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1,318】

99年4月推薦第三篇

內容

推薦老師:張貴蘭

學生姓名:莊茵祺

學校全名:台北市立衛理女子中學

就讀班級:一年愛班

作品類別:本校翰聲文藝獎高中散文類第二名

得獎日期:201048

作品正文: 料理之美

  料理之美是什麼呢?

  記得有一次,偕同家人去一家昂貴的餐廳用餐,裝潢極致的奢華,現場演奏輕柔的音樂,優雅的環境,料理令人讚不絕口。這頓飯飽嚐了味覺、聽覺和嗅覺的享受。但少了一覺──心覺,少了人情味。沒錯,用心的味道便是食物中的第六味,這種味道是用心吃出來的。然而,在那家餐廳用餐時,雖然滿足了口腹之慾,卻缺少了內心的悸動,感覺餐廳裡的服務都是為了一張張白花花的鈔票,而不是真誠的要款待一位客人。

  我是個愛吃的人。

   百年老字號和純手工製作的食物像一滴滴蜂蜜讓我這隻貪吃的小肥熊無法抗拒,我尤其喜歡淡水的一家百年餅舖。一口咬下大餅,層層紮實的餅皮和肉鬆及冬瓜糖搭配得恰到好處。烘炒過的芝麻香氣溢滿整嘴,一片餅吃下來真是一大享受。吃完後,口中還留有一絲香氣,這不但包含了手工製作的用心,還吃到傳承的精神。我想這就是為什麼這家老餅舖能夠一直生意興隆,且在歲月的流逝中仍能屹立不搖的原因吧!

   我也喜歡光顧一家小而雅的日式料理店,且總要坐在吧台前。老闆娘會先從陳年罐子中舀出幾許乾燥的葉片,接著右手拿著小熱水壺,左手拿著陶杯,右手微微傾斜,熱水像一條活生生的小龍,身旁圍繞著雲氣,以優美的弧形飛入茶杯。茶葉慢慢的舒展開來,陶杯中墨綠的葉片隨著我的轉動成了一朵綻放的花朵。啜飲一口,苦,卻回甘。而這只不過是序曲,好戲才正要上場。只見老闆先拿起一小團飯,三隻手指和手掌用力一捏,便壓出了橢圓形。以四十五度角俐落的刀法切出一片魚腹肉,又迅速的抹上一點芥茉,最後熟練的將魚肉和飯放在手心上,雙手輕握了一下,便把魚肉和醋飯合為一體,那形狀像極了一位戴著斗笠的小武士。沾了些薄鹽醬油,放入口中,淡淡的鹹和微酸的組合像是一波波海浪拍打著味蕾,三十六度C的溫度融化了雪花般的油脂,辛辣的芥茉和鮮甜的魚肉竟變得溫和柔順,一吞下肚,我的心像被武士的利劍刺了一刀,但不是痛,而是感動,雖然只是一塊小小的握壽司,但內心卻是有大大的感動。

   料理之美是什麼?是用心;是經驗;是傳承。

   是愛。

  小時候,每星期都會回外婆家和表兄弟姊妹們相聚,到晚上外婆就會開始料理宵夜──蛋炒飯。這道料理名符其實只有蛋、白飯和一些蔥段。外婆家的廚房很窄,而外婆有些胖且視力也不好,但是空間及身體的限制絲毫不影響外婆的專業。我總喜歡躲在門後偷看,只見外婆生起火,熟練的倒點油,接著放入蔥段爆香,陣陣的香味使我們興奮不已。外婆俐落的用一隻手打三顆蛋,滑入平底鍋翻炒兩下,再把一大碗飯倒下,然後使出絕活──轉成大火,鍋鏟由外而內、由下而上快速翻動,一粒粒黃金在鍋裡快速飛舞,傳出金屬碰撞和霹靂啪拉的聲音。我們都早已忍不住直流口水。「鐺──!鐺──!」時鐘吹起了「戰爭」的號角,眾戰士蓄勢待發,等著閃耀光芒的平底鍋端上來,一聲「緊甲喔!」一場炒飯爭奪戰便正式開打。吃一匙炒飯,噴香又粒粒分明,好似燦陽在嘴裡微笑;一段青蔥,清脆又不油不膩。左一匙,右一匙,再舀一匙。大家邊搶邊吃邊直嚷說「再來一鍋」,而在一旁的外婆正笑得合不攏嘴呢!                                                                                                                                                                                                                             

   每過農曆新年,奶奶總會製作她拿手的蘿蔔糕。先把蘿蔔去皮刨絲後,放入鍋中炒至水晶透亮,再把蘿蔔絲放進已經調勻的在來米粉水中,加熱攪拌至濃稠後便放入蒸籠蒸熟。雖然是冬天,蒸氣仍烘得奶奶雙頰緋紅,汗水浸透了薄衫,汗珠由額頭一滴滴的落下,窗外的風拍打著窗,發出格格的聲響,奶奶不以為意,只是埋首。廚房內因北風使得原本的蒸氣更加瀰漫,濃厚的霧氣使我只能隱約看到奶奶忙碌的身影。半天之後,蘿蔔糕終於蒸好,奶奶切了一片遞給我,如白玉般無瑕,入口即化,不用沾任何醬汁,純樸鮮甜的原汁原味,可口極了,我一臉的幸福滿足,奶奶也如花般燦爛的笑了。

  後來外婆的糖尿病更加嚴重了,腳又腫又痛,即使如此,外婆仍爲我們烹調炒飯。一跛一跛的步伐,都是一陣一陣的痛,痛在外婆的腳上,痛在我的心上。有一次,外婆痛得不禁呻吟,我的心也被撕裂成了千萬碎片,拾也拾不回。奶奶漸年邁,前幾年都做到手痠痛,必須早晚熱敷,睡前貼藥布,受盡折騰。過年時,奶奶仍需臥床休息,卻仍然記掛著要為我們做蘿蔔糕。我心疼著,願她們對我們的愛可以減少一點,她們的病痛便會減少一些吧!

  是什麼讓外婆忍著腳痛繼續做炒飯?

 是什麼讓奶奶可以忍受著雙手的疼痛,繼續做蘿蔔糕? 

  隨著年紀的增長,我慢慢咀嚼到:那是暖在心窩的祖孫之愛。而今,雖然炒飯已成了絕響,而奶奶也不能再多做蘿蔔糕了。但我仍時常想起那蓬鬆滑潤的口感,那醉人的香味。蛋炒飯的味道又從廚房傳出,媽媽繼承了外婆的廚藝,雖然還不及外婆的功力,但加了母愛調味,還是一樣可口。現在,我要去吃美味的料理了。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