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1,089】

99年4月推薦第二篇

內容

推薦老師:羅彩鳳

學生姓名:張婷

學校全名:台北市私立衛理女子高級中學

就讀班級:高二慧班

作品類別:得獎作品:翰聲文藝獎/短篇小說組──優等/99.4.8

作品正文:

G的秘密

    在城市郊區的一棟老舊公寓裡,住著一位名叫G的男子,他具有靈魂出竅的特異功能。他和老婆、一個兩歲大的女兒住在一起,是個正正經經的財務部計算員,整天梳著一絲不苟的頭髮,加上那整套過時已久的西裝,那種連路人甲乙丙都看的出來的不合身西裝──即使他一向堅持勤儉是種美德。

    G發現自己有特異功能是在兩個月前,當他的同事向上司打小報告,狐假虎威的闖進他的辦公室,而上司拿著帳單指著他的鼻子大罵。

    「你以為我們在做慈善事業?出個差就把特支費花光,你是不是不想幹了!」

    就是在上司邊指著他的鼻子邊破口大罵到門口多出了幾張看好戲的臉時,G發現自己的靈魂離開了身體。

    這種感覺非常奇妙,就像全身的重量一下子減輕,或可以說像是在外太空那類的無重力狀態。總之,G看著自己慢慢的往上飄,剛開始他還不太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眼睛仍停留在上司嘴角上那顆隨著嘴唇開閉不斷起伏的痣上,後來G瞟到自己身體,赫然發現自己身體變得透明清澈,而當他示意到這點時,他已經飄到了跟天花板相當的高度了。

    「反正你給我小心一點!」

    G發現上司似乎沒注意到他微妙的變化,因為他從上往下看,看到那個G(也就是自己)還在唯唯諾諾的點頭道歉,他不禁嘴角上揚了些,心想:

    「哈!那個笨蛋上司,竟然不知道我根本不在那裡!」

    而那些躲在門後偷聽的人都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G有點瞧不起的瞪了那些圍觀者一眼。看著那群眼睛全散發出惡毒光芒的同事,G突然間有了一個重大發現──它可以清楚透視這些人的靈體。而且他還注意到,越是邪惡的人靈體會呈現混濁狀態。

    不過G開始擔心回去的問題,但這並沒有煩惱他太久,因為當上司終於罵夠離開辦公室時,他的靈魂也就自動回到身體裡了。後來G很快的發現,回不回去其實不是個問題,時間到了自然就回的去了。

    這樣講或許有點難以理解,舉例來說,上司事件才過了兩天,他老婆就收到了每月按時寄來的水電費帳單,並且拿著帳單開始跟G訴苦。

    「你看看我們家,不是什麼大房子就算了,每個用的水電房租都要錢,而你那一點薪水哪夠付呢?女兒都兩歲了,奶粉尿布也都是錢啊……。」

    這時G的靈魂又再一次的跑出了體外,他從上空中看著底下那對可笑的夫妻──一個叨叨唸唸卻什麼也改變不了的太太,和一個一事無成的無能先生。

    G開始有點嫌棄起那個空有軀殼的G,不過當他的太太抱怨完回到房間餵女兒吃奶時,他又重新回到了身體裡。

    G開始思索有關控制的問題,他想:「如果能夠想離開就離開,想回來就回來不知道有多好?」於是他開始了練習出竅的實驗,剛開始不太成功,G花了兩天的時間沒有睡覺等待自己的靈魂出竅,但成果似乎不如預期。後來他靈光一現,想起第一次出竅前,他吃了一顆醫生開給他的感冒藥;而他太太跟他抱怨帳單前,他也吃了一顆感冒藥。

    G迫不及待的翻找醫生給他的藥包,最後在公事包的底層找到了的藥丸。G興高采烈的吃下了一顆,果然,過了三分鐘G的靈魂開始離開身體,又是那種輕盈的感覺,不過他決定好好把握這次機會,於是G嘗試著移動他的靈體。非常容易的,G只要稍稍划動手臂就能前進,於是G就飄出了家,而他最想做的就是找出當初那個打他小報告同事的把柄。

    G就這麼一路飄呀飄的來到那個同事的辦公室裡,黏在天花板的牆角,仔細收尋著一切可以作為把柄的資訊。

    好不容易的,G終於找到了一個把柄,G看到那個同事把公司裡提供的筆和茶包裝進自己的公事包內帶走,G心裡正高興的想著:

    「被我抓到把柄了吧!明天看是誰比較倒楣!」

    隔天G來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訴上司他發現的這個大秘密,上司則是半信半疑的和G一同到那個同事辦公室裡搜查,馬上就在同事的公事包裡搜到了一大堆的茶包,G嘴角啣著一抹竊笑,看著那位前幾天還趾高氣揚的同事,現在卻只有捱罵的份。

    但是G是很有道德感的,絕對是一個就事論事的人,要不是那個同事先打他小報告,G也不會這麼對他。

    G發現自己越來越能掌控出竅和回去的方法,而他心裡也多了一份難以形容的欲望──想要離開軀體的欲望。於是他辭去了工作,馬上加入了刑警的重案特別組。

    這個重案特別組是政府最新的秘密部門,裡面大部份是像G這類的特異人士,負責利用各種不同的專長幫助破案。G才沒加入多久,馬上就因為在脫離身體時看見歹徒的長相而立了大功。一夕之間,G從一個沒沒無聞的計算員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大人物,每條街都在流傳有關他的事:

    「聽說那個G在嫌疑犯是誰都還沒確定,就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呢!」街口的老婦人說。

    「哪有,那個G跟我熟的很,小時候他住在我家隔壁,那時候他就已經很有偵探細胞了,我就說他一定會成功。」另一個連G的長相都沒看過的人說。

    當然的,一般市井小民是無法得知這個秘密小組人員有特異功能的事,不過這種謎樣的神秘感卻大大增加了G的知名度。

    甚至就連小孩子也開始了風靡G的行列。

    「我昨天買了最新的G系列線上遊戲。」小男孩炫燿的說。

    全國都在談論有關G的事蹟,現在只要你說不知道G是誰,馬上就會被視為山頂洞人類的怪胎。而G也很享受這樣的讚美,他最喜歡做的就是飄到城市的上方,偷聽那些讚美或歌頌他的言論,偶爾還會害羞的臉紅一下(如果你也能看到他)

    G很快的就從重案特別組的執行員升到指揮長,並且一路破案成功,那些單純的讚美言論和破案快感再也無法滿足他,不過他還是安分職守的解決各項重大案件。

   

    一天早上,當G坐在電視機前吃著僕人幫他準備好的早餐時,看到電視裡最新的一則新聞──昨夜黑貓九十九打破偷竊史上紀錄,一夜盜光城內30家銀行現金。G興奮的站了起來,甚至不小心打翻了桌邊的咖啡。

    黑貓九十九一直是他崇拜的對象,打從黑貓五年前出道,開始在夜間盜走各大銀行的現金開始,就因為從無失敗紀錄而被大家封為「黑貓」,至於為什麼要叫九十九,有人說是因為黑貓很愛九把刀的殺手系列小說,以其中一位殺手的名字命名。也有人說,這是因為黑貓打算在盜走第一百次時就真的不將現金歸還。關於黑貓的傳聞很多,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誰也不知道,不過沒有人曾看過他的真實面目倒是真的。而如果按照黑貓的慣例,黑貓會在今天中午十二點前將所有現金送到國防部長家。

    G想到一個能見到這位偶像的方法,他決定再次出竅到國防部長家,如果能親眼看看這位從來沒有人見過的黑貓,一定是很大的光榮。G就在十一點三十分時從家裡出發,一路飄到了國防部長家的天花板上躲起來。國防部長家各個地方都站滿了警衛,當然是打算抓那位從銀行盜出巨額現金的黑貓,不過看看這五年來黑貓的不敗紀錄,這次恐怕還是得落空了。

    當牆上的指針指到了十二,G開始感覺到他所黏附的那牆有稍微的震動,下一秒G就震驚的看到女人從那面震動的牆上走了出來,絲毫不費任何力氣,而且肩上揹著一個巨大布包。不過讓G震驚的並不是因為黑貓是個女人,也不是因為那女人從牆上走了出來,而是因為那個女人是他的太太。

    G看到他太太是黑貓時,一股莫名的驕傲感從心底湧現:「哈!黑貓是我太太耶!那個能來無影去無蹤的黑貓!」G決定把自己能夠靈魂出竅這件事告訴她太太。

    G之前當然沒有告訴他太太這件事,因為G一直認為,只有像他這麼特別的人,才配知道這種特別的秘密。無過現在情況不同了,他太太是黑貓!黑貓耶!那個國家喻戶曉,知名度甚至不下於他的黑貓,當然有資格知道他的事。於是G懷著激動的心情,飄出國防部長家,準備馬上趕回家告訴她太太這件事。

    G飄到家門口附近,遠遠的卻看到他太太正和一名陌生男子走在一起,G慢下飄移的速度,疑惑的看著那兩個人。當他越飄越近,他發現那個男子竟然是之前開感冒藥給他的醫生!而且兩人還竊竊私語不知道在談論什麼。當那兩個人走到他家門口,那個醫生在他太太臉頰上親了一吻才離開。

    G的興奮感一下子消逝無蹤,他憤怒他太太竟然背叛他!於是他用最快的速度飄回屋內的身體裡,並且搶在他太太開門前先把大門打開,冷眼的瞪著她說:「我剛剛都看到了!那是怎麼一回事!」

    他太太一副驚訝的樣子,不過很快的恢復了神色,並且泰然自若的說:「唉呀!你忘記了嗎?他就是之前我介紹你看感冒的那位醫生啊!他好心的叫我提醒你,你的藥快吃完了,請你記得回診。」不過G才不會那麼容易上當,他心裡暗自嘀咕著。

    「哼!不愧是黑貓,竟然那麼快就想出藉口,我就去看看那個醫生到底有甚麼陰謀!」

   

    G找到了上次的那位醫生,並且謊稱自己病一點都沒有好轉,大聲責備那位醫生醫術不高明。沒想到的是,那位醫生竟然找來他太太,說G得了某種名叫類甲狀腺突變的漿液性症,還聲稱這種病非常罕見,一定得每天服藥七次。

    哈!誰不知道那個醫生在打甚麼歪主意。G暗自嘲笑醫生的愚蠢,一定是想用藥把他害死。雖然G不太高興太太和那個醫生走的近,不過看在太太是黑貓的份上,G還是把自己靈魂能出竅的事告訴太太。當G說完,他清楚的看到太太眼睛裡閃起了崇拜的淚光,G知道他太太又重新愛上他了。

    G感受到太太重新對他的愛,每天對他都是噓寒問暖。不過他太太似乎很相信那位醫生的話,堅持G一定得每天服藥七次,G為了不讓太太傷心,剛開始倒是聽話的都把藥吃了,但是G快的就發現了醫生真正的目的──他開始變的漸漸無法出竅!

    這個發現讓G很恐慌,有一天趁著太太不注意,G把藥包翻出來看,上面寫著:「洛沙平」(1)三個字,他是不太知道這代表什麼,不過他能肯定的是,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G不動聲色的把這些藥通通丟到馬桶裡沖走,並且換上之前那些感冒藥(那種能在藥局買到的成藥)

    G又重新能離開身體了,他得到一切他想要的,包括太太的愛、享譽全國的知名度、花用不盡的財富,而且G也更愛太太了。

    一天下班,他想起是太太的生日,便到花店選了一束花買給太太當作生日禮物,就當他快要到家門口,正在過最後一個馬路時,G突然想給太太一個驚喜,於是他決定先飄回家看太太在不在家。

    正當G靈體剛離開身體,他太太就一臉驚恐的從馬路對面衝了過來,G飄在上空中,看到自己的身體背後有一潭跟他買的玫瑰花一樣美的紅色,G並沒有太傷心回不去,他自己知道還好他已經離開身體,不然可能還得跟著那脆弱的身體一起死呢!而且G還知道,他會永遠的活著。

    法醫在自己的執勤簿上寫下:

2010/3/17()

    精神分裂患者G因將治療藥物擅自更換,在下午五點二十三分,快到家時分裂症發作衝向路中車輛,當場死亡。

(1) 洛沙平(loxapine):為一種精神分裂症的治療藥物,有鎮靜和對攻擊行為抑制的作用,尤其對興奮、攻擊性行為的精神分裂症有效。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