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輕經典每月輕經典

【點閱數:1,925】

  《老殘遊記》的作者劉鶚,是學生相當熟稔的作家。國中的選文〈大明湖〉,展現了作者高度的寫景功力,相信每一位高中職的學生,腦海中都還鑲嵌著國中時:紅的火紅,白的雪白,青的靛青,綠的碧綠的千佛山景色。高中職階段則以〈明湖居聽書〉為文本,作者高妙的譬喻與移覺技巧,簡直將王小玉的湖畔說書描摹至出神入化的境界,彷彿人人耳輪就有一陣天籟飄過,亦讓讀者也似吃了人參果般暢快淋漓。
  然而身為晚清四大譴責小說之一,如果將劉鶚勾勒晚清衰世的用意略而不論,總覺可惜,畢竟作者的初心是要暴露出當時官僚政治的黑暗與百姓的痛苦,在那個時代的民眾何以如此慘痛生活?我們在第一回的文本就可見到作者的喟嘆。國立中山大學簡錦松教授編撰之《帝國的最後一瞥――老殘遊記》,是一本相當便利的參考書籍,小說中的政治譴責及象徵意義,幾乎可說是一覽無遺了。

 

 

劉鶚《老殘遊記》第一回節錄  土不制水歷年成患 風能鼓浪到處可危……

  章伯正在用遠鏡凝視。說道:「你們看!東邊有一絲黑影,隨波出沒,定是一隻輪船由此經過。」於是大家皆拿出遠鏡,對著觀看。看了一刻,說道:「是的,是的。你看,有極細一絲黑線,在那天水交界的地方,那不就是船身嗎?」大家看了一會,那輪船也就過去,看不見了。
  慧生還拿遠鏡左右觀視。正在凝神,忽然大叫:「噯呀,噯呀!你瞧,那邊一隻帆船在那洪波巨浪之中,好不危險!」兩人道:「在什麼地方?」慧生道:「你望正東北瞧,那一片雪白浪花,不是長山島嗎,在長山島的這邊,漸漸來得近了。」兩人用遠鏡一看,都道:「噯呀,噯呀!實在危險得極!幸而是向這邊來,不過二三十里就可泊岸了。」
  相隔不過一點鐘之久,那船來得業已甚近。三人用遠鏡凝神細看,原來船身長有二十三、四丈,原是隻很大的船。船主坐在舵樓之上,樓下四人專管轉舵的事。前後六枝桅杆,掛著六扇舊帆,又有兩枝新桅,掛著一扇簇新的帆,一扇半新不舊的帆,算來這船便有八枝桅了。船身吃載很重,想那艙裡一定裝的各項貨物。船面上坐的人口,男男女女,不計其數,卻無篷窗等件遮蓋風日--同那天津到北京火車的三等客位一樣--面上有北風吹著,身上有浪花濺著,又濕又寒,又飢又怕。看這船上的人都有民不聊生的氣象。那八扇帆下,備有兩人專營繩腳的事。船頭及船幫上有許多的人,彷彿水手的打扮。
  這船雖有二十三四丈長,卻是破壞的地方不少。東邊有一塊,約有三丈長短,已經破壞,浪花直灌進去。那旁,仍在東邊,又有一塊,約長一丈,水波亦漸漸侵入。其餘的地方,無一處沒有傷痕。那八個管帆的卻是認真的在那裡管,只是各人管各人的帆,彷彿在八隻船上似的,彼此不相關照。那水手只管在那坐船的男男女女隊裡亂竄,不知所做何事。用遠鏡仔細看去,方知道他在那裡搜他們男男女女所帶的乾糧,並剝那些人身上穿的衣服。章伯看得親切,不禁狂叫道:「這些該死的奴才!你看,這船眼睜睜就要沉覆,他們不知想法敷衍著早點泊岸,反在那裡蹂躪好人,氣死我了!」慧生道:「章哥,不用著急,此船目下相距不過七八里路,等他泊岸的時候,我們上去勸勸他們便是。」
  正在說話之間,忽見那船上殺了幾個人,拋下海去,捩過舵來,又向東邊去了。章伯氣的兩腳直跳,罵道:「好好的一船人,無窮性命,無緣無故斷送在這幾個駕駛的人手裡,豈不冤枉!」沉思了一下,又說道:「好在我們山腳下有的是漁船,何不駕一隻去,將那幾個駕駛的人打死,換上幾個?豈不救了一船人的性命?何等功德!何等痛快!」慧生道:「這個辦法雖然痛快,究竟未免鹵莽,恐有未妥。請教殘哥以為何如?」
  老殘笑向章伯道:「章哥此計甚妙,只是不知你帶幾營人去?」章伯憤道:「殘哥怎麼也這麼糊塗!此時人家正在性命交關,不過一時救急,自然是我們三個人去。那裡有幾營人來給你帶去!」老殘道:「既然如此,他們船上駕駛的不下頭二百人,我們三個人要去殺他,恐怕只會送死,不會成事罷。高明以為何如?」章伯一想,理路卻也不錯,便道:「依你該怎麼樣,難道白白地看他們死嗎?」老殘道:「依我看來,駕駛的人並未曾錯,只因兩個緣故,所以把這船就弄的狼狽不堪了。怎麼兩個緣故呢?一則他們是走太平洋的,只會過太平日子,若遇風平浪靜的時候,他駕駛的情狀亦有操縱自如之妙。不意今日遇見這大的風浪,所以都毛了手腳。二則他們未曾預備方針。平常晴天的時候,照著老法子去走,又有日月星辰可看,所以南北東西尚還不大很錯。這就叫做『靠天吃飯』。那知遇了這陰天,日月星辰都被雲氣遮了,所以他們就沒了依傍。心裡不是不想望好處去做,只是不知東南西北,所以越走越錯。為今之計,依章兄法子,駕隻漁艇,追將上去。他的船重,我們的船輕,一定追得上的。到了之後,送他一個羅盤,他有了方向,便會走了。再將這有風浪與無風浪時駕駛不同之處,告知船主,他們依了我們的話,豈不立刻就登彼岸了嗎?」慧生道:「老殘所說極是,我們就趕緊照樣辦去。不然,這一船人實在可危的極!」
  說著,三人就下了閣子,吩咐從人看守行李物件,那三人卻俱是空身,帶了一個最準的向盤,一個紀限儀,並幾件行船要用的物件,下了山。山腳下有個船塢,都是漁船停泊之處。選了一隻輕快漁船,掛起帆來,一直追向前去。
  幸喜本日颳的是北風,所以向東向西都是旁風,使帆很便當的。一霎時,離大船已經不遠了,三人仍拿遠鏡不住細看。及至離大船十餘丈時,連船上人說話都聽得見了。
  誰知道除那管船的人搜括眾人外,又有一種人在那裡高談闊論的演說,只聽他說道:「你們各人均是出了船錢坐船的,況且這船也就是你們祖遺的公司產業,現在已被這幾個駕駛人弄的破壞不堪,你們全家老幼性命都在船上,難道都在這裡等死不成?就不想個法兒挽回挽回嗎?真真該死奴才!」
  眾人被他罵的頓口無言。內中便有數人出來說道:「你這先生所說的都是我們肺腑中欲說說不出的話,今日被先生喚醒,我們實在慚愧,感激的很!只是請教有甚麼法子呢?」那人便道:「你們知道現在是非錢不行的世界了,你們大家斂幾個錢來,我們捨出自己的精神,拚著幾個人流血,替你們掙個萬世安穩自由的基業,你們看好不好呢?」眾人一齊拍掌稱快。
  章伯遠遠聽見,對二人說道:「不想那船上竟有這等的英雄豪傑!早知如此,我們可以不必來了。」慧生道:「姑且將我們的帆落幾葉下來,不必追上那船,看他是如何的舉動。倘真有點道理,我們便可回去了。」老殘道:「慧哥所說甚是。依愚見看來,這等人恐怕不是辦事的人,只是用幾句文明的話頭騙幾個錢用用罷了!」
  當時三人便將帆葉落小,緩緩的尾大船之後。只見那船上人斂了許多錢,交給演說的人,看他如何動手。誰知那演說的人,斂了許多錢去,找了一塊眾人傷害不著的地方,立住了腳,便高聲叫道:「你們這些沒血性的人,涼血種類的畜生,還不趕緊去打那個掌舵的嗎?」又叫道:「你們還不去把這些管船的一個一個殺了嗎?」那知就有那不懂事的少年,依著他去打掌舵的,也有去罵船主的,俱被那旁邊人殺的殺了,拋棄下海的拋下海了。那個演說的人,又在高處大叫道:「你們為甚麼沒有團體?若是全船人一齊動手,還怕打不過他們麼?」那船上人,就有老年曉事的人,也高聲叫道:「諸位切不可亂動!倘若這樣做去,勝負未分,船先覆了!萬萬沒有這個辦法!」
  慧生聽得此語,向章伯道:「原來這裡的英雄只管自己斂錢,叫別人流血的。」老殘道:「幸而尚有幾個老成持重的人,不然,這船覆的更快了。」說著,三人便將帆葉抽滿,頃刻便與大船相近。篙工用篙子鉤住大船,三人便跳將上去,走至舵樓底下,深深的唱了一個喏,便將自己的向盤及紀限儀等項取出呈上。舵工看見,倒也和氣,便問:「此物怎樣用法?有何益處?」
  正在議論,那知那下等水手裡面,忽然起了咆哮,說道:「船主!船主!千萬不可為這人所惑!他們用的是外國向盤,一定是洋鬼子差遣來的漢奸!他們是天主教!他們將這隻大船已經賣與洋鬼子了,所以才有這個向盤。請船主趕緊將這三人綁去殺了,以除後患。倘與他們多說幾句話,再用了他的向盤,就算收了洋鬼子的定錢,他就要來拿我們的船了!」誰知這一陣嘈嚷,滿船的人俱為之震動。就是那演說的英雄豪傑,也在那裡喊道:「這是賣船的漢奸!快殺,快殺!」
  船主舵工聽了,俱猶疑不定,內中有一個舵工,是船主的叔叔,說道:「你們來意甚善,只是眾怒難犯,趕快去罷!」三人垂淚,趕忙回了小船。那知大船上人,餘怒未息,看三人上了小船,忙用被浪打碎了的斷樁破板打下船去。你想,一隻小小漁船,怎禁得幾百個人用力亂砸?頃刻之間,將那漁船打得粉碎,看著沉下海中去了。
  未知三人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教學小建議:
1.教師可引導設計問題討論,讓學生找出具有政治象徵的段落。
  a.老殘和文章伯各自象徵晚清怎樣的不同政治立場?
  b.「這船雖有二十三四丈長,卻是破壞的地方不少。東邊有一塊,約有三丈長短,已經破壞,浪花直灌進去。那旁,仍在東邊,又有一塊,約長一丈,水波亦漸漸侵入。其餘的地方,無一處沒有傷痕。」有什麼象徵意義?
  c.「船主坐在舵樓之上,樓下四人專管轉舵的事。前後六枝桅杆,掛著六扇舊帆,又有兩枝新桅,掛著一扇簇新的帆,一扇半新不舊的帆,算來這船便有八枝桅了。」是指晚清哪些具體人物?

 

2.請學生分組討論文本中的這些文字,背後具有什麼樣的譴責意涵。
  a.「那八個管帆的卻是認真的在那裡管,只是各人管各人的帆,彷彿在八隻船上似的,彼此不相關照。那水手只管在那坐船的男男女女隊裡亂竄,不知所做何事。用遠鏡仔細看去,方知道他在那裡搜他們男男女女所帶的乾糧,並剝那些人身上穿的衣服。」此段文字是在譴責什麼作為?
  b.『忽然起了咆哮,說道:「船主!船主!千萬不可為這人所惑!他們用的是外國向盤,一定是洋鬼子差遣來的漢奸!他們是天主教!他們將這隻大船已經賣與洋鬼子了,所以才有這個向盤。請船主趕緊將這三人綁去殺了,以除後患。倘與他們多說幾句話,再用了他的向盤,就算收了洋鬼子的定錢,他就要來拿我們的船了!」誰知這一陣嘈嚷,滿船的人俱為之震動。就是那演說的英雄豪傑,也在那裡喊道:「這是賣船的漢奸!快殺,快殺!」』這樣的描寫和作者的生平有什麼樣的相關﹖

 

3.教師進行小結歸納,簡介晚清四大譴責小說的成因與內容。

 

 

參考答案
  《老殘遊記》中特別多「影射」手法,劉大紳的〈關於《老殘遊記》〉一文,把影射的人事時地物,都做了詳盡說明;本文僅把重要的影射,提出來做重點討論,希望從這裡探索它的社會意義。
  書的一開頭,就安排老殘為黃瑞和診治。黃瑞和就是黃河的寓身,黃瑞和全身潰爛.每年夏天發作,秋分以後就不要緊了,這便意味著黃河潰決的事件。劉顎以他最有自信的治河主張作為開場,可以想見他當時的心情。
  接著劉鶚安排了蓬萊閣的一幕,德慧生和文章伯二個虛構的人物,象徵著他自身的智慧、道德、文章三者完備。三人在蓬萊閣上看日出,看見北方一片火雲向中央飛.東方一片黑雲,也逼迫上來.風雲詭譎,互不相讓;暗示著俄、日兩國的明爭暗鬥。飄流的大帆船象徵中國,長二十三四丈,即當時行政區域有二十三四省;舵工四人,喻軍機大臣,八隻帆柱,喻全國督輔。東方三丈,業以殘破,即東三省,當時日、俄兩國正在角逐東北。船上的一片擾亂,象徵清廷中下級官僚的虐害人民,船中的演說和斂錢者,象徵革命黨人。老殘本人將羅盤等西洋儀器呈現,則反映他平時以西洋科學救國的主張。最後被冠上「漢奸」之名,趕下船去,正是他對自己行為的無可奈何的解釋。
  近人侯師娟指出,這部分的內容和後面的文章,在結構上沒有嚴謹的關聯,這是不錯的。基本上,我們可以把它當做一個短篇小說來看。此後的書中,則站在它的基本精神上,繼續發展下去。
  在初編裡,他主要寫了四個主題:
  1. 玉賢
  2. 北拳南革的看法
  3. 治河失敗
  4. 剛弼
  上舉四件主題,都有實事可以參證。劉鶚透過影射的方法,用真人真事為依據,不憑虛捏造。以玉賢這部分來說,書中極力描寫玉賢貪功冒進、冷酷好殺的性格,而在《清史稿》中也說:「光緒十四年,署曹州,善治盜,不憚斬戮,以巡輔張曜奏薦,得實授。」所謂「不憚斬戮」,正是說明他的好殺成性;人殺多了,一定會殃及無辜。在那個司法不能獨立,審判可以任意輕重的制度底下,玉賢的事件,正好可作為今天我們來鑑察晚清社會概況的一面浮世繪。(節選自簡錦松教授:《帝國的最後一瞥─老殘遊記》之《老殘遊記》的社會意義,頁284至286。更詳備的資料可參考此書273至294頁的詳細分析)

 

 

教學文章由北一女中 蔡永強老師提供

老師評語
  劉鶚在《老殘遊記》自序中說:「吾人生今之時,有身世之感情,有家國之感情,有社會之感情,有種教之感情。其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此洪都百鍊生所以有《老殘遊記》之作也。棋局已殘,吾人將老,欲不哭泣也得乎?吾知海內千芳,人間萬豔,必有與吾同哭同悲者焉!」
  上述文字的某些片段常成為考題,學生也很聰明地知道,「棋局已殘,吾人將老」就是答案老殘的關鍵句。然而什麼是身世之感情?什麼是家國之感情?什麼是社會之感情?什麼是種教之感情?如果不釐清這些概念,無疑地是沒有辦法理清全書的中心思想的。當學生詢問何以「清官」可恨時,願我們自己也是老殘的同哭同悲者。事實上老殘在第一回,就寫出了晚清政治的現況,只是均化為象徵性的文字。如果老師能夠設計題目引導學生了解文字背後的意涵,將使學生在寫景摹聲之外,更增添了一層閱讀上的收穫。
更多輕經典回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