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1,551】

鐵龍爪濬用杷閱讀心得---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高三愛、御班(97年11月第一篇)

內容

鐵龍爪濬用杷         宋 司馬光 涑水記聞
初,選人李公義建言,請為鐵龍爪以濬河。其法用鐵數斤為爪形,沉之水底,繫緪粗大的繩索),以船曳之而行。宦官黃懷信以為鐵爪太輕,不能沉,更請造濬川杷。其法以巨木長八尺,齒長二尺列於木下,如杷杷狀,以石壓之,兩旁繫大緪,兩端緪大船,相距八十步,各用革車(轆轤)絞之,去來攪盪泥沙,已,又移船而濬之。事下大名安撫司,安撫司命金堤司管勾官范子淵與通判、知縣共試驗之,皆言不可用。會子淵官滿入京師,王介甫問子淵:「濬川鐵杷、龍爪法甚善,何故不可用?」子淵因變言:「此誠善法,但當時同官議不合耳。」介甫大喜,即除子淵都水外監丞,置濬川司,使行其法,聽辟指使二十人,給公使庫錢。子淵乃於河上令指使分督役卒,用二物疏濬,各置曆,書其課曰:「某日於某埽濬若干步,深若干尺。」其實水深則杷不能及底,虛曳去來;水淺則齒礙泥沙,曳之不動,卒乃反齒向上而曳之。所書之課,皆妄撰,不可考驗也。會都水監丞程昉建議於大名河曲開直河,既成,子淵屬昉稱直河淺,牒濬川司使用杷濬之,庶幾附以為功,昉從之。既而奉上狀,昉、子淵及督役指使各遷一官。

閱讀心得

以前每次念歷史,讀到王安石變法失敗的原因,不禁每每為之抱屈,一個這麼有葥瞻性且憂國憂民的知識份子,竟然因為那些不明事理的守舊派反對,變法終告失敗,課本卻僅以短短八字「剛愎自用,不得人和」作結,總令我不甚服氣,看完這篇軼事後,才深感那八字意義
    
不畏浮雲遮望眼,只緣身在最高層。 王安石是如此對自己充滿自信啊!雖說領導人必得具備這番膽識,但他是極端到不管批評是好是壞,一概不聽,只就自己認知為對的堅持去行,他剛愎自用之行徑,在文中可見一斑,但只要是人,就不可能無所不知,一旦超出自己專業範圍,卻又不肯妥協之時,便必然會發生此種荒唐之事啊!也是因此,才會連有名望的大臣如司馬光等都不支持吧?(三愛 黃珮涵)

司馬光與王安石在改革的立場上屬敵對,這篇文章以司馬光的角度寫,可能多少有些難以避免的主觀意識。
    
姑且不論本文是否客觀,在王安石改革失敗原因中,最令人詬病的一點:剛愎自用,似乎得到了證明。因為他認為濬川鐵杷、龍爪法是可行的,所以在他人投其所好枉顧事實,附和他的想法時,他沒去懷疑、沒去察證,使官吏偽造自己的功勞,浪費國家的公帑。於是,他的自信,使官員得以自欺,即使有好的出發點,也在這樣的過程中,把新政瓦解掉了。(三御 林怡君)


    此章曝露了迂腐的官場行事風格,值得我們作為借鏡。子淵明知龍爪濬川法不可用,卻欺瞞上級長官,以獲得人力物力,其工作報告更是以「妄撰」敷衍,可謂「求名不求實」。後來子淵和昉勾結,趁機邀功,顯示出官員為求升遷不擇手段。

由如此細節之事,我們可以想知王介甫變法失敗的原因,有一部分應歸於用人不當。上位者須具備一定的智慧,才能判斷人才的優劣,明辨真偽是非。於是在缺乏通盤計畫,操之過急又逢司馬光等舊黨反對下,王安石的改革失利並不令人意外。(三御 詹雅茹)


    
真是驚人的官場黑暗!難怪人家說王安石熙寧變法功敗垂成,史家稱他用人不當,和朝中老臣對立,其中都有緣故。

  歷史總是輪迴的,即便從君王專制到今天的民主制度,行政官員的狡獪深沉都一樣令人心驚。雖說後來以截彎取直治水成功,但中間掩飾的真相卻有更深一層涵義:層層相欺、官官相護,做表面事、為邀功不擇手段。多麼讓人不齒!居官位者不能以誠立身,不能以忠完事,難怪王安石這般熱血盡心,終究換得罵名。

  其實給我更大的震撼在於今昔相比,竟是相似情境。幾世紀後的今天,也不過走著汗青上文字鋪成的路,令人搖頭嘆息。(三御 藍文熙)

子淵實在是個很有頭腦的人呀!當有人問及為何不可用這些方法完成時,他的回答是「同官意言不合」,而且並未去批評對方的想法,順著對方的意思回答,這樣的態度反而使他能獲得獎賞,無往不利。甚至在自己的措施沒有半點成效時,利用別人的努力搭個便車,又可以再度升官。

真的令我不知如何是好,用的不是正道,卻又是得到利益的捷徑。使我不免想到二次世界大戰時的俄國,在一開始的階段與日本友好,使自己倖存於這場混戰中,卻在日本要投降的前夕加入同盟國的一方,與日本宣戰。最後,在戰後成為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享有否決權。這真是和子淵相同的手法呀!沒有任何的努力,卻讓自己得到最大的好處。(三御 江亭儀)


老師說
這篇爆料官場的黑暗,同學們的感想,大概可歸納為下列幾項:
1
不齒范子淵為了迎合上司,竟掩蓋濬川杷不可用的事實,巧詐瞞騙,達到升官發財的目的。
2
譴責王安石無識人之明,輕易聽信一面之詞。
3
了悟熙寧變法失敗的原因,對於史書上批評王安石「剛愎自用,用人不當」終於有較深刻的認識。
4
懷疑司馬光的記載是否公正,畢竟王馬分屬新舊不同黨派,而這篇文章本身也只是片面之詞。
5
才剛上過道德經,用道家的角度來看,子淵真是絕頂聰明啊!隨著運勢,給自己求得最大的好處。

我很高興同學能運用所學來解釋這篇文章,尤其是用道家角度來看,真令人眼睛一亮!子淵隨著運勢—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換句話說也就是無所執著,隨著局勢變化,突梯滑稽,如脂如韋,果然就官運大亨,無往不利。
  但這看在儒家眼裡,根本是自私自利的無恥之徒,儒家擇善固執,道家隨波逐流,真是道不同不可相為謀。子淵小人得志,騙得了一時,豈能騙得一世?待得司馬光當政,看他哪得好下場?(孟慶玲)

留言板有更多,歡迎瀏覽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