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18,898】

北一女中九十九學年度國文作文比賽佳作欣賞

內容

北一女中九十九學年度國文作文比賽佳作欣賞

高一組題目

人的一生中,總有一些值得堅持的事。總會有一些東西令你激動,並且持續使你努力不輟的原素。也許過程中,有些痛苦,有些無奈,甚至無形的壓力使你幾乎難以承受…但因為人生有夢,要活得精采,所以堅持。

堅持是一種力量,堅持是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可能,堅持是一種創造奇蹟的機會。雖然堅持不一定成功;但是放棄必定會失敗。即使再長的路,一步步也能走完。斧頭雖小,但經多次劈砍,終能將一棵最堅硬的橡樹砍倒。

請以「堅持」為題,寫下你的經驗、當時的感受,以及事後的體會。文字至少六百字以上。不得以詩歌、小說形式抒寫。

 

一忠郭庭安

堅持

    夕陽的餘暉染紅了西天的雲彩,傍晚的山林與原野也逐漸籠罩在寂靜的夜網中。秋夜,總是靜思的季節,思緒一如輕瀉的月光,幽沉地流過蒼穹的橋拱,探尋心靈深處,在心湖中激起一泓清波,不斷盪漾……。

    月光照射在鋼琴上,幽靜的黑色烤漆映射出飛舞的十指,極其靈巧的躍動一如芭蕾舞的迴旋。每一個旋轉、跳躍都要精準無誤,每一段樂曲的轉折都需流暢輕快,反反覆覆地練習著同一個段落,只為了營造出一種月光在波光中仰泳的輕盈唯美。學琴十幾年了,從沒有一首曲子使我耗費這麼多的心力,即使技巧上已是爐火純青,但意境的經營卻十分粗糙:蕭邦該是詩意的,但我卻奏得如此笨拙;夜曲應是浪漫的,但我卻奏得如此僵硬,左手的和弦顯得笨重,右手的旋律聽來突兀,縱使我反反覆覆練了不下數千遍,迷濛的月光始終不曾從我的十指洩出。窗外,入夜的大地沐浴在沉靜的黑幕裡,那永無止境的漆黑,是我的無助,是我的絕望。

    月光照射在鋼琴上,反射出微微的柔光,像是在嘲笑我的意志不堅。我隨手扭開收音機,沒想的喇叭裡傳出的依然是這首蕭邦的夜曲,我伸手想關上開關,手卻停在空中,被蕭邦的細膩所震懾,我忽然聽見了唯美輕盈下的哀傷,淡淡的,像月光呢喃的低語──原來詩意並不是來自於仰泳的優雅,而是國破家亡的傷痛。國破家亡的傷痛,客居他鄉的痛楚,蕭邦在異國的月光下,背負著如此沉重的心情,寫下這首美麗的夜曲,那是一種怎樣的堅持?能使他把悲憤化為綺思,把時代的傷痛化為永垂不朽的繾綣?對波蘭的熱情,對音樂的執著,使蕭邦帶著故鄉的泥土,堅定地追求至善至美的境界。而我,不過是一次小小的挫敗,怎可輕言放棄?一步步走,再高的山也能翻越;一段段練,再長的曲子也有奏畢的時候。夢想似乎遙不可及,但是只要有堅持就有希望,踏踏實實地步步努力,或許下一個轉彎,夢想就在眼前。當下,我似乎長了一對信心的翅膀,向最迷濛的月色翱翔。

    又經過了永無止盡的練習,我奏的夜曲,彷彿是在月光中浸過似的,每一個音符都是如此的精巧,精巧之下有一種毅然,那是蕭邦的亡國之痛還是我的心血付出,我已經分不清了,只有月光照射在鋼琴上,輝映著烤漆的沉黑,映照出一種永不放棄的堅持。

    夤夜,月光輕瀉,萬物在銀粉中作著夢,此刻,只有我對月光的凝眸;靜思的秋夜,心湖卻如此靜謐,沒有一圈向外擴散的漣漪……。

 

一勤江研燁

堅持

在波瀾壯闊的長江岸邊,岳飛寫下了千古傳頌不已的滿江紅,表達忠貞愛國的堅持;在靜定慈悲的菩提樹下,悉達多太子悟透了人生的真義,是靜心堅持後的回報;在頒獎典禮的紅地毯上,李安導演嘗到了「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的喜悅,是堅持夢想不放棄的肯定。韶光荏苒間,他們手中各自緊握著不同的堅持,而我,也有一股不惜一切努力的堅持在血液裡鼓動……

    落筆,黑墨水在潔白的紙上插滿勝利的笙旗,一筆一劃間,洋溢著書法的骨氣與柔軟。是的,我所懷抱的堅持便是在書法這個自由揮灑的舞台裡存在。自小,因為看著姊姊寫書法覺得實在太有趣,便於國小三年級那年,懷著朝聖般的心情踏入了書法殿堂的大門。懵懵懂懂的拿著筆寫啊寫,直到小三下,老師竟然替我報名了一個書法比賽,她說這可以訓練當經驗,而比賽結果我剛好落在得名外的第一個,那時還小,心裡只覺沒得獎好傷心,老師卻靜靜的對我說:「我了解你的字,只要你肯努力,將來天下是妳的。」

堅持,聽完老師的一席話後,我展開了密集的訓練,清清楚楚的去感受到那種滿腔熱血的躍動。開始了每天早、中、晚不間斷的練習,開始了每個星期南征北討的賽程,我明白自己正逐漸成為一個確確實實的選手。如果曾經有一個夜深到死寂的夜晚,那時我必定在練習;如果曾經有整個歡愉的暑假,那時我必定在集訓。有太多太多的日子,是只由我、書法、老師所構成的,我堅持,堅持著一個我知道離我已不遠的目標。

堅持,當所有原本順利進行得事情被意外阻礙,我明白勇氣的重要。在離一場很重要的大賽前三星期,我因在學校做實驗時不慎燙到右手的拇指、食指與中指,全都起了腫大的水泡。錯愕之餘,我心頭盈滿了所有害怕與慌張恐懼。老師試圖安慰著我,我明白我必須收起眼淚,勇敢的面對自己的現況。於是,仍咬緊牙關堅持著,堅持每天都持續做固定的書法練習,並小心翼翼的照顧傷口。而出乎意料的,傷口恢復的速度超乎醫生的估計,在加上心情調適得宜以及堅持不放棄的練習,我在那場重要的大賽中榮耀的抱回了全國冠軍,當下的那種喜悅真的難以形容。

濟慈:「美麗的事物是永恆的喜悅。」即使曾經遇過瓶頸與受挫,即使曾經看到比賽背後令人無奈的人情事理,韶光荏苒間,發現所有堅持的過程都是美麗的,而那都幻化成了永恆的喜悅。堅持,讓我得以沉住氣,爬到山的頂峰,看間天有多藍,群山有多壯闊,達成了最初的目標,嗅到了生命的醇香,然後將連綿山脊視為一匹匹青絹,裂帛。

 

 

【高二組題目】

朱天文在《荒人手記》一書中寫道:「時間是不可逆的,生命是不可逆的,然則書寫的時候,一切不可逆者皆可逆。」作者藉由「書寫」的方式,回溯已經逝去的時間與生命。

在不可逆的生命中,總有一些重要的人、事、物活在你的記憶裡。請以「那一天」為題,從自己的經驗出發,書寫人生中對你意義不凡的一天,文長不限。

 

二良蔡譽寧

那一天

    是的,是那一天,我遇見了那個我不曾知道過的自己。

    石階暈染了歲月的痕跡,湖畔的波光如琉璃般閃耀,天,藍的很純粹,草地的鮮綠滲入空氣中凝成一團青草色的芬芳。但這一切對一個不曾積極去感受生活的我早已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那無須留意而枯燥乏味的一部分。在腦中運轉的是永遠做不完的雜事,背不完的單字,以及那彷彿距離我很遙遠的化學公式。啃著手中從超商買的麵包,踏著一成不變的步調走向那通往單調課程的筆直道路。

    那一天,原本筆直的道路似乎出現了一個新的彎道,通向不同的出口。走過平常人跡罕至的琴房,原本預期的寂靜卻被一串音符打亂了節奏。我好奇地在窗邊窺探,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清瘦的背影和跳躍於黑白間的指尖,我靜靜的聆聽,閉上眼,沉澱了一段時間,只屬於自己的世界。當弦律悄悄下時,我準備踏回那條一成不變的道路,卻發現心中有股力量正在抗拒著自己,那力量的悸動跟剛剛流洩而出的琴聲有相似的頻率,我想,那或許是在壓抑的生活中消失已久的熱情。一個人在早上獨自來到琴房練琴,可以是一種對生活的執著,而另一個人被執著所感動,找回對身邊變化的認知與熱忱,或許是他始料未及的吧!我開始學會在照本宣科的生活中找到新意,開始把生活當成是享受的一部分,學會欣賞那些早習以為常的風景,將學習當作是一種新的挑戰。每天,都用不同的心情及態度來面對,每天,都是新的開始。

    那一天,本應枯燥單調的道路旁,竟然綻放著我不曾看過的希望之櫻。

 

二義呂欣穎

那一天

  以天空為名的畫布,在那一天被刷上了一縷縷蒼茫的灰白,蓋在一片象牙般灰黑的建築物上。名喚台北的怪物今天也淺淺睡著,他嗜睡的腦比起愛因斯坦最清醒時還清醒,迂迴得如他那五臟六腑一般的思緒無時無刻不構想著壞主意、發財的主意、傷人的主意、吃人的主意。

  那一天,我著了他一道,就這樣被生吞入腹。

  光是站在十字路口就有一種踩在火紅鐵板上的錯覺,我一定要逃走,再不離開前往下一個地方就會被吃掉,會被分解掉,像大海裡的浮游生物被鯨魚一口抹拭,這是塵埃也不存的悲哀。右轉,向右走,向右奔馳,向右九十度急速迴轉,相同的景色諷刺著我的無力,坐落在西門町的紅樓張開血盆大口,嘲笑我說:「你就放棄吧!這裡是沒有出口的!」我只能低頭徬徨走過,此時的我是漂泊的吉普賽人,沒有可以尋求佇足的空間和時間。

  每邁步僅僅半履,腳底板就被燒焦的柏油大地攫下一層呼痛的皮,白襪被黑鞋磨焦了一塊,紅花便從腳後跟綻放在新成形的黑土上。遠方那群奇裝異服的人跳動著、大呼著,他們也是受難者嗎?也被燒紅的鐵板折磨著嗎?我抱著不安的心向前察看。他們是朋友?是敵人?同伴?還是被困在同一間牢獄的室友?呼叫聲漸轉急促,「奮鬥、奮鬥!」他們齊聲吶喊,臉上堅毅的表情照亮了台北飄著細雨的天空,我猛然一驚,不知不覺已被他們熱情的火炎四面夾擊,他們在廢田似的台北街道燃燒出一道彩虹,一圈一圈纏繞在街頭巷尾。火炎像蛇一般環繞我一身,我就像上了火刑架的魔女般動彈不得,燃燒、燃燒……

  那一天,台北燒死了我──也為浴火重生的我上了一課。

  那群人不是異教徒,我們也不該是十字軍,在冰塊般寒酷的輿論下,他們活出了火的自信。他們的腳後跟肯定也開了許多小紅花──說不定紅成了花海,但他們沒有停步,也沒有哭鬧,只是一步一腳印地宣告他們的信念。我感到腳像果凍般軟弱,傾倒的一方台北微笑地指著通往綠園的方向。溫柔的怪獸,他並不邪惡,只是迂迴得腦袋只能迂迴地告訴我們一些他認為十分重要的事物,可能是一朵小花、一場遊行、或一段在熟悉的地方展開的奇幻的冒險故事。

  回到了同伴的身邊,我已經準備好要一同在墨色的天空下演唱一首綠色的合唱曲。「那之後,跟我們說說你的故事吧!」朋友們期待地說,隨後以口奏出那比風還溫柔的歌。那夜的煙火十分美麗,像寶石,像鮮花,像掛滿露珠的蜘蛛網。以天空為名的畫布,在那一天被刷上了一縷縷精采的彩色,蓋在一片琉璃般晶瑩的建築物上。

  那一天,是台北國際同志遊行及全球和平日進行的一天。

 

【高三組題目】

「數字」是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我們出生的時刻、早上設定的鬧鈴,甚至是日常使用的貨幣,無一不以數字呈現。然而,數字代表的往往不只是表面的數值,更可能蘊含深層的意義。例如:「101是台灣現代建築的驕傲,「十五」則是孔子的志學之年,而蘇花公路112公里在一般人眼中僅是一個里程數,但卻是某些旅人及家屬的傷心地……。

  在妳的生命中,是否有一個數字,對妳而言意義非凡?請自訂題目,其中必須包含某個數字(如「二0一0,我的起跑點」)。或捕捉回憶、抒發感懷,或呈現體悟,撰寫一篇結構完整的文章,文長六百字以上。

 

三溫姜佳昀

二○○九,回望一甲子前的那些故事

這一切,與我息息相關的一切,銘刻於基因之上,卻被厚厚一層六十年塵埃埋覆的許多記憶,終於在我面前大大的、真實的展開,就在那一年。

二○○九,整個臺灣無可避免談論一個話題──作家龍應臺女士的新書《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原本只是出於對文學及歷史的興趣,我看了這本書,沒想到因此重新認識自己與週遭世界前所未見的深層。

從小,我知道自己是所謂「芋仔番薯」,知道當政客滔滔不絕某種話題時,「外省」是說爺爺和奶奶,「本省」是指外公和外婆;也聽說,我們祖籍在安徽,而奶奶是四川人,所以我們家的麻辣鍋夠味。然而,這些背後的原因,全濃縮成我地理課本上,從巢蕪盆地四川盆地,好長好細的一條線,我的教科書或許曾嘗試告訴我歷史事件、人物和年份,卻不太有時間告訴我那些長長的故事。

以二○○九為基準,十六歲的我慢慢開始學著去思考自己的定位,去看見過去和未來。

過去,以那之前一年作註腳。二○○八年,外曾祖母辭世,享壽九十七歲。看著告別式時,高懸著的遺照,我驚覺:我並未真正認識過她!照片中的她比我所見過的任何一回,都要年輕而神采飛揚,依稀可想見其精明幹練絕非等閒;照片據說是為了辦護照去日本而拍,應該經過二十年了。我想我錯過了,錯過這名與中華民國同年誕生的女性,錯過她如何在國、臺、日三聲帶間切換頻率,如何在殖民統治與戰火連天中拉拔子女長大,也錯過一整個時代的意氣風發。

未來,以那之後一年為開端。二○一○年初,堂姊順利產下一名男寶寶,連帶地全家族人都向上升了一個輩分。欣賞奶奶抱著小外甥時的慈祥,不禁想問起,當時是什麼樣的心情來到這裡?帶著幼小的長子,趕上太平輪最後一趟靠岸時下船;養育五個孩子直至個個成家立業,十個孫子女相繼出世;而後摯愛的老伴──我的爺爺,亦長眠於這片土地;如今,第四代出生了,在他們將看見的未來,這個族群、社會、國家及這座島嶼又會怎麼變化呢?

關於這所有的一切,大江如何走向大海,也許會像母親大學時曾受教於的老教授──當年的山東流亡學生,他帶著一口鄉音始終不認為《大江大海》薄薄一書談得了那時的多少事情;畢竟我還太年輕,對於這龐大的歷史與情感,我永遠無法真正了解,但我仍然願意,去仰望、去傾聽、去陪伴、去等待。

 

三義陳亭熹

姨丈的第三十幅畫

姨丈自從退休後,決定要好好的、窮盡心血的創作三十幅油畫。「以前教別人畫畫卻沒時間專注於自己的作品,現在退休了,該好好為自己而畫了。至少三十幅,嘔心瀝血的那種!」

身為藝術家的姨丈在各方面都是匠心獨具的。家中琳瑯滿目的雕塑、陶藝、勞作,以及他最為鍾情的油畫。每次去找他時,總見他窩在畫室的一角,聚精會神的在畫布上撇畫。他自信滿滿的對大家說,以前的油畫就是在為了這三十幅作準備。「因為我會把靈魂注入其中。」姨丈如此宣告時的自信眼神熠熠生輝,直到今日依然深刻的烙印在我的記憶中,從未或忘。

然而,兩年後的健康檢查通知單卻讓姨丈俐落舞動畫筆的手遲滯了。一種讓人慢慢失去知覺的罕見疾病,四肢漸僵,五官也無法活動自如。姨丈不再笑了,眼神也不再犀利如昔,唯一不變的是每天在畫室裡的身影,儘管下筆時不再像前二十五幅那樣流暢,卻依然堅持不懈的一筆筆撇捺。有時我會溜進去看著他作畫、陪他聊聊天,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姨丈的回答少了,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沉默,只剩畫筆的沙沙聲與我相應和。

第三十幅畫是火山。姨丈用了最強烈的紅色畫出抽象的火山群。「姨丈,這些火山如果有岩漿噴出會更壯觀吧?」難得地,姨丈回答了。「嗯,我最後會畫。」我站在這一幅巨大的畫前,看著火紅的構圖,竟有種快被吞噬的錯覺。

最後,姨丈並沒有畫出岩漿。柏油路上的血跡怵目驚心。一躍而下脫離病痛的折磨、脫離力不從心的空虛無助是姨丈最終的選擇。我忽然有種荒謬的想法:姨丈是用自己的鮮血代替那沒畫出的岩漿嗎?

 懷念畫展上我再次站在姨丈的第三十幅畫前,這一次卻感受更深。那火紅的激烈、抽象而凌亂的筆調,在在表現出沉默外表下,姨丈內心火熱的澎湃與掙扎。我久久凝視凝視著這幅畫,第三十幅。我明白姨丈確實把靈魂灌注進去了,因為我看到火山噴出了赤熱的岩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