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輕經典每月輕經典

【點閱數:4,549】

  

~尚未讀過紅樓夢的朋友,可以造訪下面網址中的紅樓夢教學網站,再從網站的左方選單二:「細品紅樓」點進「紅樓全文」;

也可以從選單四:「教學研究討論」去認識紅樓人物和紅樓韻文:

 

2013 暑日閱讀《紅樓》指南

 

  進入紅樓之前,我們希望採自由認證、分級閱讀制。請從自我的閱讀背景出發,選擇以下的閱讀策略,並詳閱所附建議與說明:

 

初進篇

  《紅樓夢》一書何以是中國古典小說的經典之作、十九世紀的文壇奇葩、以及世界性的「紅學」?避暑之際,手注佳茗,展閱紅樓、暢遊大觀,應是人生一大樂事。對於初入紅樓的你,我們有以下建議:

 

1.全書概覽:精讀1-5回(交待全書的旨趣及脈絡)、17-23回(包括元春省親及寶黛的愛情發展)、26-28回(包括黛玉葬花及女兒酒令等經典原文)、40-45回(劉姥姥二進大觀園及寶黛互訴心曲)、62-70回(群芳側影)等。

2.詳閱全書前言或概介資料,以幫助入門。

 

精進篇

  對《紅樓夢》已有初步閱讀經驗的你,我們希望藉由此次閱讀設計,讓紅樓功力更進一層。我們建議:

1.溫故知新:重要回目請參「初進篇」部分,以及30-38回(插曲:齡官賈薔之戀、探春結社等)、76-78回(賈府式微及晴雯夭逝)

2.心得分享:請以妳熟識的人事物為原點,延伸觸角:如黛玉與晴雯之角色塑造、黛玉與寶釵之映襯、齡官與賈薔互動的始末等,可以推衍原文的脈絡,再分析此一安排在小說中的深層意涵。

 

熟客區

  恭禧!在2013年暑日,你又與老友重逢,閱讀時何妨就書中細節部分著眼,紅樓小小一景一物一事都是作者匠心獨運的安排。我們建議:

1.報告範圍寧小勿大

2.亦可就相關的主題與他書作比較

3.《紅樓》中象徵的運用,詩詞歌賦的特殊作用,也可嘗試專文探討之。

 

我們的期許與叮嚀

1. 偉大的小說不離「家常」二字,請耐心建構紅樓四大家族及大觀園的一磚一瓦,勿因不耐煩瑣碎而錯失園內的繁花勝景。

2. 與「原典」的第一類接觸--是閱讀經典名著的不二法門,請勿選讀坊間改寫、節選版本,更勿任意擷取專家論述文章充數。

3. 書面報告是閱讀後的小小驗收,任何的設計規定都只希望你進入閱讀;報告內容不論深淺,我們只愛完全屬於你的「原味」!

 

不可不知的:

1. 太虛幻境中紅樓群芳的結局暗示

2. 紅樓主要人物的言行判別:如寶玉、黛玉、寶釵、湘雲、晴雯、襲人、元春、迎春、探春、惜春,賈母、鳳姐、賈政等

3. 紅樓韻語:27回〈葬花吟〉、38回詠菊詩、64回〈五美吟〉以及78回〈芙蓉女兒誄〉。

 

【報告格式參考】100屆寒、暑假作業改寫

 

北一女中 國文專研期末專題報告

話說紅顏──簡媜《女兒紅》與《紅樓夢》的女性形象比較

一愛 趙悅伶

 

【目次】

  一、前言……………………………………………………………1

  二、「大觀園」的幻滅與重生──女兒的宿命與自主…………2

  三、女性對於「愛情」的態度……………………………………4

  四、從對禮教的控訴到現代社會的省思…………………………6

  五、女兒敏:“聰明反被聰明誤”?……………………………8

  六、結語……………………………………………………………10

 


 一、前言

「世間女兒的故事,可以編寫成千百冊書籍了;

女人呀女人,你的名字究竟應該是什麼?」

 

  走過人生最繁華的一段路,而後歸於平淡、乃至貧困潦倒而終:「字字看來都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曹雪芹執著泣嘔耗盡半生完成的亙古第一小說《紅樓夢》,吐的卻是最深沈的悲傷與無奈。受到清末傳統禮教的最後一波浪的洗禮,他完整的呈現出彼時的大家庭,如何在傳統文化的庇蔭下茁壯挺立、又親手被傳統所凌虐、扼殺。在這一群水似的姑娘的視角下,參透人生的可歌可泣、可悲可歎──在層層包裹的糖衣下;嚐出的是無限的苦味與辛酸。

  出生在孤立自主的斯土,從小即嚐到天人永隔、人生別離之苦;簡媜將身為女性特有細膩易感的性格書寫成章,一種對於族群認同的存在感在她的作品中不段醞釀、開展;《女兒紅》便是其著名的代表作之一。運用短篇小說的形式,鋪陳存活於台灣女性中那份無可名狀、寫之不盡的生命特質──在外表屏障之下,內心或細膩柔嫩、或堅毅無比。讓身為讀者的我們,彷彿自己化身於簡媜的文字,感到女兒身是如何的內在生成、天經地義──。

  《紅樓夢》與《女兒紅》這兩部萌芽於不同時代的創作,接受不同背景的影響孕育而生;其精神、風格或各有所主,但「話說女顏」卻是他們共同的語言。下文中就讓他們帶領我們以身為女兒的姿態,用深情的眼眸凝視世間的女子,讓那美麗的生命得到一種簡單易取的答案。

 

二、「大觀園」的幻滅與重生──女兒的宿命與自主

  在探討「大觀園」存在於紅樓的意向之前,必須先了解曹雪芹在紅樓夢中所塑造的二元對立世界──打從《紅樓夢》第一個字開始,「正」與「邪」之對立、「女人代表的水」與「男人代表的泥」之對立、「大觀園內的淨土」與「大觀園外的污穢」,就開始了紅樓夢二元化成兩個對立的世界的構思1

  值得深思的是,曹雪芹所建立的大觀園是象徵著唯一可以維繫「情」的地方,卻是依附在「賈府」之中──賈府是由傳統禮教所建立起「濁地」,但沒有的賈府,大觀園又焉得能存?因此曹雪芹雖然創造了這塊淨土,但事實上這塊反抗劫難的世界卻是岌岌可危、隨時都有可能因為園內的人物受到污染或園外的環境改變而破滅;也明白這點,最後他以親手毀掉大觀園作終──先是「繍春囊」事件所引起的抄檢大觀園、後又是女兒們的一一凋零(黛玉、晴雯、元春之死,史湘雲、迎探春的離去)──作家試圖藉由這個意象告訴我們:女兒終究會薄命、多情終究得無情;因為那是一個由「宿命觀」所建構的小說,無論如何掙扎、反抗,結局早已成定局(女兒命在前篇幅中就得以見其端倪),一切作為皆無濟於改變命運。因此,無法如寶釵一般「社會化」(正邪之正者)或是追求「至情」的女性,不但無法被那個社會認同、接受;也因此遭致大環境的扼殺、無力的接受「金陵十二釵冊」的安排。更可悲的是,他們命運的執行者,不僅只是「濁如土」的男性權威社會,還有很大一部分是被已污濁的女性所執行的──同身為女性卻為如是,何等悲哉!

  既然大觀園的破滅是無法避免的,那麼面對人間現實的幻滅,只有藉著追求與自然同化的意境來補救──如何走出劫難,成了在大觀園破滅之後所找尋目


1摘自陳韻琳不甘於庸的宿命悲劇一文

 

標;最後曹雪芹滲透了佛家的思想(由高鶚敘寫呈現)選擇「與大自然合一」(消遙的人生觀)為永遠的走出人生劫難之法:悟出人事的不可掌握與無常,漠然看待世界人生紛紛擾擾,對人生無語外只得尋求內心清靜不受污染。

  反觀簡媜筆下的女性,雖然也在諸多描繪身為女性的艱辛與苦楚,而這些痛苦、磨難似乎也是無可避免的:像是在貼身暗影中面對無情而不理睬的哥哥、要獨立扶養年邁而臥病在床的父親,身為女兒內心裡的孤寂在文中不斷的呈現:「……她卻停住,伸指去抹去父親眼角邊的水痕,她不知道是不是適才為他拭臉時留下的,但立即湧升的情感使她寧願假想那是父親對她的貼心反應,在這冷冷的世間2」;這些在在都是不可避免的責任和煎熬;但與紅樓夢不同的是,盡管身為女性有諸多的辛酸路要走,但她筆下的女者仍願意以無比堅毅的心情走完;甚至是將這份苦悶昇華為一種對人生的體悟和對未來的期望──而要實踐這份自我期望,就要有「女性自主」的觀念。像是在貼身暗影一文末,簡媜安排女主角在繁星燿燿的天空下閱讀艾略特的詩句作結:「請往下再走,直下到那永遠孤寂的世界裡去。3」──曾就讀一年哲學系和在寺中修習佛理的簡媜,對於世間哲理的參透、人生成住壞空的道理想必是另有卓見;引用這短短的兩句話可看出她對於女性在面對困阨、寂寞時無所畏懼的期許:往後的苦難若無法避免,那就以這般堅強的心情接受它吧!

  曾閱讀過簡媜的人,或許也同我一般曾被簡媜描繪女性身為母親的那種「一半壯士一半地母」的形象所感動:母者一文中提到的三位母親,簡媜以一位因無力醫治女兒疾病而一步步匍伏跪拜祈求上蒼保佑的母親為主軸:「那枯瘦的身影有一股懾人的力量,超出血肉凡軀所能負荷,令我不敢正視、不能再靠近。4」在她的回憶當中則穿插入另外兩個母親的故事:當簡媜寄宿親戚家,遇到不得已離家擔任幫傭的一位母親,沉默而熟練的操作家務,卻時時專注的凝視電話若有所思及暗自觀看酣睡的孩童而低聲啜泣──一種母親對於親兒的思念和出外謀生以養家的堅毅所遭遇的內心衝突及折磨,躍然呈現在文筆上;而最後一位母親則是在面對早夭的兒子,平靜的幫他料理後事──這裡,簡媜在描寫母親淡然交代事情的口吻與舉動中,又成功的刻畫出母親特有的堅毅精神。末文,簡媜以一


2摘自《女兒紅》一書72

3摘自《女兒紅》73

4摘自《女兒紅》144

 

  句:「日子總會過完的」當作承諾,順手拾起一朵相思花給予這位少女時曾允諾自斷羽翼、套上腳鍊,終其一生當一個沒有資格絕望的母親。

  由此可知,我們可以得到結論──若在《紅樓夢》中,大觀園的幻滅代表著女性「至情」的悲哀和無力;那麼在簡媜筆下的《女兒紅》,即是大觀園世界的重生──新女性仍保有那份最初、如水般純淨的至情,但我們不需要大觀園的屏障,我們早已突破舊時代的鏈鎖而自力更生,無論未來是甘是苦;我們已學會自主和堅毅,懂得如何在風雨中咬牙、微笑。

  面對來自外界的刺激、變動、打擊,《紅樓夢》中的眾姑娘作者安排以消極的方式應對:或無可奈何、或屈服順從(寶釵襲人)、或反抗失敗(黛玉晴雯)──而其中從觀看大觀園的興衰史,更是了解這本巨作對女姓命運的喈哉和無力之深──曹把女性的形象塑造成晶瑩無暇的完美、但也如水般的脆弱、如朝露般的易逝。最後的結局,留下的的也只不過「一片白茫茫,大地眞乾淨」的一句癡語。但在簡媜的女兒世界,女性「願意獨立承擔一切苦厄」、化身為蝴蝶與坦克,在風雨中挺立不搖、在曙光下偏偏起舞……

 

三、女性對於「愛情」的態度

  在紅學的領域當中,《紅樓》裡的愛情世界相信是很多人所熟知的。而在通篇《紅樓夢》中對於愛情的佈局、安排與作者的宿命觀其實有很大的關係──追求愛情的情者(如寶黛)往往逃不過世俗的眼光和安排,其結果都是失敗悲涼的。而順從父母長輩之意的「無情」者(寶釵襲人)往往也落得個漂泊冷清的下場──曹雪芹透過對任何事皆無法兩全的人生觀要世人深思:孰為喜?孰為悲?孰為福?孰為禍?寶玉黛玉終無法成雙成對,但他們給與彼此的都是彼此最希望得到的那份最醇美的情意,果真如此,天人永隔又何足怨哉?而傳統禮教安排下的婚姻,看似湊得成雙成對,像是寶釵在三角戀中雖然看似勝

老師評語

  《紅樓夢》、《三國演義》等古典小說經典之作,在北一女中的國文教學中,一向著力甚深。在此選錄了一篇在綠園文粹:《故事的我和我的故事》裡,有關紅樓人物柳湘蓮的創意評論:浮世畸零人,以分享青青子衿的閱讀成長與思辨歷程。

相關連結
更多輕經典回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