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學天地自學天地

【點閱數:462】

唐─柳宗元─捕蛇者說─悍吏與小民互動之書寫策略

導覽
一篇文學作品的優劣,往往因批評者的觀察角度與關懷重點的差異,而有了不同的評價結果。閱讀文學作品時,除了深入理解文章之外,如果能參考文評家的見解,將有助於提高我們欣賞文學的廣度與深度,又能增加文學閱讀的樂趣,提升我們的讀寫能力。請閱讀柳宗元〈捕蛇者說〉一文,及兩位清代評點家針對此文的評論,回答下列問題。
內容

短文寫作:悍吏與小民互動之書寫策略──意在言外或如臨其境?

甲、柳宗元〈捕蛇者說〉

  永州之野產異蛇:黑質而白章,觸草木盡死;以齧人,無禦之者。然得而腊之以為餌,可以已大風、攣踠、瘺癘,去死肌,殺三蟲。其始太醫以王命聚之,歲賦其二。募有能捕之者,當其租入。永之人爭奔走焉。 

  有蔣氏者,專其利三世矣。問之,則曰:「吾祖死於是,吾父死於是,今吾嗣為之十二年,幾死者數矣。」言之貌若甚戚者。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將告於蒞事者,更若役,復若賦,則如何?」蔣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將哀而生之乎?則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復吾賦不幸之甚也。嚮吾不為斯役,則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鄉,積於今六十歲矣。而鄉鄰之生日蹙,殫其地之出,竭其廬之入。號呼而轉徙,餓渴而頓踣。觸風雨,犯寒暑,呼噓毒癘,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與吾祖居者,今其室十無一焉。與吾父居者,今其室十無二三焉。與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無四五焉。非死即徙爾,而吾以捕蛇獨存。悍吏之來吾鄉,叫囂乎東西,隳突乎南北;譁然而駭者,雖雞狗不得寧焉。吾恂恂而起,視其缶,而吾蛇尚存,則弛然而臥。謹食之,時而獻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盡吾齒。蓋一歲之犯死者二焉,其餘則熙熙而樂,豈若吾鄉鄰之旦旦有是哉。今雖死乎此,比吾鄉鄰之死則已後矣,又安敢毒耶?

  余聞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於虎也!」吾嘗疑乎是,今以蔣氏觀之,猶信。嗚呼!孰知賦斂之毒,有甚於是蛇者乎!故為之說,以俟夫觀人風者得焉。

(譯註參見學習單)

 

乙、兩則〈捕蛇者說〉文評

(一)清.何焯《義門讀書記》評語:「『永之人爭奔走焉』,此句伏下『悍吏之來吾鄉』至『又安敢毒耶?』,雖無奇特,亦自雋快。此篇削去其三分之一何如?」

(二)清.孫琮《山曉閣選唐大家柳柳州全集》評語:「只就『苛政猛於虎』一語,發出一篇妙文。中間寫悍吏之催科,赋役之煩擾,十室九空,一字十淚,中谷哀鳴,莫盡其慘。然都就蔣氏口中說出,子厚只代述得一遍。以敘事起,入蔣氏語,出一『悲』字,後以『聞而愈悲』,自相叫應。結乃明言著說之旨。一片憫時深思、憂民至意,拂拂從紙上浮出,莫作小文字觀。

 

(一)何焯認為,第二段的後半:「悍吏之來吾鄉」至「又安敢毒耶?」無奇特之處,雖然寫得俐落,但何焯建議可刪掉這部分文字。孫琮則以為這段書寫出悍吏之催科與赋役之煩擾,不僅凸顯出農民之哀慘,更能與柳宗元之悲憫相呼應,所以對這段文字是持肯定的態度。你比較認同何焯的剪裁建議,還是比較欣賞孫琮針對原文原有篇幅的評語?為什麼?請用100字左右說明你的理由。

 

(二)面對強勢政權,人民往往在社會、教育、經濟、政治參與、宗教信仰等等層面居於劣勢。請運用網路搜尋,了解國際間有哪些國家人民,仍遭受不公義的對待。如果你是直播主,請針對以上所知的一件人民受迫的真實事件,發表你的看法。為了在直播時,能讓你的粉絲快速了解事件的始末與關鍵處,請先預寫一篇直播文稿,內容除了簡短交代出人民受苦或抗爭事件的起因之外,並須舉出有明確時地的緊張或衝突互動場景,加以說明。文長約250-300字。

 

 

教學設計由臺北市立育成高中 楊雅貴老師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