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品選登 學生作品選登

【點閱數:3,121】

輪轉‧東岸---國立花蓮高中三年一班 林柏廷(97年1月第三篇)

內容

各校推薦作品選登九十七年一月第三篇

老師姓名:柴雪梅

學生姓名:林柏廷

學校全名:國立花蓮高中

就讀班級:三年一班

獎項名稱:12屆花中文學獎散文組第一名/2008年元月18

作品名稱:輪轉‧東岸

距離鎖骨骨折七週後,九七大學學測一百三十一天。

    短暫貼近了生死交關的界線後,突然有了種很濫情的體悟,彷彿連呼吸都格外珍惜似的。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個暑假,總要努力創造一些屬於自己的記憶,既要鮮明有趣,又需恬淡雋永,索性回溯生命中一些俯拾即是的畫面,因為最單純的感動,往往也是最容易忽略的。

   

    不甘以公式符號劃下休止符的假期尾聲,踩著平日的代步工具,很自然地略過最近熟悉的行程──圖書館,我曉得,這趟旅程將不只是象徵性的。

※※※※※

盛夏旺盛的熱對流總也有怠惰的一天,那便是旅人的機緣。恣意肆虐後的蒼穹更顯澄靜,勻稱湛清的藍,輕盈鮮明的白,睽違已久的風景終於到來。

   
在那個暑假作業還可以彩繪封面的年代,腦海裡時常遍佈七彩的礫灘,也不必避諱正午毒辣的陽光,似乎,那時的紫外線永遠不會過量。
   
拎起一條浴巾,幾罐涼飲,如果心血來潮,還可以專程繞到民國路上古樸的"炸店",外帶幾包重口味的沾醬甜不辣。時常,只必備一盒伯母私家醃漬的客家嫩薑,就風塵僕僕地,往山海交會的方向奔去了。
   
反正廣場上,"把噗──把噗──"的聲音總是此起彼落。
   

    純粹籠罩在金黃的天幕下,算不上什麼正統的日光浴,偌大的礫石築不起夢幻的城堡,還好想像力可以塑造更偉大的王國,融化在一襲乳白色的帘幕後,又是另一個嶄新的世界。亦或在湧浪稍歇的時候,練習打幾個營養不良的水漂,把永遠不曾收網的定置漁網,當成理想目標。

    多數時候,只消面對天海縫合的方向,數一數聳立的積雲又長了幾朵。

   

    運氣好遇到吹南風的日子,飛機會從你的上頭進場降落。

    台北來的遠東班機,會貼著冷峻的奇萊山筆直而來,大老遠打著火紅信號;高雄航線的華信,則從青色的四八高地拐了個大彎,顛簸中掠過半邊海域。而不論是優雅修長的B757-200,或是流暢精銳的F-16,都會以出乎意料的超低姿態呼嘯而過。

    彷彿噴嘴射出的熱氣,翼間產生的擾流,都會在髮間及臉龐流竄,一種大軍壓境的快感,激盪著男孩的飛行夢。

   
當中央山脈的陰影完全包圍了這片海灘之後,觀光客也會隨著漲潮一起湧現,這時是該收起戀棧的情緒,在大人們的憂慮逐漸醞釀前開始動身。

    回程,再做一趟免費的腳底按摩。

   

    導演李安曾說,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但我更忘不了那片七星潭。
   
親近七星潭的方法有很多,也許鍾情於那別具風味的礫石海灘,或是純粹衝著導覽手冊的唯美圖片慕名而來,然而對我來說,那灰色調的海岸並不算絕美,洶湧的浪潮也不甚友善,但童年的回憶卻讓它始終保持鮮豔的輪廓,並仍再隨著潮水不斷加深。
   
每次回到此地,也是重拾對這片風景的熟悉。

   
臺北盆地附近大概不會有一樣的海灘,那些人潮湧擠的海水浴場,也阻絕在幾里之外。不知堂哥是否懷念炸甜不辣的懷舊滋味,和可以曬得黝黑的自然光線,如果有機會,真該再騎著摩托車,一起殺去七星潭。

※※※※※

    輪軸飛快地轉動,以大幅度曲線自高地上掠過,在最後一個彎道後映入眼簾,我認出那心月形的海灣。

今天海水的色澤,好舊也好新。

相關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