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531】

7月推薦選登──進步的姿態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年七月份推薦作品

虎溪文學獎散文第三名

                楊廷浩  虎尾高中18

進步的姿態

    這是文化之旅的第一天行程,我和彥廷到故宮博物院,參觀大英博物館珍藏展-古希臘人體之美。

    正午時分艷陽高照,甚至比前幾天都來的更像進入春天的感覺,我在圓山站等他,除了讀著《山居筆記》外,我更喜歡在台北的街頭看著人群的流動,交談聲混合著步履的聲音,這就是一個城市的姿態,有張力而不倔強,有感動而不隱諱,有合作而不孤獨。

    人們選擇一個城市居住,是不是懷抱著一個理想而往前的感覺,抑或是隨著主流而迷失。有人主動追求,而有人隨波逐流,從古至今,一個進步的城市或許都潛藏著一個個沉重的孤獨,讓我想起了中國歷史上曾經震爍千里的城市,如今已灰飛煙滅。

    從人群中亦可以觀察到時代的走向,穿著打扮,城市的流暢自由,甚至可以察覺到人情的冷暖。一個城市從無到有,從限制到自由,從古典巴洛克建築到矗立千丈的商業大樓,城市在每分每秒因人群而改變,不變的是渴望進步的能量。

    我慢慢的起身,向他招了招手,搭上了人滿為患的公車上路了,一路上你可以發現彥廷安靜的嚇人。平常我只要遇到熟人便開始閒聊,而且完全不能夠停止,我試著在一路上介紹經過的風景,然後我靜靜的看著他,真的好安靜啊,你會有一種感覺,我有點太不夠力了,或許我需要在想一些話來聊。

    公車在不久抵達故宮,全車人群都在這站下車,數輛遊覽車就在你面前向你示意今天人可是特多的,我一直挺厭倦處在龐大的人群中,那會有一種迷失的感覺,那可不是環抱在千岩萬壑體會的渺小,而是一種像鼻涕黏液般的噁心感。

    去年暑假來到故宮,綠意滿園中加上特展的標題「最接近天空的寶藏」,在階梯上行走更有那種特別的感覺,不過這一次倒是因為人群而讓我覺得時間大半被消磨了。

   買票入場後,就像進入一個巨大魚缸,人群是走走停停的小魚,不過導覽老師開始闡述希臘的神話故事,我開始覺得興致蓬勃了起來,話語把我推回到荷馬史詩《伊利亞德》和《奧德賽》的世界,那個人神同質的神話境界,對我這個希臘神話一無所知的小鬼而言,似乎是回到了一種好奇的空間,開始想像那個世界的發展,從當中會出現人性最至極的明爭暗鬥,甚至是連當代都無法被接受的種種觀念,於是你會有一種感覺,希臘神話故事所呈現的,是不是就是人最當初最真實的表徵,毫無包飾的情慾,對照在我們這個社會的虛與委蛇和口蜜腹劍,或許更有一種不做作的真實美感。

    由大英博物館來台的各式雕像陶器,在你面前的是千百年前的文物,我不禁會在腦海迸發出一種讚頌的高歌,竟然能把一個人的姿態雕得如此詳實生動,老師說,這些希臘文物的一小步,在藝術史上便是偉大的一大步。

    我想這些優雅而不拘的姿態,正是人類史上的一次大解放,並不要把它想成是情色呢喃的玷污,而是人體力與美的展現。愛慾的交融以及對生命的渴望,正是那個時代所崇尚的,甚至是同性之間的愛情,在那個時代也是誠然被接受的文化。

    從希臘哲人柏拉圖所勾勒的理想世界,又會讓人聯想到中國文學史上,陶潛的《桃花源記》。曾幾何時,人類所追求的物質與精神生活,只能幻化成一個個美麗泡沫,然後在天際間脹破成煙。也許看了這些時代的藝術品,才能夠去思考對一個人生旅途當中的撿拾收集,需要去用手感覺它的溫度,而不只是走在秋風當中面對滿片橙橘的楓葉然後嘆息而已。

    「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生命從發現到感動,其實沒有那麼困難,它只是,用一個不起眼的方式告訴你。

    也許,進步的姿態對ㄧ般人而言似乎並不重要,不過細細的思考,我們不是也從這當中,擷取出多麼精湛的瞬間,讓你在那一刻感動的畫面。

    唯一讓我聽過的故事是人面獅身像斯芬克斯的謎語:「什麼動物早晨用四條腿走路,中午用兩條腿走路,晚上用三條腿走路?腿最多的時候,也正是他走路最慢,體力最弱的時候。」,其實這個謎語並不困難,就是「人」本身,卻讓這個怪獸撕裂了眾多的生命。不過我認為在面對一個龐然大物,或許大家也有過一種感受,那就是當恐懼來臨時,有多少人能夠靜下心來思考,有多少人能夠從容不迫,這種經驗也在很多人的大考中出現,越是能夠克服這種不必要的恐懼,越能夠跨越心囚,只有自己被自己的心困惑住,才會有這樣的結果吧,從這裡就能夠徹底懾服這一個破解謎語的人-繆斯。

    人群太多真的令人不舒服,也許也是因為離閉展只剩下兩天,加上初五部份上班族尚未開工,就趁著最後一天的假日來趟人擠人的文化饗宴,我需要更多的空間喘息,我需要更多能量關照,但並沒有是吧,彥廷看表情也知道,倦容如將的土牆似乎要應聲倒塌了,我的腳也痠了,從買票及入場是一次的排隊,沒有仔細看完之後又要閉館關門,搭公車又遇上尖峰時段的人潮,是不是會有一種感覺,為什麼要花錢來折磨自己啊!

    其實我們多少會有這種想法,只是我發現如果好好的回想那些雕像的姿態,就會覺得其實挺不錯的。不過值得檢討的是,我必須要思考哪些時候去看展覽是最好的選擇,也許每一個決定,都是策略,它將影響一整天的情緒,還有值不值得在你人生回憶存留的一席之地。故宮的夕陽很美,風習習地吹進我的身旁,雖是滿身疲倦,心靈卻異常的滿足,如夢醒般,我們走出「天下為公」的匾額,藉由層層階梯,回到了現代。

   文化,本來就是從荒涼到豐饒,由時間來帶領著它流轉,然後,成長茁壯。

-寫於二零一一年二月八日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