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1,247】

李老閱讀心得---北一女中高三愛、御班(98年4月第二篇)

內容

各校推薦作品選登九十八年四月第二篇

李老 ──── 清 宣瘦梅 夜雨秋燈錄
恒山李老。農家者流,有地數頃,稱小康。中年生一子,名曰壹。稍長附學讀書,督課極嚴。壹時年十二,遊嬉誤學,畏父師訓責,竊資逃去。李老夫婦情急,懸金以購,搜索無所不至,迄無影響。其母哀痛迫切,幾致輕身。李老猶以年齒正強,可望生育慰之。然婦已思子成疾,屢勸置妾延嗣,李老不忍。
光陰迅速,瞬逾十年,年將古稀,仍無所出。宗族之貧苦者,咸思爭繼,嘵嘵不休,益厭苦之。自度精力尚強,且值旱澇不勻之歲,聞韓魏間售子女者值甚廉。李老攜百金往,投人牙(去找人口買賣仲介),以清錢五十貫,擇得端莊小女子,大稱心懷。女叩以姓名籍貫,翁實告之,訝曰:「妾乃與翁同姓同鄉,異哉!」李老曰:「同姓或有之,鄉則路隔五百里,難言同也。」女曰:「幼聞吾父言悉矣。云系李姓,名壹,恒山人,因翹課出,為人義子。親父母在乎否乎,念誦涕泣。妾與母時慰勸之。」李老亦訝曰:「據汝言,確是吾子也,汝當為我孫女。幸言之早,速赴爾家驗之!雖相隔十餘年,聲音笑貌,應不改也。」遂攜女至村,呼女父出,果李老子也。哭述所由,云:「逃出後,惘惘南奔,資用告罄,乞食此村。有老人同姓,蓄為義子,為我娶妻,連生四丁二女。義父母相繼歿,逢此歉歲,故賣女度日耳。」李老大悅,命子貨其傢俱,攜其子孫男女八人歸。其妻孤苦零丁,抱病而臥,聞夫歸,忽然子孫滿堂,不覺躍然而起。...

閱讀心得

1、世上真有如此奇妙的事情,或許親子之間真的有個神奇的聯繫吧!但假若事情並非如此巧合,那麼子窮母病,著實是個悲慘結局。
       
逃家並非只是現代年輕人的行為,那麼為何孩子會逃家?父母過於嚴苛、孩子耐受性太低或許都是問題,雙方都該檢討。對孩子來說,逃家不只是血氣方剛,也需要勇氣:被人收為義子是運氣好,否則就自己想辦法過生活。另一方面,父母要忍受失去愛子的痛苦,更甚者有家庭傳宗的壓力。評估結果,逃家著實有弊無利。
      
李老的結局是喜悅的,但中間也經歷了許多低潮。親子之間如何的相處得以在免於逃家的情況下達到和諧,是古今的重大課題。(三御簡嘉瑩)

2、李老的兒子在年幼無知的時候,做了這般不孝的舉動,想必在長大後多多少少有一點後悔吧!就像當今社會上有許多的青少年,雖然有著幸福的家庭,卻為了一時的自由、好玩、衝動而離家出走,真不知道當他們看到父母在電視上哭求協尋時作何感想?夜闌人靜時,悔恨與對父母傷心欲絕的不捨,可曾油然而生?  
       
文中也由族人咸思爭繼之舉,道出了人生現實的一面。不論是呶呶不休爭取財產而不顧李老感受的現實,還是因為生活貧苦而顧不了李老感受的現實,都讓人不勝唏噓。此外,李老因不忍其妻思子成疾而不願聽取其納妾之勸,讓人感受到了他們之間的相知與相惜。
  文末李老攜其子孫歸之舉,表現出了天下父母對子女無怨無悔的愛。李老夫妻倆幾十年來始終如一,不嫌棄其子的貧困,更沒有一聲的責罵,仍願完整地接納兒子的整個家庭,真是道盡了天下父母心!(三愛 王麗智

3、世事常常是如此,強求的總是很難得到,但該是命中注定擁有的,儘管過程多麼曲折,充滿巧合,最後還是會回到身邊。
      
雖然李家歷經分離、巧遇,最終老小相認,圓滿收場,但李壹不孝的事實,是不可被忽略的,孔子說,父母在,不遠遊。更何況是翹課、離家,在外奉養義父義母,卻讓自己的親生父母傷心欲絕,有道是子欲養而親不侍,雙親老去的十數年,是一去不復返的。(  三御 原凱文)

4、親情,人間的至情,在此篇古文中展露無遺。

     中年得子,理當更加疼愛,無奈因責之切而流落他鄉,可以想見老夫婦之痛心疾首。雖然李老之子乍看之下很不孝,不告而別而且長久流連不反,但我覺得是因為那孩子當時仍小,十二歲的年紀還不了解責之切來自於愛之深,不知道自己在父母心目中佔著多麼重要的地位,所以我覺得國小或國中的課本應該收錄像「國俊不回來吃晚飯」的課文,讓學生們知道,爸媽對孩子的愛是真正永志不虞的。因為華人的社會通常比較含蓄內斂,父母鮮少把「愛」常掛嘴邊,而是以實際的生活行動表達,如果孩子不能體會責罵、訓誡背後的關愛,就有可能像以為父母不在意的國俊輕生,或像害怕被訓責的李老之子逃家,使父母懷有一輩子無法斬斷的痛。(三御 龔晏萱)

5、父母對子女的愛,永遠是人間的至情。

我覺得壹不是個很有肩膀的人,怕被責罵就偷錢逃跑;年歲歉收就賣自己的親生女兒(重男輕女);掛念著父母的安危,卻只能哭泣,沒有一些實際的作為,連在外生活也幸好是他的養父母支持他,才得以有一個家庭
我覺得他生長在一個小康的家庭是幸福,但如果沒有獨立的能力就是一種不幸
另外,同姓間的感情羈絆真的很深厚,要不是當初那與他同姓的老人出現,也不會有現在的他了,這是現代都市所沒有的情懷,深受感動!也體認到一個美滿的家庭,是所有人心底最深依靠和牽掛。(
三愛  黃馨儀

老師說
失散的親人當再重聚時,往往因為血緣的相近,特別容易產生吸引力,或相斥力。也就是呈現出伊底帕斯的殺父或戀母情結。
此篇李老初見買來的小妾,就覺得她「端莊」,因此「大稱心懷」,怎知竟然是自己的孫女!就如同伊底帕斯在不知情之下,會與母親情投意和,卻原也是天性的親情招喚所致。
然而伊底帕斯的殺父情結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我認為血緣的相近,同質性太高,往往產生的就是相斥力。曹操的兩個優秀兒子曹丕和曹植,在明知的親屬關係下,尚且爭得你死我活,那麼在不知情之下,兩個一樣的拗脾氣見了面,更是互不相容了。薛仁貴初見薛丁山,因見其箭術了得,竟在自己之上,就在陰錯陽差之下,把兒子給射死了。伊底帕斯在回國的路上,與素未謀面的父親爭道,在一場龍爭虎鬥的酣戰之後,也把父親給殺死了。
血緣的相近與相似,不是造成「惺惺相惜」,就是造成「冤家路窄」,人間的笑聲與淚痕因此駁雜而紛呈。幸好這篇是描寫親情的吸引力所促成的大團圓,讀來真令人開心。(孟慶玲)

留言版有更多,歡迎點閱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