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734】

兩岸史話-新聞老兵看世紀大審奸

內容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308/112012011500247.html   
 
     國府正式還都之日,在中山陵畔,再也不見這名晚節不守的叛徒的一點痕跡。

     先說那個原不該死的倒楣鬼繆斌,這個24歲便在北伐東路軍擔任政治部主任的少年得志人物,原是何應欽的親信,國府定都南京不久,即出任位高權重的江蘇省民政廳長,任內公開定價出賣縣長,被他的無錫小同鄉吳稚暉先生糾彈下台。閒居中,曾被何應欽派往日本擔任聯絡工作,誰知抗敵開始,即為他的日軍特工朋友拖下了水,參加日本御用組織的新民會和東亞聯盟。及1940年10月汪逆組府,更出任偽立法院副院長。1945年3月,繆某自稱接受重慶國府命令,赴日謀和,且曾與日本首相小磯國昭等進行談判,終因日本陸海兩相堅決反對未成。

     及抗敵勝利,繆某自以為曾進行策反參加和談,可保無事;事實上,一度也曾逍遙法外,過著清閒的寓公生活。不久,雖被捕押往南京,但仍接受充分招待,未料一天深夜,突被押往蘇州候審。

     為什麼繆某遭遇竟如此變幻莫測?據當日報章透露,是由於美軍無意間在日本檔案中翻出繆某不久前攜往日本的所謂「和平條件」。原來,在當年羅斯福、邱吉爾、蔣介石舉行的開羅巨頭會中,原有任何盟國不得與日本單獨謀和的決定。如果繆某真的是代表國府謀和,豈不是有違斯議。

     於是,在美國詢問下,國府乃以處決繆斌、做為否認議和的最有力表白,而繆某也就在1946年4月3日在蘇州受審,同月8日判死,5月21日執行。成為肅奸文上第一個明正典刑的漢奸。原來,國府對大小漢奸審理,早就有著量刑標準:一、偽「維新政府」、偽華北「臨時政府」(後改為華北政務委員會)和汪偽政府最高頭目,都判死刑。二、偽省長以處死刑為原則,偽部長為無期徒刑,偽次長為7至15年徒刑,偽局長為3至5年徒刑。三、其他有涉嫌之處而被拘到庭者,原則上一概處以2年半徒刑。繆某原僅任偽立法院副院長閒職,勝利前又已「賦閒」在家。照例本不致死,但因牽涉盟國的違約嫌疑,因此被拿出來開刀祭旗,這恐怕是他始料不及的吧。

     陳公博從容就死

     第二個在蘇州受審的是偽國府代主席、偽行政院長兼軍委會委員長陳公博。遠在勝利之初,他一看腦袋不保,乃在日方授意下,於1945年8月25日,攜妻子李勵莊、偽安徽省長林柏生、偽實業部長陳君慧、偽行政院祕書長周隆庠,偽經理總監何炳賢、女祕書莫國康一行7人,密乘飛機前往日本避難,但事為國府偵知,經與日方交涉後,復自日本押解回國受審。

     在蘇州高院受審時,陳自忖必死,雖宣讀了3萬多字名為「八年來的回憶」的自白書,但自知是無濟於事,因此在1946年4月12日審判長孫鴻霖宣布判以死刑時,還勉強笑道:「本人上次早經聲明,決不再事上訴,此刻欲說者,即余之自白書,蒙庭長准許公開發表,余實心滿意足,願在此表示感謝,法院之所以判我死罪,是為了我的地位關係,也是審判長的責任關係,我對此毫無怨意,並表諒解。本來,我回國受審,就是要表示出我束身以為服法的範則。」

     及同年6月3日伏法之前,他也表現得相當從容,先寫了對家屬遺書,再寫致蔣主席書信。但寫了一半,便擱筆微嘆,自嘲「當局自有成竹在胸,將死之人,說了也未必有用,不如不寫吧」。然後轉身面對監刑法官說:「快到中午了,我不能耽誤你們用膳的時間,我死後,遺書請代交家屬,現在就去吧。」說完,還與監刑官、書記官握手道別。看來,這汪系下兩員大將之一,還有些書生氣慨。(另一為顧孟餘,雖與汪亦交厚,但守正留渝,未曾附逆。)

     接下去在蘇州受審的是先後曾任偽外交部長和偽廣東省長的褚民誼。他是陳璧君的妹婿,戰前汪精衛出任行政院長時,他即因屢有標新立異之舉受人注目,如在六屆全運中連奪游泳錦標,被人封為「美人魚」的楊秀瓊在賽後觀光之際,褚鬍子即以行政院祕書長之尊,親為楊女駕駛馬車,招搖過市,此番被捕受審,先判極刑,褚某不甘就死,乃以攜回國父致癌肝臟及遺著原稿為由(褚民誼認為自己1942年將孫文腑臟從日軍控制的協和醫院救出,於國有功),聲請復審,且得當道暗中聲援,但法官在法言法,仍判以死罪,並於8月23日執行。倒是與他一同中計被逮的陳璧君,大概被人視為女流之故,僅判了無期徒刑。

     汪精衛墳遭炸開

     此外,上海高院也判了維新政府行政院長梁鴻志死刑。這位相當有名的詩人戰後本已逃至蘇州隱居,繼因其寵妾回滬取寶,為人發現,跟蹤回到蘇州,把他從藏身處擒獲,可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在南京,梅思平與林柏生也先後在5月受審,同被判以死刑。梅於9月14日處死,剩下來預計在京受審的,當是汪偽組織中事實上大權在握的周佛海,身任中統、軍統與偽統頭目的特務大頭丁默邨、下水文豪周作人、老牌漢奸殷汝耕、所謂中國社會主義先驅江亢虎、老政客溫宗堯、王蔭泰、和在偽朝中暗地久握實權的羅君強等一類巨奸了。

     至於賣國首惡的汪精衛,雖然早在勝利之前即在日就醫之際病死,但他也未逃脫懲罰,1945年勝利之後,當局便嫌他建在明孝陵前梅花山的「陵墓」過分礙眼,乃於次年1月中指派工兵部隊把汪墓炸開,然後將屍體連同棺材運往清涼山火葬場全部火化。

     於是,國府正式還都之日,在中山陵畔,再不見這名晚節不守的叛徒的一點痕跡。

     (待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