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1,088】

走過困惑 張經宏擁抱現實厚度

內容

 

 ▲作家張經宏。(陳君瑋攝)
 
     作家張經宏二○一一年二月以《摩鐵路之城》奪下九歌「兩百萬長篇小說」大獎,近期推出短篇小說結集《出不來的遊戲》。書中他以樸實簡單的文字,描繪城鄉市井小民的故事,他直言這部小說集是早年練筆成果。張經宏說:「對我來說,能寫自己想寫、而又寫得出來,本身就是一件開心的事。」

     四十三歲的張經宏斯文沉穩,但言談中不時針砭市政建設,對教育體制有所憤慨,內心隱隱的騷動藏不住。也正是這股騷動,催促他走上寫作的路。只是沒想到等到他真正提筆時,已經快四十歲了。

     他的第一部作品《摩鐵路之城》被譽為「台灣版《麥田捕手》」,書中充滿中輟少年對學校與社會的憤怒。兩年前寫完《摩鐵路之城》後,他向任教的台中一中提出留職停薪,全心投入寫作,「但我覺得有點困惑,很好奇其他作家是怎麼創作的。」

     在文壇,張經宏算是「半路殺出」的新手。他在台大哲學系、台大中文所畢業後,父親過世,他為了陪伴母親,選擇回家鄉台中教書。他在校園裡和同事處得不錯,也和學生打成一片,「但不知為何,某一刻突然覺得再也受不了,幾個月就寫出《摩鐵路之城》,這是很偶然的作品,瞬間到位。」

     從教書到寫作,張經宏說,走得愈深他愈發現,自己其實是個很「不健康」的人。「許多創作人都得面對這種『觀照顯微鏡』下的自己吧,這種掘發的過程一點也不好受,特別是在強調陽光面的教育界裡,許多時候只能選擇遮掩。」

     無法釋放的能量漸漸鬱積,寫作就像他突然抓到的浮木。「但然後呢?」或許因大獎的壓力,自我挖掘的書寫令他震盪困惑。他坦言這一年來寫作不可思議地慢,甚至開始皮膚過敏得蕁麻疹。於是他告訴自己不要急,每天只寫兩小時,放慢速度多閱讀,把寫作當修行。

     「因為創作就是透過某種神祕方式,跟浩大宇宙中的智慧互通,本質很接近神話思維,所以寫作也是一種修行。」張經宏曾篤信佛教,接觸命理,相信冥冥中註定的機緣和輪迴概念。「這讓我安心覺得,如果這輩子寫不完,下輩子繼續寫沒關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