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639】

兩岸史話-毛澤東與他的妻兒

內容
  • 【文/丁曉平】

     平平淡淡的幾句話,看似簡簡單單,卻明明白白地表達了一個父親深沉的愛和期望──「我歡喜你們,望你們更好」。

     毛澤東要兒子們「少談政治」,這在毛澤東的文稿中是十分罕見的。我想,其目的是要兒子們「趁著年紀尚輕,多向自然科學學習」,因為「只有科學是真學問,將來用處無窮」。48歲的毛澤東或許從自己的成長中已經體會到了經驗,感到自己相對社會科學而言,在自然科學知識上就顯得貧乏些。

     因此作為父親,毛澤東希望兒子們能從自己身上汲取教訓,應該在年輕的時候,「以潛心多習自然科學為宜,社會科學輔之。將來可倒置過來,以社會科學為主,自然科學為輔」。毛澤東在這裡告訴兒子的不僅僅是一種學習的方法,而的確是一種忠告,是一種科學的實踐。但同時毛澤東也告訴他的孩子「政治是要談的」,只是時機、場合和主次的問題,學習是第一要務。因為只有等到自己有了真才實學和真本領以後,再談政治也就有了基礎和條件。毛澤東的這段話,真可謂金玉良言。

     內心如何不愧疚

     對兒子的成長進步,毛澤東感到由衷地欣慰:「你們長進了,很歡喜的。」尤其對兒子「有進取的志氣」,毛澤東更是給予肯定和鼓勵。但毛澤東在信中,對孩子的成長也提了個醒,要求孩子謙虛謹慎,戒驕戒躁。他說:「人家恭維你抬舉你,這有一樣好處,就是鼓勵你上進;但有一樣壞處,就是易長自滿之氣,得意忘形,有不知腳踏實地、實事求是的危險。」

     從這信中的用詞、語氣、態度和字裡行間所散發出的愛心,我們可以看到,毛澤東既是父親,又是師長,還是朋友,和藹可親,坦誠相待,而且充滿著平等民主的氣氛。他說:「你們有你們的前程,或好或壞,決定於你們自己及你們的直接環境,我不想來干涉你們。我的意見,只當作建議,由你們自己考慮決定。總之我歡喜你們,望你們更好。」毛澤東不干涉孩子的選擇,讓孩子獨立自主地自己決定自己的前途和未來,平平淡淡的幾句話,看似簡簡單單,卻明明白白地表達了一個父親深沉的愛和期望──「我歡喜你們,望你們更好」。政治家毛澤東的寬闊胸襟和博大情懷也淋漓盡致地展現在我們的面前。

     在信一開頭,毛澤東首先對沒有及時給兒子回信,表示「很對你們不起,知你們懸念」;而在信的結尾處也談到了自己的情況和思念之情:「我的身體今年差些。自己不滿意自己;讀書也少,因為頗忙。你們情形如何?甚以為念。」在兒子的「懸念」與自己的「甚以為念」之間,毛澤東對遠在千里之外異國他鄉的兒子們,怎能不牽掛和思念呢?更何況他們已經分別十幾載未見一面,孩子的母親、自己的愛妻已經犧牲,孩子從小就沒有在他身邊過上幸福的生活,沒有享受到應該享受到的父愛和母愛,他的內心又如何不有愧疚呢?可憐天下父母心。

     無論是對工作學習,還是對為人處世,毛澤東在這封家書中對兒子的諄諄教誨,無疑都是一條透著人生真諦的真理,普普通通的話語中凝聚著一個偉人對兒子的希望,既豐富博大,又溫情細膩,一個慈父的愛也在這平平常常的告誡中令人感動不已!偉人毛澤東愛子的熱烈心跳力透紙背,伸手可觸。

     岸英在來信中要求父親寫詩,並希望寄些書給他們看。毛澤東說:「岸英要我寫詩,我一點詩興也沒有,因此寫不出。……我的身體今年差些。自己不滿意自己;讀書也少,因為頗忙。你們情形如何?甚以為念。」作為詩人毛澤東,在長征勝利、賀子珍離開他去蘇聯之後,的確再也沒有寫詩了。毛澤東自己說自己「一點詩興也沒有」,這除了與戰爭年代相比較而言1941年延安相對平靜安逸的生活有關,而更多的或許與毛澤東的個人情感生活中的恩恩怨怨有關。

     當毛澤東聽岸英說1939年他「托西安林伯渠老同志寄了一大堆給你們少年集團」的書「沒有收到」時,他說「真是可惜」。於是,這次他又親自選了21種書共60冊寄往莫斯科。毛澤東還特此注明:「這些書贈岸英、岸青,並與各小同志共之,由林彪同志轉交你們。」

     毛給兒子的書單

     從毛澤東隨信所附的一張書單中可見這21種60冊書分別是:《精忠嶽傳》二冊,《官場現形記》四冊,《子不語正續》三冊、《三國志》四冊,《高中外國史》三冊,《高中本國史》二冊,《中國經濟地理》一冊,《大眾哲學》一冊,《中國歷史教程》一冊,《蘭花夢奇傳》一冊,《峨眉劍俠傳》四冊,《小五義》六冊,《續小五義》六冊,《聊齋誌異》四冊,《水滸傳》四冊,《薛剛反唐》一冊,《儒林外史》二冊,《何典》一冊,《清史演義》二冊,《洪秀全》二冊、《俠義江湖》六冊。

     毛澤東選定的這60本書,不僅包括哲學、經學、史學、文學,還有武俠小說和經濟地理;既有知識性,又有趣味性,很受遠在蘇聯的「小同志」的歡迎。毛澤東在寫這封家書時,正好是蔣介石國民黨反動派背信棄義發動了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的時候,鬥爭形勢十分嚴峻複雜,毛澤東忙裡偷閒,抽空給兒子寫信寄書,可見偉人對下一代對未來的殷切期望和良苦用心。

     然而就在毛岸英收到父親寄來的這批書不久,1941年6月22日,德國法西斯背信棄義,向蘇聯發動了閃電式的進攻,蘇德戰爭爆發,從此掀開了蘇聯人民衛國戰爭的序幕。19歲的毛岸英,對戰爭的發展態勢十分關注,每次聽完廣播後,就把戰爭的最新進展用表示蘇聯紅軍的小紅旗和表示法西斯軍隊的小白旗在世界大地圖上標記出來。(待續)

更多新聞請看《旺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