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484】

十月推薦選登──情書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年十月份推薦作品

國立霧峰農工99學年度曙光文藝季

短篇小說類  佳作

一甲  李柏萱

《 情書 》

(1)   一封情書

「親愛的宇帆:我喜歡你,真的好喜歡你!喜歡到我快要瘋了!我恨不得殺死你!讓你永遠只屬於我一個人!你說我該怎麼辦?我真的好喜歡你啊!」這是惡作劇嗎?到底有誰會寫這般變態的信給我啊?

我環視周遭的女同學,卻百思不解,只好先回信再說。

「請問你是誰?」

悄悄的將米色信封放回抽屜,此刻的我已無心上課,腦海不斷浮現信中變態的內容,那凌亂的字跡,好像要把紙弄破一般,看得出來是用極大力道所寫的。

當時的我,僅僅將他視為一封奇怪的告白信,絲毫不知事情有戲劇性的變化,如果我能早點發現這一切,或許就不會有這樣的結局了。

我永遠無法忘記那人眼中的深情與愛戀,扭曲的情感,彷彿一條纏繞在我頸部的粗大麻繩,將我勒的幾乎要窒息。

我永遠也忘不了。

體育課時,我和張毅杰以及他的女朋友洪凱欣一同打排球,我們三人是青梅竹馬,即使上了高中感情也依舊很要好。

「喂,黃筱倩是不是一直在看我們啊?」我停下發球的動作,走到兩人旁邊,低聲說出我心中的疑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黃筱倩似乎從一上課,便獨自一人站在操場角落,不斷朝我的方向癡癡傻笑。

凱欣聽到我這一席話,竟露出一臉看好戲的樣子,「宇帆,你真的都不知道嗎?」

「不知道什麼?

「黃筱倩喜歡你很久了。」

「啊?」我頓時一愣,僵硬的將頭轉向黃筱倩的方向,只見遠處的她仍在癡笑,「不會吧……她怎麼可能會喜歡我?」

黃筱倩在班上是位性情極為怪異的女孩,雖然長的還不錯,但因過於孤僻的緣故,她在班上唯一的好友,就只剩下與她個性相似的唐琪了。我和黃筱倩根本毫無交集,她會喜歡我,我只能說是無稽之談。

毅杰擺出一副受不了的樣子,無奈的說:「我說你啊,遲頓也要有個限度,黃筱倩到處跟別人說她喜歡上你了,你難道都沒聽說嗎?」

「怎麼可能?我長的又不怎麼樣,要喜歡也該喜歡軍賢吧?」身為班上的班草,長相好看、成績又優異的軍賢廣受大家的歡迎,班上許多女生都傾心於他了,哪輪得到我被喜歡?

「總而言之,事實就是如此。」凱欣拍拍我的肩膀說:「你說不定可以考慮和她交往看看。」

和黃筱倩交往?我實在無法想像那將是何種情形,再度看向黃筱倩所站的位置時,我這才發現她早已不知去向了。

然而,一道灼熱的視線,卻始終沒有從我身上移開。這不過只是序幕而已。

(2)   唐琪

「親愛的宇帆:我好喜歡你!我多麼希望能緊緊的緊緊的將你抱住,讓你在我懷中死去!為什麼?到底為什麼我的心會這麼的痛呢?你說我是不是病了?」

「有病就要看醫生,說真的,妳願意告訴我妳是誰嗎?或許我們能當朋友。」

自從收到情書的第一天起,我就養成了回信的習慣,即使如此,對方卻不理會我所回的內容,只是瘋狂的向我傾訴她心中的痛苦和掙扎。

我將信封放回抽屜後,便開始整理起自己的書包,夕陽餘暉下,空蕩蕩的教室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凱欣和毅杰一如往常甜甜蜜蜜的約會去,當然不可能帶的我這顆大電燈泡。

就在我打算離開之際,教室的門突然被打了開來,在我眼前的,是唐琪那張可愛卻又帶點酷酷的臉,她面無表情的繞過我,朝置物櫃的方向走去。

綁著條長長的馬尾,身為學校樂隊的隊長,其實長的也還不算差,一雙深邃的眼眸帶著幾分神祕,雖然她穿著學校制服,但毫無高中生該有的青澀,反而散發出高深莫測的氣息。唐琪和黃筱倩是個性相近的好友,除了黃筱倩外,大概沒有人能猜出她在想些什麼。

「唐琪,妳也還沒回去啊?」她只是瞥了我一眼,根本不打算回應我的招呼,她從置物櫃拿出一疊東西後,便起身離開教室。

「借過。」唐琪冷冷的吐出一句話,同時候和我擦身而過,然而幾張照片從她手中滑落。我正想彎腰幫她撿起,可是一見上頭的圖案,我卻愣在原地。

「怎麼了,會怕嗎?」唐琪帶著嘲弄的語氣,將地上的照片一一拾起。

「不……我只是很訝異,原來妳喜歡這種東西。」照片上不是腐爛的屍體,就是被虐待的動物,我一直不知道唐琪有這種嗜好。

「不行嗎?」唐琪漾起一抹詭譎的笑容,隨後轉身邁出教室。

剎那間,我不禁渾身發毛起來,她那犀利的眼神,彷彿獵人盯上獵物般,是我未曾見過的。

「我到底在胡思亂想什麼?」再不走就要天黑了,我提起書包,以著快速的腳步離開。

(3)   黃筱倩的告白

「當朋友?告訴你我是誰?哈哈哈……你‧會‧嚇‧跑‧的!」

今日的內容與往常不同,不僅沒有「親愛的宇帆」,還多出了「你‧會‧嚇‧跑‧的!」這幾個大字。

我會被嚇跑?這什麼意思?

「宇帆!」凱馨走到我旁邊,身手指了指後方,「黃筱倩好像有是要跟妳說。」

我順著凱欣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黃筱倩正站在教室角落傻笑著,一發現我注視著她,雙頰更是浮起兩抹紅暈。

給我情書的人,難道就是她嗎?如果凱欣能夠寫情書給我,那該有多好?不過,我想這永遠不可能實現吧!

我從以前就一直暗戀著凱欣,我不奢求和她交往,只要能待在她的身邊,我就已經感到很滿足了。依稀記得國三畢業的前夕,我曾將這個深藏已久的秘密說給毅杰聽,但是出乎意料,隔天她竟告訴我她向凱欣告白的消息,而凱欣自然是接受的。再怎麼失落也挽回不了被搶走的她,我所能做的,就只有祝福而已。

有時我很懷疑,毅杰到底有沒有把我當成朋友,不論在任何方面,他必定表現的出類拔萃,偶爾不經意地嘲弄我一番,我也只是佯裝不在意。我從未問過毅杰有關凱欣的事,不論他是否故意如此,又或者原本就喜歡她,我想都不重要了,畢竟知道原因又能改變什麼?

「妳找我有事嗎?

「那……那個……你看過了嗎?」

「看過什麼?」

「嗯……就是情書啦!情書!」像是豁出去一般,黃筱倩突然大叫。

「寫情書的人就是妳?」

「呵呵……」她瘋瘋癲癲的傻笑一番,突然往我身上撲過來,「我喜歡你!」這個舉動不只讓我嚇壞,還吸引不少異樣的眼光。

「黃筱倩……妳冷靜一點!」想不到黃筱倩看似嬌小,卻力大如牛,她緊緊摟抱著我,讓我幾乎無法動彈。

「我喜歡你!我真的好喜歡你喔!」她越纏越緊,整顆頭顱還趴到了我的胸膛上。同學們紛紛圍觀看好戲,有人甚至在旁起鬨亂叫,正當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時,毅杰出現了,將我和黃筱倩拉開。力道之大,讓她幾乎整個人跌坐在地,她眼神兇惡的瞪向毅杰,正想開口說些什麼,上課鐘聲便響起了。

這大概是我生平第一次感覺中生很美妙吧!

「呼……女生真是太可怕了……」我不禁感到心有餘悸。

「我看是你太沒用了吧!」毅杰嘆了嘆口氣,轉身回到他的座位上。

「不然妳也給她抱抱看啊!」

「好啦!好啦!老師來了。」

我整理一下衣著,隨即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心中仍舊幾分驚魂未定。原來她所謂的「你‧會‧嚇‧跑‧的」就是指這件事,原來情書的內容就已經夠變態了,哪料想得到她所做出的行為更瘋狂!然而,相較於先前的斷然拒絕,如今黃筱倩卻大膽了起來,實在是令我百思不解,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4)   糾纏不清

我的噩夢,似乎就是從那天開始,沒多久,情書就幾乎不再放到我抽屜,反而是黃筱倩開始對我糾纏不清。不論到哪裡,甚至是去廁所,黃筱倩必定從頭跟到尾,還會不停地在口中呢喃:「周宇帆,我喜歡你……我喜歡你……

從一開始百般拒絕,到後來視若無睹,軟硬兼施,不管我怎麼做都趕不走她。放學時間一到,我二話不說,立刻收拾書包至校門口與凱欣會合。

「宇帆,她跟來了啦!」毅杰指著我後方,臉上寫著盡是不耐煩。

「我的天啊!」我回首一瞧,黃筱倩果然緊跟在後,「大小姐,拜託妳可不可以別再煩我了!」

「可是人家喜歡你嘛!」黃筱倩說完話馬上展開雙臂,笑咪咪的想向前摟住我。我連忙退後一步,「很抱歉,我對妳一點感覺都沒有,妳別再來糾纏我了。」

「聽到沒有,滾遠一點!」毅杰一向看不慣黃筱倩的作風,語氣自然就差了點。

「干你屁事!」黃筱倩惡狠狠的瞪向毅杰,眼神毒辣的猶如遇見仇人,可是她下一秒竟鼻頭一酸,兩行淚珠便從她的臉頰滑落。這樣的轉變未免也太大了吧!

「妳……妳別哭啊……」見黃筱倩淚如雨下,害我慌張得不知該如何是好。溫柔體貼的凱欣馬上從口袋掏出幾張衛生紙,遞給她拭眼淚。黃筱倩大力的擤完鼻涕後,便毫不客氣的將用過的衛生紙丟在路上,所幸她終於不再哭泣,「哼!反正我是不會放棄的!」說完,她便瀟灑的轉身離去。

一直到回家,我仍舊不得安寧。

「鈴­­­­­­­­­­­­­……

黃筱倩不停的打電話到我家裡來,瘋狂的大喊:「我喜歡你!」不只是我,連我的家人都快被逼瘋了。乾脆把話筒放置在一旁,我看她還能變出甚麼花樣來,但出乎意料之外,這寧靜的片刻竟十分短暫。

我的手機鈴聲開始響起。

「不會吧?」我無法置信的接起手機,果然……

「宇帆,我好喜歡……

「妳怎麼會有我的手機號碼?」

「嘿嘿嘿……我跟洪凱欣要的。」黃筱倩得意洋洋的笑聲從電話的另一頭響起,「我威脅她,如果不告訴我你的手機號碼,我就要去自殺,而且還大哭大鬧了好一陣子,她一時心軟,就給我號碼了。」

「大小姐,算我求求妳,要怎樣妳才能放過我?」

「跟我交往。」

「拜託,要不然出去約會一次怎樣?以後妳就別再來煩我了。」

「約會倒是不錯的主意,不過,這未免太便宜你了吧?我頂多不會再打電話到你家,在學校我照樣追求。」

「隨便。」至少我回家還能喘口氣。

「呵呵……要去看電影嗎?這禮拜日你說好不好?」她興高采烈的口吻就像一個孩子,天真而興奮。

「妳高興就好。」事情就這麼決定了。

當時的我,一心只想早點擺脫黃筱倩,根本料想不到,與她的約會,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之後,我就再也沒看過她了,她彷彿從人間蒸發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5)最後一次約會

豔陽高照,大街小巷皆擠滿了人潮,我獨站在電線桿下,靜靜的等待黃筱倩的到來。當我將約會這件事告訴毅杰和凱欣時,他們的反應自然是目瞪口呆,其實我也覺得自己太過莽撞,竟然隨隨便便就和人談這種無聊的條件,可是都已經答應人家了,沒理由不赴約啊!

                       欲覽全文,請下載檔案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