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1,362】

99年5月推薦第五篇

內容

學生姓名:衛理女中蕭宇晴

學校全名:台北市私立衛理女子中學

就讀班級:高二愛班

推薦教師:杜文月

作品類別:校內文藝獎      翰聲文藝獎     散文組  第三名

作品正文:

唯美嘉年華…假裝

我遮住雙耳,假裝。

等在斑馬線上的三姑六婆們討論著隔壁鄰居的陋習,坐在早餐店裡翹著二郎腿的中年男子,眼睛幾乎黏在報紙上激動的議論著熱騰騰的新聞事件,捷運車廂內三五成群的學生嬉鬧著互相叫罵。我從晨光中走過,一路上與這些城市臉孔擦身而過,每一雙獨具神采的眼,每一張各具特色的臉,卻都用自顧自的姿態訴說著不同的生活節奏,喧囂的疊上悠閒的,憤世嫉俗的壓著豁達大度的,彷彿這晨光,這城市,只有他們。於是她們可以大喇喇的呼嘯過街,可以不理會他人鄙夷的目光而臧否時事,可以無視旁人的權益而推擠追逐,用霸氣顯現自己的存在。而我,假裝聽不到,聽不到這些紛紛擾擾。使盡渾身解數,只想排拒這一波波的聲浪於千里之外,四下搜尋著微風呢喃,在和煦的晨光裡感受片刻悠哉,我假裝漫步在世外桃源。

我貼著眼罩,假裝。

華麗櫥窗前,一對小情侶爭得臉紅脖子粗的大聲叫囂,叫囂聲被風撕裂了,四肢隨之揮舞起來,分不清是誰的髮絲,在空中晃了兩圈隨風停便無聲委地。速食店門口,小男孩無助的看著攤軟在地的雙淇淋,嗚嗚咽咽的抽噎,尚來不及憑弔四處流竄的奶霜,臉頰就立即刷上鮮紅的五爪,頓時抽噎放大成嚎啕,伴隨憤怒或者是悔恨的跺著腳。狹巷轉角處一輛臨停的轎車,「砰!」車門被怒氣沖沖的長髮女子踹開又狠狠地甩上,駕駛座上的男子一臉蒼白的寫著:恨不得妳快走,我是蓄意的不挽留妳。我從車水馬龍的市街走過,一路上不停上演的全武行,每一個運拳都掐住對方的咽喉,每一個招式都命重對方要害,強勢的欺凌弱勢的,激動的凌虐發楞的,彷彿這世界的繽紛全在他們的一舉手一投足。於是他們可以隨心所欲的製造擾嚷,引發戰爭,用暴力成功的證實著自己的存在。而我,假裝看不到,看不到猙獰的臉、無助的淚。使勁的搖頭,只想阻絕這些影像滲入腦海,游目搜尋著一朵浮雲,隨市聲鼎沸的熱氣升騰,我假裝遨翔在藍天。

我捂住鼻,假裝。

熱鬧繁華的地段每一位時尚男女必定要朝聖的天堂,來往的紅男綠女像蝗蟲過境掃空剛上架的新品,他們究竟想用購買來證明什麼?令人費解,但衣衫繽影裡裙裾帶香,有些氣味濃淡恰到好處,有些則令人做噁。彩霞底下歸心似箭的車潮,紅的藍的黃的交錯穿梭,讓人目眩神迷分不清是過街的車還是維護行進次序的號誌。一不留神與一隻大烏賊錯身,刺鼻的氣味和那一團黑,遮蔽了整條華燈初上的街。街角群聚的外勞們,翹首張望那熟悉的大黃車身搖著耳熟能詳的旋律,帶著雞鴨魚肉一家親,青菜豆乾水乳交融的氣味,逼得路人退避三舍,繞道而行。亮晃晃的燈光下,剛出爐的麵包一個個滿溢金黃色奶油的香氣,搔首弄姿地接受貪婪的注目禮,不一會兒,全都和入濕潤的垂涎裡。我在黃昏的街市遊蕩,一路上,收集各形各色的氣味,濃烈的搶奪清淡的,腐敗的掩蓋新鮮的。每一個氣味都試圖與空氣攀親道故,企望和它交融在一起,以資證明自己值得存在。夕陽,將我閒蕩得身子拉出一道九頭身的黑影。而我,假裝聞不到,聞不到新上市的花香歡沁,未完全燃燒的汽油和精華耗盡的餿水以及誘人發胖的奶油。聳聳肩,阻絕喜歡的不喜歡的氣味,回到小窩裡,當一條自在的美人魚,任屋外雜氣火拼,我只想與月光共舞。

我戴著面具,假裝。

星光忽明忽滅,月色如水。思緒不聽指令的往她的方向飛。當她對我訴說心事,我總以最大的耐心一一收藏她的眼淚和煩憂。當她帶著快樂來敲門,我總備妥一陣輕快的風和她天馬行空的四處遨遊。當她試探性的想撬開我的心門,我毫不遲疑的就雙手奉上鑰匙。我以為,上天為我預備了這樣一個好姊妹,是用來彌補身為獨生女的欠缺。她甜美溫馴的外表下,藏了一顆剛強的心。第一次發現她喜歡穿上別人的想法,博取認同以避免自己遭受陷害---當她和我聊著令她雀躍的事,我想像他轉身後大變的臉色。第一次發現她沒有想像中的單純可愛---當她和我抱怨別人的不是,我猜想別人是否也從她口中聽說了許多她幫我編造的故事?我明白她的用心,卻不了解她的用意。接著,她舌粲蓮花的製造了一場戰亂──傷亡慘重,至今餘燼仍未平息。我才發現,從她口中吐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可以立即乾坤大挪移,原本一團和氣的好友們被離間了,而她成功篡位,神采奕奕的登上小團體的核心位置。然後她又若無其事的以爐火純青的演技對我訴說無辜,於是我還她清白。敵不過她的保護罩,我也從她身上學會假裝。我小心翼翼的出現在她面前,避免不小心掘出她不願顯露的真面目,用一個完美的距離防止她拆下我的面具。我們各自假裝,各自入戲,假裝是滑行在名之為相知的湖面上,兩隻幽雅的天鵝平靜的相互梳理潔白的羽毛,卻沒有清澈無紋的湖水可照映唯美的舞姿。假裝像風像雲,瀟灑不羈,但風一來,雲就得飄走,同在藍天的懷裡,卻不再有交集。只要有她在的場合,我就像走在一條鋼索上,必須極力伸直雙臂努力維持巧妙的平衡,只為了不讓她看見我千瘡百孔的心,我必須戴著面具,才能呼應她的假裝。

蝶以牠乾褐色的身軀假裝成枯葉,下榻在燈桿上妝點暮色的寂寞。而我,以灑脫的姿態假裝成俠客,穿梭在酸甜苦辣裡,烹煮我的人生。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