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2,128】

那漢子的「風塵」---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高三書班 呂庭郡(97年10月第二篇)

內容

各校推薦作品選登九十七年十月第二篇

推薦老師姓名:王麗珍

學生姓名:呂庭郡

學校全名:臺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

班級:高三書班

作品類別:一般習作(97年第一次學測北模試題)

以下節錄自逯耀東《那漢子˙夜讀》,為台北區97學年度一次 模考國文科非選擇題試題
  那漢子和衣倚臥在床上,雙手扣著後腦門,凝視著案上躍動的燭火。突然,一陣風吹來,翻動了窗前的鐵馬,他附耳靜聽,一時無法分辨那風聲,是吹碎了廊下的叢竹,還是吹翻了庭裡淺池的殘荷,彷彿又自枯的桐葉降下,一陣淒淒,一陣蕭蕭,斷續吹來,聲聲傳入他的耳中,颳起了太多的家國之思。
  是的,那風聲他是熟悉的,尤其這些年來,自己寄跡於江湖之中,託身於風塵之上。雖然家事已不堪問,但只為了胸中所留存的那一點孤憤,一匹駿馬,兩尾瘦騾,馱著幾筐殘卷,東南西北穿梭往來,秋山悵望,春江醉臥,到如今,幾陣霜風已吹染了一簪愁髮,數行雁鳴更唱皺眉前幾疊恨痕,踟躕前路,樓前簷下--他已聽慣了太多風聲雨聲。
  只是今夜那風聲卻使他思慮難平。也許日前,他喚艇溯溪而上,登雲走訪一方外的舊相識,一路西風兩岸蘆花,遠近一片枯索,他獨佇船頭,舉目四望,備感蕭瑟。......既至,老友把肩相看,相對無言。然後又大笑相擁入禪房。禪房內香爐裡檀香裊裊上升,淡淡的斜陽,映出窗外幾枝松影。他倆相望坐在蒲團上,突然,他那方外友人說:「幾年不見,你的風塵味越來越重了。」  那漢子摸摸自己滿面于腮,哈哈大笑起來。
  「我說的不是臉,是心。」那方外友人淡淡說。
  一個心字吐出,使那漢子沉凝住了。想想自己這幾年,馬不停蹄,風塵僕僕,所為何來?有時他會以「知其不可為」來搪塞自己,但到頭來卻落得似隱非隱,似俠非俠,不知自己到底像什麼。突然,他想起太史公寫的伯夷列傳來,那裡面隱藏著的進退之際,取捨之間八個字,自心頭跳躍而出......想著想著微笑起來,笑自己也許真的風塵了。
【註】于腮:鬍鬚、鬍渣。

請為行走江湖的那漢子尋找他愈顯『風塵』的理由。

     那漢子的「風塵」      三書  呂庭郡

多年四處飄泊,漫長的行旅固然使人沙塵滿佈、精神疲憊,但真正「風塵」襲湧自心頭的滄桑與失意:意欲有所改革,卻遭既得利益者反對;「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又惹來小人連番毀害、不得已只好浪跡天涯,如同蘇軾、辛棄疾,屢遭貶謫、打壓;但長年累月有志難伸的鬱悶,使他漸漸衰老;即使如此,對於不合理的事,卻仍然無法坐視不管,於是把自己搞得似隱非隱、似俠非俠。理想成灰,原本熱血滿腔的心,就這樣跟著蒙上了厚厚的風塵。

王麗珍老師評語:

大地「風沙」,猶如四時更迭,都會使人的樣貌改變,但那只是生命成熟或衰老的必然軌跡,「風塵味」卻不必然侵染身形面容;周夢蝶老師說:「飄零在心不在身」,凡經歷過人世「封殺」而悔心失望的人,都會懂這句話的意思;飄零,正是長期遭受寂寞、悔棄、冤屈、不平而始終沒有得到伸覆或安撫。而終究遺落。

心受傷了,人的志意才會凋萎。通過人生嚴格的考驗,是贏得經驗,卻不輸掉勇氣。適如尼采所說「只有最高精神性的人才能穿過人生的重重風雪而飛越翻昇」,而也只有飛越翻昇的人,才能經歷重重打擊而面不改色,風塵遺落身後,回首無風無晴。雨雪風塵只是雨雪風塵,不會停滯在善始敬終的心中,不會逗留在一個問心無愧的人身上。

「幾年不見,你的風塵味越來越重了。」那漢子摸摸自己滿面于腮,哈哈大笑起來。「我說的是心,不是臉。」這一段是全文的關鍵。一個連自己的心上的風塵都察不見、弄不清的人,怎可能不隨外在浮沉得失,而塵滿面?鬢如霜?

這篇文字,完全掌握了「風塵」本質,文章雖短,卻刻劃有次,豐寫了主客異觀、剖分出內外「塵染」,且了悟所學課文,而內化為生命智慧,以此年齡,層層推擴,真是不易。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