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1,636】

醉城---平鎮高中2年4班 劉孟婷(98年5月第三篇)

內容

各校推薦作品選登九十八年五月第三篇

推薦老師:黃慧禎

學生姓名:劉孟婷

學校全名:平鎮高中

就讀班級:24

作品類別:第八屆鶴鳴文藝獎 散文組第一名98/ 4/17

    醉城

  小跑步才跟得上中壢的繁忙。混凝土那現代化的灰,又是如何影響了天空的心情?沿著那受足了腳底滄桑且斑駁不堪的人行道,風景就如鈔票般單一的色調,彷彿只剩那疏密不定的淡灰深黑。

  肆溢的灰黑應是把天空的一雙眼睛脹得酸極,眼裡竟溼鬱地下了場澀澀細雨。好似一曲失了弦的琴曲,叮叮咚咚,零碎零碎地嗚嗚咽泣。雨哭,泣醉了整一座中壢城。

  忽地,一抹斷虹閃過,驚艷之下竟打翻了我那抑鬱黯冥的苦水。昭和草漫漫,竟是無懼雨碎,當兒勁地朝我面上撲飛而來。也許是訝的、是嚇的,我緊緊盯著在這鋼筋水泥亞馬孫雨林之中難得一現的可愛小東西,我一語不發,敢情自己那雙眼中應該是藏不住的狂喜吧!白柔柔那小小的毛球,飛忽飛忽地掙扎著,逕自熬舞在中壢那亦醉亦醺盲目卻又殘忍的現實中,飄蕩飄蕩,這一盪便也盪進了我那綠意盎滿的孩提時代。

  關西是一個有鳥語和花香的純樸小鎮。一列列嬌小如玩具般的平房,我只要微一抬頭,那藍藍似將要滴下水的一整片天,正親和地把整一座關西抱個滿懷。而外公家門前,一棵樹齡頗大的阿祖級樹蘭便也座落於此。每逢花開時節,丫頭我總是愛央求外公探幾串黃澄澄鈴鐺般的小花粒,好讓我一勁兒地放在鼻尖嗅,念著這世界上再沒比這更清芳的味兒了!

  而春天是關西最紛艷的季節。早晨,扶桑花於一片煙雨濛濛之中伴著春風起舞,嬌羞得一如胭脂初施的小姑娘,只敢隱隱幽嬿地散吐出誘人薰香。被春泥塞堵淤積的小河溝、田野中懶慢蠕行的田螺、鼓足鳴囊起勁煽叫的雄蛙……等等皆是譜曲出那春禾小調動人的音符。

  廟口街上那一整排守崗衛兵般站著的木棉,也是我喜愛的,摸摸樹幹那疙疙瘩瘩的瘤刺,一如外公掌心上的老繭,記憶裡總帶著陽光的熱度,粗糙卻又總令人感到安心踏實,而那也是他們引以為傲經風沐雨鐵錚錚的例子。成千上萬的金色木棉簇擁成一片洋洋的金色海浪,映起陽光,外公總道那金碧輝煌是咱關西最珍貴的寶藏。

  雨滴滴碎了那一團白色的毛球,羽翼四散,既脆弱又顯得可憐。下著雨的中壢,撐起純紅雨傘,自己就是一條逆流的魚,鬱鬱地、反叛地掙扎著、游著、走著。雨點啪答啪答地敲擊著傘帳,時間也滴答滴答地鞭擊著每一顆庸碌的心。盯著那一棟棟樹立於街道旁的水泥堡壘,我念著人來人往的街,怎麼看起來還是那樣寂寞?那麼冷冽?

醉城之評語

黃慧禎老師

本屆鶴鳴文藝獎散文組,初選凡一零三篇,其中「醉城」一文,深獲本組評審一致青睞,評騭第一。

「醉」是一種朦朧、迷幻的精神狀態,與「雨」的霧嵐、氤氳的意象,甚為相稱。文章一啟篇,就寫得極為引人入勝,溯著優雅的筆觸,游進雨中、漫過記憶的城鎮。

「醉」是一種陷溺、愛戀的心意,是一種擺脫不開的糾纏,是一種甘心願意去「墜」落的皈依,是一種「最」忠於心的選擇,是一段回到初衷的清醒的記得。

在寫作技巧上,作者經營文字的用心與鋪陳情感的細膩,予人一種「醉」味,微醺之中,品嚐淡情雅意,流盼著藍天、樹蘭、扶桑、木棉……舉止從容,氣韻靈巧,那段歲月如此悠哉而閒適,在作者筆下,有實有華地細味著芳香甘醇。

在流暢度上,文字的表達與氛圍的流轉,予人一種「墜」味,自自然然,不矯情、不狂囂、不羞赧,情願意樂地追隨尋蹤,那一片有色彩、有氣味、有樂章、有溫度的天地,那天地是絢麗的、是清芬的、是悅耳的、是暖暖在心底的。

在創造性上,本文之「醉」,是醉於關西小鎮,是醉於「最」純粹之「衷」心。踩在「受足了腳底滄桑」的中壢路上,滄桑的是熙來攘往的人們,「最」滄桑的是行單影隻的自己。一身疲意倦容,在雨中撐起的是傘;一顆飽經試煉的心,在悠悠生命中撐起的是一段潛藏已久的「醉」美的記憶、「最」清晰的實在。

    全文於寫作技巧、流暢度、創造性等方面,均有表現,正勝出所在。很喜愛清新之作帶著些許胭脂,讓美更美,讓人「墬」於「最」美,這就是「醉」之上乘。我,醉了!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