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資料查詢 舊資料查詢 - 閱讀專區

【點閱數:542】

貝莉《我親愛的台北》 見證一個女孩的青春歲月

內容

貝莉《我親愛的台北》 見證一個女孩的青春歲月
2011/12/16 【誠品站/文/誠品站編輯】 
貝莉。
 
「有一天,當你們要離開一座城市時,會記得些什麼呢?我想我會記得的,必定是與愛相關的故事。而這本書是關於,在台北生活了三十二年的我,從討厭到愛上這個城市的故事。」

在台灣這個小島上,有一半以上的人口都在台北生活、在台北工作。


對於從外地來到台北工作讀書的人們來說,台北可能是實現夢想的地方;但是對於在台北土生土長、度過青春的女孩來說,做為「故鄉」的大城是怎樣的存在?


過去總是書寫兩性與愛情的貝莉,以犀利的男女觀察和溫柔的文筆出版了多本談論兩性的書,如《真愛是種信仰》《戀愛是種邪教》,但是在新書《我親愛的台北》當中,她轉為書寫台北的生活,描繪自身成長記憶以及獨自在台北生活的點點滴滴。


她書寫生活中留連的場所、遇見的朋友、生活中的小幸福,捕捉到和她一樣城市女孩的生活群像;這同時也是給台北城的一封情書和貝莉的人生速寫,在共同的快樂與悲傷當中,女孩們成為女人,往自己想要的人生邁進。


誠品站筆訪貝莉,談談寫作本書的初衷,以及生活在大城的無盡樂趣。

 
貝莉《我親愛的台北》
 

誠品站:你的新書書名是《我親愛的臺北》,身為一個道地的台北女孩,台北城有哪些特色讓你迷戀不已?


貝莉:台北最迷人的地方是她讓人又愛又恨,有時候你覺得這城市很髒,可是它卻像某種愛情一樣,是不朽的(這句話其實是盜用了北京遙遠樂手張楚的歌詞(笑))。


在這崩壞跟美好之中,我們總是有一些期望,而那樣值得令人迷戀的地方,就像愛情一樣,每人執著的地方不同,我覺得台北美在,她二十四小時都綻放著,是一種溫暖,但不孤單的感覺。


我以前以為每個城市都是這樣的,但當我去外地旅行時,不知道為什麼,再繁華的城市,她的夜,始終讓我覺得有點寂寥。


當然,也許這只是因為台北市我的故鄉,而我的故鄉,就像家人一樣,再怎麼討厭,都會有種不被遺棄、永遠都在的感覺,也許其他人在看自己成長的城市時,也會有相同感觸,不過故鄉對我而言,不見得是出生的地方,有些人,或許是到成年後,去其他地方讀書或者是工作時,才產生了那種歸屬感。

誠品站:你在書中寫到自己的工作經驗,其中也有二十幾歲到三十幾歲的女孩的共通心情。經過了這個階段的你,看待工作的態度分別有什麼改變呢?


貝莉:我以前一直覺得自己會變成女強人耶,哈!所以當時都很不眠不休的工作,然後忙過頭之後又開耍賴發懶,以為愛情只是點心調劑,但為了工作失去愛情之後,卻發現心中有某一塊始終感到空洞。


後來我想通了。


對於工作,並非每個人都相同,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我現在可以很大聲的說,我是為愛 而生,我很享受工作跟創作的樂趣,但我也很珍惜身邊的伴侶,我試圖在尋求中間的平衡,不過有件事情是永遠無法改變的:對於工作,一定要有「愛」,當人們在做自己想做的工作時,那樣的成就感跟閃耀的光芒,肯定不輸給戀愛。

誠品站:除了居所、工作場合,你在書中寫到最多的地方是酒館。還記得第一次去酒館的情況嗎?和咖啡館、餐廳、速食店等地方比起來,酒館又有哪種獨特的氛圍讓你喜愛呢?


貝莉:我第一次去酒館,可能還未成年喔.....不過真正懂得飲酒的樂趣,是約莫二十歲以後。


酒館像靜止的時空,所以它獨特。當你一進入酒館之後,從不同環境生活而來的人,突然被串連在一起。幾杯酒、幾句話語,在毫無厲害關係之中的交流,人們突然有了奇異的靜謐。


我很喜歡的小說家,勞倫斯。卜洛克的一本書「酒店關門之後」就把這關係講的很好,當在夜晚的酒吧時,大家好像很熟悉,無話不談,可天亮了,每個人回到自己的崗位,卻又變成如此陌生。


當然,台北的小酒館,似乎更有溫度一些些,它開啟了一扇讓我們無害的看見其他世界的門(除非你飲酒過量啦)。


(本文未完,繼續閱讀請上誠品站:http://stn.eslite.com/Article.aspx?id=1548

TOP