他悶悶不樂地說。
    「可是你不是很相信是她嗎?」莉莉問。
    「可是…我覺得我還沒準備好…」他咕噥著。
    「再過幾天,我們就要去活米村了!這是個好機會!」阿不思提議。
    「好像…不錯!」詹姆說。
    他鼓起勇氣,寫下要見面的事情,心一直狂跳著!
    「嗨!你們都在這裡!」鎧丞坐了下來。
    詹姆若無其事地繼續吃晚餐,又若無其事地跟他們鬥嘴。
    學姊這件事,詹姆只跟阿不思和莉莉說。

    隔天,詹姆興奮地搖醒阿不思。
    「甚麼事一定要現在講?」阿不思睡眼惺忪地問。
    「她答應了!」詹姆興奮地說。
    「真的?」
    「是啊!下午兩點!在三根掃帚店門口,我們會帶著一隻羽毛筆!」
    「恭喜你!詹姆!」語畢,阿不思又倒頭睡去。

    今天星期五,阿不思透過窗子,望著夜空。
    如果詹姆真的找到真愛,那阿不思自己呢?該告白嗎?蜜莉恩會接受嗎?
    阿不思現在終於能體會詹姆的心情。
    「再過幾天,我們就要去活米村了!這是個好機會!」
    這句話,阿不思自己講過。而明天,就要去活米村!
    夜空的星星對他眨眨眼,好像在為他加油打氣。

    決定了!試試看吧!

    隔天早上九點半,阿不思將蜜莉恩帶到空蕩蕩的教室。
    「阿不思!有甚麼事情不能在外面講?一定要到這裡?」蜜莉恩問。
    阿不思面對蜜莉恩,他的心跳得好快。可是…已經走到這一步…沒有退路了…
    「蜜莉恩!」阿不思很認真地說道,「等一下,妳願意陪我去逛活米村嗎?」
    他好不容易講出這句話,阿不思的臉超級紅。
    「喔!是這件事!」蜜莉恩低下頭來,「我…我今天可能不會去活米村…」
    「為甚麼?」阿不思不解地問。
    「我…有些事情要做…所以…」蜜莉恩盯著自己的腳。
    「好吧!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就不勉強妳!」阿不思的語氣充滿傷心。
    「那…我先…」蜜莉恩正想轉身離開,手卻被阿不思拉住。
    有件事…一定要說出口…
    「我…」阿不思的勇氣有點不太夠。
    「還有甚麼事嗎?」蜜莉恩依舊盯著腳。
    「我…」阿不思閉上眼,「我喜歡妳很久了!請妳跟我在一起!」
    阿不思用盡所有勇氣,大聲講完這些話,他的聲音在空教室裡迴盪著。
    阿不思想像著蜜莉恩驚喜又雀躍的表情,然後對他說:「我願意!」
    阿不思滿懷期待地張開眼,卻看見一張充滿歉意的臉。
    「對不起!阿不思!」
    阿不思腦袋被掏空,他看著眼前的女孩。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她說。
    「是誰?」他不加思索地脫口而出。
    蜜莉恩看起來很不安,她沉默了很久。
    「是誰?」阿不思又問了一次。
    蜜莉恩搖搖頭。他這次真的生氣了!
    「到底是誰?」他大聲地問。
    「詹…詹姆…」蜜莉恩的眼淚流了出來,她雙腿無力,跌坐了下來。
    阿不思放開她的手,眼神空洞地望著黑板。
    「所以…妳…」阿不思仔細回想他們的互動。
    「我…我接近你,是因為你是詹姆的弟弟!這樣我就能…就能…」
    「接近他。」阿不思幫她說完。
    「你們在練習魁地奇,我一直…一直…」
    「看著詹姆。」阿不思說。
    「我聽見他有喜歡…的女生…」
    「就奔出餐廳!」阿不思大聲地接下去。
    「我今天…打算跟詹姆告白…所以…我跟他約十一點見面…在…蜜蜂公爵…」蜜莉恩哭得很傷心。
    「所以妳剛剛騙我說妳今天不能去活米村!」阿不思開始歇斯底里。
    「我以為…在流星雨的那個夜晚…假裝沒聽見你的告白…你就會當作我已經拒絕你了…」蜜莉恩滿臉抱歉地望著阿不思。
    從頭到尾,都是阿不思的獨角戲!
    「妳走吧!去找他!」阿不思說。
    「阿不思!」蜜莉恩輕聲喚著他。
    「在我…在我還沒有後悔之前..趕快走!」阿不思大吼。
    蜜莉恩嚇壞了!她從沒見過這樣的阿不思!
    她站起身,真的走了,留下阿不思。
    阿不思眼神恍惚,他的心好亂。
    天開始下起雨,就像他,開始掉眼淚。
    「可是…詹姆已經有喜歡的女生了…」阿不思嘴裡念著。
    他很恨這樣的自己!他居然到現在,還替蜜莉恩擔心!他抗拒自己走出學校,但是,他的衣服濕了,他還是…走到活米村。
    他走向蜜蜂公爵,躲在轉角看著。
    詹姆背對著阿不思,之後,他走了,留下蜜莉恩。
    兩顆心,愛錯人,然後,都傷心地哭著。
    雨下得很大,淚也不斷湧出。
    阿不思恨自己走向蜜莉恩!
    她靠在他的肩膀,放聲大哭。

    好像過了很久,蜜莉恩輕輕推開阿不思。
    他明白,這是她的答案。
    蜜莉恩寧願繼續喜歡詹姆…

    阿不思走到三根掃帚的店門口。
    詹姆和鎧丞瞪大眼望著對方。
    手裡拿著羽毛筆。
    「你是J?」
    「你是K!」
    一陣大笑聲迴盪在雨中!
…………………………………………………………………………………  
    詹姆看了看阿不思的日記,「遇見你,是個沒好的錯誤!這標題下得太好了!」他捧腹大笑。
    所有人都笑了。
    阿不思的笑裡,藏著淡淡的疤。
…………………………………………………………………………………
本章註解:
註十三:魁地奇是魔法世界的一種運動,需要騎飛天掃帚比賽,有三位追蹤手、兩位打擊手,一位看守手和一位搜捕手。

第三章: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接受沒有結果的終點

    「哥哥!你的夢中情人真漂亮!」莉莉在吃晚餐時,對著對面的詹姆和鎧丞說。
    「喔!不錯吧!」詹姆隨即又大笑起來。
    鎧丞拿起一本厚課本,往詹姆後腦杓砸下去。
    「不要再笑了!」鎧丞也努力忍住笑意。
    「我真的沒想到是你!」詹姆說。
    「我也想不到!」鎧丞笑著說。
    「你為甚麼去看一張被揉成一團的紙呢?」詹姆疑惑地問。
    「它很刺眼!就掉在我的座位旁邊!」
    接著,詹姆和鎧丞又笑了出來,好像一點都不難過。
    「阿不思哥哥怎麼沒有來吃晚餐?」莉莉問。
    「對!他去哪裡?」詹姆停下來問。
    「也沒看見蜜莉恩。」鎧丞看了看四周。
    「可能…兩個去約會了吧!」詹姆事不關己地說。
    「甚麼意思?」莉莉問。
    詹姆喝了一口草莓汁,再緩緩開口,「蜜莉恩今天跟我告白!」
    「甚麼?」莉莉和鎧丞同時問。
    「可是她不是…喜歡阿不思嗎?」鎧丞問。
    「我也是這樣想!但是!她對我告白是事實!」詹姆一副不在意地說。
    「結果你拒絕她了嗎?」莉莉小心地問。
    「我們只是朋友!更何況,我也一直以為,她喜歡阿不思。」
    「她一定很難過!你怎麼跟她講?」莉莉又問。
    「跟她說我有喜歡的人,而且現在就要去找她!結果…沒想到那個人是你!」詹姆看著鎧丞。
    「我也算受害者!」鎧丞一臉無辜。
    「我要不要去安慰蜜莉恩?」莉莉擔心地問。
    「我想…她應該會去找阿不思!」詹姆說。
    「畢竟!我也覺得阿不思喜歡蜜莉恩!」鎧丞聳聳肩。
    「去當女孩子的英勇騎士!很像他的作風!」詹姆說。
    他們甚麼也不知道!這時的阿不思和蜜莉恩都在寢室掉著眼淚。

    星期日,阿不思還是沒有去餐廳。他一點都不想遇到任何人。
    阿不思穿上隱形斗篷(註十四),在下一個學生開門進來時,趕緊溜出去。
    他將自己隱形起來,然後走得好遠。最後走到最偏僻的一條走廊,這裡可以俯瞰整片大草原。
    看著藍天白雲,他的思緒飄得好遠、好遠。
    如果,他沒有愛上她。如果,他沒有開口。是不是,結局就會不一樣?
    「阿不思!」
    阿不思轉頭,「爸!」
    哈利也看著遠方,「很難受,是嗎?」他緩緩開口。
    「你…怎麼會知道?」阿不思問。
    「你的運氣真好!挑到一間我在的教室!」哈利微微一笑。
    「我以為…沒有人在。」阿不思咕噥著。
    「我…」哈利慢慢的開口,「一直很慶幸,把你取名叫做『阿不思』而不是『詹姆』」
    「甚麼意思?」
    「阿不思…鄧不利多校長,是我最景仰的人。」哈利的笑容充滿溫馨。
    阿不思安靜地等哈利講下去。
    「你跟詹姆其實有點不一樣。你很善良!但我的意思不是詹姆就很不善良喔!」哈利和阿不思都笑出聲。
    「鄧不利多,是一位很偉大的巫師!他也很善良,願意去相信大家,相信他們善良的一面。」哈利靜靜地說。
    「我希望你,也能再相信。無論是你自己,或是蜜莉恩,或是詹姆,或是任何人。」
    「我不知道…」阿不思很沮喪。
    「你們已經很幸福!不用擔心外面有沒有佛地魔,不用擔心下一秒自己會不會被殺,不用擔心自己是不是有明天。」
    「我因為要對抗佛地魔,跟金妮分開。我怕她被利用,我怕她受傷害,我怕她因為我而失去性命。」哈利盯著遠方。
    「可是!她很勇敢!大家都很勇敢!我那時候才發現,原來,我真的不是孤軍奮戰!還有好多人也在努力,還有好多人在愛我。」
    「你也知道,我沒有父母,我和金妮很努力想給你們滿滿的愛!」
    哈利對著阿不思微笑。
    「反正,青春就是這樣!」哈利說,「不是嗎?」
    「但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能放開?」阿不思沮喪地說。
    「這需要時間!」哈利輕拍他的肩,「慢慢來!好嗎?」
    阿不思點點頭。
    他們沉默了好久,直到下午,涼爽的微風襲來。
    哈利帶著他回葛來分多廳,給了阿不思一個微笑,轉身消失在轉角。
    阿不思走進交誼廳,裡面滿滿都是人。他在火爐邊坐下,雙眼緊盯著火焰。
    「哥哥!你都沒有吃東西!」莉莉在他身旁坐了下來,一臉擔憂地說。
    「我不餓!」阿不思淡淡地答。
    莉莉察覺到阿不思的情緒,所以並沒有再開口。
    「莉莉!妳覺得我很笨嗎?」阿不思率先打破沉默。
    莉莉一臉驚訝,隨後就回答:「怎麼會呢?你很聰明!」
    阿不思很明白,莉莉根本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方面,但他一點都不想解釋,一點都不想。
    「我…好久沒看見蜜…」莉莉小心地開口,但阿不思一聽便察覺到。 
    他起身走回寢室,切斷莉莉的話。
    鎧丞瞥見阿不思轉身走掉,便坐到莉莉身邊。
    「發生甚麼事?」他問莉莉。
    「他剛剛問我,我是不是覺得他很笨!」
    「再怎麼笨,也笨不過我和詹姆互傳紙條!」鎧丞說,「他還有說甚麼嗎?」
    「他一聽見我要說蜜莉恩,就走了。」
    「走了?」鎧丞一臉不可置信,「一定有問題!」

    阿不思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刻意不去看蜜莉恩。也只有需要在課堂上避開,因為蜜莉恩所有下課時間、用餐時間,全都自動消失。
    阿不思的心情低落,但他絕口不提原因。他的反常表現,讓常常捉弄他的哥哥詹姆也不敢再招惹他。
    這天的魁地奇比賽,所有隊員都很擔心阿不思,很懷疑他是否能上場。
    「他是我弟!是最傑出的魁地奇選手哈利波特的兒子!」詹姆手握著掃帚,大聲幫自己的弟弟說話。
    大家聳聳肩。接著,全員往球場邁開大步。
    詹姆是打擊手,雖然他的搜捕手才能沒有比阿不思差,但他個人比較喜歡將搏格大方送給對方!
    「加油!我可愛的弟弟!」詹姆拍拍他的肩。
    另一個打擊手鎧丞也幫他加油打氣。
    上場之後,阿不思騎上掃帚,跟著大家升空,展開面對史來哲林的比賽。
    「大家好!我是這次的播報員!莉莉!」
    阿不思在球場上方繞著圈子,尋找金探子。
    「詹姆又送了一顆搏格出去!打得真好!」
    接下來,莉莉一直播報著:鎧丞和詹姆用搏格將敵方餵得很飽!
    「喔!有顆搏格正高速往鎧丞衝過去。」
    阿不思不加思索地俯衝到鎧丞身邊,空手擋下那顆搏格,他能感覺到自己從掃帚上摔下來,肋骨應聲斷裂。
    阿不思最後聽見的聲音是詹姆大喊著:你竟敢打中我弟弟!
    然後搏格又再一次打中人!
    阿不思躺在醫院廂房,詹姆、鎧丞、莉莉和蜜莉恩都很擔心。
    「還好!躺個幾天就好!」龐芮夫人笑著說。
    鎧丞很難過又自責,
    「那不是你的錯!對方的打擊手竟然偷襲!」詹姆氣憤地說。
    哈利和金妮也緊張地走了進來。
    「阿不思沒事吧?」金妮慌張地問。
    「沒事!但要躺幾天!」詹姆說。
    哈利看著阿不思蒼白的臉,很心疼。
    「好了!你們就先回去!讓阿不思好好靜養!」金妮說。

    蜜莉恩心情很差,很少跟詹姆、鎧丞、莉莉交談。
    「我覺得你該去安慰她!」莉莉擔心地跟詹姆說。
    「我要怎麼安慰她?」詹姆一臉茫然。
    「去跟她說說話!」鎧丞說。
    「要說甚麼?被我拒絕之後,心情很差嗎?」詹姆笑著說。
    「正經一點!」鎧丞對詹姆說,「她已經被你拒絕了!然後阿不思又躺在醫院廂房!你竟然還講這些話!」
    他們不知道阿不思被蜜莉恩拒絕的事,以為阿不思能安慰蜜莉恩。
    蜜莉恩很難過,是因為被詹姆拒絕,又拒絕阿不思,她又不能這麼過份地回頭找阿不思!
    「去跟她說說話!不能當情人!至少當朋友!」鎧丞說。
    「我再看看我的行程!」

    阿不思昏迷第三天,大家要去活米村。
    詹姆和鎧丞、莉莉一起行動,然後,在蜜蜂公爵店裡看見蜜莉恩坐在角落,不發一語。
    「快去!」鎧丞說。
    「我…」詹姆轉過頭來看著鎧丞和莉莉,被他們譴責的眼神給嚇到。
    「快去!」他們下達最後指令!
    詹姆只好硬著頭皮走進蜜蜂公爵,在蜜莉恩對面坐了下來。
    「嗨!」詹姆尷尬地笑著。
    蜜莉恩沒有看他,只是盯著桌面。
    「我…」詹姆望向窗外,看見鎧丞和莉莉一臉「說話!」的表情。
    「妳…還在難過嗎?」詹姆問。
    蜜莉恩還是沉默。
    「阿不思應該很快就會好起來!到時候你們就…」
    蜜莉恩緩緩抬起頭,用悲傷的表情打斷詹姆的話。
    「你們…」詹姆有點講不下去。
    在一陣尷尬的沉默後,她開了口。
    「我約你到活米村的那天,出發前,阿不思來找我。」她面無表情。
    「他…對我告白…但我拒絕了他。」蜜莉恩平靜地說完。
    「甚麼?」詹姆驚訝地問,「為甚麼?」
    蜜莉恩看著他,突然失去控制地大喊,「為甚麼?因為我喜歡的人是你!」
    詹姆愣在座位上。
    「為甚麼!這種問題你問得出口!」蜜莉恩難過地說。
    「抱歉!我…說話太直接了…」詹姆低下頭。
    好像在蜜莉恩大喊的瞬間,讓詹姆成長了,他的聲音低沉、平靜。
    「抱歉讓妳這麼難過!」詹姆說,「我甚麼都不知道!對不起!」
    蜜莉恩看著詹姆,努力將眼淚克制住。
    「但是…我…我不想要傷妳太深。」詹姆看著蜜莉恩。
    「不想要妳花太多時間在我身上!」他一臉認真地說。
    「所以…你…」蜜莉恩輕聲地說。
    「還是不能接受妳。」詹姆鄭重地說一次。
    他們對望,然後,詹姆起身,離開蜜蜂公爵,走回霍格華茲。

    「詹姆!等等!發生甚麼事?」鎧丞和莉莉在詹姆身旁問。
    但他只是沉默,快步走向學校。
    「莉莉!妳回去看看蜜莉恩!」鎧丞說。
    鎧丞跟著詹姆回到空無一人的葛來分多塔。
    「詹姆!到底發生甚麼事?」他抓住詹姆,兩人僵持著。
    「詹姆!怎麼了?」他又問了一次。
    詹姆還是沉默,鎧丞一把火上來,一拳打在詹姆的左臉,將他狠狠壓到牆邊。
    「你到底說不說話!」鎧丞大吼。
    「阿不思跟蜜莉恩告白!被拒絕!」詹姆也大吼,「你打我好了!你揍我好了!替我弟揍我這個渾蛋哥哥!」
    怒火燃燒,寂靜的葛來分多塔只有兩人急促的呼吸聲。
    「然後蜜莉恩被我拒絕!」詹姆失去控制,「我不只傷了蜜莉恩!我還傷了我弟!」詹姆完全失去理智,「如果我是阿不思!我一定恨死我哥!」
    葛來分多塔的門敞開,哈利走了進來。
    「但阿不思沒有!」哈利看著詹姆。
    「你怎麼確定?他難道會跟自己的爸爸說:我很討厭我哥哥嗎?」詹姆的情緒依舊呈現爆走狀態。
    「真的沒有!他沒有恨你!」哈利也大喊著,「你就是太過自以為是!才會到現在都還不了解你弟弟!」
    詹姆、鎧丞、哈利都沉默,沒有人再開口。

    「蜜莉恩!妳還好嗎?」莉莉擔心地問。
    蜜莉恩起身離開蜜蜂公爵,莉莉跟著她,深怕她會做出傻事。
    一進入葛來分多塔,便看見哈利、詹姆、鎧丞一臉怒氣。
    莉莉很不解,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怎麼了?」莉莉小聲地問。
    沒有人回答,可怕的沉默在五人之中擴散開來。
    「我離開!」蜜莉恩說,「我會離開!然後大家都沒事!」
    沉默結成冰,凍結了哈利、鎧丞、詹姆、莉莉。
    蜜莉恩衝回寢室,留下凍結在原地的人。
…………………………………………………………………………………
本章註解:
註十四:隱形斗篷是一件穿在身上就能讓身體隱形的斗篷,由哈利的父親傳至哈利再傳至詹姆、阿不思、莉莉。

第四章:昇華錯過,讓妳自由,是我的灑脫

    接下來幾天,詹姆都守在醫院廂房,等阿不思醒來。

    阿不思覺得時間過得好漫長,他在一個充滿濃霧的地方,微微移動雙腳,小心前進。
    他看見一個人影,一個瘦高的人影,他有些遲疑,不知道該不該向前。
    「別怕!孩子!」一個安詳的聲音傳入耳。
    阿不思又向前幾步,看清楚眼前這個人。
    瘦瘦高高,戴著半月形眼鏡,笑吟吟地看著他。
    「你是…?」阿不思開口。
    「我是…阿不思‧鄧不利多!」他笑嘻嘻地回答。
    「你真的是鄧不利多?」阿不思驚訝地望著眼前和藹的人。
    「是!我是。你是哈利的第二個兒子!也叫做阿不思。」鄧不利多笑著說。
    阿不思點點頭,他從來都沒有見過鄧不利多。
    「我…我怎麼會在這裡?」他問。
    「我有事情想告訴你!」鄧不利多親切地看著阿不思。
    鄧不利多伸出緊握的右手,在阿不思面前攤開,一顆金探子振翅起飛,在阿不思面前飛來飛去。
    遺傳至哈利的優秀基因,阿不思不加思索地一把抓住金探子,將它緊握在右手裡。
    「很好!跟哈利一樣優秀!」鄧不利多笑著說。
    「我不懂!」阿不思不知道鄧不利多究竟想告訴他甚麼。
    「請攤開你的手。」鄧不利多說道。
    阿不思遲疑了一會兒,然後,他攤開手掌,驚訝地發現,金探子的小翅膀已經斷裂,無法飛翔。
    「怎麼會這樣?」阿不思慌張地問。
    鄧不利多依舊笑容滿面,他緩緩開口,「我沒有要你抓住它!」
    阿不思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抓住了一個不屬於你的東西。」鄧不利多平靜且耐心地解釋。
    阿不思懊悔地看著手心的金探子。
    「它再也飛不起來了嗎?」他問道。
    「是!如果這是你的選擇!」
    「我的選擇?」阿不思滿臉不解。
    「你可以自己選擇是否要讓它有不同的結局。」鄧不利多看著阿不思疑惑的臉,「只要,還不算太遲!」
    阿不思正思索著鄧不利多的話。手裡的金探子又回到鄧不利多的右手,然後他將手緊握。
    鄧不利多意味深長地微微笑,「我們讓時光倒帶一些些。」
    他又伸出右手,攤開它。一顆完好如初的金探子又振翅起飛。
    金探子又在阿不思面前飛來飛去,這次,他沒有伸手抓住它。
    鄧不利多滿意地點點頭,「這是我想告訴你的事情。請幫我向哈利、金妮和你的哥哥、妹妹問候一聲。」
    鄧不利多的聲音回盪在耳邊,四周的濃霧又迷惑了阿不思。他感覺到自己在往下墜,無止境地墜落。
    「啊!」他發出一聲尖叫,慌張地張開眼。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詹姆一臉擔憂地看著阿不思。
    阿不思環顧四周,發現自己在醫院廂房。
    阿不思回想鄧不利多對他說的話,對自己一點幫助都沒有,難道鄧不利多要他以後比賽都不要再抓金探子嗎?
    「謝天謝地!你終於醒來了!」詹姆自顧自地不斷嘮叨,「那個用搏格打中你的人!被我狠狠修理一頓!害你躺在這裡這麼久…」
    阿不思一個字都沒聽見,他專注在鄧不利多的話裡。
    「…我知道你剛醒來!但有些事情你必須知道!可能又會害你昏過去…」
    【你抓住了一個不屬於你的東西。】阿不思仍在思索。
    「…我知道蜜莉恩喜歡我!但我真的只當她是朋友!不知道是不是我說得太直接還是太重,她非常非常的難過…」
    【你可以自己選擇是否要讓它有不同的結局。】這是甚麼意思呢?
    「…她在你昏迷的時候跟我說,其實你有跟她告白,結果你被拒絕。 我當時很驚訝!原來你那幾天就是因為這件事而悶悶不樂…」
    【我們讓時光倒帶一些些。】哪一段時光呢?
    「…我很抱歉蜜莉恩喜歡我!但不可否認!我其實比你帥!」詹姆很不要臉地說。
    那句話突然將阿不思拉回現實,他隨即揍了詹姆一拳。
    「我說錯甚麼?」詹姆問。
    「…你說你比我帥!」阿不思不甘示弱地回答。
    兩兄弟緊盯著對方。
    「這是事實!」詹姆笑著說。
    阿不思也笑了出來。
    「鎧丞和莉莉為甚麼沒有來看我?」
    「他們去送行!」詹姆說。
    「送行?」阿不思皺起眉,「發生甚麼事?」
    「蜜莉恩…」詹姆看著阿不思,「全家要移民國外!」
    「甚麼?」阿不思跳了起來。
    「我剛剛有跟你說,有些事情想告訴你,但是怕你又昏過去…」詹姆咕噥著。
    「你剛剛有講話嗎?」阿不思一臉懷疑地盯著他。
    「不然你以為我剛剛是在放空、發呆、打蒼蠅嗎?」詹姆問。
    剛剛…阿不思剛剛在做些甚麼?
    他剛剛很專心在想鄧不利多的話。
    然後…
    阿不思跳下床,飛奔出去。詹姆也跟著他,在後頭追著自己的弟弟。
    他怎麼這麼遲鈍?這麼久才意會到這件事?
    【你抓住了一個不屬於你的東西。】
    【你可以自己選擇是否要讓它有不同的結局。】
    【我們讓時光倒帶一些些。】
    【只要,還不算太遲!】
    這麼明顯!不是嗎?他怎麼這麼笨呢?
    阿不思衝到人群聚集地,詹姆還一頭撞上他。
    「哥哥!」莉莉站在鎧丞旁。
    「蜜莉恩已經離開了。」鎧丞告訴他。
    一定是阿不思太笨!他太晚明白!如果…可以早一秒…早一秒衝出來…
    他很後悔,如果能再聰明一點,如果能趕得上…

    或許,哈利說得對,阿不思不恨詹姆。
    他們又回到原來的生活,努力回到原來的生活。
    努力地笑,努力洗去他們之間的隔閡。
    努力…忘掉她!

    之後,詹姆和鎧丞完成了學業,阿不思也順利畢業。
    他在莉莉七年級時,告別溫暖的家一年。
    阿不思告訴父母,他想四處旅行,散散心。
    或許,運氣好的話,說不定…
    說不定能遇見她…

    阿不思沒有要做無謂的掙扎,不是要說服蜜莉恩回到他身邊。
    而是…有些事…他們之間的事…還沒有劃下句點。

    哈利和金妮沒有阻止他。
    他們笑著送他離境。
…………………………………………………………………………………
    「你有遇見她嗎?」詹姆問。
    鎧丞和莉莉也在專心聆聽著。
    因為,阿不思出國一年後,回到家,完全沒有提到蜜莉恩。
    阿不思淺淺地笑著,「有。」
………………………………………………………………………………… 
    阿不思從歐洲到美洲再到亞洲,繞了地球一圈。
    他抵達一個美麗的城市:希臘。
    探聽到蜜莉恩的下落。
    聽說,她也從這裡的魔法學校畢業了。
    聽說,她和爸爸媽媽生活在一起。
    聽說,她過得很好。

    阿不思站在蜜莉恩家門外的轉角,重新穿梭與蜜莉恩的種種回憶。
    看見流星雨時,幸福洋溢的表情。
    聽見阿不思告白,淚流滿面的記憶。
    蜜莉恩,帶著甚麼感情,離開霍格華茲?

    可是,她過得很好。
    可是,她有自己的生活了。
    可是,說不定她早已走出那段回憶。

    說不定,霍格華茲已經消失在她的記憶裡。
    說不定,詹姆、莉莉、鎧丞已經撤離她的回憶。
    說不定,阿不思已經淡出她的生命。

    說不定…說不定…

    阿不思轉過身,準備踏上回家的路。

    蜜莉恩卻面對著他。

    兩人凝視了好久。
    像老朋友般相見。

    「嗨!過得好嗎?」蜜莉恩微笑著問。
    「嗯!很好!」阿不思點點頭,「妳呢?」
    蜜莉恩也點頭,然後,笑得很燦爛。

    阿不思伸出右手,她凝視著他。
    蜜莉恩也伸出右手。
    握手。

    然後,正式地,從短暫的青春裡…
    自由。

    然後,正式地,從對方的回憶裡…
    畢業。
…………………………………………………………………………………
    「有遇到就好!」詹姆說。
    「蜜莉恩姊姊一定會過得很幸福!」莉莉笑著說。
    「阿不思,因為這樣,你也要過得很幸福!」鎧丞說。
    阿不思看著外頭,漸暗的天空,下著雪。
    「我知道!」他看看詹姆、莉莉、鎧丞,「我們…都要很幸福!」
    詹姆過得很幸福。
    莉莉過得很幸福。
    鎧丞過得很幸福。
    阿不思過得很幸福。
    那些年,我們都認識的女孩…過得…很幸福…
    因為,大家,都在同一片天空底下,笑著…

第五章:遊遍我們錯過的風景,在遙遠的以後,沒有妳

阿不思的旅遊日記:

第一站:秋天的加拿大

我看見自己的倒影,卻沒能看見妳。
我不怪妳,始終沒用同等的愛回應。
或許,只當朋友,是我們倆的天命。

然後,樹葉漸漸轉黃,也正逐步凋零。
慢慢放下有妳的回憶,將我的愛歸零。

迷失在森林裡,就好像迷失在愛裡。
在這座森林裡,我必須找回我自己。

四周很安靜,大自然的聲音,被我靜靜的聆聽。
讓泉水帶走我的思緒,別讓淚水奔流的像大雨。


第二站:美國:

世界在變,為什麼妳對他的愛,從不改變。
我想改變,為什麼我對妳的愛,無從轉變。

有沒有一座大橋,直達幸福的大道。
然後我們手牽手,終身廝守直到老。


第三站:日本

必勝,不是我的願望。
幸福,卻是我的奢望。

楓醉紅了臉,我也紅了眼。
對妳的想念,也有增無減。


第四站:韓國

失眠一整夜,我想念著妳,在黎明前。
湖中的倒影,透視我的心,逐漸擱淺。

合而為一的美景,讓我好空虛。
那場孤單獨角戲,淚灑觀眾席。


第五站:台灣

我的心,跟著夕陽,沉到海裡。
我的愛,跟著海水,化成泡沫。

妳在我的生命裡,激起美麗的浪花。
我靜靜聆聽著,水重重落下的聲音。


第六站:尼泊爾

午後溫暖的陽光穿過悠長而寂靜的走廊。
那時有妳的回憶穿過受傷又疲憊的愛情。

如果停在這裡,是不是就無法向前?
如果敗在這裡,是不是就太過軟弱?

第七站:希臘

看見了嗎 ?我對妳的愛。
就在此地,畫下了句點。

然後,踏上自己的路,祝妳幸福。
堅強啟程,用祝福填滿幕幕回憶。

走出回憶,從愛裡,畢業。
走出傷心,從淚裡,堅強。


第八站:法國

船隻準備啟航,我的心逐漸靠岸。
對妳的愛很淡,慢慢學習著釋然。

燈火通明,釋懷溫暖我的心。
準備回家,笑著換上好心情。


第九站:丹麥

離家越來越近,在對妳的愛中,我慢慢抽離。
走過幾個國家,我獨自一人走,欣賞著美景。

我,要回家了!
妳,要幸福喔!


最終站:英國

煥然一新,回家。
微笑,天空底下。

霍格華茲,溫暖的家。
再來一場,魁地奇吧!
………………………………………………………………………………
    即使,我們無緣在一起,但我知道:妳!現在!過得很幸福!
    就讓這份愛與回憶,放下。
    然後,回家。
    我會努力地笑著!
    因為我知道,妳也會很開心地笑著,在同一片天空底下。
    幸福,也不過如此。
    人生,最珍貴的時候,都有愛。
    反之…
    只要有愛,時時刻刻都是人生最珍貴的時候。
    讓愛在心中,微笑讓愛轉動。
    答應我!妳會好好過!
    答應妳!我會放開手!                               【全文完結】

那些年,我們交錯的青春


說完一位主角的故事

【此文完結】

但是

【青春待續中】

評語:
    故事以一位問題少年和視障少女主幹,寫他倆從相遇時防禦性的尖銳對話,到彼此卸下心防的相知相惜與相愛,故事最後急轉直下,有情人天人分隔,視障少女在男主角眼角膜的捐贈下,重見光明,寫竟了男主角死而不已的柔情呵護,頗為動人。
    所以,故事的情節架構完整,深具張力,文字經營細膩成熟,人物的性格躍然呈現,並對時下年輕人內心的孤獨、徬徨有深刻的摹寫和關懷。唯小小美中不足處在於故事結局過於老套,女主角突然冷漠的理由交代得不夠具說服力,並建議可分章節、下小標來帶動故事的流動,會更有豐厚的韻味。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