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425】

6月推薦選登──沉默的白玫瑰〈中〉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年六月份推薦作品

作品類別:得獎作品:萬芳文學獎小說組第三名

推薦老師:李芸芸老師

學生姓名:鄭竹涵

學校全名:臺北市私立文德女子高級中學

就讀班級:三年誠班

沉默的白玫瑰(中)

夏恩特略微沉思後,用他富有磁力的聲音緩緩開口:「妳的貓外型怎麼樣?

「藍眼白貓,我不會勉強您幫忙,就算拒絕也沒關係。」

亞蕾絲邊說邊垂下眼簾,雖表面上一付豪不在意的模樣,但不想放棄尋找亞里亞的想法顯而易見。

「如果我拒絕妳,妳就必須回到墓地繼續等待下一個人?

「是的…..

亞蕾絲碧綠圓潤的雙瞳透露著無奈,微微低下頭,形狀優美的雙唇也抿成一條線,眼眶微微泛紅,似乎快要落下晶瑩剔透的淚珠,使得她絕美的臉蛋更加美麗動人,鋼鐵打造的心見到如此模樣,恐怕已像融雪般經陽光照射後化為一灘水。

「這件事情…..」夏恩特低吟,眉頭漸漸蹙起,越顯凝重,思慮良久,緩緩的開口道:「我答應,只要不妨礙到我上班。」冰冷的語氣,像一個沒有任何感情的機器,卻吐出令對方欣喜若狂的語句。

「真的嗎?謝謝您!」亞蕾絲綻出一抹笑容,那是一抹溫柔且愉悅的絕美笑容,令人臉紅心跳的程度,讓坐在她對面的夏恩特有些出神,平靜無波的心泛起陣陣漣漪。

夏恩特遇見亞蕾絲已經過了一個月,每天亞蕾絲總會跟著夏恩特外出工作,工作之餘會尋找亞里亞。

早晨又是一天的開始,陽光緩緩從窗戶灑落在熟睡不已的夏恩特臉龐上,窗外海鳥的聲音不斷傳入耳中,令他有些煩躁的睜開沉重的眼皮。

盯著天花板直瞧,腦海裡沒有任何雜亂的訊息或是想法,此時映入眼瞳的是一張絕美的臉蛋,用著宛如天籟的聲音道:夏恩特先生,您要遲到了。」

經過一個月的相處夏恩特漸漸習慣亞蕾絲跟隨在他身邊的事實,其實一開始不太習慣,導致有時候差點被她突然出現嚇到,害得她都會好奇的望著他,這種原因要是說出來,臉上的面子會掛不住,只好敷衍過去,強裝鎮定。

緩慢的爬起床,進到浴室梳洗,現在已經早上七點多,今天是西元5013721,打理好外表從浴室走出,抬起手注視手腕上的手錶,原本毫無任何想法的腦海頓時被一堆公司事務塞滿,頓時煩躁起來,開口道:「走了。」

「好的!

亞蕾絲距離地板十幾公分的距離漂浮,尾隨著下樓的夏恩特,夏恩特稍稍向亞弗斯解釋不吃早餐的原因,推開公司大門走到船旁,解開套在木椿上的繩,亞蕾絲移動身軀輕飄側坐在船頭,打開一本白色封面的書籍翻閱起來,低頭認真閱讀起來,有時還會傳來銀鈴般的笑聲,似乎是書本的內容讓她感到有趣。

這時夏恩特那張堪稱美形卻冷漠的臉龐,眉尖肆意舒展,冷豔的雙眸略帶戲謔之色,唇角微翹,淡淡蓄著誘人的笑容,即使遠遠看去,也可以嗅到一股不可抗拒的誘惑味道,若被旁人看見,尤其是女性,必然引起軒然大波。

畢竟這位人氣旺盛的船夫夏恩特韋斯帕雷以冷漠聲名遠播,但是面對顧客時會露出營業式的笑容,雖然是為了工作而顯露的微笑,但是那些女性依然甘之如飴,不惜花大把鈔票包下夏恩特的一天大有人在。

每每見到亞蕾絲露出愉悅的笑容,就會感到好奇她手上的書籍是怎麼樣的內容,但是總是有顧客在,不方便開口詢問她。

「妳在看什麼書?」夏恩特放輕音量詢問,雖然耳朵掛著耳機,會被旁人認為是跟耳機另一端的人對話,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盡量壓低音量。

「不存在於世間的事物。」

「什麼類型的?」光從書名實在無法辨認它的類別。

「英美文學。」

「不過這本書從哪裡來的?」夏恩特不記得第一次見面時有看見任何除了洋傘以外的物品。

「當我從墓地出來時,就擺在墓碑旁,我猜應該是死神黑帝司送的,因為我跟他的交情還算不錯,工作之餘會來找我聊天,是個不錯的人喔!」亞蕾絲眼泛笑意的解釋,看得出那位死神跟她的關係很不錯。

「不過,這本書只要我看完,就會變化內容,每次看完就很令我期待下一次會變怎麼樣的內容呢!

夏恩特猛然想起除了書以外,第一次見面時的洋傘一個月來不曾見到她撐過,而是帶著做工精緻的蕾絲頭紗,反而將她的容貌更加襯托。

「妳的洋傘呢?

「洋傘?」亞蕾絲困惑的低吟口中的字彙後道:「那是地獄管理單位發下的暫時停留現世的證明,頭沙則是正式的證明,不過證明會因為個人而有所不同。」

夏恩特注意到亞蕾絲掛在脖間的項鍊,那是一條墜著雕工精緻的玫瑰的項鍊,上面用鑽石裝飾而成,發出耀眼的光芒。

「項鍊也是?

「不是!那是一個人送我的。」亞蕾絲邊說邊將雙手覆上項鍊上的玫瑰,闔上雙眼,嘴角噙著懷念又幸福的笑容,像是珍藏一件寶貝似的,小心翼翼的守護著這條對她似乎意義非凡的項鍊。

「體弱多病的我常常臥病在床,父親是地方上有權有勢的貴族,來探病的人大多是為了能得到好處而前來的,但其中有一名女孩,卻與其他人不相同,雖然一開始認為她跟其他人一樣,不過她每天都會帶著花朵來探望我,因為知道我喜愛白玫瑰,帶來的花束中一定會有一朵白玫瑰。」

亞蕾絲頓了頓,再啟口:「有時她會偷偷帶我出門,讓每天透過窗戶看外面的自己體會自由的感覺,因為有她,我才能遇見亞里亞。」

「那麼項鍊就是她送的?

亞蕾絲綻出如陽光般的笑容,肯定的答道:「是的!

看到眼前的亞蕾絲露出如此幸福的笑容,夏恩特也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眼前的人兒沒發現這難得一見發自真心的微笑,獨自陷入幸福回憶旋渦中無法自拔。

當夏恩特所有的工作結束時,同時也是尋找亞里亞工作結束的時候,這時已夕陽西下,染紅半邊的天空,鳥兒紛紛歸巢,夏恩特感到一股疲憊襲上身,不過他還是強打起精神和體力。,

「不是要回公司嗎?」亞蕾絲發現回去的方向跟公司相反的時候,緊張的提出疑問。

「再去一個地方。」

夏恩特划著船,穿過錯綜複雜的水道,周圍的景色不斷變化,四周從吵雜轉為靜謐,住宅區特有的靜謐瀰漫在空氣中,划動船槳水花濺起的聲音清晰不已。

倐地亞蕾絲的雙瞳微微撐大,訝異的注視眼前的一切,印入瞳孔的是…..

「這裡是?」亞蕾絲驚奇之情言於表,眼前的一切是她所喜愛的事物。

「下船看看。」

亞蕾絲輕飄下船,夏恩特將船固定後也尾隨其後,踏上堅硬石塊組成的小徑,四周種滿各色的花朵,綻放嬌嫩的花瓣,搖曳生姿,不過眾多的花朵中的主角是純白的玫瑰,不受污染的潔靜顏色馬上就將人的目光吸引而去,一陣清風吹來,將花香傳播。

「喜歡嗎?」夏恩特不改一貫的冷漠風格,但語氣卻透露他的怯弱,害怕亞蕾絲的答案與他所想的背道而馳。

「很喜歡喔!」亞蕾絲綻出笑容回應他,輕柔包含著無限真心誠意。

「這是去逝的家母種植的,現在由我來照顧它們。」

亞蕾絲環視周圍的花朵後,轉過身道:「照顧的很好呢!

「謝謝!

「為什麼白玫瑰特別多呢?」亞蕾絲發現園中花朵雖多,但每一種的數量相差不多,只有白玫瑰的數量特別突出。

「我的母親她也喜歡白玫瑰。」

「那還真巧!想不到我和夏恩特的母親一樣喜歡白玫瑰。」

「其實我原本是想要賣掉這座花園,但就是捨不得,因為這是我母親鍾愛的花園。」夏恩特的眼底浮上懷念之情,記憶中的母親總是面帶笑容照顧著花朵。

「還好你沒有賣掉,不然我怎麼會有機會看見呢!

「說的也是!夏恩特的唇角微微勾起,小小的弧度不亦察覺,但是他卻漸漸改變。

亞蕾絲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身後的白玫瑰將她絕美的容顏襯托出來,臉上的笑容彷彿女神般柔和動人,包容一切,似乎連夏恩特冰冷的心都要溶化一般。

    當天夜晚,明亮的下弦月高掛天空,星光閃爍,天空明亮不已,雲朵的輪廓清晰可見,溫度不似白日的高溫,涼意瀰漫在空氣中,微微的海風吹拂,將海面畫出一道道痕跡。

欲閱全文,請看沉默的白玫瑰(下)。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