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68】

請問,蒼蠅神探/如果福爾摩斯是隻蒼蠅,還能破案嗎

內容

請問,蒼蠅神探/如果福爾摩斯是隻蒼蠅,還能破案嗎
2011/12/22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飛行貓創意社《請問,蒼蠅神探》】
 
書名:請問,蒼蠅神探
作者:柳漢鎂
出版社:飛行貓創意社
出版日期:2011年12月01日 
 
內容介紹:


變蒼蠅前,他170公分矮胖啤酒肚,捲毛Q頭,自比劉德華、阮經天,其實是像好色流氓多過像警察。


變蒼蠅後,他是巨型黑蒼蠅老大,眼睛特大,最想做的事是偷看美女洗澡,卻被母蒼蠅強押取精,捲入種族紛爭,還得忍受黑色傢伙們碎碎唸著蝦咪《蒼蠅宗教文明史》……


這是中年刑警A仔的報應嗎?報復他每天拿蒼蠅拍,毆打小警員,還是命運之手將他推向史上「最小」的神探寶座,偵破奇案,揭發醜聞的開始?


等等,這位神探的助手是?

號稱史上最奇妙的跨界組合……

一群會飛又會「嚶嚶」叫的嘍囉們,加上一位帥氣花美男「好警察」——當事人胸有大志,可惜極不適應警察生態,依然保有膽小、怕血、更怕鬼的極品天真(兵)特質。


阿娘喂~~請問這位「神探」,你真的可以破解全警局都束手無策的玄案?


新書內容搶先看:


神探奇遇記


夜色那麼濃,我的眼睛卻是亮得像火燒。

上個月我被陳高偉強迫作健康檢查,終於找出視力模糊的真正原因:不是長期睡眠不足或工作壓力造成眼壓上升,是:老花。有雙吊稍鳳眼的年輕男醫生,建議我最好馬上配老花眼鏡。

操!我看那個醫生根本就是想把我拐去隔壁配眼鏡,讓他多抽佣金。

開什麼玩笑,一個刑警戴上老花眼鏡,這像樣嗎?

根本就是隻耍猴戲的笨渣!完全沒有嚇阻效果,大概連嚇嚇哭鬧的小孩都辦不到,完全就是個在公園賭棋的老頭。犯人大概連我身上的槍都看不上眼,乾脆直接摘掉我臉上的老花眼鏡,丟在地上踩個稀巴爛。

現在這種時候,我的視力卻是好得不像話。

我只是坐在這裡眨個眼,視線就可以廣角環繞,清楚看到後面幾隻噁心傢伙互相推擠,爭相對我擠眉弄眼。

呸,他們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德性,

我徹頭徹尾瞧不起那些蒼蠅,但是那些混帳東西卻像嘍囉小弟纏著我,大哥長,大哥短的,我真想拉坨屎直接把牠們就地掩埋處理。

  有隻蒼蠅曲著身體向我走來。蒼蠅不說話的時候,我實在分不清楚誰是誰。他露出諂媚臉色,步步向我逼近。

  「呦!大哥!晚安!」

  「操!你又要幹什麼?」

  我狠狠瞪他。唉,又是那隻聲音像指甲刮鍋子的長舌傢伙。

  那隻蒼蠅突然不說話,只是親熱地把臉貼在我的眼睛旁。

我感到陣陣噁心,真想推開這個醜惡又渾身狐臭的傢伙。可是仔細一想,隨便啦,反正這張臉又不是我真正的臉,計較這麼多也沒用。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實在沒力氣反抗,你們想怎樣就怎麼樣罷。

「老大,我知道您一定是氣我們太粗心,沒有好好照顧您、好好觀察您的需求。」

「離我遠一點,我跟你們沒啥關係,不要再喊我什麼大哥還是老大的。」

  「老大,我們帶好吃的來給您嘍。」

  嗯?我挑挑眉,情不自禁把身體轉向他們。

「最好是真的很好吃。」

「保證是『真的』很好吃!」

  這是我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我,這個無比醜陋噁爛的身軀,真的非常餓。不知道到底挨了多少日子,我現在真的快餓掉一條爛命,實在不知道自己該吃什麼,能吃什麼?明明有種餓到前胸貼後背的飢腸轆轆感,但是當我低頭看自己,卻看到這個積水般的肥胖臃腫黑青身軀,完全沒有變小的跡象。

  那隻長舌蒼蠅俐落轉個身,向兩旁比劃手勢。不知從哪裡召集的一大坨蒼蠅,就這樣整齊劃一踩著行軍步伐,左腳右腳,左腳右腳,步步向我逼近。

  我渾身雞皮疙瘩全湧起來,拖著身體向後退。

「夠了夠了,叫他們停在那裡就好。」

長舌傢伙對我回眸一笑,那雙大眼睛水汪汪地像少女漫畫的對開式窗戶型眼睛。嚇得我幾乎要脫糞剉賽。

  「你說好吃的東西在哪?」

  「呵呵呵。」

  一點都不好笑的笑聲,好像是從一隻特別矮肥短的蒼蠅發出來。

  我吸了吸嘴巴。可惜的是,我已經找不到嘴巴的位置,所以只能在記憶中好像是嘴巴的地方,牽動一下神經。

「阿郎鹹酥雞?逢甲超大炸雞排?麥當勞雙層漢堡?還是士林烤香腸?」

圓得像貢丸的蒼蠅搖搖頭。

我還是搞不清楚這隻和那隻蒼蠅到底有哪裡不同。隨便啦,只要有真正美味的東西可以吃,要我多花二分鐘的餘生和這坨烏漆抹黑的噁爛東西攪和在一起,我也甘願。

「是比那個更好吃的東西唷。」又是另一隻蒼蠅開口。

然後這坨蒼蠅就此起彼落發出嗤嗤嗤科科科的笑聲。

那隻長舌蒼蠅像個副班長似的,以指甲刮鍋子的尖銳聲,有模有樣發號口令,要大家舉起腳,跨出步伐,加速前進。

這坨蒼蠅不知合力抬著什麼山珍海味,極謹慎地移動腳步。

停!副班長高舉一隻手。

散!副班長迅速放下手,然後那群烏合之眾就聽話地分別向左右自動散開。

不!!

等一下,這個邏輯完全錯得一塌糊塗。如果那個傢伙是副班長,那我不就被他們當作班長?不對不對,我用力甩頭,我才不要跟他們演什麼YA青春劇的我們這一班咧!我努力把這個無聊至極的錯誤比喻踢出腦海。

於是,那塊剛剛被噁爛蒼蠅們珍惜至極,並施盡全力運送至此的東西,就完整無缺展現在我的飢渴雙眼前。

有多久沒有讓我發自內心放出大笑?我按著胸口,滿懷喜悅看著眼前的美味,我這雙大眼睛簡直就是充滿濃情蜜意了。

WHAT?這……?下一秒,我的蒼蠅複眼頓時凝固成石頭狀,身體僵硬呆滯,完全不敢相信我面前竟是這種東西。

我又揉揉眼,再定眼一瞧……,我激動搥打自己這副爛軀殼,為什麼眼前會是這種東西啊?

噁地,我抱著肚子,發出猛烈乾嘔。

眼前這塊黑色黏稠物體,是直徑至少五公分以上的老鼠屎。

「老大,我們特地為您獻上此等絕世極品!」副班長的聲音好做作。

「人家好想吃唷。」

「閉嘴,這是給老大滋補身體的,也不看看自己胖得像個孕婦。」

「你很沒禮貌耶,人家真的是懷孕嘛。」

「什麼?你又要生了?」

「會不會太誇張啦?」

「太好了,這可是上帝賜予我們的幸福呢!懷孕是好事,多點男丁好上戰場。」

「戰場?咦,麗子幫又有動作?……」

一群蒼蠅像買菜的歐巴桑,擋在路中央吱吱喳喳聊得可起勁。實在是無心聽下去,我把自己用力砸在地上,又痛苦又絕望在地上打滾,又搥又踢自己肚子。

「殺了我吧,求求你,誰來殺掉我啊!」

……老大……?

閉上雙眼前,我看見副班長和旁邊一群蒼蠅緊緊瞅著我,他們的眼睛濕漉漉地像是要滴出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