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372】

十二月推薦選登──《願你》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年十二月份推薦作品

台中文華高中99年月湧江流文學獎

散文第三名

陸怡臻 三年十八班

《願你》

媽媽打了手機給我,說阿公過世了。

據媽媽的說法,阿公應該是在睡夢中去世的,走得很安祥。我聽見媽媽的語氣有些哽咽,忽然覺得這件事有點不真實。感覺好像醫院那裡是一個孑然不同的白色國度,而我只是不小心接通了到那裡的某條線路。

我應允馬上回家,踏上公車。我挑了一個靠窗的座位,讓眼皮底下的車水馬龍可以毫無干預的竄過。車子啟動了,我撐著頭看外面,慢慢的,讓自己的眼底一片模糊。

舊舊的車子、舊舊的屋子、舊舊土芒果的酸味。

小時候阿公帶著我走過了豐原外圍的山地阿公的眾多好友們都住在那兒。開著老舊的車子上了山,一路上噗噗的排煙管哀鳴著,被拋棄在車尾的煙徒眼望著我們揚長而去。

記得每次阿公去跟他們聊天,便是我一個人在外面探險的時候了。從屋子左邊的山路一直走上去,從下面望啊望,不知道是綿延到何方呢?


啃著青綠的土芒果,有一次趁著沒人注意我的時候偷偷走了上去。山徑旁野花茂盛,風很輕,充滿大自然的氣味。黃色芒果汁沾了滿嘴,伸出舌頭繞著嘴唇舔了一圈,舌尖的味蕾充分滲進了酸甜的滋味。是童年的味道。

我越回憶,越發現那是單純快樂的童年。每個孩子都渴望擁有的夢想,我已經帶著燦爛的笑容走進去又離開了。孩子可以把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都納入自己的世界。那是個不懂煩惱的年代,孩子只知道伸手就抓的到天空、孩子只知道要向前奔跑、孩子只知道自己的手心裡緊緊握著對未來的希望和勇氣。

孩子只知道無須畏懼,因為他親愛的阿公會成為他的肩膀,讓他看到更高更遠的世界。


我折了一百零八朵蓮花,願你前往的地方一樣繁花盛開。

家人群聚在醫院地下室用金紙折蓮花。

我試著想回想我們已經多久沒有這樣聚在一塊了,但是苦無答案。平常的日子每個人都太忙了,聚在一起聊天、出遊成了甚難企及的夢想。我們坐在一起,偶爾交談,大部分一心一意的完成手上的蓮花。你折了十八片花瓣,我拿紅色的細絲線將它們纏繞成花朵。

很多儀式。我們唸了許多經文,只願阿公身後無病無痛。儀式不僅多且繁雜,一次一次的排列,我們舉著清香對靈位拜拜。

「長子是誰?長孫!女兒!外孫在哪裡?」

我發覺佛教的喪禮儀式注重的是對生者的治癒和安慰。往生者的子孫聚在一起,在跪拜的時候,發覺肩上不知何時多了一種傳承的力量。我有一種感覺,像是阿公從未死去,他的溫柔和勇敢已經注入到我們的靈魂裡,藉由我們的血液繼續留下來。我強烈的感受到生命的力量,是我的至親給我的,讓我更有勇氣。他把希望帶給我們,要我們在人生的旅途中不畏風雨的繼續前進。

很多小說都寫著,人死去後看起來就像睡著。但是從青紫色的唇色和慘白的臉孔,其實你一眼就看的出來了。但是你希望他只是睡著,所以你才會偏執的覺得他只是睡著了。因為你希望他會忽然醒來,睜開眼睛再看看你、再看看他所眷戀的人、再看看這個世界。

我們哭泣,淚水洗滌了悲傷;洗滌了病痛。

我從阿公的葬禮中領會到生命的意義,無非是希望活著的人勇敢,把握生命中美好的事物。不要後悔,不要放棄希望。

我將最後一次和你道別,之後你將無牽無掛。

天色漸暗,山頂的寒冷籠罩下來。

我拉了拉衣服,和媽媽並肩站在一起,把金紙折過輕輕的置入火堆中,沒有人說話,連同幫忙的人,大家都只是安靜的凝視逐漸茁壯的火苗。時間是躡著腳走路的,沒有人在意時間的流逝,也沒有人拿出手機或看錶。我們看金紙和紙紮的車子在火光裡慢慢被吞噬,有點萬物成空的意味。穿著黑色道袍的師姐低低的俯首合掌,溫柔的說;「我們不要去動那台車子,等燒完了,也看的出車子的樣子。」

我忽然想起,這是最後一次和阿公道別了。

火光漸漸稀微,觀音山也越來越安靜。雖然氣溫驟降,但已經不覺得寒冷了。我發現在火光逐漸將一切燃燒的同時,也帶給我溫暖。

「阿公,願你不再苦痛。」我在心底這麼想,對著靈骨塔的方向,雙手合十閉上雙眼。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