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770】

我的綠色夥伴

內容


 
 
【聯合報╱朱天衣】 2012.01.18 03:14 am
 
 
謝謝周遭的青山淨水滋養了我們,我所能想像的天堂也就是如此了……


 
圖/達姆
 

又到了採綠竹筍的季節了。

種竹子的人,通常舊曆年前要先修竹,把一些雜枝修去,可堪使用的老竹子,也可趁此機會砍收晾乾,開春搭花架、做瓜棚都很好用,等年過完了,再堆些新土在根部,接著就可以等收成了。這綠竹筍是可以從端午一直吃到中秋的,我在地緣不過種了幾叢,便連著幾個月天天都有得吃,有時一場雨過,便可採得半桶鮮甜得不得了的嫩筍,夠我做出一大桌的綠竹筍大餐。沙拉筍當然是少不了的,若冰鎮的吃膩味了,還可以佐肉絲、魷魚絲爆炒,紅燜也不錯,不過我的首選還是筍湯,起鍋前丟些九層塔,那鮮美呀!真是南面王不換呀!

剛上山時,我也曾很認真的整理出一畦菜圃,種些不會招蟲的青蒜、韭菜、大蔥,茄子、青椒、番茄也種過,而其中最好養的就是瓜屬之類,只要給它搭個棚架,它便會自動飛簷走壁起來,完全不需要照顧。有一回買了苦瓜苗回來,種下後卻忙得沒時間為它搭架子,等個把月後看它爬了滿地,才趕緊把棚子搭好,順便請它上架。哪知這一撈卻撈到個絲瓜貝比,難不成我搞錯了,當初種的不是苦瓜?我狐疑的繼續把瓜藤往架上擱,可了不得了,這回出現在眼前的果真是苦瓜娃娃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摸瓜順藤的終於找到了源頭,才發現兩種瓜都出自同一根部,我當時驚訝得好似看到兩頭蛇般,不知該喜該憂,這是新品種?還是畸形瓜?

鄰人聽到我大驚小怪敘述完後告訴我,那是為了讓苦瓜不那麼澀苦,便把苦瓜苗嫁接在絲瓜苗上,待等瓜藤開始生長,便要把絲瓜苗掐除。但我的絲瓜藤已鋪天蓋地長得好歡騰,怎忍將它去除,於是便由它們自由發展吧!沒想到這兩姝竟爭相開花結果起來,絲瓜個頭雖不大,卻鮮甜得不得了,而苦瓜也嬌小玲瓏,精美得令人只想拿來把玩,不忍吃下肚。那一個夏天它們倆真像在競逐,餐桌上的瓜品佳肴從沒斷過。

後來住久了,時常接受鄰人饋贈,他們的蔬果質優,比我種的要好太多了,且這家送、那家給的,我們根本吃不完,常常還拿到山下和朋友分享,所以後來便乾脆不種青蔬了,改種香草,蘿勒、香椿、紫蘇、艾草、迷迭香、香茅草、蜂香草……朋友來時,隨意到院子裡抓幾束花草,便可沖一壺風味獨特的花草茶。最好用透明的玻璃壺沖泡,一邊啜飲,還可以一邊欣賞花草在壺水中舒展。其中最好種,也是我最喜歡的就是薄荷,有時在地裡忙,經過薄荷叢摘兩片葉子含在嘴裡,一股清香便直撲腦門,人整個都清爽起來了;具有海洋朝露之稱的迷迭香,散發的則是高海拔山林的氣息,挨近它,滿滿的芬多精味便瀰漫周身,人會因此沉靜下來;至於香椿則是不斷向上竄,等驚覺它高得不像樣時,已完全採擷不到它的嫩葉了,所以目前我們家的香椿拌豆腐還沒著落。

在山上大家有一個習慣,就是互贈花苗、樹苗、果苗,也因此我們的地上各種奇花異果都有,柿子、甜柚、蓮霧、橄欖、檸檬、百香果……連咖啡也種了三棵,且每年都按時結滿亮紅色的果實。因為咖啡豆的製作過程頗費事,我們家的貓咪又不肯參與「麝香咖啡」的製造過程,所以那些豆子便由鳥兒當點心去了。

桃李盛產季節時,我們的桃樹還未發育完成,倒是那十幾棵李,很爭氣的又開花又結果,觀賞、食用都兼備了。舊曆年間怒放的李花,白得似雲朵攀滿整樹枝椏,一陣風過又似雪花飄落滿地,美得不可方物;它的花期不長,僅僅一個禮拜左右,但因為接著有果實可期待,所以看著花開花落倒不致心生感傷。接下來便可一天一天的看著那像黃豆般大小的果子漸漸長大,到端午左右,便長足到乒乓球那麼大,等讓陽光上了紅彩便可採收了。去年我們採了三大桶,都分送給鄰人朋友,自己留下的一小盆撒了鹽和糖就可以吃了;至於樹上紅軟的連醃都不必,直接吃就甜香得不得了,不僅沒撒藥,連肥都未施,純正的天然有機。

我們這塊野地之前無人耕作,已休養生息了幾十年,不僅汙染無虞,且地氣挺旺的,幾乎是種什麼就長什麼,有時無心放個發了芽的地瓜在草叢裡,它也恣意生長得好不快意,沒隔多久就無限量供應起地瓜葉。至於原本的魚腥草、金錢草,乃至於長在岩壁上常被竹雞拿來築巢的山蘇,也是茂盛得不像話。我知道它們都可以食用,但正常可食的蔬果已這麼多,怎麼都輪不到它們呀!也許、也許,等到鬧饑荒再說吧!

至於潛藏在角落悄悄生長的各式菇類,則引誘我不時想要染指,有的像海灘上半張的遮陽傘,一把把躲在石縫裡;有的像小涼亭,坐落在枯樹旁;有的則就像朵花直接開在老樹上,不管是亮褐、雪白,全都肥滋滋的誘人垂涎。在許多國家有專門幫人把關各種菇菌是否具有毒性的檢驗,可惜台灣沒有這樣的服務,所以每次都讓我好生掙扎該不該「冒死吃河豚」。在一些朽木上也會看到木耳及靈芝,那靈芝像一片片的雲朵崁在已老的台灣水柳及破布子上,好像一列一列小階梯,可供山林中的小精靈攀上樹梢,好可惜我們地上沒有牛樟,不然孳生其上的靈芝就更是寶貝了。

其實只要是自己地上生產的都是寶,無論它是原生的或後來種植的,天天看著它們成長變化,等待著它飽滿成熟,採收時的心情就是不一樣,除了喜悅還多了分感恩,我真的沒有多餘的時間照顧它們,有些甚至是種下便忘了,像那株百香果就是如此,三年前種下的,直至今年它攀牆扯樹默默長出一串串大到像聖誕裝飾球般的果實,才驚覺它的存在,也才發現它的主藤已從小拇指粗細,茁壯到小嬰孩手臂了,這樣的情形總讓我有坐享其成的羞赧,但它們似乎一點也不以為意,每天仍歡欣鼓舞的生長著。

來到山上居住後,我一直嚮往有一天能不假他人,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有時看著圍繞著自己生氣勃勃、綠意盎然的庭院,真有種夢想不遠的喜悅與感恩,我要謝謝這些綠色夥伴陪著我,我也要謝謝周遭的青山淨水滋養了我們,我所能想像的天堂也就是如此了。
 


全文網址: 我的綠色夥伴 | 聯副‧創作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5/6853087.shtml#ixzz1jlHSybbL
Power By udn.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