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302】

101年5月推薦選登──小女骸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年5月份推薦作品
國立新竹高商100學年度第一學期新商文學獎
小說組佳作
綜一4班 林郁庭

小女骸

 楔子~

五年前的夏天─
「呵─今天就練到這裡吧!」小渝伸伸懶腰後說
「啊!現在已經11點啦!」小渝看了自己的錶後說道然後開始收起自己的樂譜和樂器準備回家。
小渝是G中音樂班的學生,每天都會留校練習,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練的比以往晚。
才剛走出音樂班專用練習教室就感到一陣寒意。
「咦?怎麼這麼冷?這麼晚了不可能會有冷氣啊!算了!不要想了!快回家比較要緊。」小渝心想,就在下一秒在走廊的某一方傳來了小女孩稚嫩的聲音…。
「姐姐!姐姐!你怎麼這麼晚還沒回家阿?」
「姐姐留下來練琴啊!」小渝回答後開始感到不對勁並心想都這麼晚了,怎麼可能有小孩子呢?而且這層來通常只有音樂班的學生或是老師會來不可能會有其他人啊!就算說是音樂班老師的小孩,可能性也非常低,因為音樂班老師不是單身小孩也已經上了大學甚至出了社會,小渝開始提高警覺。
「那,姐姐!姐姐!你趕不趕時間呢?可不可以陪我唱歌呢?」
「姐姐沒辦法陪你唱歌,姐姐要回家了!」小渝開始快步的走向樓梯間,但奇怪的是樓梯間明明距離練習教室沒有多遠,小渝卻覺得自己走了比以往長十倍的距離。
「姐姐!姐姐!我們一起唱歌嘛!」小渝感覺小女孩的聲音離他越來越近
「不!姐姐真的沒辦法陪你玩,姐姐現在趕著回家,姐姐怕家裡的人擔心!」小渝漸漸感到害怕了,於是開始在走廊上跑了起來。
「姐姐!不要跑嘛!怎麼跑這麼快?姐姐是不是怕怕?只要唱歌就不會怕怕囉!我媽咪都這樣跟我說的喔!」小渝沒有回答小女孩,只是拼命的向前跑…。

「不!不要追我!你走開走開」小渝大聲喊道
「姐姐只要陪我唱歌我就不會追你啦!」
「不,姐姐真的沒辦法陪你唱歌,拜託!放我走!拜託!」
然而小女孩不知道是裝做沒聽到這句話還是小渝講的太小聲,在黑暗的長廊裡傳來了小女孩稚嫩的歌聲,唱著人人皆知的兒歌-妹妹背著洋娃娃,小渝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耳朵向前跑。
「不!不要唱了!」小渝在黑暗的走廊上大聲喊道。
「走到花園來看花」小女孩的歌聲在第四遍的這一段不見了,這時小渝放下自己的雙手,
回神過後,才發現了自己的樂譜不見了,正要回頭找樂譜時,小渝覺得自己的脖子被冰冰涼涼的東西纏繞而這東西聞起來充滿血腥味。
「啊-」小渝看見了年約四五歲手上抱著沒了頭地洋娃娃的小女孩站在他的面前,仔細一看小女孩的肚子被剖開,裡面的器官不管是心臟或是肺臟都清晰可見,而纏繞在小渝的脖子正是小女孩的小腸,過沒多久,小女孩慢慢的抬起了頭
「啊-」小渝又叫了一聲,因為他看到小女孩原本該是雙眼的地方成了黑色的無底洞,不時還有一兩隻肥肥胖胖的蛆從裡面掉了出來,而且小女孩的頭骨被剖開裡面的腦子腦漿清晰可見,小渝努力的想要掙扎但不知道是不是越掙扎就會越緊,小女孩的小腸勒的小渝喘不過氣來,讓小渝的臉從原本有點脹紅變成了紫色。
「樹上小鳥…」小女孩開始唱未唱完的那一部分
「啊-」小渝的叫聲劃破的寧靜的黑暗,小渝的雙眼瞬間爆了出來舌頭也伸長的脖子那。
「笑哈哈」小女孩的歌聲結束了而小渝的身體和頭分離而掉落在血泊中…。
第一章
「呼-今天是新的開始」妤馨深深的吸一口氣看著校門說道。
妤馨是G中音樂班二年級的轉學生,外表十分的可愛,個性十分的單純,今天是他第一天到G中上課。
「咦-音樂班的教室在哪呢?」妤馨抱著樂譜側背著背包正在尋找自己的教室。
「嗚嗚嗚…」妤馨聽到小女孩的啜泣聲並心想「是老師的小孩嗎?該不會樓上就是辦公室啊?」妤馨毫無警覺心的走向樓梯。
「同學同學!」正當妤馨要上樓時聽到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叫她,此時小女孩的啜泣聲不見了。
「同學…快下來…樓上…是不可以…上去的」一名身材微胖年約40歲左右又有地中海的警衛氣喘吁吁說道
「喔?為什麼?」妤馨面帶疑惑的看著警衛回答
「嗯…這有點難說明原因,但學校規定每一位學生都不可以上去!呃…同學,這麼看來你是新來的音樂班學生吧!」警衛上下打量妤馨說道。
「我叫陳添木,學生們都叫我老陳,我在這服務有20年了,如果你對於學校有任何疑問都可以跟我說喔!」老陳拍著自己的胸口說
「嗯,那我現在想問你我的教室在哪裡?我快遲到了!」語畢,老陳帶著妤馨前往妤馨的教室。
當老陳和妤馨走掉後小女孩的啜泣聲又出現了…。

「呵!」奕齊打了一個大呵欠,奕齊是G中的二年級學生,外表普通,但不知道為什麼有一堆女生敗倒在他的牛仔褲下。
「喂!奕齊兄!你覺得我的鬼故事很假是吧!」析鍾推了奕齊一把後說道。析鍾是奕齊的死黨兼同班同學,和奕齊從小學一年級認識到現在,析鍾對於很多靈異事件很感興趣。
「不,不是,呵!只是我昨天太晚睡了!」奕齊伸伸懶腰說道。
「呵!我想奕齊兄昨晚一定做了大事業才晚睡吧!」析鍾賊笑了一下!
「好!我現在要說正經的!」析鍾收起嘻笑的表情轉而嚴肅。
「咳,現在我要說的事件是關於G中,也就是我們學校,聽說在15年前曾經有個老師的女兒因為不知名的原因失蹤,到現在都沒找到她,之後在韻樓四樓常常出現有音樂班的學生或是老師離奇失蹤,但就在5年前,小女孩失蹤的第10年,某天在韻樓四樓發現到一位學姐…」
「碰-」析鍾還沒把話說完就被一聲巨響打斷。
「怎麼了怎麼了?」原本懶洋洋的奕齊聽到這聲巨響立刻跳了起來說道
頓時間走廊上充滿人群,而這群人都往同一個地方看-韻樓。
就在韻樓的中央廣場有一架沒有琴弦的鋼琴,而且在鋼琴的底下還不斷的滲出血來。
「咦?怎麼會有血呢?啊-壓死人了壓死人了!」一個身穿體育服的女老師說
「啊-」在韻樓出現了此起彼落的尖叫聲。
就在這個混亂的場面裡,奕齊發現在韻樓四樓有黑影閃過,但奕齊並沒有想太多,他想可能是他眼花看錯了…。
第二章
在這堂下課時間後,因為發生了壓死人的事件,所以不管是音樂班或是其他班級一概不能進入韻樓。
「啊!我怎麼這麼粗心!出來時竟然忘了帶樂譜!」慈玲偷偷的從韻樓後門走進去,慈玲是音樂班二年級的學生,是妤馨的同學,粗線條的她常常忘東忘西的。
慈玲一走進韻樓時就覺得怪怪的,不禁心想這是韻樓嗎?
「嗚嗚嗚」從四樓的女廁裡傳出了小女孩的哭聲
「咦?怎麼有小女孩的哭聲呢?」慈玲充滿疑惑的走向四樓的女廁
「ㄟ?不是有哭聲嗎?怎麼沒有人呢?」慈玲望著廁所裡看
「姐姐,我好孤單好冷喔!」從女廁的某處發出了小女孩的聲音
這時的慈玲覺得頭上怎麼濕濕的於是伸手摸了一下。
「啊-」慈玲發現摸完頭後的手掌全是血於是本能的往上一看發現天花板上有個抱著沒有頭地洋娃娃的小女孩面帶微笑嘴角還裂到雙耳那的看著她,從他的頭髮上不斷的滴出血來。
「姐姐來陪我玩啊!」
小女孩把自己滿是鮮血的頭髮繞在慈玲的脖子上,越繞越緊,繞到頭髮都陷到皮膚裡的大動脈而噴血,繞到慈玲的頭落地為止

「咦?慈玲跑去哪了呢?怎麼都找不到她」妤馨在走廊上焦急的尋找慈玲
「啊!」妤馨在走廊的轉角處撞到了和析鍾在一起放學的奕齊
「對…對不起!我正在找我的同學。」
「沒關係啦!咦?你說你在找你同學嗎?現在是放學時間該不會他提早回家了?」奕齊說道
「恩…應該是不會,因為我從下午第一節課就沒看到他了!」
「噢!那你可以跟我說說她的特徵嗎?我們或許有看到!」析鍾搶在奕齊要把話說出來前搶先了一步
「一個剪咩咩染亞麻黃穿著制服搭配黃色帆布鞋的女生。」
「我沒有看到,那奕齊你呢?」析鍾搔搔頭說道
奕齊搖搖頭。
「啊!該不會…」妤馨像是突然想到什麼的大叫,然後向警衛室的方向跑去
「欸!析鍾!我們追上去!」
「喔!好!」

「請…問一下…有人…在嗎?」妤馨站在警衛室門口上氣不接下氣的大喊
「噢!你是早上那音樂班的,怎麼了同學?」老陳親切的問候妤馨
「那個…老陳,我有…朋友…不見…了,可…可以幫…我調一…下韻樓…的監視器嗎?」妤馨氣喘吁吁的對老陳說
「喂!同學」奕齊和析鍾趕到時異口同聲的大喊
「咦?你們怎麼一起過來了?」妤馨不解的看著他們
「沒…沒有啦!想說天快暗了放女孩子一個人也不好啊!」奕齊搔搔頭說道
「同學同學!找到了找到了!」老陳叫妤馨和奕齊他們過來看
「你說的是她嗎?」老陳問妤馨
「恩,是他。等一下!他怎麼在用琴弦勒住自己的脖子?還有這琴弦是哪來的?」妤馨看著監視器畫面說道
在監視器的畫面裡照到慈玲站在女廁前用琴弦勒住自己的脖子,但畫面在第四十四秒時突然不見了,而這監視器的畫面竟然是在禁止進入的韻樓四樓…。
第三章
「不!不要追上來!不」妤馨在無止盡的走廊上奔跑,而正在追在妤馨後面的是少了頭穿著G中制服還不斷滴血的人。
「啊!」妤馨被不知名的東西絆倒,而這個東西竟然正在舔著妤馨的腳,仔細一看妤馨發現是一個眼睛被懸掛在外面而且舌頭長到脖子那的女生頭
「妤馨!妤馨!」不知道從走廊的哪一處傳來了妤馨媽媽的聲音。
「媽媽!媽媽!」妤馨將眼睛睜開發現原來自己在作夢而他親愛的紅貴賓正在舔著自己的腳,而妤馨的媽媽也正在叫妤馨起床。
「媽!我起來了!」妤馨大聲的回應媽媽
「DuDu!你在幹麻啊?想叫我起來也不是這樣啊!」妤馨把DuDu抱了起來說道
「可是,這個夢境感覺好真實喔!是因為我還在想慈玲的事嗎?」妤馨想到這裡感到有點不安…。

今天妤馨和奕齊及析鍾三個人一起到頂樓吃飯,他們要一起討論如何找到慈玲
「同學我還沒問你的名字,呃…我還是先自我介紹好了,我叫陳析鍾,他是羅奕齊,我們是二年丙班的學生」析鍾對著妤馨說
妤馨沒有回答析鍾反而一直眺望遠方。
「同學同學?」析鍾輕輕拍了妤馨的肩膀
「什麼?有什麼事嗎?」
「我是在問妳妳叫什麼,然後我是陳析鍾,他是羅奕齊。」
「喔!我叫莊妤馨,你們可以直接叫我妤馨」
「妤馨,你在想什麼?」沉默許久的奕齊終於說話了
「其實是我昨天做了一個怪夢…」妤馨一五一十將噩夢說了出來
「原來是這樣啊…」奕齊將最後一顆水餃吃了下去
「欸?這女生給我的感覺好像五年前那個案子。」析鍾把貢丸吞下去後說
「案子?」奕齊和妤馨異口同聲的說
「奕齊,就我昨天說到一半的那件事啊!」析鍾喝口湯後繼續說
「聽說五年前那個學姐被找到的樣子跟妤馨夢境裡的女生差不多,只是那個學姐的身體是支離破碎的。」
「這樣說來其實韻樓是個很奇怪的地方囉?」奕齊對著妤馨和析鍾說
「嗯,我想也是,那麼奕齊、析鍾我們今晚去找找看慈玲還有看看韻樓的真相!」妤馨語畢,奕齊和析鍾都對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妤馨
「啊!我突然想到了!」奕齊突然大叫了一聲
「怎麼了?」妤馨和析鍾異口同聲的問奕齊
「昨天那台鋼琴掉下來後,我在韻樓的四樓看到黑影閃過,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但我想韻樓的真相還是需要有人把它解開。」

妤馨、奕齊和析鍾在校門口碰頭後就前往韻樓,因為高三還有晚自習,所以警衛也沒特別注意到他們三個。
「咦?析鍾怎麼知道韻樓的後門在哪?」妤馨不解的問析鍾
「那是因為…」析鍾的一下子就和關公一樣紅
「呵!我改天在向你解釋喔!」奕齊看不下去出面幫析鍾說
他們潛入韻樓後突然有一股寒意直擊妤馨他們三人
「咦?這裡的燈怎麼都是亮的?還有這裡怎麼這們冷啊?」妤馨搓搓自己的手不解的說。
「碰-」突然有間教室的門被關起來了,而那間教室是四樓的練習教室。
「啊-」妤馨被突如其來的關門聲嚇到抱住奕齊
「咦?是妤馨嗎?」從韻樓的某處聽見了慈玲的聲音
「慈玲?是慈玲嗎?你現在在哪裡?」妤馨鬆開了抱在奕齊身上的手,拼命的找尋慈玲
「妤馨!我現在在四樓的女廁,你快來找我啊!我在這裡好冷好冷喔!」慈玲的聲音越來越小聲
「析鍾、奕齊我們一起去四樓找慈…啊…!」妤馨轉了頭對著析鍾和奕齊說,但話還沒說完妤馨就尖叫了…。
「啊!析鍾…析鍾…你快跑啊!」妤馨看到析鍾身後站著一個和自己夢境一模一樣的人,手上拿著小提琴的弦正準備切掉析鍾的頭。
「幹!這什麼啊!」析鍾為了掩飾自己的恐懼一見到這沒了頭的人就飆了髒話加倒退十步
這沒了頭的人一步一步的走向析鍾…。

第四章

析鍾、奕齊還有妤馨在夜晚裡的韻樓狂奔,突然,妤馨被一個東西絆倒了。
而這東西又和夢境一樣的是顆眼睛懸掛在眼窩外舌頭長到脖子女生頭,但不一樣的是那顆頭的舌頭沒有舔著妤馨的腳反而是繞著妤馨的腳
「啊-走開走開阿!」
奕齊和析鍾聽到妤馨的聲音就停下了腳步回頭看看妤馨,並幫妤馨將這『討人厭』的東西弄掉。
「啊-」析鍾叫了一下,因為那個沒了頭的人抓住了析鍾
「奕齊,快,快幫妤馨解開然後逃走啊!」析鍾的大動脈被沒了頭的人切開正噴著血
「妤馨快!我們快跑」奕齊幫妤馨解開這東西的舌頭後說道
妤馨不斷的流淚並向前跑,而在妤馨和奕齊離開這地方後析鍾的人頭也落地了。

妤馨和奕齊兩個人跑到的四樓後就在尋找慈玲。
「這裡怎麼這麼髒啊?」妤馨捂著鼻子說
「是因為這裡已經有五年沒有人來了,聽說自從五年前那件事後就禁止學生進入這裡了!」
「哪件事?」
「就析鍾早上說的事啊!」這句話說完後奕齊和妤馨沉默的一陣子
「呃…那個…我…我…我想跟你說一件事…」奕齊率先打破沉默,但他話還沒說完,突然感到有點不對勁就把妤馨拉到他的身後
「姐姐!我們來唱歌好不好?」在析鍾和妤馨面前的是一個抱著洋娃娃,穿著潔白的洋裝,年約四五歲的小女孩
「小妹妹?你怎麼在這啊?」妤馨從奕齊身後走出並問道
「妤馨」奕齊即時拉住妤馨
妤馨和奕齊面前的小女孩在妤馨出來的那一個瞬間變的不一樣,原本該是眼睛的地方變的空洞還不時有蛆從裡面爬了出來,嘴角也裂到雙耳那,原本潔白的洋裝頓時變的破破爛爛的,原本該是肚皮的地方竟然被剖開了,裡面的器官被看的一清二楚,頭骨也被剖開裡面的腦子腦漿清晰可見,手上抱著少了頭的洋娃娃也因為血被染成紅色的。
「姐姐?要不要和我一起唱歌啊?」小女孩把頭歪一邊的說

妤馨和奕齊兩個人不斷的背向小女孩跑,終於,他們跑到的盡頭,而在盡頭的旁邊他們發現了有慈玲的女廁。
「慈玲!」妤馨捂著嘴巴面對眼前的景象,慈玲的身體躺在血泊中而慈玲的頭卻不知道跑去哪了,原本G中潔白的女生制服也被血染成紅色。
「姐姐!我們來唱歌吧!」就在妤馨和奕齊兩人發現到慈玲沒多久小女孩也已經到達的女廁的門口。
正當妤馨還在對慈玲的死在難過時,小女孩的小腸正飛向妤馨,而奕齊見狀馬上將放在洗手槽的水桶丟向小女孩。
「啊!好痛啊!」小女孩因為被水桶丟到沒有肚皮保護的內臟而大叫
「你要傷害妤馨前先過我這一關」奕齊馬上跑到妤馨的前面並用身體擋住妤馨
「哥哥!你也想一起唱歌嗎?」小女孩的小腸反而轉向奕齊並開始勒住奕齊的脖子。
「啊!」妤馨轉頭發現奕齊被小女孩的小腸勒住脖子
「姐姐你也一起來吧!」小女孩將自己的頭髮勒住妤馨的脖子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奕齊是盡吃奶的力氣說道
「因為我的娃娃需要一顆頭阿!我的娃娃說啊!只要收集到五十個人頭他的頭就會出現囉!」小女孩天真的說
「快,只要有你們兩個的頭我娃娃的頭就會出現了!」語畢,小女孩的眼神由原本的天真無邪轉變成不該是四五歲小女孩有的銳利眼神
小女孩將勒在奕齊還有妤馨脖子上的小腸和頭髮越勒越緊…。
第五章
「啊!好痛喔!」老陳突然出現在小女孩身後並將勒在奕齊還有妤馨身上的小腸和頭髮割斷
「老陳?」奕齊和妤馨瞪大雙眼看著他並異口頭聲的說
「伯伯!你怎麼可以亂敲人呢?」小女孩嘟著嘴向老陳說
「那,小妹妹,你怎麼可以亂殺人呢?」老陳蹲下來問小女孩
「伯伯?什麼是亂殺人啊?」小女孩望向老陳問他
「你剛剛那樣就是殺人啊!」老陳回答小女孩
「可是,我死翹翹前就是被這樣勒住啊!而且我的娃娃說啊,只要收集到五十個人頭他的頭就會出現喔!」
「小妹妹,這件事是錯誤的喔!你以後不能再作這種事囉!來現在把你收集到的頭將可以復原的快點復原,不能復元的就放在他身體的所在處,如果你完成了我交代的這些事,伯伯我啊!就會帶你去一個很好玩的地方喔!而且在那個地方啊!你娃娃的頭就會出現囉!」老陳摸摸小女孩的頭,奇妙的是小女孩原本只有腦子腦漿的頭漸漸的有了頭皮的保護,原本空洞還不時有蛆跑出來的雙眼也漸漸回來了,小女孩漸漸回到他生前的模樣。
「好玩的地方!伯伯!等我一下喔!」小女孩跑到女廁的第四間廁所把門打開,掉出來的是一顆顆人頭,裡面又析鍾的、慈玲的甚至還有老陳的,裡面還有一些頭因為被蛆吃光了肉所以只剩下白骨,還有一些腐爛發臭的頭顱正被十幾隻肥肥胖胖的蛆吃著。
「伯伯!這是你的頭!還有伯伯我可以去好玩的地方了嗎?」小女孩將老陳的頭交給老陳
老陳並沒有回答小女孩,只是用慈祥的笑容還有摸摸小女孩的頭回應他,之後就牽起小女孩的手消失在妤馨和奕齊面前…。

「咦?這裡怎麼充斥著藥水的味道?」妤馨慢慢的睜開雙眼
「妤馨你起來囉!」在妤馨身旁的是妤馨的爸爸媽媽。
「我怎麼…啊!好痛啊!」妤馨發現自己的脖子被護頸環繞住
「妤馨,你一個禮拜前被發現在韻樓四樓的女廁,幸虧學校有人提早發現你們,要不然啊…我們可要失去你這寶貝女兒了!」妤馨的媽媽摸摸妤馨的頭後擦了擦在眼角殘留的淚水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ㄟ?那個奕齊和析鍾呢?」妤馨突然想到在韻樓裡一直保護她的兩個人
「我們倆在兩天前就醒來了。」妤馨聽見奕齊和析鍾兩個人的聲音,他們兩個隔著幕簾說道
妤馨的父母將幕簾打開讓他們三個可以看到對方。
「嗯…伯父伯母可以請你們離開一下嗎?」奕齊向妤馨的父母說
「後來那個小女孩怎麼了?還有老陳?慈玲他還在嗎?還有析鍾你那天人頭不是落地了嗎?」在妤馨的父母走出房門後妤馨馬上問道
「慈玲他現在還在加護病房;那天的事情後來也很奇妙,我看見老陳在我的面前,過沒多久我就發現我在這病房了,但我其實睡了三天了呢;至於那個小女孩,其實那個小女孩在某一天的夜裡無意間看到兩個老師正在做些見不得人的事,其中裡面的那個女人是小女孩的媽媽,他們怕小女孩會說出來,於是就在隔天,把小女孩帶去韻樓四樓殺死了,而殺死小女孩的手法好像是把小女孩的頭先切掉,再來開腸剖肚,總之,把小女孩殺死的方式十分殘忍,但說也奇怪,在小女孩的頭七時在韻樓的四樓發現的一對正在做那種事的男女,但他們的頭都不見了;而老陳似乎就是那天被壓在鋼琴下的人,據警方的說法,老陳早在鋼琴掉落下來的前三小時就被鋼琴的琴弦勒死了,而琴弦是怎麼勒住老陳的警方找不出原因,但我想老陳的死也是小女孩動的手,所以我們之後看到的老陳似乎是他的靈魂!」析鍾對妤馨說
十天後-
「好久沒呼吸到新鮮的空氣囉!」妤馨趴在頂樓欄杆上說道
「嘿!妤馨」奕齊向妤馨打了招呼
「嘿!呃…你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你之前昏迷時一直在喊我的名字,我想問說…你是不是對我有意思啊?」奕齊搔搔自己的頭說道
「咦?是真的嗎?」妤馨的臉一瞬間變成了紅色且瞪大雙眼的問道
「呵,騙你的啦!你怎麼這麼可愛!」奕齊捏捏妤馨的雙頰
「哼!」妤馨把頭撇了過去後嘟起了自己的嘴巴
「欸!我突然想到了!你那天在韻樓要跟我說的事是甚麼事啊?」妤馨把頭轉回來並不解的問他
「呃…其實是我發現你的腳下有蟑螂」奕齊故意在蟑螂兩個字提高音量嚇嚇妤馨
「你說的是這隻嗎?」妤馨沒有被嚇到反而從口袋裡拿出這一隻假蟑螂
「嘖嘖嘖…好啦!我要說真的了啦!」奕齊拿起妤馨手上的假蟑螂並往一樓丟下去
「其實我…」奕齊還沒把話說完就被尖叫聲打斷
「啊-是誰把蟑螂丟下來的啊!」一個女人尖銳的大叫
這個被假蟑螂襲擊到的是學校的教官-賈美俐。
「快!我們快逃,等下被抓到就好笑囉!」奕齊抓著妤馨的手開始往樓下跑
奕齊和妤馨跑走後,頂樓就沒有人了,而在沒人的頂樓多了那個小女孩的身影…。


評審老師評語:
    描述手法技巧成熟,情節緊湊,畫面驚悚。但有些畫面太過暴力血腥,宜再多加美化。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