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465】

101年3月推薦選登──這無理的世界──北極熊的自白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3月份推薦作品

 

推薦老師:劉芳瑜

學生姓名:黃思瑋

學校全名建台高中

就讀班級:二年丁

 

這無理的世界──北極熊的自白

  或許是世界已靜默了太長一段時間,長的足以讓鳩占鵲巢的貪婪人類們高傲的忘了那些,萬物最初的純粹模樣。而人類們所不記得則是,我們記得的那些。

  世界正在崩解。

  記憶中的故鄉總是一片象牙白的純色,自掌下所延伸出的顏色,一直到視線沒入盡頭,都未曾中斷過。鋪蓋住大地的穹空則是乾淨的無色,風一般的色彩。有時,也會從上頭墜下一些冰的殘塊,柔軟地輕舞而降,那些冰花片片落下,就像是從天空的盡頭裡,灑落了光芒的碎片。吶、記得嗎?這裡曾有過這樣一片的綺麗光景。

  究竟是什麼時候呢?每一次的吐納鼻息間悄然混入了不屬於極地的腐朽惡臭,如墨似的,吞噬一切的色彩的速度就恍若是每每追逐時總勾不著邊的魚兒,快得令人措手不及,等到察覺時,那本是一縷薄煙般的存在早已稠密如是,氾濫成災。過去習以為常的純淨氣息,彷彿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一群自稱是『人』的生物開始出現,他們像我們一樣的成群行動,在我們家鄉上堆起的一個個巢穴深深地札進了銀白大地中,惹眼的像個流膿中的創口。從那之後,便總是看到那些人們站在遠方,交頭接耳的不停遞著探詢的目光過來,起先族裡的我們還很是警戒的將幼獸們給護在後方,然當上方天際的無色被夜色取代,烙上虹色紋路,而後又褪回了原先的色彩,大家的戒心似乎也同著故鄉的天褪回了無色。那些人的久不行動讓我們都忘了去記起,天生嗅覺靈敏的我們從他們身上聞到了,是與占滿鼻腔的惡臭,相同的氣息。

  世界正在消融。

  家園變得不復熟悉,銀白的腳下龜裂出數不盡的破滅,賴以生存的魚兒警覺的紛紛躲回了連光也到達不了的墨藍海底,平靜的獅子藍頓時變了調,清澄如鏡的水面染上擦拭不去的汙濁。那似乎是一點一滴日夜累積的結果,又似乎只是一夕間,世界便已顛覆的如此徹底。

  族群每一天都在縮小,每一刻都有族人消逝,我們心知肚明,生存開始是等同於渺茫的詞彙。捕食變得困難,大雪不知節制的持續颳著,天空換成了帶著陰沉的灰濛,舉目望去四下空茫無垠,彷彿這個世界除卻落雪別無他物。佇立在以往最是熟悉的土地上,雪白的毛髮張揚著與凍結的風共舞,肩上落雪的重量,第一次,我們承受不起。

  魚群逃盡,家園不復以往,未曾離開這裡的我們,卻嘗盡了流放的熬苦,更甚,當同族一個個斷了線似的不住倒下,飢寒交迫的我們只能被迫似的啃食他們的血肉,口中所咀嚼的,是相同血緣的黏膩腥味。而搶食不到這些的,幼獸只能在風雪中被奪去氣息,淪為其他人延續生命的熱源。

  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成獸口中叼著幼小屍首的場景在我們的家鄉,已隨處可見。在破碎的冰上,雪地上,我們的故鄉上,刺目的紅渲染了曾經滿布銀白的國度。

  人類用驚懼的、難以置信的眼光看著我們,他們大幅度地擺動著他們的前掌指著我們,向著旁邊的人不停地張口、閉口,像極了在訴說一件驚奇大發現模樣的激動。人類這個現象持續了十多個天空的黑白交替才停止,也許只有一、兩個?持續不止的風雪及被灰霧所籠罩的天讓我對時間的流逝沒有了以往的精確,也有可能是我已經,再沒有餘力去注意這些了……。

  當我再次注意到他們時,人類前些日子的激動及震驚,早已在他們的臉上失去了蹤跡,他們的目光不知何時換成了憐憫,彷彿我們是群離了水面的魚。那些人又開口了,這次,我們相距不遠,他們的嗓音乘著風盪入了耳中,第一次,我清楚地聽見了他們的聲音:「……為什麼,北極熊會變成這樣呢?」

「……我也想知道為什麼?」

 

劉芳瑜老師講評

本文以北極熊的口吻道出全球暖化現象與北極熊生活環境遭到危害的議題,文筆充滿細膩的情思與委婉的諷刺,頗見關懷社會與溫柔敦厚的心志。首段以「人類們所不記得則是,我們記得的那些」開啟全文,追索記憶與歷時敘述的筆調頗為引人入勝。中間景色的敘述:「象牙白的故鄉」、「風般顏色的蒼穹」極能營構北極熊的生存環境,透過「啃食他們的血肉,口中所咀嚼的,是相同血緣的黏膩腥味」、「不止的風雪及被灰霧所籠罩的天」的映襯,將人類破壞之感呈顯出來。北極熊口吻的無奈貫串全文,小說筆法的味道頗為文章增添色彩。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