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279】

101年9月推薦選登---迴歸直線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9月份推薦作品

屏東女中第七屆雨豆文學獎小說組佳作

302

洪育增

 

  迴歸直線   

    莊碩是轉學生。他的出現,僅替這個班級多了一個平凡無奇的橋段:導師簡單扼要的一邊指著他,一邊指著黑板上方才迅速寫上的名字,隨後要全班鼓掌歡迎他的加入。在零落的掌聲之後,他緩緩的朝著老師那粉白的食指望去,看見自己的座位在第一排的第六個,最靠窗邊、最後一個位置。莊碩就像岸邊的枯葉,自枝頭無聲無息地飄落,捲入教室內最黑暗的漩渦。

    ***

    一天後,全班都在議論紛紛這件事。

   「欸!你聽說了嗎?」

   「聽說什麼啊?」

   「就是關於那個新來的啊!」

   「他?他有怎樣嗎?」

   「吼!你的消息很不靈通耶!就是啊……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在轉來的那一天,莊碩踢了踢前面同學郝芬素的椅腳,他想問郝芬素一個問題,但礙於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該如何啟齒,所以只好用這種方式。郝芬素向來最討厭寶貴的下課K書時間被打斷,因此她頓了頓欲繼續抄筆記的原子筆,不悅的將原子筆撇在頁與頁的溝壑中,轉身。

   「幹麻啦?」郝芬素沒好氣地問莊碩

   「那個……我想問說……什麼是A段班?」莊碩在句尾加重語氣。

   「你不知道?」郝芬素高八度的音調,瞬間凍結了下課時間教室內該有的喧囂。莊碩搖搖頭。

   「咳咳!」郝芬素清清喉嚨,彷彿解釋「什麼是A段班」是篇百世不朽的樂章。而她,正是引領眾人聆聽樂曲的指揮家。

   A段班,就是好班,而這樣子的好班總共有三班。你若從這條走廊走過去,便可以看見A之ㄧ教室,也就是你身處的這間,以及再走過去,還有A之二到A 之三教室。這三班的學生,是由學校精挑細選組成的,沒有校排名前百分之十的人是無法入班的。不過,這樣的流動性到高二上學期就停止了。但我還是奉勸你,最好認真一點讀書,因為A段班的人若淪落到一百名之外,就顯得太丟臉。」郝芬素順勢扭開礦泉水的瓶蓋,喝了一口水,繼續說。

   「還有,你應該是以轉學生的特權進入我們班的吧?若無享有特權,請不要問這種蠢問題,然後請拿出實力。」郝芬素說到句尾時瞪大眼看著莊碩,語畢,翻了一個白眼,隨即轉身繼續未完的志業─抄筆記。

    教室內的氣氛,在郝芬素動筆抄寫的那一刻,又活絡了起來。而之後的那一整個禮拜,親眼聽到、看到者,轉述給當時不在場者;當時不在場者在得知事件的來龍去脈後,竟也開始和他人討論了起來。道聽塗說就是這麼一回事,整件事情要說得多難聽,就有多難聽,不堪入耳的嘲弄與令莊碩畏懼的眼光,一一紛沓而來。

    莊碩在班上的成績定位,早在轉來第二天的一連串課堂小考,被同學們貼上標籤,放在無人爭奪的位置─最後一名。爲了隔絕一切的詆毀,莊碩決定戴上耳機,聆聽MP3裡不具任何人身攻擊的音樂;為了屏棄一切鄙視的眼光,他決定將視線所及的範圍往地面移動,除非必要,否則大部分的時間,他只是低頭注視著地面,不敢迎向任何人的目光。但那樣的舉止,只是讓他顯得更值得他人落井下石,使他看起來更顯膽怯與卑微。

    ***

    之前為全班倒數第二名的賈欣瑩,是班上唯一會主動和莊碩談話的人。她的位子,就在莊碩的隔壁,好似一條劃分勢力範圍的鴻溝,隔離著莊碩的單薄勢力,也隔離著班上的惡勢力。賈欣瑩原先是班上的最後一名,因此比莊碩早一步嚐到人情冷暖的滋味。縱使莊碩的到來使得她的名次得以向前一步,但她沒有忘記心中那份痛楚,她知道莊碩勢必需要援助。雖然莊碩平日總是帶著耳機,活在自己的世界,行為舉止顯的畏縮,但每逢午餐時間和賈欣瑩一起到司令台用餐時,便會在無意間透露著獨有的見解與自信,那是賈欣瑩認為班上醜陋嘴臉者也望塵莫及的風采。

    每當上午第四節下課鐘聲響起,莊碩賈欣瑩便會相當有默契的一起走到福利社,他們常常是這個時段的頭香,然後拿著自己的食物,逆著人流,走往秘密基地─司令台。只有在那個時段,莊碩才會拿下耳機,掛上久違的燦爛。而每次的談話內容都令賈欣瑩驚艷,她甚至強烈懷疑,其實莊碩才是最有實力得到全班第一名的人。但或許班上的排擠勢力過於猖獗,搞得他心煩意亂、厭倦這功力至上的班級,所以沒將心思放在課業上。

    這天,他們聊到了安倍夜郎的作品集深夜食堂莊碩望向司令台前方的天空,那樣的直視前方,是賈欣瑩不曾見過的神情。莊碩隨即深吸一口氣,眼神專注的看著賈欣瑩,跟她分享了好幾則有趣的篇章,甚至連安倍夜郎的畫風、手法、情節等,都有他獨特的見解。正當賈欣瑩徜徉於莊碩的思維時,一個嘆息將她從雀躍拉回現實。

   「你怎麼了?」賈欣瑩不解的問。

   「唉,也沒什麼啦。我只是在想,深夜食堂就像是溫暖人心的所在。無論進入用餐的人有著什麼樣的背景,總能在心中得到一方的關懷、感動、親情,乃至愛情。但……究竟這個世界有沒有如此善良的本質呢?為什麼我所能感受的不能再多一些呢?」莊碩別過頭啜泣。

    賈欣瑩也莫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

   「噹噹噹噹……」午休預備鐘聲響起,莊碩戴上耳機,和賈欣瑩一同走回教室。

    這天,恰巧他們走回班級時,被班上勢力最龐大、以郝芬素為首的小團體撞見,同學們紛紛對莊碩投以厭惡的眼光,彷彿眼神直視地板的他是遊街示眾的罪犯。但當他們看到賈欣瑩若無其事的走在莊碩後頭時,反而投以憐惜的目光。

    ***

午休時間,按照慣例,莊碩等風紀股長清點完人數後,便走出教室,逛校園去。起初,風紀股長、班導、教官們都會嚴厲地糾正莊碩,他的父母也為了這種事而在教官室和導師室晤談數次,但就在莊碩的父母無能為力地聲淚俱下後,教官們和導師深知,這種事已無法再插手。反正莊碩總能在下午第一節課時乖乖回到教室,也就沒什麼好追究了。

在逛校園的過程中,莊碩沉浸於沒有人群壓力的氛圍,那也是他一天當中不用低頭走路的唯二時段。他每天都會到操場旁的樹叢,看看樹枝上又多了幾個鳥巢?鳥寶寶出生了嗎?葉子的顏色和前一天一樣嗎?甚至,他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在校園角落的花圃裡,由東向西數來第三株植物有什麼特色。他可以百分之百的確信,工友將這株植物和其他植物搞混,因為只有這株植物的品種和其他的不同。走著走著,他來到了教學大樓旁的造景處。池畔的大樹自枝頭落下一片嫩葉,嫩葉飄落於池面,漾起陣陣漣漪。莊碩拾起嫩葉,捏著葉柄,緩緩轉動。就在剎那,莊碩驚見嫩葉上的黑點,以及些許蟲蝕的小洞,莊碩失望得將嫩葉棄於池邊。

    ***

    待教官走過教室後,賈欣瑩依稀聽見周圍的窸窣聲。

   「欸!賈欣瑩!」郝芬素搖著她的桌子。

   「怎麼了嗎?」賈欣瑩不解的抬起頭,揉揉眼睛,異訝於郝芬素主動和她談話,也異訝於郝芬素那群朋友們的注視。

   「你以後可不可以不要常跟莊碩走在一起?你可以加入我們喔!」

   「為什麼?」賈欣瑩更不明白了。

   「因為他的成績真的超爛,而且行為舉止怪異的程度,都快害我們被B段班的視為神經病班欸!」

   「可是我的成績也很爛,配不上你們吧?」賈欣瑩根本不在乎別班的看法,她只在乎自己的定位在哪。

   「哎喲,我跟你說啦,我們都分析過了。你呢,雖然名次只比莊碩好一點,但是真的很認真在上課,而且你不是已經衝到全班第十五名了嗎?」賈欣瑩聽完後猛點頭,很高興竟有人如此在乎她的成績。

   「我跟你講啦,你跟莊碩相處久了遲早會被他帶壞,我們看你是有為的人才,所以才邀請你加入喔!若是莊碩那種行屍走肉的傢伙喔,我們可能就連畢業後也不想回憶啦!」郝芬素的朋友們在一旁猛點頭,附和著他們的老大。

   「說實在的,我們沒有故意要排擠誰,只要是認真讀書的我們都不會排擠啦!所以這整個班大概就是莊碩最討人厭,因為當其他人在認真讀書時,他就戴著耳機在那邊聽音樂,看了就很囂張!」郝芬素義憤填膺得說著。

   「奇怪,我以前也很認真在讀書啊,那為什麼那時排擠我?」賈欣瑩在心中嘀咕著,百感交集。她不知道該為自己兩難的處境感到悲哀,還是該為莊碩的怪異帶給她的機會,而感到開心。

   「哎呀!反正那種人離得越遠越好啦!你如果願意加入我們,我們絕對竭誠歡迎喔!」郝芬素給了她一個似真似假的微笑後,和她的朋友們一齊轉身,繼續午休。

    每天中午,莊碩賈欣瑩就這樣消失於嘈雜的班級。但漸漸的,賈欣瑩變得越來越安靜,而莊碩似乎視她為最佳聽眾,總因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的見聞,而在午休預備鐘聲響起時,才開始狼吞虎嚥地解決午餐。

    ***

    這天,因為第四節上數學課,老師介紹了迴歸直線,而莊碩在那堂課中有許多的想法,於是他一如往常地在午餐時間發表看法。

   賈欣瑩,你覺不覺得,其實這整個社會的分布可以畫成一條迴歸直線?」

   「咦?怎麼可能!社會上什麼樣的人都有,怎麼畫成趨於一致的直線?」賈欣瑩邊吃麵包邊問。

   「你想想看喔,假設一個人代表座標上的一個點,雖然每個人的性格、智商、想法等,截然不同,但為了融入這整個社會,大家都會表現的很像。舉例來說,到了都會區,大部分的人不知怎地都會加快步伐,生活變的像一場戰鬥;而到了鄉村,大家便會把腳步放慢,生活變的像一場華麗的慢調舞會。」莊碩因為覺得自己的比喻恰當,投以賈欣瑩一個燦爛的微笑。

   「所以呢?」賈欣瑩嚥了嚥口水問道。

   「所以啊,諸如此類的行為,使得大家的離散程度降低,因此就變成形而上緊密排列的點囉!然後當這整個社會能夠被畫出一條迴歸直線時,代表大部分的人的行為、價值觀會趨於一致。一起忙碌、一起放鬆,或者……一起討厭一個人……莊碩的頭緩緩低下,啜泣聲不可遏止地氾濫在四周。

    ***

    下午第一堂的數學課,老師依舊口沫橫飛的講解著迴歸直線。班上的同學都很認真聽,包括莊碩。但賈欣瑩滿腦子想著莊碩中午時的譬喻,她不知道莊碩依然如此在乎班上同學對待他的方式,她以為時間可以沖淡一切,但似乎反而加深了一切。賈欣瑩還思考著為什麼郝芬素要對她釋出善意。是因為她是全班第十五名嗎?仔細想想,郝芬素好像也沒有排擠現在的倒數第二名─蒲曉芯,到底是為什麼呢?

   「啊!因為蒲曉芯以前曾經是全班第十四名啊。或許對郝芬素而言,只要成績並非維持在低水平的人,基本上都不至於值得排擠。對!一定是這樣的!」賈欣瑩在心底小聲的說著,注視著數學課本上迴歸直線圖片的眼神,似乎多了些自信。

    這時,郝芬素丟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們給你的入會猶豫期已經過了一個月,若三天後妳仍不願意加入我們,決定和莊碩那人渣鬼混的話,到時候可別怪我們不通人情!

    賈欣瑩打了一個哆嗦,往日的痛苦再度湧上心頭,她不敢猜測這群人會在排擠她、視她為空氣之後,用什麼樣的方式使她和莊碩一樣,被視為灰燼、人渣。

    ***

   「噹噹噹……」隔天,第四節下課鐘聲一響,莊碩以期待的心情從座位上站起,他失望得發現,賈欣瑩竟沒有和他相視而笑,反而低著頭,看著桌上的課本。

   賈欣瑩?我們一起去福利社吧!」莊碩拉著賈欣瑩的手。

   「不要碰我!」賈欣瑩大聲斥喝。

   「你……怎麼了?我們……不是應該一起去合作社,然後到司令台聊天嗎?」

   「誰要跟你一起啊!誰要跟你聊天啊!說真的,我還蠻討厭你的!」賈欣瑩以冷酷的神情看著莊碩,當她瞥見郝芬素在角落對她豎起大拇指時,冷不防的推了推莊碩

   「為什麼才過一天你就變這樣?我們昨天不是還一起討論著迴歸直線嗎?」莊碩邊說邊不甘示弱的將賈欣瑩推向走廊的牆。

   「我告訴你,你可能忘了迴歸直線還有一個用途吧?那就是『預測』!如果你那麼懂迴歸直線,應該早一點預測到我會和大家一樣,擁有趨於一致的價值觀和行為!」賈欣瑩對著莊碩咆嘯。

   「什麼叫跟大家一樣?我從來就不認為你會跟大家一樣啊!」莊碩語帶憤怒,表情猙獰的對賈欣瑩說。

   賈欣瑩的心頭愣了一下,但看到莊碩身後的郝芬素,為了自己的幸福,她把所有的善良與慈悲都收拾了。

   「反正,我不會跟你這種最後一名的人渣做朋友!你以為戴耳機很酷嗎?其實你看起來蠢斃了!你以為中午享有特權逛校園很了不起嗎?其實你看起來神經質透了!」賈欣瑩一口氣將所有複雜的情緒化為利刃,刺進莊碩的心房。

   「你……莊碩激動的晃著賈欣瑩的肩膀。走廊的矮牆敵不過莊碩的憤怒,賈欣瑩的身子有三分之ㄧ懸在半空中。

   「原來,我是不值得擁有朋友的人渣!原來,成績的排名可以讓所有人看扁我,包括你!」莊碩眼淚縱橫的對賈欣瑩嘶吼,然後把她推向一旁,從教室所在的第四層樓,縱身一躍。

   莊碩!」賈欣瑩竭盡全身力氣大喊,但,一切早已來不及了。

    ***

    莊碩墜落於楓樹前的走道,身旁,飄落著一地的楓葉。賈欣瑩只是無止盡的大哭,郝芬素的靠近與安慰僅是讓她更加悲傷。她不曉得,為什麼迫於成績排名、情誼壓力,自己可以說服自我成為迴歸直線上的一點?為什麼不要不顧一切的和莊碩成為那與眾不同空間上的點?

 

老師評語:林心暉老師、藍雪瑛老師、葉俊谷老師、陳美娟老師

 

──以公式作為象徵,探討校園生活有關成績、人際關係以及價值觀等問題。主題貼近生活,公式的象徵運用可取,但在人物性格與對話的經營上頗為相近,角色塑造鮮明度不夠,部分文字讀起來吃力,可以再花些筆力區分角色,讓突出的對話與舉止帶出角色的不同。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