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488】

都嘛是怪腔男孩/一個孩子寫給世界的情書

內容

都嘛是怪腔男孩/一個孩子寫給世界的情書
2011/12/19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大田出版《都嘛是怪腔男孩》】
書名:都嘛是怪腔男孩
作者:史蒂芬.凱爾曼 Stephen Kelman
譯者:趙丕慧
出版社:大田出版
出版日期:2011/12/01 
 
內容介紹:


天空想下雨,把地上的血沖走。

這是死掉的男生的血,他在阿喬炸雞店前被殺了,血流得到處都是。

小孩子不應該被殺,但在倫敦這裡似乎不是。


我叫哈利,今年11歲,剛剛從迦納搬來倫敦。

學校裡的老大叫我幫他們做事,說不做就是敵人,但我才不幹呢。

要我做壞事,我寧願當警探幫死掉的男生找出兇手!

我去河邊找兇器,收集嫌疑犯的指紋,用望遠鏡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找出兇手,我們才能跑在死亡的前頭,才能「永遠」和愛的人在一起。


我愛媽媽,我愛爸爸,我愛姊姊,我愛還是小貝比的妹妹。

我愛同學帕琵,我愛常常來陽台拜訪我的鴿子,我愛泰利的狗。

我愛把自己指紋燒掉的阿姨,我愛我最好的夥伴狄恩。

我愛我的飛毛腿,我愛樹,我愛星星……我愛這個世界!


努力好幾個月,我快把證據找齊了,快要天下太平了啦!

可是好像有什麼人在等我。從跑過的風中,我嗅到恐懼……

抬頭看,我的鴿子站在欄杆上,用牠粉紅色的眼睛看著我,

好像在對我說:別擔心,我會為你帶路……


新書內容搶先看:


有看到血欸。比你想像中黑。阿喬炸雞店外面的地上到處都是。太扯了啦。

喬登:「你敢摸我就給你一百萬鎊。」

我:「你哪有一百萬鎊。」

喬登:「那就一鎊。」

我是很想摸的啦,可惜沒辦法再靠近了。拉了一條線:


刑案現場禁止進入


敢越線就會歸於塵土。

我們不准跟警察講話,警察必須要專心。萬一殺手又回來了怎麼辦?我看到他腰帶上的手銬,可是看不到槍在哪裡。


死掉的男生的媽媽在看守那攤血。她不肯讓血流走,看得出來。天上像要下雨,把血沖走,可是她不准。她都沒有哭,全身硬梆梆的,眼睛兇巴巴的,好像她的責任就是要把雨嚇回天上去。一隻鴿子在找東西吃,就踩著血在走路。連鴿子也在難過,看得出來牠的眼睛粉紅粉紅的,而且有死亡。


花都垂了。還有死掉的男生穿校服的照片。他的毛衣是綠色的。


我的毛衣是藍色的。我的制服比較讚。唯一不好的地方是領帶,癢死了,會刮到我。我最討厭會害我很癢的領帶了啦。


沒有蠟燭,反而有啤酒瓶。死掉的男生的朋友也有寫信給他。都說他是很讚的朋友。有的字寫錯了,可是沒關係啦。他的足球鞋綁在欄杆上,耐吉的,還很新,止滑釘還是金屬的,超有型的。


喬登:「我去給他偷好不好?他緩正也不會穿了。」


我假裝沒聽到。喬登都嘛是嘴巴說一說而已,而且那雙鞋他穿太大了,會像穿兩隻船。可是掛在那裡空空的,我也想穿,可是絕對不會合腳啦。


我跟死掉的男生只是半個朋友。我不太常看到他,因為他比我大,也不是跟我同校的。他可以放手騎腳踏車,可是你也不會嫉妒,暗中希望他跌倒。我在心裡幫他禱告,只說了很遺憾。我只記得這句。我假裝只要很大力瞪,就可以讓血流動,又流回去變成一個男生。我可以靠這個辦法讓他活回來。真的可以欸。以前我住的地方有一個酋長就是那樣把他的兒子救回來的。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我都還沒出生咧。哇咧,真的是奇蹟說。可是這一次沒有用。


我把皮球送給他。我不需要了,反正我的床底下還有五個。喬登只給了他一個在地板上撿到的小石頭。


我:「那不算,一定要拿你自己的東西。」

喬登:「我那嘸東西。我又不知道要帶禮物來。」


我給了喬登一條草莓軟糖,讓他拿去給死掉的男生,然後我又教他畫十字。我們兩個都畫了十字。我們很安靜,感覺還滿重要的。我們用跑的回家。我輕輕鬆鬆就跑贏喬登了。誰也跑不贏我。我是七年級跑最快的。我只想快點跑掉,不能讓死亡追到。

********************************


這附近的樓房都嘛很宏偉。我家那棟樓跟詹姆斯鎮的燈塔一樣高。三座高塔連成一排:盧森堡大廈、斯德哥爾摩大廈、哥本哈根大廈。我住的是哥本哈根大廈,有十四層樓,我家在九樓。一點也不會恐怖說,現在我已經可以從窗戶看出去,而且肚子也不會翻觔斗了。我喜歡坐電梯,超屌的啦,尤其是只有一個人的時候。那時候你可以是鬼魂或是間諜。你連尿臊味都會忘掉說,因為電梯動得很快。


樓底下風很大,好像大游渦。站在下面高塔和地面銜接的地方,張開手臂,可以假裝自己是小鳥。你可以感覺有風吹,好像要把你吹得飄起來,差不多就像在飛欸。


我:「手再分開一點!」

喬登:「已經不能再開了啦!好娘喔,打死我也不要再做了啦!」

我:「才不娘咧,很讚的啦!」


哇咧,這是感覺你沒有死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千萬不要讓風把你吹得飛起來,因為你不知道會吹到哪裡去。搞不好會掉進灌木叢裡或是掉到海裡。


英國不管什麼都有一大堆不同的說法,萬一忘了一個,總是還有別的詞給你挑挑揀揀的。很方便。娘、白目、遜咖的意思都一樣。噓噓、小便、澆水說的也是同一件事(跟老大請安也是)。老二就有一百萬種說法。我轉到新的學校以後,知不知道康納‧格林開口就跟我說什麼?


康納‧格林:「幸福嗎?」

我:「幸福。」

康納‧格林:「你確定?」

我:「確定。」

康納‧格林:「真的確定?」

我:「應該吧。」


他一直問我幸福嗎,問個不停。最後我已經煩死了,然後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確定了。康納‧格林哈哈笑,我根本不知道有什麼好笑的,然後馬尼克才跟我說他是在耍我。


馬尼克:「他不是問你幸不幸福,他是問你有沒有老二。他看見每個人都這樣問,只是在鬧你。」

原來是在玩同音字,真正在說的是那個啦。


是「性」福不是那個「幸」福。


康納‧格林:「上當了嚄!真好騙!」


康納‧格林就是愛搗蛋,明明沒怎樣也要鬧一鬧。認識他的人一定都先知道他這個毛病。反正我也沒輸,我有老二。如果不是真的,那笑話就沒什麼好笑了啦。


有人拿陽台來曬衣服種花。我只拿陽台來看直升機。有一點暈暈的,不能超過一分鐘,不然就會凍成冰棒。我看見X火在把名字寫在斯德哥爾摩大廈的牆壁上。他不知道我看得見。他寫得很快,字還是寫得滿清楚的。 我也想把名字寫得那麼大,可是噴漆太危險了,沾到身上永遠也別想要洗掉。


小樹苗關在籠子裡。用籠子把樹關起來是怕你會偷樹。哇咧,神經病,誰會偷樹啊?誰會為了搶阿喬炸雞就把一個男生掛點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