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328】

101年5月推薦選登──夢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年5月份推薦作品

國立新竹高商100學年度第一學期新商文學獎
小說組  佳作
綜一4班 范瑜君

「唉……」無奈的看著手上的手稿,只想嘆氣。
最近的年輕人,寫出來的稿子越來越不像話了,情節劇情什麼的都這麼類似……他們不知道看的人也會膩嘛……這種老套的劇情……
每個故事都是郎才女貌,最後男主角跟女主角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他們怎麼那麼喜歡寫這種的呢?然後還能寫那麼多出來,另一方面來說,他們也挺讓人佩服的了。
「唉……」第二次的嘆氣,依舊不知道該對手上的稿子怎麼辦,退貨嘛?他們會不服的吧……
想到他如果退了貨,將面對的是每天有人糾纏……想起那種情景,不禁感到一陣冷顫。
算了,給他們過好了。反正不喜歡這種情節、還對這種情節看到膩的,大概也只有他吧。
「好吧,那就給他過吧。」隨意的將手稿扔在桌上,疲憊的攤在椅子上。
天知道,他已經看過幾篇稿了?
望著桌上那一大疊稿子、加上電腦裡存的電子檔,他不禁佩服起自己了。
他是怎麼看完那麼多稿子的阿-


他是一個編輯。
每天負責的工作就是審稿。
…這個工作做久了,遲早有一天眼睛會拖窗。

「…編輯、編輯…黃編輯!!!」
「唔…什麼事啦…」抬起了沉重的眼皮,他前面站著一個人,是他的助理。
「沒看到我在睡覺嗎…什麼?!我睡著了?!」意識到這個事實,他從椅子上彈跳起來。「現在幾點了?!」
「十、十點,十點十三分…」助理被他突然的舉動嚇到了,顯得有點结巴。
「十三分了?!為什麼不叫我?!你不知道我十點要開會嗎?!」
「知、知道,我們從四十五分便開始叫您了…」小助理看向後面,門口聚集了兩三個人。
那些都是叫過他的人。
「你們…好吧,算了,我要去開會了-」幾乎是用跑的,他大步走出了他的辦公室。
「嘖,希望不要讓他們等太久…」


『碰!!!!!!』
「痛…」跑太快了,突然撞到東西的衝擊使他一時之間沒辦法知道發生什麼事。
「…你還好嗎?」低沉但好聽的聲音在他耳邊出現,使他的意識快速的回來了。
撞到人了?!而且還是撞到男生?!雖然他長的還蠻好看的……不對,要撞也是撞女生阿,最好還是好看的女生,來一場浪漫的邂逅……
咳、不對,難道真的是稿子看太多了嗎,還是自己開始不滿身邊沒女人的狀態?居然有了這種念頭…
不過,他真的長的很好看…是個帥哥呢。
愣愣的看著對方,沒有意識到自己一直盯著對方的樣子十分…呆蠢。
直到對方皺了眉頭並以疑惑的眼神望著他,他才回過神來。
「我沒事…不過你是誰…?」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其實並沒有在公司看過他。
「…冥闇。」皺了皺眉頭,似乎是覺得他的問話很沒禮貌。
「…冥闇?」沒有注意到對方的不悦,愣愣的跟著復述。
好奇怪的名字…就像在小說裡會出現的名字。
「…嗯,冥闇…是個死神。」眉頭又皺的更深了。
「…死神…死神?!」之前一直呆愣著的他,總算將意識拉回來了。
「…對,死神,要將一個名為”黃千臨”、也就是你,的靈魂帶回死神界。」
「……等等等等?!你的意思是,我要死了?!」不要怪他太激動阿…大部分的人知道自己要死了都會有這樣的反應吧……
「對。」似乎不想在跟他說什麼,那名”死神”直接抓起他的手。「走吧。」
「走去哪?!」「…去你該去的地方。」

他注意到,他們飛起來了。
不是在天上的那種飛…但他們的確飛起來了。
這種情況好難解釋…唉,算了。
不過,還是很難接受,自己就要死了的這個事實。
…我還很年輕不是嗎?
才二十幾歲…好吧,三十幾了。
但也還是很年輕不是嗎?
為什麼就這樣要死了?突然被這樣宣告死期的來臨,這樣的死法,說真的他並不甘願。
我…真的要死了嗎?
不、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我就要死了。
他抬起頭,想更詳細的問那名”死神”,卻發現,對方一直盯著他。
像是了然於心的眼神。
「…不要對事實掙扎,你沒有能力作出那樣的事。」淡淡的對他說了一句這樣的話變轉過頭不再看他,但他看見了對方轉過去時,眼中的那抹落寞。
冥闇…發生過什麼事嗎?
要不然,為什麼他會露出那樣的眼神呢?
呵,是我看錯了吧。
大概是我沒辦法接受這麼像小說情節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所以開始胡思亂想了吧。
我也太入戲了一點…不過,從發生事情到現在,這一切都不像是真的。

「我們到了。」冥闇拍了拍他的肩膀,將正在恍神的他拉回來。
「這裡是…?」「…我住的地方。」
他看了看四周,周圍什麼都沒有。
如果真的要說的話,這裡有的、是寂寞。
能侵蝕人心的寂寞……除此之外,這裡只有一片空虛。
荒涼、一望無際的土地,還有陣陣吹來的寒風。
這裡給人的感覺,就是空虛、還有寂寞。
冥闇…一直住在這種地方嗎?
他…難道不會寂寞嗎…?
「…不要把我想成你,我是死神,死神不應該有任何情緒的。」
冥闇看向他,這樣說。
不應該,而不是不會?
他從冥闇的話語裡,似乎抓到了什麼。
冥闇…真的發生過什麼事嗎?
「我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不要再猜了。」幾乎是用瞪的,冥闇帶著不悅看向他。
「黃千臨,我知道你想像力很好,但不要用在這裡,猜測別人的過往很沒禮貌,你的父母沒教過嗎?」
啊勒…生氣了嗎?
像做錯事的孩子,他吐了吐舌頭。
然後,他注意到了一件事。
冥闇…似乎知道他在想什麼?
就像剛剛,還有剛剛在”飛”的時候,冥闇說出來的話,都像是再回應他心裡所想的,而且、剛好對上。
所以,冥闇聽的到他在想什麼嗎?
他偏頭看向冥闇,而冥闇的神情,就像默認。
所以、是真的嗎,他聽的到我的心聲?
那是…只有他,還是所有死神都是這樣…?還是,死神只有一個?
「…死神不是只有我,還有很多死神,只是大家住的地方不一樣,所以你在這裡不會看到其他死神。」冥闇的聲音慢慢的變小、變弱,轉變成低沉卻有力的聲音。
「只是,能聽的見別人心聲的死神,只有我…」所以、從很久以前開始,他就被很多人所厭惡…
大家總是再知道他能聽見別人心聲時開始有意無意的迴避他。
就連很久以前,一個被他是為莫逆之交的人也……
算了,不想了、徒增傷悲。
…那他、也會這樣嗎?
在知道事實後,便開始躲避他。
沒想到,站在他面前的那個人類,反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對方只是笑了出來。
「這是個很方便的能力呢…」輕輕的笑了起來,其實他很想要這種能力呢。
「…诶。」小小聲的疑問發了出來,卻沒被對方聽見。
他…不害怕自己的能力嗎?
「…你不害怕嗎?」輕輕的將疑問問出口,卻有點害怕聽到自己不願意聽到的答案。
「害怕?為什麼?就因為你聽的到別人的心聲?」搖了搖頭,他不禁再次笑出來,為什麼他要感到害怕?
「難道不是嗎…」「嗯?你說什麼?我聽不清楚…」「…沒什麼。」
並不希望自己的自言自語被對方聽見,於是馬上冷淡下來。
「…跟我來吧。」
「……噢。」對方想轉移話題的舉止太明顯,如果在追問下去就太不近人情了。
雖然說冥闇轉話題實在轉的有點爛……
唉,算了…他心情不太好吧…

「…你是剛死掉的靈魂,照理說不該帶你到這裡的。」他們慢慢的走著,不知道目的地是哪裡?「你該去的地方,是冥界…那裡才是靈魂該去的地方。」
「只是、我剛剛發現,通往冥界的通道…壞了。」
「噢…啊?!壞了?」聽到這個消息,黃千臨大吃了一驚。
前往冥界的通道是可以隨便壞掉的嗎?!
「我也很驚訝…不過這是事實。」冥闇聳了聳肩,照理說,通道不該這麼容易就壞掉的。
「…沒辦法,你就先在我這邊住下來吧。」

於是,他就這樣住了下來。


其實,死神的工作挺無趣的,每天要做的就只是收發靈魂,這是他從冥闇那邊聽來的。
冥闇說,”天界”會傳名單下來,叫各死神去收名單上的人的靈魂。
不過,自從通道壞掉,冥闇就沒接到名單了。
所以,他們每天都待在冥闇住的地方,無所事事。
畢竟地方空虛,也沒有什麼事好做。
對於這樣的無聊日子相當不習慣的黃千臨,唯一能做的就是去糾纏冥闇,也因此,他們兩個開始熟稔了起來,黃千臨也漸漸的發現冥闇的個性並不像他所想的那樣。
其實冥闇並不如他表現出來的那麼冷淡。
就某些方面來說,他是個相當…悶騷的人。
他也感覺的出來,其實冥闇是個相當怕寂寞的人。
另外,他很重視朋友。
聽說以前,也有另一個人不怕他的能力。
冥闇曾經提起過。
不過後來…似乎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總是說到了最後,冥闇便說不下去了。

「曾經,我有個朋友,我把他視為莫逆……」
「他也像你一樣,不怕我的能力……」
「他的名字,叫做西菲……」

通常都是冥闇淡淡的說,而他靜靜的聽。
他很羨慕,那個叫西菲的人。
因為他能感覺,冥闇對他和西菲的感覺,似乎有哪裡不一樣。
冥闇似乎對西菲,多了一點信任的感覺。

「西菲他人很好……」
「個性也是…很活潑…」
「我很喜歡…和他相處的時光。」

他總是面帶微笑說著這些話,而他,在旁邊看的很忌妒。
沒錯,就是忌妒…忌妒那名為西菲的人。
曾幾何時,他喜歡上冥闇了?
這什麼結論…想到這裡,他不禁苦笑。

「只是後來…西菲他…」

總是到了這裡,冥闇便講不下去了。
而他,看到他那麼難過,也問不出口、心中的疑問。
儘管他是那麼的好奇。


其實在這裡的日子很愉快。
每天跟冥闇聊天,真的是件很愉快的事,這種平淡的生活,以前體會不到。
想起自己以前那繁忙的生活…才發現原來自己的生活相當無趣。
那種日子其實也沒什麼好留戀的…
在這裡的日子真的很愉快啊,如果沒人來打擾的話。

他來到這裡,也有一段時間了…其實他都已經習慣這裡的生活了,也不敢去想通道修理好之後的事。
只是…都那麼久了,通道還沒修好…這點讓他們很疑惑。
只是沒有想到、這居然是個陰謀。

那天天氣不錯。
不過後來想起來,感覺比較像暴風雨前的寧靜。
那天,正如往常,他和冥闇正在聊天。

啊啊,真可惡…冥闇好不容易願意說的。
每次事後想起,他都會忍不住想抱怨一下。
那天、冥闇終於有了意願繼續說下去,沒想到,卻跑來了一堆不速之客。
就是因為那群不速之客…現在的他才會繼續活著。
而冥闇卻…


天氣很好,晴空萬里。
只是通常寧靜的這裡,響起了平常不常有、令人厭惡的聲音。
「喲齁、你們還有閒情逸致在這裡聊天呀?」刺耳的噪音…據說他是上面的官員,只是當時的他們不知道,於是冥闇開口了。
「…你們是誰?」冥闇瞪著眼前的那群人,聲音很冷,聽的出來他很不喜歡別人到他的居所打擾他。
「嘛、連我們都不知道?我們是上面的人啊~」他指了指天上,表情相當傲慢而且不屑。
短短一分鐘,就讓黃千臨討厭這個人了。
「…上面的人,來這裡做什麼?」冥闇…似乎很不爽呢。
啊,也是,畢竟是面對這麼討厭的人。
「我們來,是為了消滅不聽話的死神的。」帶著該死的微笑,他說出了這句話。「死神冥闇,因違反規定、私藏魂魄,將遭到拘捕及…消滅。」
「私藏魂魄?我沒有。」
「哪裡沒有?那這個人是誰?」對方看向了他。
「他是…」「因為通道壞了所以把他留下來?我知道啊。」發出一聲冷哼,「那你知道通道在很久以前就修好了嗎?」
「…..?!」冥闇錯愕了。
「啊,你不知道?也是…你怎麼可能知道?」對方得意的笑了起來,那是狂妄的大笑。「中間早就有人把消息壓下來了…就只為了消滅你。」
「誰…?」「想知道是誰?也罷,反正你都快死了,我就告訴你吧…」

「西菲。」

「西菲?怎麼可能!!!!」「怎麼不可能?自從發生”那件事”之後,他對你便只有怨恨了。」
「那是…那是因為…」「那是因為不得已,是嗎?只是可惜了,西菲並不了解你的苦衷啊。」
「現在我都跟你說了,所以…受死吧。」語罷,他便馬上發動攻擊。
突然來的攻擊,讓他們措手不及。
冥闇,也因為這個攻擊受傷了。
現在的他,很怨恨為什麼自己幫不了冥闇。
「啊,對了…你那個人類的小男朋友…也一起去死吧,我發個好心,讓你們死在一塊吧~」活潑的語氣,卻讓人有說不上來的厭惡。
「…不、不要…」「現在的你沒資格說不要喲~去死吧~」這麼說著的他,發動了攻擊。

「……」
緊閉著眼睛很久,卻沒有預料中的攻擊,他小心的張開眼睛,卻發現是冥闇代替他承受了攻擊。
「…!!!…冥闇!!」「…不要說話,我…想救你。」冥闇輕輕抱著他,虛弱的這樣對他說。
「…這給你…我和西菲之間發生過的事都寫在這裡面…想看就看吧…」感覺到有東西塞到他手裡,但他卻管不了那麼多了。
現在的他,好亂。
「…再見了…臨…」他那蒼白的臉,扯出了一抹微笑,令人印象深刻的微笑。
接著,是一陣光包圍著他。
他還來不及道別,冥闇便消失在他的眼前了。
取而代之的,是他所熟悉的編輯室。


「…這裡是?」眨了眨雙眼,有點無法適應眼前的環境。
「啊,編輯,您醒了,該開會了。」助理像是鬆了口氣的對他說。
「…開會?」「是啊,十點的會,現在已經四十五分了噢!」
…十點的會…會是那天嗎?
「…今天幾月幾號?」「…?七月一號…」有點不能理解他的問題,不過仍乖乖的回答了他的問題。
「我知道了,你可以去做自己的事了。」
…七月一號…是那天…
所以,是冥闇把他送回來了嗎?
還是…一切都只是夢…?

…算了,去開會好了…
他站起身,發現手裡有東西。
是…一封信?所以、那不是夢?
推出這個結論的他,其實有點高興。
原來冥闇是真的存在過。
只是他現在…想到這裡,他不禁難過了起來。
…算了,都過去了…這封信…就燒了吧,讓他過去吧…
抓起了桌上的打火機,點了火,慢慢的燒了信。
看著慢慢變成灰燼的紙張,他突然笑了出來。
一開始是輕輕的笑,後來竟變成了無法克制的大笑。

再見了,冥闇。


評審老師評語:
架構完整、起伏較少,但文字尚簡潔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