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研究 教學研究

【點閱數:1,645】

創意島的八股題

內容


創意島的八股題

2015-07-20 01:04:37 聯合報 平路


今年指考作文這「審己以度人」的題目,考生說好寫,教育界似乎也頗為認可,補教老師們更提點著題材俯拾即是,時事、政治、鄉民都可援用作內容。


看一眼就知道題旨何在的題目,在我認知裡,難以區分考生實力,更壓抑年輕人的想像力與創造力。


「審己以度人」出自曹丕〈典論論文〉,五個字意義自明,考生舉幾個例發揮一下,引用「刮別人鬍子前,自己先刮乾淨」、「一個指頭指別人,四個指頭指自己」等老梗附議一下,再談談政客罵罵名嘴,就可以終篇。


結論已經在題旨之中,怎麼寫,都不過是拖拉……這五個字而已!


教育的目的是培養獨立思考的個人。高中三年課堂中,應該鼓勵學子成為問問題、勇於反省批判、不接受標準答案的年輕人。文字既等於思維,而作文所評比的豈止於修辭造句,更重要的是讓學生用文字做邏輯推演,展現對問題的思辨力。


去年六月,我在本欄一篇「作文題洩露的祕密」中寫道:「正因為事關學子前程,主事者怕惹議不敢出錯,未來的作文題註定了八股而無趣。」


預言一般,今年的「審己以度人」,正是這樣的安全牌。


不單單是指考,今年高考作文題目是「言論自由與自律」,同樣四平八穩,不會引起任何爭議。


「言論自由與自律」,七個字也已意思俱足。言論自由固然可貴,自律也同樣重要,望文生義延伸一二,文章也就止於所當止。考生安啦,出題老師安啦。


出題目同時設定好結論,命題作文愈出愈八股,在標舉腦力等於競爭力的創意島嶼,八股取士的壞處全回來了。


每逢此刻,就有人以台灣的指考作文題與法國高中畢業會考題相比較。一樣要寫文章,對應於他們高中必修的哲學課,法國考生是要寫三選一的申論題。與「審己以度人」稍類似的,譬如法國二○○八年的題目:「認識他人是否比認識自己更容易?」不同在於法國的題目卻是個開放句。多出一個問號,也就多出一層曲折。推敲的空間包括,理解自己不容易、「度人」先於「審己」的動機等,添上自我存疑的層次,文章不是那麼可預期,不再是那麼線性地想當然。


我們的「大考中心」敢不敢出思辨性的題目?這裡試舉一個例,譬如以原住民的祖傳獵區vs國家公園的禁獵規定,讓學生表達有關「多元」的看法。問題是,這一類沒有標準答案的作文題能出嗎?我相信,比起「審己以度人」的沉悶無創見,台灣的高中畢業生寧可頭腦體操式的思辨挑戰,而更關鍵地是,指考的作文題目將帶動教室裡的教學方式以及討論風氣。畢竟,高中階段正適於培養獨立思考的習慣!然而,我們教育體系下,活潑、自由、帶著批判性的思維是不是仍然意味著危險?但凡涉及價值、理念等等,考卷上若百花齊放,碰上意識形態相左的閱卷老師怎麼辦?閱卷者能否依著語言的精準度與邏輯的謹嚴度,客觀評比考卷上的論述能力?


眼前但求安全的潛規則下,真的必須考作文?若只是測量學生的理解力與字句運用等等,或應考慮其他可以達標的測驗方式。歸納引申、片段描寫等,足以界分學生的語文程度。


命題作文的題目愈出愈窄,豈止陳詞爛調,更糟的是引導學生浮泛、偽善、人云亦云的思維習慣。這是個無形的緊箍咒,年輕人的想法制式化,便也終結了許多創意頭腦。台灣朝向未來,需要有思辨力的公民,文字等於思維,作文題小事一樁,卻有深遠的影響。(作者為作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