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413】

6月推薦選登──沉默的白玫瑰〈上〉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年六月份推薦作品

作品類別:得獎作品:萬芳文學獎小說組第三名

推薦老師:李芸芸老師

學生姓名:鄭竹涵

學校全名:臺北市私立文德女子高級中學

就讀班級:三年誠班

沉默的白玫瑰(上)

    西元5013年地球,曾經讓世界各國陷入恐慌的溫室效應已在各國的努力下改善,日前致力於綠化環境,期望能讓地球回復到最初不受污染的狀態,科技也發展迅速,目前世界使用可再生能源。

    義大利威尼斯並未因科技的發達而改變自古以來的建築和文化,依然以貢多拉為交通工具,穿梭在城市的各個角落,不時還能聽見搖擼的船夫哼唱義大利著名情歌,悠悠的歌聲回盪在空氣中。

威尼斯是位處亞得里亞海潮汐間一連串低窪泥岸上,由數百座散佈在潟湖上的島嶼、島群集合而成的,只以一條細長的沙洲與義大利本土相連。

  由於貿易的發展,威尼斯曾經歷經繁華和榮耀,也讓它有了「亞得里亞之珠」、「誕生於浪濤中的維納斯」、「亞得里亞海尊貴的女王」、「地中海最閃亮的珍珠」......等的美名。

    其中有三名船夫在業界頗負盛名,每到旅遊旺季三不五時就可以看見他們的身影,而其中一位自行創業開設一家船公司VIA(拉丁文:遙遠的路途)

    夏恩特韋斯帕雷是VIA的社長兼船員,今天是他一個月難得的休假,乘上工作用的船,滑動傳槳使其前進,街上盡是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攤販身處其中賣力的叫賣,整個城市顯得生氣盎然。

    微風徐徐,輕撫過夏恩特的雙頰,有如母親的雙手般溫暖柔和,令他不禁閉上雙眼享受這股風的吹撫,倏地眼角餘光看見河道邊賣花的花販,綻放在陽光下的花朵展現出的艷麗色澤吸引著他的目光,令他興起買花的念頭。

將船綁在船樁上,下船舉步移動到花販前,負責販賣這些花的是一位年事已高的老婦,從她臉上看得出歲月在她的肌膚上留下痕跡,宛如戰士經歷大風大浪在身上留下的傷痕般,是一種驕傲也是一種渾然天成,顯示自己是如何經歷這些生命中重要的歷程。

    夏恩特環視過花販所販賣的花朵後,恭敬有禮的道:「女士,我想買一些白玫瑰。」

老婦慢慢抬起頭注視夏恩特的臉龐,沉思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 「年輕人,你願意聽我說一個故事嗎?

「故事?」夏恩特疑惑於老婦的詢問,卻見到她堅持的目光也不好拒絕,只好有禮的道:「好的!

「坐這裡,年輕人。」老婦輕拍身邊的石塊地面,示意他坐在她身旁,夏恩特移動腳步小心翼翼的坐在老婦身邊。

老婦用著蒼老的聲音娓娓道來:「傳說一位十九歲的貴族少女,自小就喜愛白玫瑰,卻因病長年足不出戶。一天遇見一隻擁有水藍色瞳孔的白貓,父母反對飼養白貓,只好偷偷帶著貓出門,將牠養在因水面上升廢棄的建築物內,但因為頻繁的外出,導致身體更加虛弱,一年後離開人世,但是白貓仍在建築內等待少女的到來,最後不吃不喝而過世。少女因掛念白貓而無法升天,停留在人間尋找白貓的靈魂,每年夏天只有二十二歲的特定男子可以見到那名少女,一但過了夏天和年齡就再也看不見少女。不過,年輕人你說不定可以遇到她呢!

夏恩特對於這種一聽就是唬人的傳說沒有多大的興趣,隨便給了個答案想草草解決,原本不過想買個花,如今卻被這個有些奇怪的老婦喚來聽故事,想來實在有些荒謬。

「你剛剛是說想要白玫瑰是吧?」老婦這時才想起眼前這個年輕男子是為了什麼才到她面前。

「是!」夏恩特對於終於能買到花朵感到無比的開心,並且感到深深的無奈,早知道就不要停下來買什麼花,就不會將久違的假日開場變得如此怪異。

老婦熟練的將白玫瑰绑成一束後遞給夏恩特,夏恩特急忙從隨身的背袋中取中錢幣要付款,卻見老婦的雙手推拒開他的手,讓他感到疑惑。

老婦露出溫和的笑容充滿謝意的向夏恩特道:「年輕人,為了謝謝你願意聽我講故事,花就送給你。」

聽到話語讓他驚愕不已,想把手上的金幣交給老婦,卻見她比剛才更強力的推拒與不容拒絕的神情,讓他默默的將手上的錢幣握緊後道:「這……如果不付錢我會很良心不安的。」

「沒關係!!收下吧!我希望你能收下花朵。」老婦露出不甚在意的表情凝望夏恩特的雙瞳,不容拒絕的氣勢再度顯露於外,讓他只好將錢幣放回背袋中。

「那麼…..非常感謝您!我先離開了,再見!夏恩特深深的敬了一個禮後,捧著花束離開老婦的視線,老婦望著他的背影久久不移,她清楚的知道一切已經開始變化。

夏恩特跳到船上解開綁在船樁上的繩子,拿起船槳滑動水流,離開老婦的視線範圍。

他卻殊不知在他解開繩索時身後站著一名身著白色手工精細禮服的女子,因撐著洋傘而看不見面容,她緩緩露出一抹絕美的笑容,彷彿來自天上的女神般,那樣的清麗柔和,使人捨不得移開視線,不過,那樣美麗的女子卻沒引起路旁經過的人們注目,反而像是她是空氣般,毫不在意,才一眨眼的時間女子卻消失無蹤,像是從未存在過一般。

夏恩特滑動船槳享受多日以來從沒有過的清閒,畢竟他在業界頗負盛名,加上他必須處理公司事務,休息時間也因此減少。每天預約的電話從未停止過,只見負責處理公司內部工作的兩位職員忙得團團轉,也因為工作繁忙,他與公司其他三位船員會帶著耳機式的通訊器材方便聯絡,以防突發狀況。

倏地看見不遠處有一名因撐著洋傘看不見面容的女子,她伸出她白皙的手似乎是在招船,但未見到有任何一艘船停下,令夏恩特感到好奇,趨前來到女子面前,一抬起頭便看見一張傾城傾國的絕美臉蛋,金黃如稻穗般耀眼的長髮披散在略顯瘦削的肩頭,碧綠如湖水般的雙瞳正望著出神的夏恩特,輕起紅豔的嘴唇道: 「先生,可以在我到VIA?

聽到女子的詢問,差一點無法反應過來,趕緊收回心神,恢復一貫的冷靜道:「我是VIA的社長,請問到敝社是有什麼事情?

「您是社長?真是太好了,我是想找您談談一些事情。」女子臉上露出一抹訝異及開心的笑容。

「那麼現在方便告訴我嗎?

「我想還是到VIA談談。」

「我知道了。」夏恩特雖感疑惑,但是顧客至上,既然她想到公司談話也無彷,只要不是對公司不力的事情就好。

「請上船,小心您的腳步。」夏恩特站起身穩住身形後朝向女子伸出右手,示意她可以扶著自己上船,女子將手搭上夏恩特的右手,施力於他的手,輕移腳步搭上船,動作輕柔的坐在絨布椅上,稍稍調整身軀讓自己能夠做得較舒適一些,撐著白色洋傘遮擋陽光,因女子背向夏恩特,他無法得知她的表情。

夏恩特再次滑動船槳,水波一波波向外擴散,水花隨著他的動作濺起,水道上的水清澈無比,波光粼粼,這一切都要歸功於近年來的生態科技,才能使水質回復到如此清澈。

倏地一股豪爽陽鋼氣息頗重的聲音傳到夏恩特耳中。

「嗨!夏恩特,你今天放假啊?

一位看似三十出頭的健壯男子站在岸邊向夏恩特打招呼,目光落在他身上,而他則將手中的船槳放下停止划動,船隻隨著水微微的搖晃。

「對!

今天休假的事情只有公司的人知道,難道是他們說的?照理來講是有這個可能,可是既然會問就表示是不知道我休假的事情,而且現在船上還載著一名女子,在別人眼中是一名乘客,怎麼看都不像是休假的人會有的行為。

夏恩特不禁感到疑惑,雖感到奇怪,臉部表情卻沒有變化,維持一貫的冷漠卻不失禮的態度。

「你怎麼知道我放假?」與其自己思考不如直接詢問。

「因為你沒載客人,而且你的耳機沒掛,雖說你穿著公司制服,不過耳機就是個很好的辨認。」

夏恩特聽見男子的話語後,微微擰起眉道:「你沒看到我有載人?

 「你在說什麼啊?當然沒看到有載人啊!」男子對於夏恩特的問題覺得好笑,這分明是很明顯的事情。

「再見!」夏恩特未再說任何字句拿起船槳便打算離開。

「你要走啦!我還想跟你多聊一點的。」

「抱歉!我突然想起有事情,我先走了。」

「這樣啊!再見!」男子舉起他粗壯的手揮了揮向他道別。

夏恩特再次划動船槳,使船前進,男子轉身繼續他的工作。

夏恩特輕輕嘆了口氣,面色不改一貫的冷漠對著女子道:「妳不是人類吧?

女子聽到這個未提並未回頭,也並沒有一絲的訝異,只是平靜的開口:「是的!我並不是人類。」

夏恩特早料到女子的回答,無奈的道:「雖然我有陰陽眼,但還不至於會被鬼魂纏上。」

「您剛剛在花販那裡聽見的那個故事女主角就是我。」女子表明身分。

「妳就是那個貴族少女?」夏恩特想也想不到那個傳說竟是真實事件。

「沒錯。」

「妳的目的該不會就是要我幫妳找貓?

「如果您不想幫我找貓的話,基本上我是不會勉強您,只不過這兩個月我不能離開您的身邊,這個是規定沒有辦法改變。」

夏恩特沉默不語,思慮良久,而後用著不容拒絕的語氣道:「回到我的房間再談,現在的我不想聽妳說任何的事情。」

過了些時間,他們來到面海的VIAVIA是座牆身為純淨白色的房屋,屋瓦則是暖色調的橘色,整棟房屋分為三層樓,地下一樓為倉庫,一樓為公司,二樓則是夏恩特和其他員工的住處,平常夏恩特的飲食都是由廚藝頗佳的會計兼好友亞弗斯雷特非負責。

將繩索綁在船樁上,確定船隻不會漂走後,伸出右手讓女子方便施力下船,等到她完全站穩,就不再理會她,自徑邁開步伐推開門進入VIA,一名戴著眼鏡的男子轉過頭來道:「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

說話的男子便是亞弗斯雷特非,現在正坐在辦公桌前處理公司運作的相關文件。

「只是有點累就回來了。」

「那你好好休息吧!

夏恩特移動腳步踏上通往二樓的樓梯,女子亦歩亦趨的跟在他身後,對於普通人來說她就如空氣般,一個不存在的實體,理所當然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她。

打開二樓的電燈,房間僅簡單的擺設幾個家具,窗戶設在南面,床呈橫放在南邊窗邊,北邊擺了一個長櫃,上面並無擺放任何多餘的物品,房間中央處放了一組白色桌椅,整個房間以白色為基底,呈現冷若冰霜的視覺感。

夏恩特拉開兩張椅子,自己坐在其中一張上,用著冷然的聲音道:「請坐!

待女子坐定後,才再度啟口:「請問妳是誰?

「我是出生於十八世紀的伊雷亞卡家族,全名是亞蕾絲伊雷亞卡,十九歲因肺癆過世。」

「我是夏恩特韋斯帕雷,這家VIA是我開設的。」

亞蕾絲眼瞳流露奢望,露出一抹笑容,語調幾近懇求緩緩的道:「您願意讓我留在您身邊找亞里亞嗎?就是我養的貓。」

「為什麼要留在我身邊?

「冥界規定我必須跟在看得見我的人身邊,否則將返回墓地繼續等待下一個聽見故事擁有相同波長之人出現。」

夏恩特揉了揉自己皺起的眉間,試圖讓自己感到舒暢,因為眼前女子本身就是一個奇異的存在,加上一個久違的假期碰到這種事情,任誰碰到都會感到疲累。

欲閱全文,請看沉默的白玫瑰(中)。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