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565】

4月推薦選登── 饗艷

內容

國文學科中心高中高職寫作學習網站各校作品選登

民國一百年四月份推薦作品

嘉義女中九十九學年度陳澄波繪畫校園巡迴展徵文比賽

第一名

3年五班 郭芝芸

饗艷

黑蝕盡浩瀚的天,我最在案頭前,閉起雙眼品嘗記憶中山嵐設色的美妙,油彩的味道,編織出腦海裡的圖樣,記憶起……方寸的那一份感動。

那一天,我將大江大海拋諸身後,一個人踩著輕巧的步伐來到了進德堂,前頭卻多了一具不熟悉的腳架,向前一探,原來是歷史、藝術課本上那位常客──陳澄波。依稀記得老師曾在課堂告知陳澄波的校園巡迴畫展,漫不經心地聽著、走著、走著,不自覺地踏入,踏入進德堂,也踏入油彩的世界。脫離囂塵,搭乘一架名為夏日街景的時光機,我自繁華摩登的嘉義,去到古色古香的日治嘉義。嘉義,我的故鄉,它是孕育入選帝國美術展的台灣第一人──陳澄波的鄉土,有了這層微妙的「緣」素,我幽幽慢慢地走上階梯,然後靠近、揭開陳澄波的內層世界。

一根直挺的電線桿,蠻橫地豎立在眼前道路中央,政府難道不知道對民間傳統習俗而言,那是路煞、是一個不吉利的宣告嗎?踏在高低不平黃土路上,艷陽把朵朵陽傘撐開了,留著清朝辮髮佇立在角落的那人,是否對當時政府有著滿心不滿?就在夏日,那充滿潮潮熱血的夏日,站在不起眼地方頂著一頭不合時宜的髮型,他,是想回到三皇五帝,弄個科舉為五斗米鞠躬哈腰?還是對身為被殖民者感到極度不甘?糾葛的內心,不能說的地下秘密,他的背影看起來好倔強也好哀悽,不知道他的臉孔,是否掛著兩行道盡一切的眼淚。晃著、晃著,我晃到淡水碼頭,這一刻鐘,一艘艘停靠在岸邊的船隻,還有條有序一板一眼地就定位,在下一秒刻,海角一封寄不出的信的作者,是否將搭上那艘冒著黑鴉鴉的煤煙油輪離去,離開他在台灣的真愛,也就此不願再見那邈遠湛藍的海?淡水的紅磚紅瓦漸漸地變成一點殘紅,在本州島上的楓葉靠我越來越近,不一樣的氛圍,色調顯得澄淨而明亮,我知道我到了另一個國度──日本,火掌樹下、秋意濃,白底不帶腮紅的臉孔底下,是妝點著什麼樣子的女人,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女人才能露出那樣攫人眼目的神情呢?是那藝妓的粉墨,還是一個等待歸人的少婦,我站在她的右側,望著、她低頭沉思;望著、那幅絲絲入扣的畫面,想著她是小家碧玉?還是嫁作人婦?她是否嚮往在木色小屋裡自在裸舞?深憂嫁入幕府家優雅端坐?她是否掛念著他為大東亞共榮圈戰死沙場的結局?她時而深呼吸;時而輕蹙眉頭,卻不曾掉落一滴眼淚,是否她已習慣了這樣的時局,僅能低下頭兒來,把自己藏起……

我那凱旋而歸的同鄉,你混著滿身西洋氣息,雄心糾糾的雙眼,一路風塵僕僕飄洋回鄉,那頂時髦紳士帽,襯出鴻鵠之志,瞧你和我對望,身後還帶著一片向陽的希望,二二八的罹難,究竟是你光芒太熾人?還是聲望太響亮遭人嫉妒?不肯閉上的雙眼,你死得也真是莫名其妙。望著你的家庭,那一張圓桌有你和家人的相依相偎,有你對世態憤恨不平重擊的那一拳,也有你小時候調皮對它精刻細刻的傷痕,但那顆子彈,你留下一件沾滿血跡的衣服和一雙不願瞑目的眼,然後在家庭中永遠缺席了,年夜飯自從那日,每每少了你,那張屬於你的椅子,空蕩蕩暗地裡悲泣。還記得在民國十五年,你所畫下的嘉義街外嗎?我在裡頭旋著、旋著,在你以寶藍色調暈染漸層的天空下游蕩,累了,倚靠在你褐色的電線桿,望著對街的黯綠,鄉土的顏料,是那樣親近,沒有大紅,但卻蒸騰著一股濃濃的人情味,那就是嘉義。雖然你的嘉義和我的嘉義是那樣的不同,但是在你、我心中對這片土地同樣燃燒著高溫,那般地沸騰。

黑隨著時間流逝,漸漸被白推開了一痕,再一次在你畫裡走一遭,擁有你帶給我心底的那份高潮,沉沉入睡……謝謝你,陳澄波先生,謝謝你在我生命中留下這份難忘的感動,就在你的畫中、你的人生中,我得到永不低頭的生命力量。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