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369】

6月推薦選登──沉默的白玫瑰〈下〉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年六月份推薦作品

作品類別:得獎作品:萬芳文學獎小說組第三名

推薦老師:李芸芸老師

學生姓名:鄭竹涵

學校全名:臺北市私立文德女子高級中學

就讀班級:三年誠班

沉默的白玫瑰(下)

熟睡中的夏恩特倏地感到一股涼意,睜開沉重的眼皮,卻有聲音傳入耳中,輕手輕腳的下床想一探究竟,目光循著聲音來源看去,印入眼中的是亞蕾絲,她雙膝跪地,面向窗戶,闔上雙眼,雙手交握於胸前,頭微微低垂,字句從她形狀優美的唇溢出,月光灑落在她絕美的容顏,增添一股幽靜的氣息,整個房間被夜色渲染,外面的星光及月亮成了唯一的照明。

天主聖神,求你降臨,從至高的天廷,放射你 的光明。

窮人的慈父,求你降臨! 恩寵的施主,求你降 ! 心靈的真光,求你降臨!

你是最會慰藉人心的聖神,你是我們衷心歡迎的嘉賓! 你是人生旅程中舒適的庇蔭。

     在勞苦中,你是憩息;在酷熱裡,你是清風;在悲痛時,你是慰藉。

     你是幸褔的真光,求你照射著我們,充滿你信者的身心。

     除非有你的幫助,人便一無所有,人便一無是處。

     求你洗淨我們的污穢,醫治我們的創傷,滋潤我們的憔悴。

     求你馴服頑強的人,溫暖冷酷的心,引領迷途的人脫離迷津。

     凡是信賴你的人,求你扶助,賜與豐富的恩寵,施以慈愛的照顧。求你賞給我們修德的能力,賜紿我們善終的洪恩,施予我們永褔的歡欣。

阿們。

「一個人也好,能不能讓誰永遠陪在我身邊?」亞蕾絲心痛的如此低語,默默的留下晶瑩剔透的淚珠,千年的寂寞有誰能沉受的住,那怕是再堅強的人也無法忍受。

亞蕾絲的聲音傳入下恩特的耳中,那個聲音竟是如此的悲痛,不發一語的走向她,雙瞳印著她纖瘦的背影,像是怕驚動到她,輕聲細語的道:「對於妳的孤寂我無法化解,只希望妳跟我相處的這段時間能夠稍稍消除寂寞。」

夏恩特突如其來的聲音令亞蕾絲稍稍感到驚嚇,立即睜開雙眼,雙瞳瞬間放大後又恢復平靜,抬起頭望著明亮不已的夜空,低垂眼簾,靜靜的啟口道:「謝謝!

「為什麼妳要唸求聖神降臨經?

「離開的時間越近,就必須吟誦求聖神降臨經,讓自己能夠沐浴在聖光中,然後回到墓地就不會被世間的凡俗氣息影響,一但影響就無法升天,只能永遠留在墓地。」

夏恩特聽見亞蕾絲的解釋後,突然意識到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喉頭感到艱澀,迫使自己緩緩開口道:「時間…..就快到了。」

兩人間瀰漫起一股沉重的氣息,事實必須面對,也是必然的結果。

夏恩特苦笑的說道:「兩個月的時間過得好快!」語氣就像是再說今天天氣很好般那麼容易脫口,心中卻劃下一個無法治癒的小小傷痕。

「是呀!

兩人陷入無話可談的靜寂,雙方心中各有想法,率先打破沉默的是亞蕾絲。

「您該睡了,明早還得早起。」亞蕾絲扯出一抹落寞的笑容,勸著夏恩特就寢。

夏恩特依言躺下,闔上雙眼墜入夢鄉,亞蕾絲站起身軀,遙望恆古不變的星空,道不盡的卻是隱藏在心中千古的哀悽。

西元5013831,今天是亞蕾絲停留在人間最後一天,一大早夏恩特便划著船載著亞蕾絲遊覽威尼斯,為了今天排開所有的預約,希望能再最後一天陪著她。

亞蕾絲望見夕陽沒入海面之下,星月爬上天際,不捨的道:「載我到廢城區好嗎?

「去哪裡有事嗎?

「當年安置亞里亞的廣場就在那裡,我想在那邊離開回到墓地。」

夏恩特垂下眼簾,淡默的道:「我知道了。」

時間已經漸漸逼近,眼前的女子將要返回墓地。

夏恩特划動船槳前往位於威尼斯郊外的廢城區,原本沒有廢城區的存在,但因為科技發展海平面下降,千年前的建築得以露出水面再次見到陽光,由於那裡錯綜複雜,沒有當地人帶路極其容易迷失其中。

隨著亞蕾絲的指引來到一座廢棄的廣場,水深只到腳踝,廣場周圍散落著大小不一的石塊,亞蕾絲輕飄下船,步入廣場,立即感到一股屬於水的沁涼,持續移動腳步直至廣場中央,水花隨著她的動作濺起,一抬頭可見無數的星子閃爍著光芒。

「妳要走了嗎?」夏恩特驚愕自己的聲音竟然有那麼一絲顫抖,竟然有這麼一絲……不捨,他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改變?以前的他到底消失到何處?

亞蕾絲輕輕的點了點頭,因背對夏恩特讓他看不見她的臉龐,她緩緩轉過身軀,臉上露出一如往常的柔和笑容道:「您也過來這裡。」

夏恩特脫下腳上的鞋子及襪子,將船栓在一個石頭上,踏入沁涼的水中,舉步朝亞蕾絲走過去,直至她面前才緩緩開口:「對不起!還是沒有找到亞里亞,沒能幫上妳的忙。」

亞蕾絲露出一抹不甚在意的笑容,眼瞳卻流露出哀悽,聲音真切卻悲悽的說道:「沒關係!我還有很多的時間,可以慢慢等待,慢慢找尋,牠一定在等我找到牠。」

「最後我能為妳做什麼嗎?

「不用了!跟您相處的那日子,就是最好的禮物。」

夏恩特雙眼凌厲,有如銳利的刀刃,刺得亞蕾絲竟有些不敢直視,直率但卻充滿強制力,他開口道:「沒有任何我能為妳做的事情嗎?

「那麼請跟我跳一支舞,好嗎?亞蕾絲有些怯怕的說著,但眼瞳有著一絲期盼,靜候她的回答。

夏恩特擲起亞蕾絲纖細的左手,輕柔的在她的手指上落下一吻,而後捉住她的左手,並將右手放置在她腰上,引領她舞動。

兩人不斷旋轉,水面印照著兩人的身影,溫熱的手掌傳遞夏恩特的體溫,亞蕾絲冰涼的身軀感到絲絲暖意,已死的她再次觸摸到人的體溫,如火般溫暖炙人。

靜靜的舞動,濺起的水花像是只為他們兩人的動作存在般,灑落的月光彷彿具有生命隨著移動的兩人改變光線位置,慢慢的舞蹈來到尾聲,兩人停下動作凝視彼此,月光收起光芒不再照射此地,微暗的空間靜謐無聲。

「這段時間謝謝您的照顧,請您一定要找回真正的您,露出真實的笑容。」其實亞蕾絲早就看出來夏恩特不論工作還是平時,雖會多多少少顯露笑容,但那卻是夏恩特裝出來的假象。

亞蕾絲望著夏恩特的雙瞳,勾起她優美的唇,勾勒一個幸福的弧度道:「再見!

「再見!」夏恩特從乾澀的喉嚨中擠出語句,現在她即將消失,再也沒有相見的可能性。

「謝謝!

亞蕾絲的身軀瞬間幻化成點點光粒飄散在空氣中,原本懷中前一刻溫暖的感覺彷彿錯覺一樣,徒留記憶在心中滋長,她的一舉一動隨著她的消逝而浮現在夏恩特腦海中,總是充滿笑容的她,僅僅那麼一次落下淚水,自己卻無能為力,無法了解她的悲傷,她的孤寂。

第一次他感到一股難以喻言的哀傷,早已決定不再落淚的他,靜默滴落淚珠,一滴又一滴的淚珠宣洩而下,壓抑著聲音低泣。

水面上漂浮著一枝純白無暇的玫瑰,夏恩特擦乾臉上的淚水,彎下腰拾起,像是對情人絮語般,輕柔的道:「妳若想離我而去,別最後再走。以便一開始,就讓我嘗到命運最冷酷的對待…..

夏恩特宛如一隻即將破繭而出的黑色鳳蝶,卻因為種種原因不願離開保護膜,此時出現一朵清幽的白玫瑰,她的生命短而燦爛,在僅有的時間裡努力綻。

最後仍逃不過凋零的命運,親眼見到嬌弱的玫瑰有著如此的生命力,蛻去一層又一層的防護,破蛹而出展翅飛向繽紛的世界,不管遇到何種曲折的命運,相信他絕對不會躱回蛹裡,因為他見證了一朵迎向陽光面對命運的白玫瑰……

                                  

李芸芸老師評語:

    以義大利水都威尼斯為背景,敘寫一段陰陽兩界,若無情卻有情的故事。陰界的生活、陰界的鬼魅,我們未曾有接觸,自古以來卻在文人筆下屢見不鮮,把幻想的現實,虛構與真境結合起來,以人的世界來著筆。

    沉默的白玫瑰不正是亞蕾絲的寫照寂寞而純潔,這無瑕的性格漸漸溶化了如冰山一般的夏思特,文中沒有熾熱的愛情,卻是一絲悠悠的情愫,誠如王禎為《聊齋》所言:「料應厭作人間語,愛聽秋墳鬼唱詩。」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