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342】

101年9月推薦選登---相思,鄉思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年9月份推薦作品

推薦老師:施志諺
學生姓名:林婉婷
學校全名:屏東女中
就讀班級:二年四班


相思,鄉思


小店


「還是家鄉好,充滿了陽光和人情。」
多年前,我對那守著小巧麵店的老闆娘如此說。
那麵店雖小,卻充滿了最棒的香氣與滿足感。國中時的我常在此吃午餐,那時店裡很熱鬧。
如今,店內只有我一個客人。
「人們都向外發展了。」老了許多的老闆娘說。
這裡很好啊,有陽光又充滿人情味。我說。
「人都往外地去了,哪來的人情?」老闆娘笑了。
至少還有陽光。
老闆娘對人親切和善,永遠是這裡的陽光。我說。
那陽光沉默,對我微笑。
那笑,有些寂寞。

夕日之稻

夕照下,是一大片金燦燦的稻田。
金黃禾穗渾圓飽滿,像要蹦出稻稃般。
在我仍是小學生時,常和朋友來這裡。一群小毛頭們一邊欣賞美景,一邊聊天。
但這些都是往事了。朋友們都到各地發展了。而這塊田明年也將被政府徵收。一切都變了。
不論是飛黃騰達的人或是窮破潦倒的人,沒有人能阻止時光荏苒的威力和珍愛事物的衰退消逝。
想著這些,眼前看到的不只是稻田,還有那疏遠的往事。鼻子酸了,眼眶也發熱。
這一定是因為夕陽的關係。

螢點愁


老家位於偏僻空曠的地方,連路燈也不見兩三個。
圍牆旁的漁塭,曾是螢火蟲的住家。那時螢火蟲的數量之多,使的我深信囊螢苦讀是可成真之事。
可是,現在找不著螢火蟲,只有星子對我苦眨著眼。
有人說,星光閃爍是指引遊子回家的路,螢火蟲提燈是陪伴孤單的異鄉人。
我呢?我是孤單的歸鄉人。
回家鄉,發現事物改變了。速度快得讓人錯愕,卻又不得不恍恍惚惚的接受。時間推移,滯留不前的只有我嗎?還是熟悉之人事物都被時代洪流冲散了?沉倫了?最終也將沉默的。
看!一隻難得的螢火蟲飛來,點亮了熟悉的寂寞。

酒祭


秋末回老家,看到以往生機盎然的菜園被枯黃的雜草佔據,枯死的牽牛花懶散的掛在竹架上。
這裡曾有那麼深刻人心的綠意。
以前,我深信有農神管理農作物,常倒些酒在菜園裡,當作是祭拜農神。
一個孩子對土地的熱愛全凝聚在一小杯酒之中,無人之時稍傾酒杯,看那瓊漿緩緩流向杯緣、溢出… …
不過後來我們搬家了,也不再種蔬果。多年後再回來老家,菜園已變了樣。
現在,那一小杯酒只好在孤單時祭月亮了。

土地公與鐵馬

穿過小巷,我來到小小的土地公廟。吸入焚香的香氣,看著迷人的煙篆,回憶起從前。
我以前一直學不會騎腳踏車。時常來此練習。練了許久仍不得要領。在放棄前的幾次練習中,卻開竅般學會了騎腳踏車,就像土地公的保佑似的。
我感念這小小的廟堂,但現在來祭拜土地公的人越來越少。
或許土地公知道自己未來會寂寞吧,才想留我在那學騎一輩子的腳踏車。但最後祂因不忍心而放手,並輕輕推了我一把,讓我向前邁進。
但祂卻獨自留守在那裡。

煉出

國中母校的製陶工作室鋁門緊閉。但校門警衛還記得我,破例借出鑰匙。
我曾在這間工作室學製陶,其中最辛苦、但最有成就感的工作是煉土,人工揉煉像揉入生命般拚命。那已超越創作,像在煉出自我與靈魂。
那是一段辛苦但純粹自然、收穫無限的心靈假期。
可惜現在很少人能體悟製陶的啟示與感動,工作室也因此關閉。
踏入滿是灰塵的工作室,看見牆上的標語,一股感動與心酸交織於心。
「煉出自己的生命力。」

纁黃之緣

生命中似乎有種力量,總會讓今生有緣的再次相遇。
現在,我還是可自由進出屏女校門的學生,但在短短的一年之後,就得憑著來賓證辨識身份了,念及此,抬頭看見弘德樓前的雨豆樹,忽然開始想念起松鼠。
記得高一的某個下午,我因心煩而躲到無人的樓層。透過那裡的窗戶我望見一隻在寒風中的打盹的松鼠。
平常松鼠是活潑好動的,那隻悠閒的松鼠彷彿是種特意安排。看著這隻安心打盹的松鼠,內心得到一種安慰:那種和氣平靜,是我追求的。
現在,我還能再次遇到松鼠嗎?
我抬頭,發現有輕巧的身影穿梭在枝枒間。
忽然,那些年輕時的迷失與自我再次浮現於心。
生命中似乎有種力量,總會讓今生有緣的再次相遇。

老師評語:以隨筆性質寫自己對家鄉的眷戀與反思,也寫出對生命的叩問。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