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378】

101年一月推薦選登──戀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1011月份推薦作品

99學年度第二學期竹女竹中文藝獎

小說組第ㄧ名

李諭汶

竹女二年一班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不,我並不相信。但我能告訴你:就算沒有美麗的邂逅,也能擁有值得留戀的結局。」

第一次見到她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許多細節早已被我遺忘,只記得如往常一般傳來一陣刺耳的哭鬧聲,我朝更衣室的方向輕輕嘆了口氣。腦海裡正在猜想等會從裡頭探出頭來的會是怎麼樣的小臉蛋,只見一位年約五歲的小女孩被幼稚園老師推了出來,臉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雙手仍不斷拉扯著比她高出近半個身子的老師。自從我在此落腳這麼多年來,看過無數和她一樣的小孩,每每見到如此的情景都不禁想為他們說幾句話,如果不喜歡游泳,何必要強迫這麼多幼小的靈魂接近我,難道那些師長們以為我捨得看見這些天真的臉孔因為我而失去原有的笑容嗎?但我卻什麼也不能做,只能默默打開我的雙手,讓岸上的教練一一將他們送入我的懷抱,我再緩緩吞下滑下他們臉龐的淚珠並盡我所能讓他們接近我,我從不奢望他們會對我釋出任何善意。這個女孩也不例外。當她一接觸到我冰涼的肌膚,心必定比剛才更為難受,一會猛力的踢著我的胸膛、一會又使盡力氣拍打我的雙頰,經過她如此猛烈的攻擊,我也漸漸失去了耐性。但我仍然維持應有的道德倫理,輕輕地扶著她,任由教練帶著她在我懷裡踢水。她應該撐不了多久吧!我暗地發了牢騷,幾個月過後,應該就不會再看到她了……。

但是我錯了,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我仍不斷地看見她。

每堂課下課都能看到一個孤獨的身影在我的懷中不斷地來回游動,伴隨的是教練一句接一句充滿威脅的指令─「我警告你,要是你再中途踩地,我絕對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的。」、「不要只會哭,哭什麼!再哭,你永遠不必下課!」每當此時,我總忍不住盯著她已經模糊的蛙鏡,裡頭的究竟是水還是淚,我也分不清。過了許久,待到下一批準備上課的學生都已開始在岸上做暖身操時,教練才讓她離開。上岸後,她立刻踏著快速的步伐離開眾人的目光,同時迅速地摘下蛙鏡,並用雙手遮掩住泛著淚水的眼眶,但隱約還是能瞧見她雙頰上一道道被淚侵蝕過的痕跡,我總以為那會是最後一眼,但沒隔幾天卻又再度見到她。儘管這種情形不知反反覆覆發生了多少遍,可是她臉上始終不變的神情卻牽動了我的好奇心。

從那時起,我不得不時時注意這個女孩,有時是帶著看她出糗的心情,但大部分的時候是沿著牽著我好奇心的那條細繩一步步探索下去。我只知道她和其他帶著淚水進來的孩子有著不一樣的特質,但究竟背後有什麼樣的力量支撐著她,還等待我日後慢慢地去挖掘……。

「你嚐過暗戀的滋味嗎?那真的就像人們所言『酸酸又甜甜』的感覺吧!」

一年、兩年過去了,許多熟悉的人影都成了我生命中的過客,但那個女孩卻始終按時出現在我的懷裡。我在她心中造成的創傷似乎慢慢癒合了,她不僅願意敞開心房接近我,也更常對我露出她招牌的笑容,只是偶爾透過水中的世界還是能瞥見她模糊的雙眸,但這也已經無關緊要了。在這段日子裡,她換了一個嚴格卻又平易近人的教練─這位教練日後也成了女孩生命中的貴人,同時也走出了以往孤僻的形象,慢慢建立起自己的交友圈,下課的時間能清楚地聽見好幾個女孩低聲交談的說話聲和竊笑聲,取代以往只聽得見抽噎聲迴盪的空間。而我呢?現在不僅我胸前這池水按著固定的速度向前流動,我心裡頭的那池水也有了變化,似乎正準備激起洶湧的浪花。也許是因為那個女孩吧!

不知道從何時起,我不再只是時時刻刻注意她的行跡,同時心裡也多了一種期待。

「今天是星期一吧!再等個兩天……。」

「星期二了,再等一天,要有點耐性……。」

「哇!星期三終於到了,再過幾個小時就能看見她了。」

在等待已久後見到她的那一刻,我心中的那池水便由原先的陣陣漣漪變為滔天的巨浪,實在恨不得我能張開嘴尖叫幾聲來表示我內心的雀躍。當然,再美的期待也會有落空的時候。若課程已經開始了半個小時,我仍看不見載滿霧氣的玻璃窗外閃過那熟悉的身影,心便涼了半截,也無心再去留意課堂上發生的點點滴滴,就像還沒遇見女孩的那些年,我永遠只是我,我看見的那些人也永遠只會是他們,兩者之間的關係如同兩條平行線,望得見彼此卻永遠不會有交集。

雖然每天有不少肌肉強健的男子和身材姣好的女孩在我懷中徜徉,但他們最多也只能讓我驚豔幾秒鐘。那個女孩的外貌也許不是特別出眾,我卻能感覺到一股深深吸引我的力量發自她身上,經過這麼多年,我仍不斷地摸索。

小學一年級那年,她第一次參加游泳比賽,抱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心情,她出現的頻率開始增加。為了讓大家能在比賽中脫穎而出,教練訓練的內容也日漸嚴苛,這對一個只有六歲的女孩而言,身體的負荷幾乎到了極限。但她始終按部就班地練習,不曾有過投機取巧的念頭,教練每下一道指令,她一定會盡自己最大的力量來達成目標。儘管手痠了,也要努力划到對岸;腳麻了,也要奮力踢到岸邊;疲憊了,也要使勁咬緊雙唇,拚命向前衝。所有付出的心血都只是為了換取她生命中第一次參賽的勝利。

那是鎖住她眼淚的水龍頭好不容易拴緊的幾年來第一次看見女孩忍不住嘩啦啦地淚如雨下,那一刻心生的疼惜是筆墨難以形容的,我好希望能親口告訴她不必這麼拚,但同時內心也希冀她的這些付出不會白費,並且能得到等值的回報。這種矛盾的心情促使我只能在一旁冷眼地看著她,心裡卻是百感交集。

然而,女孩並沒有得到上天特別的眷顧,在她人生中的第一場游泳比賽最終只能以後段的名次收場。

我曾一度以為她對游泳的熱情會在那次比賽後被狠狠地沖淡,令我意外的是,女孩的熱忱非但沒有冷卻,反而與日俱增,一天比一天升溫。

「你知道一個人一廂情願的感覺嗎?」

我相信我陷入愛河,雖然應該只有我能感覺到吧!但我能確信,那個女孩也喜歡上我了……。

自從她人生中第一場游泳比賽結束,我們碰面的機會也越來越多,我幾乎天天都能看到她,想必她一定從我身上看到一個值得她追尋夢想,而且也找到更多她從沒擁有過的快樂。每次上課她都準時抵達,從更衣室走出來總會忍不住在岸上和教練寒暄幾句,接著教練會裝出一副不耐煩的表情,手拿浮板輕打她的小腿把女孩趕到我的懷裡。跳到我懷中後她也不一定會立刻潛入水中蹬牆出發,有時還會和朋友小聊幾句才開始動作。但一旦她開始滑動雙手、擺動雙腳,她旺盛的鬥志誰也比不過。

在這裡有幾項規則,其中之一是:一位學員只要達到某些特定的標準,便能往上晉升一個等級,甚至還能戴上一頂黃色的泳帽來象徵這種榮耀。現在女孩不僅想鍛鍊自己的身軀、為比賽做足準備,同時也希望能戴上這頂黃色得泳帽,從她閃爍的雙瞳終能深切地感受到她的渴望。印象中,有時候她能夠一個人連續衝二十趟,甚至連隔壁水道的男生都賴著教練不走想偷懶時,她依就按照規定的時間出發,一秒也不敢延遲。記得那些男孩臉上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難道她不累嗎?」語氣中帶著無限的驚訝。

其實,她很累,這點我最明白。

每次從水裡看著她,不僅因為水流動的緣故,同時她堅毅的表情也讓原本圓潤的臉蛋呈現扭曲的形狀。等她回到終點,頭探出水面的那一瞬間,一切彷彿都沒有發生過,只是雙頰略為發紅,嘴巴不斷輕輕地喘氣。因此別人從來不曉得每多一趟衝刺,她都是在向自己的極限挑戰。而我,十分以這個只有我知道的事實為傲。

幾年下來,從每個月固定的測驗能看到她有明顯的進步,從一開始往往待在隊伍的最尾端,總是被大哥哥和大姊姊們倒追,到現在她在隊伍裡的位置越來越前面,甚至人少的時候能站在隊伍的最前端帶領後面的人。而且在每次的比賽中,女孩也能獲得相當優秀的成績,還曾經奪下一面金牌呢!─雖然幾年後這些往事在她的眼中都已成了生命中罕見的趣聞,但她的成長真的是大家有目共睹,而她自己也明白,那頂黃帽離她不遠了……。

終於,等了將近一年,榮耀的時刻降臨了。

那年女孩正準備升上小學六年級,而且是在端午節放假的前一個晚上,為了和家人一起出去玩,許多人都缺席了那堂課,當時在場的只有四個男孩和教練總共五個人。當她瞪牆壁的那一剎那,所有人開始瘋狂地吶喊,雖然只有五個人,但加油的聲音響徹整個室內,連我也熱血沸騰,不禁想要偷偷地推她一把。當她的頭從我懷裡的另一邊慢慢浮上來時,伴著男生們高亢的歡呼聲,她瀟灑地摘下蛙鏡,臉上盡是燦爛的笑容,眼睛瞇成近乎兩條閃著光輝的圓弧線,而嘴巴的兩側都快和眼睛連成一體了。

那一刻她的神情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坎裡……。

「聽過好事多磨吧!唉……喜歡一個人真是麻煩。愛情這條路真可說是『一波三折』呀!」

以前我不曾懷疑過女孩高頻率出現的動機,因為我有十足的理由相信她是為了我而來。儘管有時她不會把注意力完全置於我身上,而是和朋友們並排坐在池邊談天,但話題也始終和我脫不了關係。

然而在女孩國小畢業的那年,事情似乎有了變化……。

那是我最後一次能夠在一週內見到她四次以上。從她和朋友的談話中,我漸漸發覺她小時候的那些夢想逐漸離她遠去,也許是課業壓力的關係,此時的她只是純粹把我當成一個宣洩壓力和情緒以及鍛練身體的角色。在她的生活裡,我成了配角,而那些以前跟她肩並著肩站在岸上聊著屬於她們的夢想的朋友反而成了支持她持續前來的動力來源,只是她們現在的話題也鮮少提到我了。一開始我有點難以置信,原本以為在我眼前進行的這一切只不過是個假象,但當我發現我們碰面的機會一週接著一週減少時,我不得不強迫自己接受這個事實─深深吸引我的那個女孩正一步步地離開我。我的心情也從起初的疑惑,到後來轉為夾雜著一點憤怒的震驚,而現在則是滿腔忌妒的火焰,我相信有什麼偷走了我的女孩,也許是對於課業成績的重視,抑或是她的那些朋友們。

我試圖控制自己不安又焦躁的情緒,也曾嘗試讓我的心回復到見到她以前的那股平靜,但這些似乎都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每當她和別人聊天時,我總試著忽略她的聲音,可是當我越壓抑此種心情,似乎就越助長我的忌妒心。有好幾次我都恨不得自己能變成那位和她手勾著手的好朋友,或是偶爾和她談天的大哥哥,當然若是她那位十分景仰的教練就更好了,不然曾經在岸上接受她安慰的小妹妹也可以。無論如何,只要是任何能讓我再度成為她眼睛所注目的對象我都願意不惜一切代價變成他們,只要她能再用雙眼專心地注視著我,我就滿足了。

直到有一天,女孩和一位十分要好的朋友坐在我身邊,兩人背對背看誰的肩膀比較寬─這是她們之間一種自嘲性的娛樂活動,

「你的肩膀很寬喔!」她的朋友調侃她,

「喔!對呀!你知道嗎?我們班很多同學都跟我說,她們的父母都不准她們學蝶式,因為如此一來肩膀會變寬,女生的肩膀如果太寬就不好看了。」女孩說道,

「也有人這樣跟我說呀!可是很多人都說游蝶式的樣子很威風,這樣聽來,真的覺得很諷刺。」女孩的朋友一邊點頭,一邊帶著輕蔑的語氣回答。女孩靦腆地笑了一下,便沉默了。

「所以,妳後悔嗎?」她的朋友突然提出這個問題,我愣了一下,因為我也和她一樣好奇女孩會如何回答,但同時我也害怕她的回應會再次重傷我。只見女孩輕輕地把頭倚在膝蓋上,思考了幾秒鐘,接著搖了搖頭。

「當然不會呀!」語氣中充滿肯定,朋友又問她為什麼,我也睜大眼睛等待下一句話,

「因為我喜歡游泳啊!」我的心頓時從谷底飄上了藍天,我還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但幾個月後她便證明了那天她說的話真的是來自她心底最真實、也最真誠的聲音……。

那天是女孩的生日,因為有些事情耽擱,所以上課後十幾分鐘我才看見她匆匆忙忙地從玻璃窗外的大廳奔向更衣室。當她踏出更衣室的那一瞬間,所有我懷裡的人立即為她高唱「生日快樂」歌,就連不認識她的小朋友也被這種氣氛感染,跟著其他的大哥哥、大姐姐一同拍手唱歌。女孩先是頓了一下,接著臉上就露出她招牌的笑容,慢慢地走到我身邊並蹲了下來。大夥唱完了歌,立刻有人大喊「獻吻、獻吻」,接著在場的所有人也跟著鼓譟起來。

「獻吻、獻吻、獻吻……」在吵雜聲中,只見女孩的臉上閃過幾分羞怯的粉紅色,並連忙搖頭示意大家別再捉弄她了,可是這種時刻誰肯願意放過她呢?有人開始提名人選,此時我的心也糾纏在一塊,女孩的臉上漸漸出現難為情的表情。

「他!」女孩突然指著我的臉大喊。這一聲劃過了剛才嘈雜的喧鬧聲,所以人用疑惑的眼神盯著她瞧。女孩沒多說什麼,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接著馬上投入我的懷抱中。我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當我意會到她想表達的意涵時,只感覺到一股熱浪貫穿我的身體,內心有著無法言喻的澎湃。

「你有沒有覺得水剛剛突然變熱了?」這是在我陶醉之前最後聽到的一句話……。

「我喜歡她,我喜歡她,我真的好愛她……。」

當我恢復理智時,已經是幾天後的事了。雖然這時女孩並沒有待在我身邊,但我已清楚明白我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了,光是如此我就覺得很滿足了。幾個月過去,一週只能看見她一、兩次,但我已別無所求,只要能看到她快樂地在我心中徜徉,這便是一件十分享受的人間樂事。而我每天最快樂的事情便是等待著她的出現,雖然要等上好幾天,有時甚至是好幾個星期,在我看來都無妨了,因為對我而言,「等待」就是一種幸福。

「人的一生難免會有要離別的時刻,而且你永遠不會曉得它會在什麼時候敲著你的房門。但一旦它找上你,你就必定有所失去……。」

十多年來,我看著女孩長大,小時候講話帶著幾分稚氣的她如今已變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小姐。我一直相信直到她必須離鄉背井到外地讀書的那天我才會和她分開,但萬萬沒想到這天竟會來得如此快速,讓我有些措手不及。其實,半年前我早該看到預兆了,只怪當時我太沉醉在愛河之中。

半年前的那天,當女孩正準備跳入我的懷裡時,教練叫住了她,她轉過身走到教練的旁邊,只見教練輕輕地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頓時,女孩的臉上出現難以形容的緊張和不安,接著她們又持續交談一會兒。由於音量太小,加上我並沒有覺得哪裡有異樣,所以並沒有特別注意他們談話的內容。但現在反悔也為時已晚了……。

半年後的今天,我渾身焦躁不安,心裡抱怨著為什麼還沒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有些事她得盡快知道才行。突然玻璃窗外閃過一個人影,是她!我鬆了一口氣,幸好她趕上了。從她匆忙又不知所措的背影,我相信她心底對接下來將發生的事情已經略知一二了。

約莫三十秒過後,女孩從更衣室裡奔了出來,她沒有換上泳衣,還一邊捲著褲管,一邊踮著腳尖跑到教練的旁邊,完全無視於我的存在,果然如我所料,她一定知道了。

「教練,為什麼妳要離開?」女孩來不及等呼吸恢復正常,立刻脫口而出,教練示意她先坐在旁邊的長椅上,接著告訴待在我懷裡的幾位學員一些練習的動作。等到大家都出發了,她才緩緩地轉過頭面向女孩,告訴她這幾天發生的事情以及她要離開的原因。在交談的過程中,女孩不時露出不滿和憤慨的神色,有時也會給予一些評論,過了十幾分鐘,兩個人都沉默了。我想她們應該都曉得現在不論做什麼都於事無補了……。

女孩整節課都靜靜地坐在長椅上,偶爾會和教練或水中的朋友講幾句話,但從她欲言又止的談吐中能感受到一種交雜著難過和不捨的心情。下課時,她又站到教練身邊說了幾句話,接著她們一起走到了更衣室。突然間,女孩似乎想到了什麼,她將頭靠在教練耳邊,只見教練點了點頭,便直接走入更衣室。正當我困惑地想著女孩為和還停留在門口時,她轉過身來,緩緩地走向我,此時她再也忍不住了,眼淚一滴接著一滴奪眶而出。她悄悄地在我身邊蹲了下來,將手放到我的懷裡,輕輕地攪動我的心波。她先是沉默了一會,讓眼淚順著臉頰的弧線滴入我的懷中,變成一圈又一圈的漣漪,接著她用雙手緩緩拭去仍停留在眼角的淚水,然後才開口說出了她心裡最深層的告白,也是這輩子讓我最感動的一段文字。

「我知道我講了你不一定會懂,但我還是希望能親口告訴你這些話……。」這時她有點猶豫,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說下去,

「記得前幾次來到這裡,我總是哭哭啼啼的,有時拉著幼稚園老師的手不肯放,有時則是死命抓住爸爸、媽媽的手不願讓他們離開,其實當時只是很單純的想留住這種安全感,畢竟有誰會把一個才五歲的小孩丟到一個她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呢?」她勉強地擠出一抹淺淺的微笑,

「一開始也許有些任性,喜歡和教練作對。但漸漸地我發現自己愛上了游泳,不僅僅是可以訓練體力的關係,同時也認識了許多我可能一輩子沒有機會接觸到的人─後來當我不再把游泳的成績視為唯一時,他們真的帶給我很多很多的溫暖,就像一個溫馨的小家庭一樣。」

「還有呀!最重要的是,你在我國中三年的生活中其實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喔!」此時她輕輕地舀起池水,灑在她的腳趾上,

「有時課業真的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時,我喜歡躲進你的懷裡,那兒真的是一片的寂靜,而且有足夠的空間讓我一個人靜一靜。不僅如此,在這裡完全沒有人和人之間競爭的壓力,頂多有時會和大家鬧著玩玩,但相較於學校中的那種競爭,這些比較像是一種放鬆心情的小遊戲。」

「我希望你知道的是,在這裡我找到了小時候不情願地放開媽媽的手時所遺失的安全感。在我徬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現實生活的時候,謝謝你張開了雙臂,讓我尋找新的目標和方向;在我最脆弱的時刻,也謝謝你厚實的胸膛,讓我能緊緊地靠著它大哭一場……。」說到這,她又忍不住掉了眼淚,

「我一直相信將來的某一天,我能牽著我女兒的小手,帶她到你的面前,告訴她這些屬於我們的故事。當然,我也期盼有一天你能有機會和她結一段緣,而且她也能像我這般地喜歡你……。」此時她已泣不成聲,我也分不清剛剛吞下的淚水究竟是流自她的雙眸,還是我被她這番話感動而流出的淚珠。她用擠滿淚水的雙眼深情地盯著我好幾秒,讓我感到有些喜悅卻又有些不自在。

突然她把右手食指和中指輕輕地貼到她的雙唇上,接著再緩緩地移至我的雙頰,悄悄地點了一下,並用最後的氣音,說道:

「我……想……你……」

之後發生什麼事我也不記得了,只知道她走了,而且沒有再回頭。對,她真的走了,我還來不及回應她這段真情告白,她就已經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也……想……你……」

那是我心靈的那池水最後一次的奔騰……。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