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287】

101年6月推薦選登─我看臺灣文學的內在世界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年6月份推薦作品

 
「我看臺灣文學的內在世界」徵文 
高中組優勝
台南女中 鍾函女文

 
        我看臺灣文學的內在世界


        走進展場的第一件事是看手稿,在自己的心中對作家們抱持些許任性的幻想,覺得真正的創作該是千錘百鍊後,被細細鐫刻在紙上的手寫稿。
        詩人停格在綠色方格內的鄉愁好擁擠,一筆一劃都撞擊著將它們囿於方寸的線條;思緒尚在長江裡載浮載沉,然而文字只能停留在紙裡了,半個世紀前兇惡莫測的黑水溝如今還擋得了你嗎?
        鄉土作家的墨跡又是另一番風景了。筆在宣紙上跳動,我想像作家懸腕揮毫時,眼裡有墨水疾走伴隨澎湖略鹹的海風捲浪而起,剎那間他忘卻塵世。
        我跟著字跡向前走去,有時攀著玉山的峭壁逆著凜冽寒風而上,有時踏著田埂俯視稻秧翠綠接天;左腳還沾著深山濕土及野薑花瓣,右腳便跨入盛放的浪花;追逐飛鼠披戴著一身塵土也無妨,進了那間狹小書房後,再燃起滿室鄉愁洗淨。文字飄搖而過山風海雨,我只能循跡而去,試圖在臺灣瑰麗異景中找尋作家的身影。
        然而,再往前的文字又更深入地潛進了時代裡去。在思維被禁錮的過往,文字卻能隱密地在土裡紮根。臺灣的農村風景在前展開來。
        走過清領、日治直達近代,字跡裡憂傷虛掩,少見歡樂。背負著家國憤懣與生計困頓的社會中,作家何其幸福,能在紙上傾洩無法言明的沉痛。我看著醫者的手稿,字跡有些侷促、細碎,難道是作家感到畏懼了嗎?那被日人壓迫的辛酸血淚太懾人?
        待我走進,竟見滿紙字跡都在嚎泣,且哭得毫無隱藏。胸臆內頓時感動橫溢,作家的脈搏裡仍有熱血在奔竄!那被壓抑的年代,文字卻遠比現今坦率許多。當我追著字跡一路邁步,腳下總踩著原鄉柔軟溫潤的泥土,如同人們淳厚的心靈。
        若說這一區「族群的對話」是大時代縮影成小人物,下一區「文學的榮景」便是將小人物的思維匯聚成白瀑急衝而下,霎時色光瑰麗的文字將觀者滅頂。
年輕作者漫遊在都市之中,筆跡奔放得彷彿不是在書寫,而是在描畫水泥叢林的姿態;但我難以理解這種像是饒舌歌般聒噪的文字,那燃燒生命鍛鑄成的字跡,每個都仍在發燙,許許多多竟碰觸不了。
        跟著字跡踽踽步入作家的內心,作文紙縝密的纖維繾綣細瘦筆畫,筆畫纏綿旋舞的筆尖,筆尖另端直通懷抱眷戀的心臟,共在玻璃內、在泛黃的稿紙上喧鬧成歌。一曲終了仍餘音繞樑。
        我貼近玻璃想看清,也許稿紙上頭會有星星淚痕?親愛的作家,我靠著字跡尋覓您們的身姿,渴盼能親眼目睹偉大作品完成的過程。文字就是作家的親生子女,廢寢忘食地栽培直至骨肉分離,那一瞬間的悵惘,足以令您淚流滿面嗎?但寫作或許是最笨拙的驅趕,驅趕寂寞。作家以文字為餌引誘共鳴,一同向字裡行間的陷阱縱身。
        美麗字跡終究會被規矩的新細明體給取代,一模一樣的書本拿在手裡總覺得少了點重量。那個在心裡縈繞不去的筆耕者,夜裡伏案靜靜書寫,卻彷彿要被窗邊穿出的月光消蝕了身形。
        我打包一點遺憾走出文學館,努力呼吸被車水馬龍翻炒過的空氣,終於有了腳踩實地的觸感。原來夢裡不知身是客?我在文學館裡踏遍過往時空,但終究得一躍而起,向未來無所畏懼地前行。
但也許,我還未從陷阱裡脫身。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