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410】

7月推薦選登──雲頂的召喚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年七月份推薦作品

第八屆中臺灣文學獎散文第三名

                劉柏毅  虎尾高中112

雲頂的召喚

   

身為雲林人,卻連雲林第一高峰都沒攻過,說來慚愧,但從此刻起,一切都將改變,因為我正佇立在登山口前。隨著我的一步又一步,山之巔正向我靠近,登山口沉默的標示正目送我遠去。

    半小時過去了,除了微風竊竊私語,整座山依舊一聲不吭,連太陽也斜臥天邊,我正在圓石上休息。全身沉浸在寂靜中,心中煩悶一掃而空,臉上莫名地泛起一抹微笑,真的好久沒這麼輕鬆了!突然,手背上的細毛被擾動,低頭一瞧,是一隻蚱蜢。牠東張西望了好一會兒,歪著小腦袋看著我,好像是在說:「這裡怎麼沒有綠色?」一眨眼,綠色的背影就消失在草叢間,我不禁莞爾一笑,但只有一秒,我又恢復沉靜,我感覺到大尖山的活力正隨著蚱蜢的退場而逐漸復甦。我一骨碌跳起來,邁開大步,往雲深不知處走去。

    太陽車已駛到天的中央,鋒芒畢露,但我不必擔心,因為此刻來的薄霧有如媽媽的呵護,為我驅走威脅。一旁緊密生長的箭竹像磨刀石,鈍了太陽的刃,一切都好像安排好似的,可能是祂知道有個豪情壯志的雲林囝仔,正朝天的方向進發的關係吧!我正爬著住滿青苔的石階,四周不再沉寂,除了微風,還多了鳥鳴。樹梢上,二隻頑皮的白鶺鴒正在追逐,黑白相間的身軀在高速下捲成一道飄忽難以捉摸的煙,我都看傻了。煙中又有一隻紅嘴黑鵯,縱使那兩隻白鶺鴒在一旁嬉鬧,她眼皮眨也不眨,怪不得有人說:「黑色就是穩重」。

    另一頭,一個細碎的聲音轉移了我的注意,是一隻松鼠!我正想上前打招呼,但大自然的事是人類永遠無法預料的。我剛踏出一步,牠就沒了蹤跡,聲響卻出現在我身後,我連忙一轉身,但卻又無影無蹤。牠一忽兒東,一會兒西,玩得正起勁。靈動的身軀化為千百個圓弧,我則陷入了「亂環」。突然,牠發出透著恐懼的警告信號,眉頭一皺,竄回樹林深處。此刻,我忽然驚覺:原本快樂的鳥鳴不知何時消逝,周圍的空氣也相互糾結,使我頓覺透不過氣。一股涼意剎時盤據心頭,一個黑影從頭頂掠過,我有一種被提起又放下的感覺,我小心翼翼地向上望去,動作不敢大,眼皮不敢眨。啊!是鷹,天空的霸主,只要牠一出現,萬物便得失了魂,誰也不敢放肆地探頭探腦。這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氣概,誰與爭鋒?而此刻,牠正盯著我,我反射性地退了一步、一步,再一步,終於退回蒼松的蔭下。

    牠在天空不斷盤旋,厚實的翼把蒼穹劃出了好幾道裂痕,銳利的雙目依然緊盯著我,我不得不再次後退,但雙腳卻不聽使喚。咻!牠雙翅一縮,有如子彈列車,從高空俯衝而下,氣勢萬鈞地降落在一棵枯木上,羽翼一收,低頭俯瞰這裡的一切。一會兒與旭日對視,一會兒望向那遠山,猶如正在斷案的法官。正慶幸我已不被注意,想不到視角才剛大膽地向上微調,又跟牠對個正著,天哪!已經來不及了,因為我的「眼神」在那瞬間已被牠牢牢扣住,再也抽不回來。陰寒的冷光從牠炯炯的眼中射來,裹住了我,使我全身像浸在北極冰洋中,沒了知覺。我知道,此刻牠正在瀏覽我的記憶,也正在審判我,於是我大氣也不敢喘,但心裡暗自竊喜道:我的生活平凡,沒什麼好被挑剔的。終於,判決結果出爐:「好人,獲准繼續完成登頂!」牠那筋肉錯結的雙腳一蹬,便如大神后羿的箭衝向金烏。或許哪天我們會在地球的一隅再次相遇,到時牠的霸氣是否依舊令人震懾?牠的傳奇是否繼續?

    得到了通行令證,起起伏伏,我在一個小時之內竟然翻過好幾重山丘。隨著海拔高度的上升,周圍的景色也不斷地變換。一路上不是挑戰人體極限的硬碎石坡,就是令人提心吊膽的青苔石階,而現在我正踏在軟軟的松針上。松針步道!登山客的最愛莫過於此,踩在地氈般的松針上,就如同在進行腳底按摩,這般禮遇與刺痛的硬碎石坡、戒慎恐懼的青苔石階相比,真是天壤之別!此刻,大尖用最輕柔的力道,最適當的角度,為我紓解雙腳的疼痛。正享受著,腦海裡浮現「北風和太陽」的故事來,的確,溫和比暴力更能感動人心。不過,如此的體會卻是踩痛了松針換來的,我是個外來人,實在沒理由要求這般五星級的服務,我每踩一步就等於是在驚擾他們的「退休」生活。想到這兒,我不得不踮起腳尖,不敢奢望再擴大「服務面積」。就這樣,我保持這種姿勢走到步道的盡頭,在這裡,有一棵古柏,身形像極了翻身的龍。在我和牠擦肩而過的瞬間,我似聽見他說道:「年輕人,別想太多,從通過王的審判那一刻起,你便已證明你的毅力和努力,畢竟「天空王者的試煉」不是每個人都能過關的,而且也正因為你的到來,老去的松針又重新獲得了元氣。來!聽聽他們的笑聲吧!」我煞住了腳,身後的松濤在山谷間迴盪,這是大自然最爽朗的笑聲!我又往地上一瞧,松針被風吹起,各個歡欣鼓舞。我行了舉手禮,轉身又向古柏點了個頭,隨即再次啟程,而「龍柏」的一席話還縈繞在耳際。

    隱隱約約,大尖之巔已依稀可見,雖然汗如雨下,但一想到目的地就在那可以望見的前方,精神不禁為之一振,我加快了腳步,不久,我已佇立在最後一段向上坡之前。仰望峰頂,山嵐無情地拉開我們的距離,這種「近在咫尺卻遙若天涯」的感覺,使我又憶起松針步道那段旖旎的風光。這就是人性!總是沉浸於過去的美好而逃避眼前的試煉,要克服又這樣的慣性又需要多少勇氣?搔首踟躕之際,一個持竿叟忽然矗立在我身旁的一塊奇岩之上,我瞪大眼連招呼也忘了,但他卻伸手拍拍我的肩膀道:「不遠了,前進是你唯一的方向,再次點燃你的信心吧!祂絕不讓你失望。去吧!」頭也不回,指彈間已沒入濃霧之中,我想他一定是大尖派來的使者,目的在使我重拾信心,我回首一望,白色的浪潮已吞沒山腰,再次仰望,盤絲似的嵐氣把山頂鎖的更緊了,向手中一瞥,我的戰友—登山杖­正閃爍著光芒向我鼓勵,它都沒退縮我怎能放棄?此念是導火線,信心之火也再次熊熊燃起,我向戰友點了點頭,也慶幸好奇的潘朵拉沒有讓「信心」溜走。我就來個背水一戰。

    到了,我一個健步,停在一等三角點之前,我終於完成人生中的創舉,環顧四周,看到了最壯闊的場面—雲海。一浪高過一浪,在風的推波助瀾下,驚濤裂岸,萬馬奔騰銳不可擋,一股水柱直衝天庭,幻化為人形,是雲之戰士,他手持長矛在千軍萬馬之中,一夫當關萬夫莫敵,此時,從他腳底出鑽一條披滿硬鱗白龍,勁尾一掃、力爪一劃,出現了戈壁大漠、尼加拉瓜瀑布、帕德嫩神殿,彷彿世界是由它所創,它是統治一切的帝王。冷不防,它竟翻身向我撲來,在我與牠接觸的瞬間,我感覺天地的浩然正氣像銀河倒瀉一般傾注在我全身,我成為這雲之王國中唯一的人類。我跌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當我再次望向雲海,那裡什麼也沒有了,只剩下平靜。我看了看手錶,意外地,竟然已經過了半個小時。轉念一想:人間十年,天上十天,而人間的半個小時在天界又更是何其短暫,一如眨眼。

    金烏在不知不覺間已飛向崦嵫山,是該踏上歸途了。我向大尖深深一鞠躬,感謝祂賜給了我值得一生珍藏的回憶。我揮了揮手轉頭而去,誰知這一轉身,看到了原本沉在雲海海底的檳榔樹叢和恣意擴張的茶園。我眉頭一皺,想起了人類對大自然所做的一切剝削行為:六輕大火燒出的空污浩劫、盜獵者濫殺動物的殘絕、對雨林的肆虐……。我想人類現在所享受的一切,若沒有大自然為基礎,這一切科技發展都不曾實現。但我們卻得魚忘筌,自大地以為人是世界的中心,只要是人類想要做的,都可以找到千百個理由來滿足人們予取予求的貪婪,那怕是破壞環境,甚至犧牲萬物。人類發展至今,已徹徹底底地打亂了大自然的神聖平衡。我再次回頭,漸遠的山巔天空上,晚霞勾勤出一個蒼老、久經風霜的老人影像,他無奈的眼神正望著我,我忽然明白:我依循天地的規律來到大尖山,接受了大地的招待,而祂只想傳達一個最殷切的期盼—請傳遞自然保育的訊息,別再對這孕育萬物的天地痛下毒手了。

    這趟奇妙卻發人深省的旅程讓我立志作一個環境守護者,我要把大自然對人類深重的期待傳遞出去,相信真正有智慧的人類有反思的能力,為生態保育和發展平衡立定真正明智的判斷,做出實際、有效的行動。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