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1,468】

《劉氏女、楊氏女》 章詒和寫女囚愛慾情仇

內容

《劉氏女、楊氏女》 章詒和寫女囚愛慾情仇
2011-12-23 01:03 中國時報 【邱祖胤/台北─北京報導】
     一個為愛犯罪、被長期囚禁的女人,如何走出過去、排解情慾、獲得重生?中國大陸作家章詒和以《往事並不如煙》、《伶人往事》等書聞名,如今發表她醞釀卅年而寫下的第一部小說《劉氏女、楊氏女》,她根據自己在獄中的親身經歷,寫下兩個女囚的故事,呈現了獄中扭曲的人性與愛慾情仇。

     章詒和說:「女人在愛當中,因為含有獻身的因素,就特別顯得悲苦,你和她們相處,會特別感受到這種悲苦。」

     現年七十歲的章詒和,六十歲才開始寫散文。章詒和一九四二年生於重慶,父親是中國民主同盟創辦人章伯鈞,共產黨執政後,她的父母被打為右派,慘遭批鬥,章詒和也在廿六歲時因「現行反革命」罪名入獄,坐監十年。章詒和身陷牢獄,並在獄中產子,出獄面臨喪夫之痛,她自身的故事就是一部傳奇。

     一九七九年起章詒和在中國藝術研究所擔任研究員,二○○一年退休後開始寫作,作品包括《往事並不如煙》、《這些事和誰細講》、《伶人往事》等文集,寫父親同輩的文人典範,細膩的回憶與情感動人,不過這些書全被中國當局所禁,只在台港出版。

     章詒和近年書寫獄中女囚的小說《劉氏女、楊氏女》,數度寫到崩潰,甚至想自殺。《劉氏女、楊氏女》寫獄中女囚的溫暖扶持,也寫女囚之間的爭奪為難,還有獄中的險惡百態。她下一步還將寫獄中女同性戀〈鄒氏女〉的故事。

     「我是枝慢筆,寫得特別慢,一年只寫一個故事,反反覆覆,寫寫停停,寫得非常痛苦,經常哭,情緒低落,因為寫作過程,常把我拉回那個被囚禁的年代。」章詒和說:「當我痛苦不堪的時候,總會在父親的遺像面前自言自語,把我現在一個人生活的孤苦、內心的無助和不滿向他傾訴,我就這樣絮絮叨叨的講個不停,講完心情就會輕鬆一點。」

     她說,她寫作不為自我療癒,也不為見證時代滄桑,而是想透過追憶驚心動魄的往事,探索那些過度壓抑扭曲的靈魂底下僅存的卑微人性,特別是華人女性在險惡環境下的處境。
章:人的本能因禁錮產生曲折表現
2011-12-23 01:03 中國時報 【邱祖胤/台北─北京報導】
     「在中國,你是不能犯罪的,那個身分永遠跟著你,現在也許比早年好許多,但是每每看到那些掃黃的新聞,女子赤身裸體或衣冠不整的照片被登在報紙上,完全沒有尊嚴,我就很難受。」章詒和說。

     章詒和在《劉氏女.楊氏女》中寫兩位獄友的真實遭遇,她在書中化名張雨荷,以第一人稱書寫。她時而像個冷血的第三者,寫性愛細節與命案現場,時而回到好姊妹的立場,寫出女人的溫暖細膩。而獄中的險惡百態,包括女人為難女人的告密,管理階層的嚴酷殘忍,甚至彼此慾望與權力交錯的性愛,都在她犀利的剖析下無所遁形。

     〈劉氏女〉的主角劉月影,怕久病的丈夫拖累自己一生,跟丈夫去看了一場電影後,突然決定殺夫。她在一次丈夫發病時奮力掐死他並支解分屍,醃泡在缸裡藏起來。直到某次親戚來探望時,兩歲多的兒子隨口一句:「媽,你醃的爸爸的肉,該吃得了吧?」劉月影頓時崩潰,隱藏多年的祕密再也守不住,因而入獄。

     〈楊氏女〉則描寫大美人楊芬芳為了生活溫飽嫁給軍官,卻仍持續與青梅竹馬戀人暗通款曲。但身體不會說謊,她面對愛人能夠盡情享樂,面對不愛的丈夫只能曲意承歡。一次她遭到丈夫無情強暴,情夫憤而殺人未遂,情夫被判死刑,楊氏女也因通姦罪入獄。

     章詒和說:「獄中的女性生命力旺盛,性慾非常強烈,不是這些人特別淫蕩,而是人的本能天性在完全禁錮的環境裡,產生曲折表現,在獄中什麼都不許談,剩下的就是色與性了。」

     章詒和表示,中國缺少像西蒙波娃這樣的人,深刻研究女性 ,她的《第二性別》對中國女性現狀提供很好的借鑒,但這一切都需要中國女性對自身充分了解,以目前的現狀來看,離「解放」之路還很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