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1,557】

古書今讀─寺僧治猴

內容

今月照古道

 

寺僧治猴    宋.洪邁.夷堅志

徽州休寧縣西十里外有小溪流,水甚淺,正鄱江發源之處。溪之北有寺,其南大山,林木蔚然。予嘗從其處登舟還鄉,因與僧語,僧云:「山間舊多猴,蓋以千數,每成群涉水,白晝相暴,炊飯纔熟,輒連臂入廚,舁甑著地攫食之,且拋棄蹂踐,必盡乃止。寺眾不勝厭苦,至堅閉門,攜碗盛貯,藏諸袖中,歸房內,良久,然後敢食。後一遊僧來,見其害,謂眾曰:『吾有一計,當使永斷蹤跡,今夕試為之!』乃設罥網於廚,而置棗栗。俄頃,二猴墮罥中,不能出。別磨墨煙斗許,拌以水漿灌沃之,自頭至足,通身成黑獸,始縱之。猴自視毛色浸異,急奔窠穴尋其類,其類望見,良以為他惡物也,悉力竄走,不敢回顧。黑者逐之愈切,群猴去益遠,不三日,滿山皆空。」予記舊小說亦有一事,又讀列子楊朱之弟,素衣而出,天雨,解素衣,衣緇而返。其狗迎而吠之,怒,將撲之,曰:「子無撲矣!使狗白而往,黑而歸,豈能無怪哉!此理殊相似也。」

 

翻譯

徽州休寧縣西邊十里外有一條小溪,水很淺,是鄱江的源頭。溪的北邊有座寺廟,溪的南邊是座大山,山上林木茂盛。我曾經從那兒搭船回鄉,所以和那兒的僧人談過話,僧人說:「山裡以前有很多猴子,大約有上千隻。經常成群結隊涉水而來,白晝行搶。寺裡炊飯才剛熟,它們就連臂進入廚房,把鍋碗瓢盆都丟在地上,搶攫食物。器具食物亂丟亂踩,一定要搞到一蹋糊塗才停止。寺僧不勝苦惱,就牢牢關起門,用碗裝好食物,藏在袖子裡,回到自己房內,好久好久之後才敢拿出來吃。後來有一個遊方僧來到這兒,看到這樣的猴害,告訴僧眾說:『我有一計,可讓潑猴永斷蹤跡,今晚就來試試看。』就在廚房張設網罟,放棗栗在裏面。不久,二隻猴子墮在網中,出不來了。僧人就另外磨了一斗多的墨煙,拌上水漿澆淋這兩隻猴子,從頭到腳,全身成了黑獸,才放了它們。猴子看到自己的毛染了色,急忙奔回窠穴尋找它的同伴;它的同伴看見了,以為是什麼可怕的東西,全都拼命逃走,不敢回頭看。黑毛猴追得愈急,群猴逃得愈遠,不到三天,滿山猴子都跑光了。」我記得舊小說也有類似的故事,又讀列子,說楊朱的弟弟,穿白衣出門,天下雨,脫了白衣,穿黑衣回家。他的狗迎上來吠叫,布發怒,要打狗,說:「你不要打它,如果狗白色出去,黑色回來,你會不驚怪嗎?這道理是一樣的啊!」

 

閱讀測驗

1猴群給寺僧帶來什麼樣的苦惱?(A)嘯叫啼鳴,吵鬧不寧(B)戲弄婦女遊客,尷尬難堪(C)掠奪蹧蹋食物,破壞物品(D)繁殖過多,猴比人多

2遊僧用何計驅走猴群?(A)以猴驅猴法(B)堅壁清野法(C)殺雞儆猴法(D)魚目混珠法

3二猴為何被群猴誤認為是「惡物」?(A)被寺僧毒打,毛皮潰爛(B)遊僧以剃刀為之除毛,形狀改變,如同青蛙(C)已被僧人施咒控制,行為怪異(D)被墨煙染成黑色,看不出原貌

4「楊布打狗」故事中,狗為何認不出主人而挨打?(A)主人穿白衣出去,卻穿黑衣回來(B)主人變成和尚裝扮,把狗嚇一跳(C)狗剛睡醒,一時看錯(D)狗已另投他主,不認前主了

5下列成語的典故,何者與猴子有關?(A)相濡以沫(B)朝三暮四(C)虞阪鳴嘶(D)未雨綢繆

 

答案:1(C)、2(A)、3(D)、4(A)、5(B)

 

說明

*堅壁清野法:堅守壁壘,使敵人無法攻進陣地;清除郊野的糧食房舍,使敵人因缺糧無遮蔽而無法久戰。是一種作戰策略,使敵人即使在攻下據點之後,也毫無物資、設施可用。相似詞:焦土政策

*殺雞儆猴法:比喻懲罰一個人以警告另一個人。

*相濡以沫:泉水乾涸,魚兒以口沫互相潤溼。語出莊子˙大宗師:「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溼,相濡以沫。」比喻人同處於困境,而互相以微力救助。亦作「濡沫涸轍」、「以沫相濡」。

*朝三暮四:本指一養猴人以果子飼養猴子,施以詐術騙猴的故事。見莊子˙齊物論。後比喻以詐術欺人,或心意不定、反覆無常。

*虞阪鳴嘶:千里馬拖鹽車上虞阪,望伯樂而嘶鳴,知其識己也。

*未雨綢繆:鴟鴞在未下雨前,便已著手修補窩巢。語本詩經˙豳風˙鴟鴞:「迨天之未陰雨,徹彼桑土,綢繆牖戶。」比喻事先預備,防患未然。

 

北一女學生閱讀心得  

 

文中的僧人充分地運用猴群的心理達到驅猴之效,令人莞爾。其實猴群所畏懼的黑猴子不過是自己的同類罷了,只不過少了牠們所認定的「同類標籤」,反倒成了猴群中的異纇,這顯示了猴群中的排他性-或者說猴群被事物的表象深深迷惑了,反而沒有冷靜地去判斷事情的真相何在。其實只要一池清水,就能還那黑猴子清白了!

將這樣的觀念延伸至我明年即將面臨的挑戰-指考與學測,據說翻開題本每題都是沒看過的題型,那些題目又何嘗不是文中的黑猴子?新的題目猶如戴上了面具,必得揭開了面具後,才發現竟是課本上的觀念!只是在揭開面具的過程中,我們有沒有把持住冷靜判斷的功夫?而不能像文中的猴群,還沒細看就被嚇走了。理性冷靜的心方是清澄的池水,洗去表面的偽裝,映照事物的真相。(三善 廖翌喬)

 

這群潑猴原是寺僧們的大患,不僅兇狠又趕不走,因此在遊僧來之前,僧人們只能想盡辦法藏食物,希望藉這個方法減少猴群的襲擊,不過只能治標,不能治本,一旦有機會,猴子仍會捲土重來。

後來遊僧用了「以猴治猴」的方式,總算把這些猴子嚇跑。可見看似束手無策的東西,還是有相剋的方法;而楊朱家的狗平常再怎麼厲害,也會有分不清楚主人的時候。

世上沒有事物是盡善盡美的,人也一樣,就像老祖宗說的「一物剋一物」,沒有所謂絕對的優勢、勝利者。(三莊 余承樺

 

這真是「驅猴」的好方法啊!把兩隻貪吃而誤墮入陷阱的猴子染成黑色,就被同類視為「惡物」,一追一逃間很輕易的驅逐了滿山暴虐而無法無天的猴子。

俗話說:「勿以貌取人」似乎在這篇故事中得到了最大的反諷,只因毛色不同就被團體唾棄?只因衣著顏色由白變黑就遭狗吠?看來,重要的不是你是何許人,而是你是不是穿著那件標誌著「我是同類」的制服。

這也或許可以說明為什麼有制服、班服的存在吧!它們是你加入這個團體的依據,也是無形中與他人之間的一道藩籬。(三善 柯惠瑄)

 

猴因毛色染黑而不識同類,狗因主人衣著改變而大叫,這都和蜀犬吠日有異曲同工之妙。雖然看似愚蠢,但其實真切反映了生物的特性只接受自己認同、習慣的事物,人不也如此嗎?

從歷史發展而言,古代人們視認為地球是圓的、發表太陽中心論的學說者為異己,科學未發達前,先驅者就是當代「意圖擾亂人心」的異端。西方列強侵占中國時,人們不也覺得火車是怪獸,相機會吸魂,這種歷史讀來令人感到可笑,其實此種「習性」現代人也是擁有的。

身在地球村的時代,文化交流頻繁且容易,但衝突卻難避免,原因也是個別風俗不同,可是人們卻想依自己的生活方式去改變他人因為無法接受才想改變,所以人人都是五十步笑百步呀!我們要的是更多的理解和包容,才不會成為不明究理就趕走黑猴的眾猴!(三莊 楊渟萱)

 

這使我聯想到尼可拉斯凱吉所飾演的一部電影-變臉。男主角原本是一位警察,擁有幸福的家庭,卻因故與一罪大惡極之死囚交換長相,生活皆變調了。

如果身旁的人改變了外表,我也會認不出來,畢竟外貌是物種自身可供外界辨識的基本條件呀!

咖啡的包裝紙若非咖啡色而是鮮亮的包裝,就讓人不想買,無害於人體的藍色馬鈴薯,吃了還是有人拉肚子。(三善 楊雅嵐)

 

我們總是希望能夠洞察事物的本質,能夠望穿粉飾在真相外的層層帳幕,直達本心。然而有這樣一雙眼的人少之又少,更甚者,常常只要外在形貌稍有改動,大部分的狀況裡,我們是道不破那層掩藏住真實的面紗的。

所以張狂的猴兒們看到平日一起打劫廚房的同伴,卻因牠通身暗沉的黑毛而認不得,還以為是妖怪尋來,急忙竄逃,最後滿山的猢猻們就這樣跑得乾乾淨淨一隻不剩。

我想,除了更細心的去體察事物之外,也許寺僧還想告訴欲返鄉的作者:當我們想向誰傳達善意時,別忘了先修飾修飾自己的皮毛,否則小心嚇壞別人呀!(三莊  李孝倫)

 

看到此篇,不得不讚美遊僧的機智,將二猴擒住,將其毛染黑,始縱之,使其他猴子們以為是怪獸來襲,皆倉皇逃逸,以逸代勞,輕鬆的解決了寺僧們的夢魘。其實他採用的是心裡戰術,猴子們早已認定了自己的長相,所以只要稍做改變,它們就會感到遲疑,當然,不一定會落荒而逃,這是關於個人膽識的大小,但是絕不會輕易相信他們為同族類的動物,這一點是可以肯定的。

人也是一樣,我們對外表同樣會有直觀的認定,雖然說身體只是一副軀殼,最重要的還是內在的靈魂,但我們眼睛無法看透別人的內心,只能用外觀當作分辨他人的依據,這樣或許有些膚淺,卻無可奈何,只怪自己的眼並沒有超能力啊!(三莊  陳怡靜)

 

老師說

  我很喜歡這篇所呈現的智慧和慈悲。

   偏遠山區的僧人遭受一群野猴的掠奪迫害,因為不殺生,只能忍氣吞聲,消極避讓。遊僧用計驅了猴群,且完全沒有傷害到猴子,畢竟下場雨,過條溪,或是泡個澡(猴子也愛洗澡),小猴子就恢復毛色啦!所以不禁令人讚歎:真是妙計!

  在心得習作裡,很多同學非常擔心兩隻小猴無法回復本來面目,會身心受創,悲痛而死。這是同學的慈悲,但也是現代生活離開炭火煙灰很遠了的證明,同學不清楚「墨煙」的屬性,才會有此疑慮吧?在習作第一篇的趙酒鬼戲弄諸生喝墨水裡,其實就已打過照面。燒柴煮飯,凝結在鍋底的煙垢,就是炭墨,刮下來,調些水,就是墨汁了,喝下去,其實無害。想想最近紅極一時的「竹炭麵包」,同學還不都大啖大嚼,毫不排斥?

  對墨煙的錯誤印象,可能來自寫書法時用的罐裝墨汁吧?那裡面調入大量的魚膠,氣味腥臭,經年不掉色,才會令同學以為猴子被灌的是這種東西,那可真的要變「惡物」啦!

還有同學聯想到莊子「朝三暮四」裡的「狙公」,若來的不是遊僧,而是狙公,那可多有趣呢!不要把猴子趕走,而訓練它們澆花採果、灑掃抓蟲,化阻力為助力,讓寺廟環境清幽,人畜祥和,該有多好!況且聰明的猴兒,搞不好也能和人類有良好互動,成為心靈夥伴呢!那就太令人神往啦!問題是打哪兒去找狙公呢?(孟慶玲)9681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