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567】

4月推薦選登──大聲公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年四月份推薦作品

九十九學年度嘉女青年文藝獎小說組

十五 黃詩雯

 

大聲公

    秀秀常想,也許他喉間的那隻大聲公是繼承於他。

    又是一個再熟悉不過的疲倦週五,柔和的鵝黃色月光灑落在早已冷清的漆黑街道,過冷的寒風凍結每一部機車駛離的聲音,秀秀著沉重的書包,表情顯得有些不耐煩,而冬夜總是難熬的尤其是對她這種考生而言,不知因疲倦還是急躁再一次閉緊眼睛的她,聽見了那個男人的呼喚:「秀秀!」

    彷若裝了大聲公般,清晰而嘹亮。

    然她並沒有和他一如往常的直接回家,「我餓了。」,秀秀冷漠的說著,然後戴上耳機任憑男人熱切的提出各種消夜的內容。秀秀沒有否決或附和著任何一項,她只是安靜地看著街道,某份隱形而巨大的壓力壓得她喘不過氣,即便是連一句話的力氣也消失殆盡,耳邊男人的聲音似乎帶著穿透性的魔力但不是愉悅的那種,她將音樂調至最大音量,像要逃避似地抬起了頭,此刻的自己,有點過於任性了吧!

    今晚的夜空難得清澈,不知何時男人已把車騎到了速食店的門口,門外的長椅上坐著三三兩兩的男大學生,自顧自地玩笑著,而笑聲與速食店裡透出的溫暖燈光相互交融著,男人洪亮的聲音喚回了還在沉思的秀秀:「吃這個好不好?」

    那聲音過大引來了周圍的目光,秀秀冷漠地點了點頭,眼神對上的卻不是男人溫和的關懷,而是那群被過大的聲音所吸引的男大學生,此刻他們都停下了談話盯著男人與秀秀看,一股煩躁的情緒從秀秀心底竄起。

    還真是大聲公,不吸引別人目光都不行。

    不知是出於羞赧還是不安,也許更大的因素是憤怒,秀秀催促著男人快步走進速食店,熟悉的溫暖空氣拂上她的臉龐,店裡和諧而舒適的氣氛稍稍安撫了她的情緒。

    男人俗氣著指著牆的標示版自顧自似的點餐,用著不合時宜的閩南語湊合國語,以及總是吸引人的大聲量:「我要這個,那個

    店員小姐看起來有些辛苦,甚至為了交談也提高自己的聲調說著一聽就是她不慣的閩南語,秀秀默默的看著彷若進行艱鉅任務的那兩人,其實只要她開口就可以解決目前的窘況,然她只是靜靜的走到另一邊,彷若和男人從不相識般看著店裡的雜誌。

    也許是雙方都急切地想要完成原本極為簡單點餐,交談的音量隨著時間被擴張到最大值,那群男大學生又再一次望向她們,輕蔑的眼神似狂妄的蛇,纏繞秀秀的呼吸,其他人的目光也湊集過來,秀秀望著雜誌上的模特兒,餘光卻也是盯著那兩人看去。

    「總共是一百九十八元。」秀秀終於在店員和男人完成交易的那刻被束縛的氣息釋放而出,男人看來也安心了許多,店員小姐回過身去準備餐點,其他客人也逐漸將目光移回自己原本專注的事物上,廣播的樂曲再次捉回眾人耳朵的芳心,明亮的燈光帶著倦意舞動著慵懶的華爾滋,隨著睏意襲上的秀秀眼皮一扭一擺,店內又再次恢復為令人舒適放鬆的氣氛。

  定是剛剛太過專注的緣由秀秀一邊揉著眼一邊心想,雜誌上劇團的介紹喚回她的注意,打從小秀秀就想當著舞台劇演員似乎是個說出來會被眾人嘲笑的願望,當然她很聰明地不對人提起,專注地扮演著眾人期待她成為的角色。好女孩,亦或是好學生,嚴格地說這也算是變相地磨練演技吧!不知何時秀秀都沒有察覺到自己臉上已掛了一抹無奈的苦笑。

  恰似剛才的即興演出,那樣冷漠的神情凍結了他人的聯想,是啊,沒有人會認為她是和那男人一夥的,如此精湛的演技有誰會識破呢?一定沒有人做得到的,秀秀重複在心裡道著,像欲說服什麼般。

  但有時也會厭倦,重複扮演這般角色,偶爾也會想自在地做回自己,既然如此,為什麼還會把「演員」這般虛偽又無法做自己的職業作為自己的夢想呢?

  「因為討厭原本的自己,要是能變成別人就好了。」夢囈似的從秀秀口中飄出比雲氣更稀薄的話語,過於矛盾的結論讓秀秀想狠狠地鄙視自己一番,又想做自己又討厭原本自己的人,還真是個大麻煩。

  男人和秀秀不同,此刻他正一臉溫和喜悅地觀察店裡的裝潢,瞬間有股光芒竄入他眼裡,他便急切地示意秀秀過去分享他的新發現,秀秀雖有些不情願,但到底還是放下了雜誌走了過去。

  「秀秀你看,這板子的材質是杉木,這個花紋……這邊應該……這樣弄比較好,那邊……

  「摁,對。」秀秀漫不經心的回答道,身為木材加工廠的孩子,這種對話是相當普通的,甚至已令她厭煩了,秀秀還在想著關於舞台劇的事,男人過大的音量卻一再中斷她的思緒。

  果然不管何時拿著大聲公說話都可以立即吸引大家的焦點嗎?

    秀秀的聲音事實上也不小的,似乎只要是生於工廠的人皆是如此,不只一次被同學嫌棄過,甚至是以「大聲公」這樣的綽號?偶爾秀秀也會羨慕那些千金小姐般的同學用嬌滴滴的聲音說話聽男孩子稱那叫有氣質呢!可她不過是工廠出身的孩子,氣質這類詞離她太遙遠了!

  果然有些東西還是無法靠她的演技達成嗎?

  所幸,舞台劇演員這個職業需要正是洪亮的聲音,秀秀如此著安慰自己。

  「你會覺得我剛才的聲音太大聲了嗎?」不知何時男人在她心不在焉時已結束了木材方面的對話,而且沒頭沒腦得拋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啊?不會呀!」秀秀有點緊張,下意識的給了回答,以極其肯定的語調。

  雖然內心明明是想著相反的答案啊‧‧‧‧‧‧

  「是嗎?」男人放鬆的笑開了,在幾天前他才因為這個問題和親愛的老弟來上一場激烈的爭吵,雖然嘴上不說,秀秀知道他其實很在意。

  是因為這樣才說謊的嗎?因為不想和那個男人爭吵,還是想表現自己的懂事,或者‧‧‧‧‧‧秀秀在那刻突然對上男人的目光,而他依舊對著她微笑,都說工人的眼光銳利,秀秀的幾位同學還曾經畏懼過在學校裡實行工程的工人們,秀秀卻覺得自己習以為常的真正緣由在此刻浮現。

  只因她從小就是在那樣的目光下成長,那種侵略性並非帶著惡意,這點她是再清楚不過的,關於工程的危險性以及時效的急迫,一瞬間思緒都在此刻完全清晰起來。

  那個男人的大音量也是因為這個理由,每天努力地在工廠工作的他,在那個充斥著噪音、熱氣以及各種危險工作的他,秀秀剎時間理解了所有的事情,關於那男人為什麼有著一支大聲公在喉間的真正原因。

  而男人總是告訴秀秀,要好好認真讀書,長大找個好工作他們那一代人總是那樣子,拼命地付出自己的全部,只為讓秀秀這一代人得到更好的照顧、更好的教育以及更好的生活,秀秀無法說出口,因為那個男人犧牲了一切,用著微薄的薪水供養著秀秀一家人,如果沒有那個男人,是不會有今天的秀秀的!

  而無論如何吵雜的工廠,在秀秀最慌亂、最無助的那刻,他總能用著那支大聲公傳遞著他對秀秀的關懷之情。

  秀秀突然難過了起來,不是為自己的謊言,而是剛剛的舉動,內心彷若海潮翻滾著,秀秀看著男人,以懺悔的眼神。

  「您的餐點好了喔!」店員小姐親切的叫喚。

  「嗯?是這樣嗎?」男人笨拙的看著自己的商品,秀秀也湊了過去,「是這樣沒錯,謝謝。」另一支小小的大聲公從秀秀口中傳遞著訊息。

  「等會去買咖啡吧!」秀秀一邊拿著餐點一邊說著。

  「你又要喝咖啡啊!你是想把一天當三來用是不是?」男人皺著眉說著。

  「沒辦法我要考試了啊!還剩四十多天,四十多天你曉得沒有?」

  「如果四十多天每天都當三天用,那還有一百二十多天啊!還有一百多天你緊張什麼‧‧‧‧‧‧

  「你?」秀秀按著額頭止不住的嘆氣,那群男大學生被她和男人的大聲談話吸引了過來,這次秀秀沒再逃避他們的目光,反倒對其中一個笑了笑也許是因為那一個比較帥的原因。

  不過能把四十多天變成一百二十多天的男人才是最帥氣的吧!雖然有這種想法的男人肯定是和她有代溝的,秀秀心想,但是‧‧‧‧‧‧但是只要有著大聲公,不論是多大條的溝分隔都可以清楚的把自己的話傳遞給對方知道吧!

  「妳真的不覺得我太大聲了嗎?」

  「不會啦!爸你不要想太多。」

  「那妳今晚要早點睡喔!」

  「好啦!我知道啦!」而總有一天,秀秀要拿著那支繼承於他的大聲公,站上舞台的中心,秀秀開心地想。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