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487】

101年9月推薦選登---少女的煩惱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9月份推薦作品

屏東女中第七屆雨豆文學獎小說組

第三名

202洪慈璘

  少女的煩惱   

他沒來,他沒來。

妳抖著腳死盯著左前方的位置望出了神。

妳死命地回想著。

    家裡有事?他舅舅是過世了沒錯,但那也是一年前的事了啊。學校社團練習?不對啊,他們的成果發表會才剛結束沒多久,現在應該沒有什麼活動才對。該不會一群人去轟趴了吧?他那麼愛玩,一定是這樣沒錯,唉,不知道有沒有很多女生?長得很漂亮就完蛋了,他們會不會看對眼啊?天哪,還真讓人煩躁。

    「楊又寧,楊又寧!」一聲尖銳的音頻劃破了妳腦中那一大坨糾結得像鐵絲般的疑問,你猛然轉頭睜大眼看著坐妳隔壁的劉文萱。

    「幹嘛啊?」

    「我才問妳在幹嘛!剛剛上課妳到底在想啥啊?連筆都沒拿?」劉文萱用狐疑的眼神將妳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有這麼一點怪異的味道,卻嗅不出妳心中亂七八糟的荒天想法。

    「沒有啊。」妳有些討厭自己居然能在好朋友面前這麼自然地說謊,幾乎可以說是反射動作。

    「是嗎?」劉文萱挑了挑眉,你在心裡暗暗吞了吞口水。這朋友的第六感可準了,千萬不要和她四眼相對,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欸,不過話說回來,前面這個人怎麼沒來啊?」妳朝她揚起下巴的方向看,不就是他的座位嗎?她該不會發現什麼了吧?幹嘛突然問這個問題啊?妳莫名地揪著一顆心問:

    「幹嘛突然問啊?」

    「不是啊,他不是資優生嗎?天天領獎學金,我們的補習費應該有一半都跑進他口袋裡了吧?這種人不來上課要幹嘛?你認識嗎?」劉文萱吸了一口左岸咖啡,然後開始咬起那看起來有些硬的吸管。妳的心裡頓時冒出了成千上萬珠的冷汗,亂花花的腦袋隨便拼湊了幾組安全答案照念了出來:

「啊就我國中同學啊,之前是籃球隊的啊,我跟他不是很熟。」好了,念到這邊就夠了,最重要的最後一句有表達出來就可以了。果然傳說中的見色忘友就是這回事嗎?妳在心裡咒罵了自己不夠朋友,腦海中浮現的卻是他的右側背影。

「妳國中同學喔?嘖嘖嘖,還籃球隊?他是神還是人啊?背面長得好像也挺不賴的樣子。」劉文萱三八又帶點大姐的個性在提到男生的時候表露無遺。雖然說是好朋友,當討論到妳心中的那個「他」,妳全身上下的防衛細胞都甦醒了過來。原來我真的是女生啊,妳同時這麼想著。

「我說妳不是已經有男朋友了嗎?怎麼還東看西看啊,真花心。」表面上看似為好友的男人打抱不平,實則努力捍衛自己的愛情,原來女生就是這麼心機的動物啊!妳第一次發現自己這麼有當女生的潛能。

「該看的還是要看一下啊,又不用錢。」劉文萱徹底的把左岸咖啡給榨乾之後,又開始奮力地咬起吸管。

「當妳的男朋友真的很可憐耶!」

「有什麼好可憐的?看一下下節課要抽考的英文翻譯啦!廢話那麼多。」一把抽走妳桌上空白如雪的講義,她還真的認真寫了起來。

 

距離大考都已經不到一年了,居然還有時間喜歡別人?走回家的路上妳這麼想著。如果高中三年這麼平淡的過了,以後是要回味什麼鬼啊?唉,果然電影都是演來騙人心的啊,什麼一起追的女孩,有一個追就該偷笑了還一起追咧。你撇了撇嘴,看著不遠處的紅綠燈,綠色、黃色、紅色。妳的思考模式有些難以讓人理解,好像什麼都在想,卻又好像什麼都沒有。妳想到妳那還沒設立好的目標,忽起忽跌的成績,搞不清楚該讀哪個科系,還有他到底為什麼沒來補習?光想這些妳的頭就快要炸出火花來了。

在紅燈前停下,妳習慣性地往左看,一輛輛的腳踏車和一件件不同的校服從妳前面奔馳而去,有些三三兩兩地邊走邊閒聊著,過大的笑聲都傳到了對面,顯得有些刺耳。大家都說要把握青春好好熱血一番,妳也曾計畫過要過個咻咻碰碰精彩的高中生活,但是等真正上了高中之後,才發現一切都有點遙不可及。

妳覺得妳是一個想很多的人,總是把煩惱往自己的腦子裡塞,每天每天都為這些惱人的事情皺著眉頭,卻從沒勇氣去將它們消滅殆盡,因為妳害怕失敗,妳害怕失敗後所帶來的疼痛讓妳無法再站起,所以妳什麼都不敢做。每一次段考妳都從沒認真讀過,妳害怕努力後的成果不如期待;妳每一次做事情總留個「最壞的打算」,因為對於沒有底限的結果妳完全沒有安全感,所以妳不盡力去做,反正再怎麼不好,還有最壞的打算啊。

「咯啦,咯啦,咯啦。」鑰匙轉三圈,轉開大門,右腳先跨進家裡,這些每天必做的事情,妳還是如同機器人般屈服地做著。

把書包放在飯桌旁後,你用腳壓開電腦主機的開關,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噔楞噔楞。」妳跟著電腦一起哼著開機音樂,看著旁邊的時鐘,現在打電腦是對的嗎?妳歪著頭想著,每次一動電腦就會耗上妳將近兩小時的時間,但是妳樂此不疲。

點開臉書的首頁,妳的心臟頓時漏了幾拍。他在線上!

妳知道為了一個人而心情時起時落真的很愚蠢,但是妳還是不禁咧嘴笑了出來。

「什麼事那麼好笑啊?」妳老媽從廚房邊擦手走了出來,到飯桌前坐下,韓劇快開始了,要先回想上一集醞釀情緒做準備。

「沒有啊。」妳用非人的速度點開一個貌似學術性的網頁,想藉機把妳那三八的媽媽打發走。

「我看看……,『大學科系查詢』?唉呦,我的女兒終於要認真面對未來了喔!」妳老媽重重地在你左肩上按了按,好像這樣可以按出一些奇蹟似的。

「啊……就隨便看一下啊,不知道有沒有適合我的。」拜託妳快走吧!求求妳!如果他現在下線了怎麼辦啊?

「媽媽覺得妳比較適合走大眾傳播啦,或是外交系感覺好像也不錯喔!」妳老媽用她那有些粗糙的食指在電腦螢幕前晃來晃去,晃得妳整個人都焦躁了起來。

「吼,妳以為這樣說一說就會上喔?我又不是天才,妳去看電視啦!」妳一煩,語氣整個佈滿了炸彈,只差點火了。

「所以叫妳要好好念書啊!現在還用什麼電腦?不要以為我沒看到妳上Facebook喔,每次叫妳讀書都不讀,每天只會打電腦看電視講電話傳簡訊,我看妳吼,乾脆跟電器用品結婚算了啦!講都講不聽,未來是妳的捏,妳怎麼可以都不擔心?」又來了。每次都會這樣而吵起來,每次也都因為這樣而情緒不好。妳盯著國立台灣大學這六個字看著,一動也不動。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妳漸漸地不想和大人表明自我了,反正他們又不懂。大人用他們的方式去解讀妳的行為,而妳用妳的方式去分析他們的言語,不會爆發戰爭才怪。

妳聽到妳老媽嘆了口氣離開的聲音,心裡比他今天沒來補習的感覺還要痛。心情一悶,妳索性關了電腦躲進房間裡發呆。當妳不知道要幹什麼的時候妳就只會發呆,明明可以把握時間讀書,當個好女兒做個好學生,妳卻一點這麼做的力氣也沒有。在腦中煩惱事情煩惱了一堆,卻遲遲不放開自己去闖,有時候妳真的很討厭自己。

妳常常覺得自己就像被一大捲繃帶纏住一般,想動也動不了。

 

物理又不及格了。妳把下巴墊在桌子上,閉起眼睛又開始懊惱著。怎麼會不及格?明明就有讀啊。為什麼用的是同一本課本,教的是同一個老師,出來的分數會差這麼多呢?妳真的搞不懂怎麼會有這麼荒謬的現象。

「在幹嘛啊?」妳睜眼抬頭看到的是刺眼光線下有些模糊的劉文萱的輪廓。

「沒有啊。」妳又反射性的說謊了。會不會面對越親近的人反而越無法坦誠呢?是不希望他們擔心,還是害怕自己被束縛?

「妳看起來明明就是快掛點的樣子好不好!」

「還好吧……我好想睡覺喔。」其實妳一點都不想睡覺,只是現在不希望有人在旁邊嘰嘰喳喳吵來吵去。這樣還算是個好朋友嗎?

「也對,這種時候就好好休息吧!我不吵你囉。」感覺劉文萱走遠了,妳開始有種對不起她的感覺了,妳也一點都不了解為什麼自己如此的不理智,居然要用這種方法來關閉自己。

 

妳又再次面對著紅燈。

不知道他明天會不會來上課?每次想到他,妳心中的雜物都會瞬間停格,就只是專心的想他。唉,如果讀書也能這麼認真就好了,一定會突飛猛進又同時榮光耀祖的,可惜熊掌和魚不能兼得啊!哪有讀書可以開開心心讀的呢。妳真佩服那些一坐下來就可以完全沉浸於把苦讀做為樂趣的人,妳想妳是一輩子也達不到這樣的境界。

綠燈了。妳什麼都沒想地就往前走了。

 

「咯啦,咯啦,咯啦。」

「噔楞噔楞。」

「又用電腦喔?」

「嗯,功課在學校做完了。」

「做完了還是要預習跟複習啊!這樣妳怎麼跟別人比?做事要積極一點啊!是不是要把電腦搬走妳才會進步啊?」

 

「楊又寧,妳還活著吧?」劉文萱吸著左岸咖啡,憋著聲音問妳。

「還算是吧……」妳趴在桌上,總覺得最近累斃了,腦袋都不太靈光。

「欸,他來咧。」劉文萱低頭在妳耳邊吹氣的聲音讓妳不停地起雞皮疙瘩。

妳猛然抬頭,終於來了!

「靠!嚇死人哪?動作那麼猛幹嘛啊!」劉文萱瞪大了雙眼看著妳。

 「沒有啊,我想我是該要振作了!」唉,為了一個男生而從墳墓中甦醒過來,不知道是好是壞啊。

「終於喔!啊那妳想好要讀什麼科系了沒?」咬著那看似頗硬的吸管,劉文萱還是從缝中擠出了幾個字,卻足以把妳完全石化。

「科系啊……

妳又再次趴倒於桌上,腦中瞬間又湧入無數件煩惱的事情,左前方的背影似乎沒有那麼讓人心動了。

 

 

老師評語:林心暉老師、藍雪瑛老師、葉俊谷老師、陳美娟老師

小說主軸縮小在一個點上,容易經營,且能集中筆力細緻表現,特別是在人稱轉換上自然,表現出少女多變心思的矛盾與衝突。人物語言以發語詞及特殊腔調區隔人物,突出人物形象,臨場感十足。然在小說的深度上,並沒有發人深省的開展,只是描寫少女內心的猶疑與矛盾,有點可惜。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