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536】

十二月推薦選登──無言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年十二月份推薦作品

推薦老師:魏淑平

學生姓名:黃冠茹

學校全名:國立台中文華高中

就讀班級:二年八班

無言

                             

  隨著歲月,「欲辯已忘言」的次數越來越多。一個人品嘗寂寞,在黑暗中沉默,孤獨地在無言的時空,慢慢地一步步行走,不是沒有人懂我,是我的心再慢慢緊縮,一路上的空虛壓在心頭,偶爾探出頭來,別是另種滋味,相對無言。

  有時候會想,死亡到底是什麼呢?爺爺過世的時候,突然地好像這並不真實,明明昨夜還在加護病房,仍是有呼吸和心跳,但下一刻,他便雙腳一伸,走了。我再也見不到他;再也無法新年時一同拍照留念;再也無法偷空到養老院去探望,他就這麼從眼前消失。仔細端詳今年過年和他拍的照片,他消瘦、鬆垮的臉龐,細小脆弱的身軀,是否在那時就暗示著他即將的逝去?喪禮上我多想多說些什麼,但一切又好像不夠似的。守著夜哭一夜,佛經聲綿延不斷在四周圍繞,他寂寞,我寂寞。

  不只無言的死亡,李後主李煜的後半生也是無可奈何的囚禁。他眺望著遠方的故都,一江春水向東流,能有幾多愁?夜間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的梧桐深院,鎖深秋。愁思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他愁無人共語,我愁無語可訴。弦月高掛,他孑然一身,寂寞之甚,哀愁之深,我坐在他身旁在不同時空向上仰望,雖無故都可思,卻為迷茫未來而愁。彼離愁我煩憂,同是別有一般滋味,在心頭。

  即便將思緒跳脫煩憂,仍是有心靈匱乏的時候,偶爾著筆墨,一大張小小的空格子排列往下,一列列往左延伸,無法下筆的黑亮的墨水,搭配著我雪色的空白,到底該怎麼往下填滿呢?時間滴答不停留,我空洞的迷宮仍是沒有盡頭,有些慌的亂闖亂衝,明明就是無法言喻的虛空,究竟是要我怎麼去描摹?畫了再撕,寫了再塗,卷上仍是幾個字和幾段空白。叮咚一聲,錯過時間限制,再見,我還是空乏的心靈。

  走過並非平坦的生活,想過無數個未來的夢,探討過關於生命的最後,即使一開始冷靜的想過沒什麼,在真正遇到卻又是這麼地無法接受。偶爾我會縮在角落;偶爾我會出去獨自走走;偶爾我會在喧鬧後品味寂寞這才發現並非所有的寂靜,都如此難受他靜謐、祥和像個智者,我們相視無言心意相通。

魏淑平老師評語: 善於舉例,文章因此典雅充實。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